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玄幻魔法 > 妻子的诱惑 > 番外篇:第05章
《妻子的诱惑》

番外篇:第05章

作者:雪漫 字数:5951 热度:16
    王玉兰很紧张,很怕是周连喜,他有点越来越过分了,在这样下去恐怕要直接进门了。

    走进仓房,仓房里虽然黑漆漆的,但她并没感觉到有人,没有呼吸声,没有冲出来给她抱住。她总算松了口气,可就在这时,王玉兰发觉脚下踩了个什么东西,她吓了一跳,险些叫出声,顺着门口照射进的月光,仔细一瞧,竟然是一只死了的野鸡?

    王玉兰纳闷了,难道是周连喜给她的?她家的仓房里可没有野鸡了,唯一村长媳妇送来的已经吃了的。

    刚刚的那声猫叫应该是周连喜没错的。

    想到这里,王玉兰抿起了嘴角,有种小小的幸福之感。

    ……

    第二天一早,孩子们一起床便发现王玉兰又在给一只野鸡拔毛,顿时乐开了花。

    “妈,今天还有鸡吃啊?”王清和姐姐王翠一拥而上,兴奋的问着。

    王玉兰笑笑,“馋猫,这只留着过年,我给它收拾干净了,回头栋起来,再有一个月就能吃了。”

    正在穿衣服的王云明听闻老婆孩子的话,有些诧异,连忙下炕,走进厨房,“哪里又来的野鸡?”昨天沈碧花来给送一只,已经是很给面子了,这怎么又来了一只?

    “那个,我,我在门口捡的……”王玉兰有些心虚,不敢抬头看王云明的眼睛,继续在滚烫的热水盆里拔着鸡毛,“不管是谁的,给孩子们,给你补身子要紧,过年的时候吃。”

    “指不定谁上山用套子套来的,快去问问,还给人家,山里狼也多,人家冒险弄来的鸡,咱不能贪了便宜……”王云明好心,也信了王玉兰的话。

    “一早上都没人来找,我等了半天了,我这都快收拾干净了,你就别操心了,回头要是谁来了,我还给她就是了……”王玉兰有些生气,到嘴的肥肉王云明都要送出去,他又不知道这是他老婆情人给的。

    王云明正想说些什么,这时,门外传来女人尖锐的声音。

    “还给谁啊?偷了再还有意思吗?”

    门“砰……”的一声被打开了。

    只见村长夫人沈碧花带了几个村里的壮汉站在门口,来势汹汹,他们都盯着王玉兰手里的野鸡。

    “你这是什么意思?”王云明气的直咳嗽。

    “没什么意思,你媳妇偷了我们家的野鸡”沈碧花义正言辞,说的头头是理儿,“大家给给评评理,昨天我可是专门送过来一只了,昨儿晚上这女人又去我们家院子里偷回来一只”

    “那这是不是昨天你送来的那一只啊?”村儿里的壮汉虽然都不聪明,但也讲理,他们总是不太相信王玉兰会偷东西。

    “问问他家孩子不就知道了。”沈碧花轻蔑的看了一眼王玉兰,又笑眯眯的看了看王清,她知道虽然旁边那个王翠个子小,但王清是他们家年龄最小的,“小妹妹,我问你,昨天你们家吃鸡肉没?”

    “吃啦……”王清话没说完,嘴巴连忙让看出端倪的哥哥王义用手捂住了嘴。

    “你们听听,你们听听还有什么好说的”沈碧花露出了得意的笑容,“偷东西,咱们村儿里可是有规定的,那是要受罚的”说着,她上前从王玉兰手里一把抢过了野鸡,“有命吃鸡吗?”

