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武侠修真 > 树欲静而风不止 > 分节阅读_84
《树欲静而风不止》

分节阅读_84

作者:祝小九 字数:4670 热度:25
儿,不要大脸!”只是小猴子哪里听得懂他的不要大脸的话,在它看来,主人就是要让它去揍别人,而揍别人最好揍最有效的地方,自然是脸——动物本能。
  白慕之怒了……可是再怒,他也想着这是秦恕的猴子,没出脚踹飞它,嗯,他有扇子。还是个玉骨丝锦的结实扇子。
  依小猴子的思想,他的扇子应该没有那么结实,所以当它的爪子没有撕裂那扇子反倒指甲被磨了些时,他瞪着圆溜溜的眼睛一个劲的瞧着白慕之。它跟这几个人已以熟了,知道他们不会伤它,平日里就仗着秦恕的势大摇大摆的走,这时也没怕。跳到秦恕身边,一个劲‘吱吱吱吱’的叫。
  秦恕拍了拍它的头,“讨厌他了?乖——空了我帮你教训他。”
  白慕之叹息。不是谁谁只是着某只猴子来教训他么?怎么变成了以后有机会谁谁要帮着猴子来教训他?他又招他了?不过——他笑的眉眼含春,“小恕,你关心我的腿伤我知道,可是我的腿真的没事了。你看着,一会儿我上去的速度,绝对比木华快!”
  秦恕跟猴子玩的很开心,头也没抬,“真上去了,再说。”
  “小恕,你真不带着它上去?”司徒傲看着一人一猴感情很好的样子,“它可能不想离开你吧。”
  “嗯,它是舍不得我,我也舍不得它。可是它始终属于这里,属于这个林子,我不能自私的把它带走。外面的一切……怕是它不能习惯。”秦恕依旧和小猴子握握手,抚抚头,微微笑着,声音有几分淡淡的,“我不想它以后过得不开心。”
  白慕之玉扇子摇摇,“小恕不用担心,等你病好了,我帮你找一堆的猴子,你爱养哪只养哪只。”
  “猴子……我只养鱼儿这一个。”感觉这话有点应景的悲伤了,秦恕轻呼一口气,回头冲着司徒傲一笑,“以后可以改养海东青,司徒,你送我一只好不好?”
  司徒傲点头,“好。”
  “木华到了。”正说话呢,柳谦的声音传过来,三人齐齐抬头一看,红色的烟雾,自白色的云海中飘下来,氤氤氲氲的散开。那是一早约好的信号,木华到崖顶了。
  四人齐齐长出一口气,柳谦说,“看来虽然时间很长,但还算顺利,那么,小恕,接下来,你先上去吧。”
  “不要,我要多和鱼儿呆一会,你们先上去。”秦恕反对。
  “那么司徒?白兄?”三个人互相看着,谁也没动。都想让秦恕先上去,但秦恕如果不想这么快上去,那么大家又都想在这里陪他一会儿。再说,不可能让小恕最后一个上去,他现在没有内功,万一再出了什么事怎么办?
  沉默即是争吵,时间缓缓溜走。
  秦恕最后急了,一个人上去都得两个多时辰,他们要再这么耗着,岂不是这一天都没法全部上去?他豁的站起来,“到这份上了,大家什么心思各自都知道,谁都别争了。公平起见,我们猜拳,先输的先上去,赢了的后上去,不许耍赖,怎么样?”
  “如果小恕输了——”
  “我要输了,我就第一个上去!”
  “好!”三人齐道声好,粉白杏花,幽幽碧潭,映着几张志在必得的脸。
  猜拳果然是个好办法,顺序一下子就决定了。柳谦先输,他第一个上去,之后是司徒傲,之后是秦恕,最后是白慕之。白慕之是这次最大的赢家,他笑的开心的不得了了,一个劲的跟另外两个明显心不甘的人炫耀。
  愿赌服输,柳谦再心不甘,也撩起衣摆,登上了绳梯。只回头对几个说了句大家小心,身形就快速移动,不一会儿,就消失在云海中。
  许是木华先上去了大家都有了心理准备,许是柳谦担心几个人的状况,也许是柳谦身体太好,他用的时间,比奴化少了很多。木华用了将近三个时辰,他用了刚刚两个时辰。
  红色烟雾再次散开时,底下的三个人都有些不敢置信,这个柳谦,速度实在是……太快了。想比试一番的意识出了头,很郑重的,司徒傲冲着白慕之和秦恕点了点头,踏上绳梯,不发一语,迅速往上爬。
  目送司徒傲的身影消失在云海,白慕之坐到秦恕身边,眸光温柔,“小恕,你怕不怕?”
