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武侠修真 > 树欲静而风不止 > 分节阅读_88
《树欲静而风不止》

分节阅读_88

作者:祝小九 字数:4675 热度:26
似首领的人,“请问这位怎么称呼?看样子您是军营中人,现在有江湖人士聚集我门口闹事,您既看到了,管是不管?”
  带兵的是个副将,名叫刘文武,县丞死了这事传到刘家大营时,将军很是气愤。可刚刚好正值儿子办喜事,都不方便出来,又想到这个县这么小,定不会有什么大事,就让他带了一队兵马前来处理。来时还吩咐说,这些江湖中人不敢对官兵怎么样,你只要先以静制动,看好了局面,再出来把事办了,把人杀了,就算了事。
  地位越高的人,总是要越晚出来,这点他刘文武非常懂。跟那帮子江湖人士‘不期而遇’后,他一直做神色淡然,宠辱不惊状,准备在最合适的时候,显出他副将的微风。
  原本他是准备等这些江湖人把对方逼得没有退路时,他再出声,一面显示了不管在任何情况下,江湖人都不得不听他的,显得他位高权重;一面又显示他的恩德,恩威并重下,对方定定会立刻认了罪状,将来龙去脉一一说清楚。然后,他杀人除害,在江湖人心目中地位更高,在仕途上也算是个业绩……
  谁知这个时候,居然被这个长得斯斯文文的请了出来,他居然敢恶人先告状?胆子也太大了吧!不过也没关系,早点站出来说话也行,效果一样可以达到。他撇着嘴,抖着脚,一副目中无人的样子,手上拿着刘将军的批示,非常得意的念完,等着对方乖乖就范——
  “刘将军,他们一个个都没动……”安静片刻,四海帮那个之前站出来说话提醒了刘文武,“他们居然无视将军您的威严——”
  刘文武一怒,“你们几个,大胆——刘将军乃我朝二品护国公,一般的官员见了都要下跪的,你们这些庶民,怎敢忽视将军威严!视将军威严于无顾,就是视我天朝如无物!如此冥顽不灵,必是贼子无疑!来人啊——先给本副将把这几个拉下去教教他们什么是天朝礼仪,再进去给我搜!我倒要看看,到底你们有没有包庇犯人,还是你们自己就是烦人!”
  “且慢!”柳谦轻轻一笑,走到刘文武面前,“刘副将是么?不知道,您可认识这个——”说罢,从衣襟内掏出一块牌子,递到刘文武面前。
  刘文武心道你能拿出什么东西,冷哼一声,高高抬着头,往柳谦手上瞟了一眼。就这一眼,让他背上一凉,麻麻的感觉直冲到头上,脑袋都跟着麻了,腿有些软。凑近了借着火光仔细一看,凉抽一口气。
  柳谦依旧从容笑着,“刘副将,怎么,你不跪么?”
  “跪……跪……”刘文武腿下一软,扑通跪倒在地,使劲磕了几个头,转身招呼后面的军士,“都瞎眼了啊,还不快跪下!”接着,他身后近千的精兵呼啦啦全跪下,跟着刘文武一起,山呼万岁。
  柳谦背着手,眸光一紧,凉声道,“刘副将——我命令你,带着你身后的士兵,死守这个院子,所有不相干的人全部赶出去!若是进来一个,我必让你满门抄斩!”
  刘文武彻底清醒了,头皮泛凉,心说这是什么人哪,怎么连皇上的金牌都搞得到?见金牌如见皇上,他就算是吃了豹子胆,也不敢反抗。县丞上头有人又怎么样,再大能大到皇上去?
  于是他带着手下的人,跟那些个江湖人就开了打,他可不想被抄家。那些江湖人就不明白了,虽然之前没确定达成过什么协议,但是大家都默认了这事应该是要怎么做的,怎么突然间,当兵的跟他们打起来了?可再怎么不明白,仇还是报的。帮派里头死了顶梁柱,可不是一句两句能摆平的,当兵的不管,他们就自己管!
  双方犯了口角,一来二去,打得十分火热。江湖人要报仇,刘文武要保一家老小,谁使的力气都不小,这门口,一下子就火热起来了。
  之前柳谦说过他会有办法,司徒傲也没想到是这个办法,他有些目瞪口呆的看着柳谦淡定的收起金牌,“你怎么会有这种东西?”