    “我媳妇没偷,那是从门口捡来的你怎么知道,这鸡是你们家丢的那个,村里上山打野鸡的不止你们老李”王云明自然是力挺媳妇的,可王玉兰却明白了各中缘由,她中圈套了。

    “这鸡脚上可是有记号的,大家看看,我做完特地割下了一道印子……”说着,沈碧花便将鸡腿部位的一道刮痕给村儿里的壮汉看。

    王云明气急败坏,咳嗽声越来越大,胸口一闷,咳出血来了,这让几个壮汉和沈碧花都退后了一步,生怕给他们传染上了这肺痨病……

    “你们,你们拿着鸡走人,别冤枉我媳妇”王云明羞愧之余还是相信老婆不会做出这样的事……

    见王云明发火,咳嗽的又这么严重,几个村儿里的壮汉商量着:“算了吧,这鸡不是找回来了吗?”

    “不能就这么算了,你们等着,偷东西,村儿里是不准许的,是要受罚的,家里困难不是偷东西的原因,品质问题”沈碧花也是怕了王云明的咯血病,放下这句话,连忙离开了。

    “爸,你没事吧?”王义见父亲脸色惨白,又有要晕倒的迹象,连忙扶父亲进了房间。

    由于王云明名义上在村儿里还有些地位,村长李汪水也就把这次野鸡的事压了下来,没有被“游街”批斗。但这件事却让王玉兰心里越来越不好受……

    她猜想,这都是沈碧花搞出来的事。因为她们共同的情郎,周连喜

    王玉兰有些嫉妒了,心烦意乱。

    王云明不知道各种原因,心里也有些怀疑,莫不是媳妇真的为了给孩子们和他补身子,去拿了人家的野鸡……

    王玉兰没跟他解释,他也就没多问,这种事,能包容就包容好了,都怪自己身子不争气。只盼望返城的通知早点下来,可不知道为什么,一直没收到。早些日子便收到风声了的,说是回城待遇还很好,一家老小不用愁了。

    周连喜最近几天没有来骚扰王玉兰,王玉兰不知道怎的,更是心烦,脑子里总是想着这男人一定跟沈碧花在鬼混,想起那女人的嘴脸她就恨不得向她吐口水。

    这日子一天过的比一天苦闷……

    王玉兰的话也越来越少了,整个家里死气沉沉的。偶尔听到王清和王翠打闹,也都被王玉兰喝止住了。

    王云明慢慢开始发觉王玉兰的不对劲,单单只是偷野鸡那么简单吗?何况,她又否认的,跟他这个丈夫也没承认……

    眼看着又要到村头打水做饭的时间了,王玉兰有些按耐不住,这几日,都是王义两个半桶水两个半桶谁担两躺弄回来,因为偷鸡的事,王玉兰不敢出门。

    捡王义又拿起扁担,准备担水去,王玉兰连忙拦住了王义,“你别去了,怪累的,妈去……”

    “可是……”王义显得很为难,偷鸡的风波还没过去,几日下来,他出门也是被人指指点点,若是母亲出去,恐怕指点的就更多了,还有可能当面羞辱的,沈碧花那几个姐妹可是出了名的得理不饶人,最近几个老娘们一直在水井旁转悠,八成是不敢来家里,怕父亲给他们传染了肺痨,想当面数落母亲便在那里等着了。

    王玉兰没理会王义的担心,直接拎着扁担出门了。

    王义想随后跟去,但是却被两个因为小矛盾争吵又打起来的两个妹妹牵绊住了。

    王玉兰独自拎着水桶扁担出门了,来到村头时,照例是队伍排的长长的。

    几个农家妇人看到王玉兰过来,一拥而上。把王玉兰团团围住

    王玉兰一惊,但也不想理会她们,转身想走却被其中一个拉住了,紧接着迎面而来的是一捅子的清水……

    带着冰渣的刺骨凉水瞬间浸透了王玉兰的棉衣……

    “你们干什么?”王玉兰有些恼,但是这恼怒只会让这几个闲来无事的老娘们更来劲儿,又是一桶子带着冰渣的凉水,被浇在王玉兰的身上。紧接着便是无休止的羞辱……

    “偷野鸡还有脸了?”