  “有点。”看着高高云海的方向,秦恕非常自然的靠在白慕之的肩头,眸光飘渺,“我说舍不得语儿是真,但心里也有些害怕这个高高的崖,就是从那里,我……而且就算上去了,我真的有救么?”
  伸出手掌,手心里细细的黑线仿若又长了一些,声音也跟着飘渺了几分,“喂,幕之,你说我……”
  白慕之拥住秦恕有些瘦的身子,伸手握住了他的,在他耳边说,“小恕,你会好的。”
  蓦地身子一紧,秦恕瞪大了眼睛。如果……如果他没有记错,他现在应该是在跟白慕之冷战吧……就算不是冷战,好像跟他一块就会觉得尴尬,这下怎么会突然靠上了他的肩膀?还让他抱在怀里了?是云海太飘渺,还是碧潭太深邃?秦恕心里深深叹息,习惯,果然不是好东西。
  不管怎么说,都到这份上来,再把人推开的话,显得自己太小家子气了,本来就不是事儿的事儿,让他七想八想的搞得严重了许多。秦恕心一横,将头闷入白慕之怀里,两手扯着他的襟口,“对不起幕之,我这几天有些……那个……四个月前,天阴教主……”
  轻抚怀里人的背,白慕之松了口气,释怀的微笑,“小恕,我们还是我们,谁都没有变,谁都没有变。既然我们几个都没有被过往缚住,你又为何一直放不开呢?”
  “你们……早知道?”秦恕抬起头,瞪着白慕之,“知道还这个样子?没有人跟我说过?”
  将小猴子从身前赶开些,白慕之拉着秦恕的手,“有些事情,总要你自己想明白。小恕,我们想让你知道的是,我们对你的心,从来没变过。只要哦你愿意,我们可以过任何我们想要的生活。”
  “那这些……”
  白慕之抚额叹息,声音变得幽怨,“我早就知道小恕你不爱我了。你爱柳谦,最近连司徒那厮都看着顺眼了,于是就对我始乱终弃了,你要抛弃我了……可怜我一颗真心,竟遇到如此薄情郎……”
  “你——”秦恕扭过身子,不想理他。他一直都是这个样子,总在这种时候,说这样的话,做这样的事。明明知道他最……这时候还……
  突然间腰被两只手紧紧箍住,火烙一般的温度,烫得心里都跟着发紧。正下意识回头想躲开时,不知怎的,身子一斜,他被压在了大石上,炽热的吻,下一刻,落在他的唇间。
  狂热的唇,不知满足的舌,反复纠缠中的,是思念,是眷恋,是失去的心痛,是失而复得的狂喜。很多东西压在心里,久了,一旦爆发,便是令天地失色的深刻。
  “小恕,只要再坚强一些,我们的以后,便是百花盛开,锦绣斑斓。”
  “小恕,这一吻,是我的誓言。不管前方是坎坷还是平顺,不管是煎熬还是甜蜜,我将永远,放你在我的手心。碧落黄泉,我白慕之,都会陪着你,此情,永不渝……”
  “小恕,等你,依旧是因为苍天不老,日月还在……”

  
第一百二十五章  漂亮女人的不良气氛
  “姑姑——”秦恕一爬上来,看到一身红裙,挽着木华手的谷蝶,心里的激动有些抑制不住。他兴奋的大喊了一声,就朝她的方向扑过去。
  木华显然没想到他会这么激动,他担心谷蝶肚子里的孩子,如果被秦恕这么不知深浅的一撞,会出事的吧……一个旋身,他挡在谷蝶身前,“小恕蝶儿身子不好你动作慢点——”
  显然他的担心有些多余。秦恕现在没有内力,身子有些虚,虽然成功的爬上了崖顶,到底有些体力不济,在离木华三步远的地方,他脚步虚浮,身子前倾……
  “小恕——”柳谦正往下看着有没有白慕之的动静,回头看到这一步时已经来不及去接她……
  还好司徒傲自小恕出现后眼睛一直放在他身上没有离开,这时蓦地身影一动,横身揽在秦恕面前,稳住他的身子,“小恕,你怎么样?”