  柳谦微笑,“隐龙谷主人,世代与朝廷交好。就算不出仕为相,朝廷有大事时,依旧会提供相应的对策。这个东西,自然是皇上给的。”
  司徒傲眸光一紧,以后,千万不能惹柳谦……他埋的也太深了……
  外面这么热闹,房间里自然也是听得到。但是木华管不了,也没那工夫过多的注意。现在的秦恕,已经是紧要关头,大意不得。
  有一次,木华发现秦恕已经气绝了,但是缓了一会儿后,又活了过来。随着他为他清除毒素的真气流动,他的真气,也在蠢蠢欲动。木华只有请清幽再施幽云十二针,自己则用内力护住他的心脉,以期解毒的顺利。
  秦恕此时像是有无穷的毅力,努力的跟自己斗争,皱着眉流着汗,即便是快没有了气息,也在咬牙坚持。木华知道,他现在承受的,是常人难以承受的痛苦。
  早先给他吃的药,就是为了催使他的毒发,四行散这个毒,就是要在最后一次毒发的时候,才有机会把所有毒素清完。虽然封了秦恕的五感和真气,但这并不表示,他就一点都不能感受身上的痛。这种深入骨髓的痛,并不是封了五感就能封得住的。
  正想着呢,秦恕突然咳了一声,吐出一口黑血,慢慢的,平复呼吸。
  木华伸手给他把脉,一阵欣喜,第二层的毒,已经逼出来了!和清幽对视一眼,两人眼里都是惊喜,清幽更是拉住了秦恕的手,“小恕,再坚持一下,还有两次!只要再有两次,你就会没事了!”
  秦恕这时意识模糊,本能的抓紧了清幽的手,嘴里嘟嘟囔囔的不知道说着什么……
  外面的喧哗木华他们都听得见,白慕之自然也是听得见。不过他相信柳谦和司徒傲,虽然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居然打得那么热闹,而且听声音居然是官兵和江湖人打起来了。不过算了,只要没人进得来就行。闭着眼睛,继续打坐。
  “哟——这是谁家的俊后生啊,长得这么俊,跟姐姐回家吧,姐姐好好‘疼’你——”
  听得这声音,白慕之皱了眉。那些官兵也忒没用了,这么快就让人闯进来。睁开眼睛一看,他面前站着三个人,两个男的,一高瘦一矮胖,一个女的,桃红的衣裳浓重的妆,处处写着妖媚的味道。
  “巫山三怪?”白慕之挑眉。
  “哈哈哈——”高瘦的人肩头扛着一把大刀,笑的十分邪气,“你小子有点见识嘛——”
  “小子,我们很厉害,你小心些哦——”矮胖的男人‘善意’的提醒。
  “废话少说,要打就一起上!”白慕之起身,玉扇子轻摇,眯着眼睛,“不过需要小心的,可是你们自己!”
  巫山三怪,做得都是些江湖中人不齿的下流勾当,淫人妻女,亵玩长得好的后生不用说了,赶尽杀绝的事,他们也做得不老少。只是这三个人闻名江湖已久,遇上他们的人都没有什么好下场,白慕之便知心内不可低估他们。可再怎么样,死也不能让他们进这个房间!


一百二十九 白慕之,你不是一个人
  这个小院不如大门口那么热闹,光线也不如那里那么充足。白慕之虽是语气笃定,心内也是有些疑问的,不想他们居然这么快就答应了,他还真猜对了。
  不过同时,他也知道自己面对是什么样的人。这个小院四周的布置已经非常巧妙,能悄无声息的溜进来,不惊动任何人,这几个人的本事,他心里已了然几分。
  站在门前,握着扇子的手心沁出了汗,他冷眼看着这几个人,“怎么,都不想动手了?”
  “呵呵呵——大哥二哥,这个后生妹妹我看上了,烦二位不要插手,妹妹我一个人就能解决了他!”白慕之眸光一凉,这妖女如此看不起他,是自视过高了吧。江湖中虽传言她心如蛇蝎,武功高强,但是他白慕之,也不是任人欺的主!
  妖女持鞭,手臂一抖,鞭子就抽了过来,“俊后生,你叫什么名字啊,说出来给姐姐听听——”
  白慕之手腕一动,玉扇子绕住鞭子,笑声比那女人更银荡,“啊……本公子啊……巫山云雨之事,本公子也是喜欢得紧。本公子风流远播,小娘子不知道还真是可惜。”两个人跃起,身影在空中交错,手上动作不停,白慕之的嘴巴也不停,“不过想想也正常,本公子喜欢玩的,都是年轻的小姑娘,你——太老了,抱歉,本公子看不上!”
  “你说什么!”妖女声音凌厉,手上动作变得疯狂,“你敢说老娘老?”