    “偷鸡不成蚀把米小偷……”

    “大家快来看看呐,长得人模似样的,城里来的偷鸡贼”

    ……

    不一会,人群就围了上来。

    王玉兰一声不吭,在寒冷的天气里,人群之中不停的发抖。实在太冷了,不一会儿,那棉袄上的水,便结冰了……

    “城里来的扫蹄子”沈碧花的声音从人群外传来,紧接着便挤进人群,趾高气昂的站在王玉兰面前,这话也让王玉兰明了,她的猜测是对了,因为周连喜那个家伙

    王玉兰低下头,不想理会这个女人,但真有些挨不住了,冷的受不了。眼角的余光,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周连喜从村外缓缓走来,身上背了很多的包裹。看样子是去了县里,刚回来。

    王玉兰似乎看到了希望,但心里又嫉妒的矛盾,他不可以过来替她说话,不可以的……

    “道歉,偷鸡贼不说话算怎回事,我还以为你这辈子都躲家里不敢出门了呢村长可怜你们一家,大家伙也可怜,但是你这骚蹄子不值得可怜”沈碧花不打算放过王玉兰,今天要有气出气

    “喂,你们这样欺负个女人干什么?”周连喜自然气恼,尤其是那个沈碧花带头,八成没有什么好事,赶紧挤进人群问问。

    沈碧花看了一眼周连喜,刚刚那股火气也全无了,连忙笑盈盈的。早已被周连喜给治理的服服帖帖,他在她身上的时候,像头蛮牛,她喜欢的不得了。可不像当初那个木头王云明,一本正经,现在媳妇让别人给上了,八成他那话儿也是不行的,高不准还不如她们家李汪水呢……

    只是这周连喜可是来帮骚蹄子的,她想到这个,还是生气……

    “发生什么事了?”周连喜向人群里的人问道。

    虽说周连喜是个专门搞寡妇的二赖子,可是村儿里的人很多都还是惧怕他的,背后指指点点也不敢当面大小声,都知道他脾气不好,惹怒了可是要出大事的,上回村儿里有人惹怒他,那户人家第二天就死了头牛,不知道什么原因,猜测是周连喜暗地里干的,可是又不敢上去找麻烦,他连坐牢都不怕的家伙,拳头硬的很……

    “她偷我们家鸡”别人没回应,这沈碧花扬起眉梢站到了周连喜面前,她倒要看看他能把她怎样。

    “什么偷鸡?没偷你们家李汪水给你面子了”周连喜半带玩笑的想转移村儿里人的思绪,替王玉兰结尾。

    周连喜粗犷的声音惹得在场的老爷们哄堂大笑,惹的要脸面的妇女小声嘀咕咒骂。

    “你什么意思?”沈碧花气的涨红了脸。“你说我比她丑?”

    “大家都张眼睛的,不用问,你自己也长了眼睛”周连喜一扁嘴,轻蔑的上下瞄了瞄沈碧花。

    “哈哈……”这让在场的人也忍不住又是一阵嬉笑,都明白,她沈碧花穿的好,长得富态,但确实没有人王玉兰漂亮精致,比起来她简直是歪瓜裂枣了。

    “你诚心跟我做对是不是?”沈碧花恼了。

    “我可不是这意思,人家城里来的,能干出偷鸡摸狗的事吗?别往人家身上泼黑水,上次陈寡妇家出的那档子偷粮食的事,还用我说吗?就是你栽赃”周连喜一看便看透了面前的女人,也打算好了,跟她彻底断了。

    看到这样的周连喜,王玉兰这眼泪也不知道怎么的突然流了出来,有些感概,家里是应该有个这样的男人照顾,不然,这病的病小的小,还不活活让人给欺负死。但,她不可能甩了王云明,也可能不要脸面把这样的事抖出来,担心周连喜胡说,趁没人注意她的功夫,王玉兰转身便挤出人群,拎着空水桶离开了……

    沈碧花没注意王玉兰走,只顾着跟周连喜抬杠,“你有什么证据?凭什么说我栽赃?”