  “没事,就是有点脚软。”秦恕紧紧抓着司徒傲的胳膊,喘着气,明明好不容易才站得稳,本应一脸尴尬,他的脸上,却挂着戏谑调侃的笑。一双桃花眼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的看着谷蝶,“哟……没想到呢,姑姑你也有今天啊。四年前不知道谁谁说过一辈子不嫁臭男人,一辈子不生小鬼头的?这下……哼哼……”
  眼睛又转向木华,投给他赞赏的笑,偷偷竖着大拇指说,“木华兄,有前途啊……”
  “切——你个不知进退的,居然还学会跳崖了,姑姑我还不知道怎么笑你呢!”谷蝶红裙妖娆,笑容美艳,“老娘生孩子怎么了?老娘的孩子生出来又为何死跟别人不一样的!”
  “蝶儿——”木华声音无奈。
  “知道了知道了——”谷蝶跑到秦恕跟前,送司徒傲怀里抢过了他,抱了抱,“唉……你还真是让人不省心……”
  “好啦好啦,你夫君还在呢,我可不想毒没解了,先被他打死。”秦恕一个眼色,离开了谷蝶的手,司徒傲忙伸了过手来扶她,“姑姑,你现在身子不比寻常,可要多多注意。我现在没事了,你也别老为我担心。”
  下巴抬的高高的,秦恕连连冷哼几声,摆出天下没准比我更强的姿势,“我秦恕使会长命百岁的!”
  “哎呀真是累死我了——”白慕之色声音传来,秦恕身子僵了下,嘴角抽了抽,缓缓回头,“你怎么这么快……”声音还没落呢,一只猴子蹿了几蹿,扑到他的身上,爬了两下到他肩上站定,兴奋的吱吱的叫个不停。
  秦恕瞪大眼睛,“鱼儿?”
  “嗯,没错。”白慕之刚刚好爬到崖边,双手一撑,身子跃起,他安稳落地。“起初说一个一个往上爬是怕绳子磨得太厉害禁不住人,后来你们一个个都爬上来没半点示警的意思,我就觉得这绳子应该没什么事。再说天色这么晚了,崖底就剩下我一个,谁知道你们会不会不够义气等我。当然啦,既然还要保护小恕嘛,‘贴身’保护不更好一些么?是不是啊小恕?”
  最后一句话是冲着秦恕说的,说话时还一个劲冲着他眨眼睛,想要打倒某种调戏的效果。可惜秦恕没有看见,他这时正逗着手里的小猴子,声音里有着兴奋,“幕之,鱼儿怎么也跟着上来了?”
  “哦,这个可不能怪我。”拂去身上的雪花,白慕之走到小猴子身边,拍了拍它的头,“我本来没想带它义气走的,谁知道它自己在后面跟上,爬了上来。而且明明前两天还很怕我的,今天居然一点都不怕,最后看我没赶它,它竟敢堂而皇之的坐到我的肩上,一点也不费力气让我扛着它爬!”
  想到这个就有点气,白慕之手上的力度加大了些,引得小猴子一个劲吱吱的叫。“莫非是因为今天它想抓我脸时我没有踹开它所以它认定我不敢伤害它?如果是这样……真是只狡猾的猴子。”
  柳谦抬头看了看,雪有越来越大的确实,一直守在这里的蝴蝶谷的人应该很冷了。虽说大家都有内功护体,可总这么冻着总是不太好,尤其姑姑还坏了孩子。“既然大家都没事,我们早就下山吧,很多事情,月早处理越好。”
  柳谦的这句话得来大家赞同的响应,该收拾东西的收拾东西,照顾人的照顾人,大家一起下了山。寒风呼啸,白雪茫茫,断魂崖顶,再无人烟。
  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很多,比如这些日子住在哪,比如各自叙叙旧分享下喜乐,比如联系该联系的人,比如找马上要用到的东西。
  秦恕身子不大好,不太能走太远的路,他们只有在附近找个不错的地方,准备给秦恕解毒。这里本是天阴教的属地,四边荒凉,不管是离蝴蝶谷还是其它三个人的地方,都有些远。好在司徒傲附近有个分舵,虽然不大,条件也不算完美,也够所有人一起安心住下了。
  秦恕跟姑姑天天没事聊天喝茶,木华天天按着秦恕一天三顿的喂药,说要让他的身体恢复到最好的状态有利于解毒,白慕之柳谦司徒傲一边按木华的示意准备到时需要的东西,一遍等着该到的人,该到的药,就这样,过了十日。
  这天午后,连接下了多日的雪终于停了,天空散了阴云,阳光终于露了下脸。不算暖和,可感觉很好。秦恕穿着滚着银边的貂皮小袄,带着小猴子,快乐的在院子里转。一会儿踩到没有扫的雪地上到处印着脚印,一会儿晃晃开得正艳的梅树想把上面的雪都晃下来,一会儿围着树转来转去你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武侠修真
完本武侠修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