  “都自称老——娘了,想来你心里也知道自己老了吧。”白慕之得意洋洋。
  “三妹小心——”眼看着玉扇子白光一闪,趁着妖女分心,就要割上她的喉,瘦高的男人出声提醒。妖女身形迅速后退,才颇有些惊险的避过了这一击。
  白慕之悠闲落地,姿势说不出的华美飘然,懒洋洋的摇着扇子,“怎么样啊老——女人,本公子也不是你能解决得了的吧。”
  “你——”妖女一怒,手一抬,鞭子又向白慕之抽去。两人依旧是身影腾空,战得正酣。
  站在原处观战的两个人,神情从放松,开始变得越来越紧张,终于,矮胖的男人发话,“大哥,我们一起上吧,早点解决了他,早点去杀了房间里的人。你看这个男人死死守着 房间门口怎么缠斗不离开来看,如果不杀了他,我们是进不去的。”
  “好!”高瘦的男人回话后,拿着大刀,两个人一起,加入了战圈。
  应付一个人,白慕之可以说是绰绰有余,应付三个人,做为七星寨寨主的他,也应该没事才对。可是这巫山三怪,不是一般人。武功不可小觑,打斗之间的配合,更是增加了他们的杀伤力,慢慢的,白慕之有些费力。
  他施展浑身解数,想要一举击毙三人,现在他已经不用任何华丽的招数了,所有的他能想到的,最大力度可以回击几个人的方法,都用了出来。
  他不能久战,就体力而言,拖得越久,对他越是不利,因为对方有三个人,他只有一个。目前,只能速战速决!
  一般情况下,只要起了这样类似于速战速决的心思,再稳重的人,心里也不免有些急躁。只要有稍稍的不注意,就会让人趁机而入,尤其这三个,配合得那般天衣无缝的人。
  一个旋身时,白慕之脑中白光一现,暗道不好!果然,来不及转身时,背后挨了一刀,而这一刀造成的小小疼痛,他没有看清面前的人影,一道鞭痕,清清楚楚的印在了他的脸上。
  几人面对面站定,白慕之一笑,抬手抹去颊上的血渍,眸光冰凉,“很久,没有人能逼我如此了。”随即纵身,再次和几人战做一团。
  “喂喂喂,姓白的你也太不够意思了,有这等好事,怎么能少了姑姑我呢?”墙头上坐着一个人,红衣妖娆,身子妩媚,小腹微凸,正是谷蝶。
  看她有意加入战圈,白慕之皱了眉,“不行!你有身孕,速速离开此地!”
  “偏——不!”姑姑从墙头跃下,“老远就听到有恶心老女人的声音,老成那样子还装嫩,真真丢女人的脸!姑姑我就是要教训教训这个人!”
  手中红绸一勾,勾住了妖女的鞭子,把她拉了过来,媚眼如丝的说,“姑姑我就教教你,什么才叫真正的风情。”
  “你个死女人,滚开!”妖女早被白慕之激动,下手十分狂戾,即使对手是个身怀六甲的女人,依旧半点情面不留,甚至开始全力攻击谷蝶的肚子。
  白慕之边和另外两个人交手,边一个劲的说让谷蝶离开,他一个人没有问题。谷蝶有了身孕,这样跟人打,怎么吃得消!两边都注意的结果,就是有明明打得过别人的能力,却造成打不过别人的结果。
  当他看到了妖女的鞭子正对着谷蝶肚子抽去时,不顾身后的刀正朝着他砍过来,奋力跃过去替谷蝶挨了这一鞭。谷蝶怒了,“姓白的你只管专心打自己的就好,老娘打得过这个死女人!”
  白慕之白了她一眼,话是这么说没错,可他怎么可能不管她。
  “啧啧啧,白兄你怎么可以这样,不相信姑姑呢?姑姑的本事,可不只这一点哦——”随着一个年轻厚重声音的加入,一个身影从墙头跃过,落在白慕之身边,跟正朝着他砍过来的高瘦男人打成一团。
  “云承浩!你怎么来了?”白慕之瞪大眼睛,来人居然是洞庭云家的二公子云承浩!银莲他不是派人送过来了么,怎么人也跟着这个时候跑过来了?
  云承浩冲着他眨了眨眼,“怎么说小恕的毒我有最大的责任,虽是无心,可也不能原谅。我来看看小恕有没有好。还有——天阴教的人……我看到他们正往这来,正好跑过来赶得上助你们一臂之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武侠修真
完本武侠修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