    “要什么证据?得饶人处且饶人,别弄个小辫子出来就揪着人家不放,何况人家不是偷鸡的人别给人家惹急眼了,把你家李汪水偷了”周连喜见王玉兰走了,也就不想在继续跟沈碧花杠下去了,用话点点她,也就准备离开了。

    沈碧花无言以对,被周连喜这一羞辱,加上身边村民们的笑话,她简直没脸见人了,只好气恼恼的转身走了。不过也知道他的意思,再搞事就不在上她了,可是这样一来,他们恐怕感情更好了,周连喜还能跟她继续扯吗?心都被那骚蹄子勾搭走了……

    沈碧花很不甘心

    王玉兰满身脏水的回到了家里,孩子们被王义带出去玩了,只有王云明一个人在家里。

    王云明见王玉兰落得如此狼狈回来,心里泛起了嘀咕,偷鸡的事她一定干不出来的,但是偷人,就未必了……

    这两年他一直不能行房事,妻子难免受了冷落。

    而且,更重要的是沈碧花这女人,之前竟亲自上门讨鸡,按理说,就算他王云明的妻子真的偷了鸡,村长李汪水知道不可能准许他沈碧花这么明目张胆给他家难看的,这几年多少跟他家还有点交情,这沈碧花不是检点的女人,他虽然不怎么出门,但也听说过他跟村里二赖子的糗事……

    难道是王玉兰跟了二赖子,被这沈碧花妒忌了不成?

    不可能吧,王玉兰心高气傲,当年跟了他王云明也是看中他的前途,更看中他人长得俊俏,这周连喜何德何能,在他眼里,周连喜就是个二赖子,长得歪瓜裂枣,去城里,城里女人都的嫌弃死,浑身没有几个干净的地方,衣服几个月不换一身……

    难道跟了李汪水?

    不可能吧,李汪水为人还算正直,痛恨死这样通奸的事了,沈碧花跟了别人,他总是找机会捉奸,把这娘们给休了呢……

    想到这里,王云明又打消了怀疑王玉兰的念头。

    王玉兰多多少少都是有化的人,偷男人也是不耻的才对……

    “你没事吧?”王云明见王玉兰满脸怒气,脱衣服开始换柜子里面的干净衣服,忍不住问了问。

    “没事”王玉兰没正眼看王云明,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这两天不然就别出门了……”王云明知道妻子受了不少委屈,可也不知道怎么办了,都怪他这身子不争气。

    “不出门,不出门这家谁照顾”王玉兰满心的怒火即将爆发了。

    “我……”王云明无言以对,慢慢坐起了身,只好安慰妻子,“等我养好了身子……”

    “养好,你这样子什么时候能养好”王玉兰把王云明满心的知心话都给噎了回去。

    “是我拖累你了……”王云明心沉了。

    “用得着你说?我命苦,嫁给你了,早知道这样,当初都不如嫁给一个体格好的农民种地了”换好衣服王玉兰没等王云明反应过来,她甩门离开了。

    王云明忍不住叹了口气,猛然一想,这话有些不对劲儿了。言外之意,是说她现在农民也都看得上了……

    王云明忍不住胡思乱想着。可又多次在心里打消了这念头,怀疑她,是不是有点丧良心,这一两年,可苦了她了,一般女人怎么能承受的了……

    可想到这个,他不禁又开始怀疑。

    也许,她也承受不了的……

    夜里,孩子们都睡了,王玉兰躺在王云明身边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这让王云明更加睡不着,更加忐忑了。

    猛然想起前几日,王玉兰半夜曾出门过……

    想到这里,王云明决定装着熟睡,看看到底藏着什么猫腻,越来越肯定偷鸡的事妻子是干不出来的了。

    夜深了,王玉兰一直没睡着,张起耳朵听外面的声响,时不时还抬头看看窗外。外面的月亮依旧很大,很亮,有人影一眼便能看到。

    她有些渴望,几日不见去城里的周连喜能来找她,她也好问个明白,那鸡到底是不是他给的,她怀疑是沈碧花搞鬼……

    <dvclass="nr_pag">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玄幻魔法
完本玄幻魔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