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武侠修真 > 树欲静而风不止 > 分节阅读_90
《树欲静而风不止》

分节阅读_90

作者:祝小九 字数:4660 热度:26
行被柳谦和司徒傲踢出战圈休息。简单地包了下伤口,他坐在门口不肯照他们的意思去休息,他还要等着第一眼看到小恕呢。这时听得天宙的话,他觉得十分好笑,“我说天宙,莫非你以为你当了那个什么劳什子教主,就站到最高点了?你的快乐是指什么?随心所欲的杀人?害人?或者是看别人痛不欲生表情?当有人被人折磨死时,你真的,从心底里感觉到高兴?开心?”
  “是又如何!本座就是要做能控制所有人性命的神!”天宙跟柳谦司徒傲缠斗,声音幽寒,“若不是本座太过有耐心你们速度又太快,秦恕早就成了本座的男侍!当他喝了混着本座血的酒,他就会变成我天阴教的忠实教徒,再不会认识你们!”
  “那还真是谢谢你呢——”白慕之呸了一声,冥顽不灵,不配他来开导。
  一边结束打斗的云承浩懒懒的坐在白慕之身边,对着缠斗的三个人,“喂,你们倒是快点把这死人解决了啊,不让我上,非得自己解决,这都是什么道理嘛!你说大家一起把这鬼教主砍了不就得了,真是不知道你们怎么想的……”
  柳谦和司徒傲交换了个眼色,彼此心下了然。这天宙定是练了什么邪毒的功夫,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功力居然增了两倍!可即使如此,也没关系!他柳谦和司徒傲也不是凡人!之后两人身影交错,刀光剑影中,配合默契。
  天宙,这一次,你必死无疑!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打着打着,两个人都觉得,除了天宙身上的这股邪气之外,好像从房间里也开始透出一种强大的内力,亦邪亦正,说不出什么感觉,担心也不是,高兴也不是,总之一句话,是让人心惊的力量。
  这种感觉……这种强大的力量……两个人同时睁大眼睛,瞟了下房间,莫非小恕他……
  正想着,突然,这些问题的门‘吱呀’一声打开,从房间里缓缓走出一个人。此人发丝微乱,双眼通红,正是秦恕。没有任何受伤的迹象,也不像平日的他,表情有些吓人。
  “小恕!”几乎院中所有人一起,或惊或喜的喊着他的名字。
  秦恕没有理任何人,只是站在院中间,面无表情的说,“吵死了。”双手负在身后,他冷眼看着天宙,“天宙,我早说过,再见到你时,必是取你性命之时,你居然还敢出现在我面前?胆子还真大呢——柳谦司徒,你们让开,爷我要亲自解决了这个阴阳人!”
  巫山三怪本来就是天宙请来助阵的,看情况不好又受了伤早就退在不起眼的地方,准备找时机溜走的。不料秦恕一个杀气腾腾的眼神抛过来,他们一个都没走得了,只好起身应战。
  现在的秦恕,浑身散发着一种怪异的内力,身上的气息都有些怪异,就方才平平淡淡的几句话,都让人觉得异常可怖,三个人心下提高了警惕,互道着小心。
  “是你伤了慕之?还是你?”秦恕笑得淡然,以奇快的速度,一手抓过一个,抬头抓住头发一扯,那人顿时脖子以不可思议的状态扭曲,死了。
  秦恕冷笑,解决完这三个后,直冲向天宙,笑声犹如地狱修罗,“就你也配谈什么最高的位置,心地如此肮脏,怕是下地狱阎王都不收你!杀人的快乐?哼,你从来都不知道什么是快乐吧!”
  一掌击向天宙的胸前,力度大的惊人,他说,“老子就教教你,好让你下辈子知道知道!什么是真的快乐!哪天你真的有想守护的东西,守护的人了,你就知道什么是快乐了!不过像你这种人,根本不懂吧,啧啧啧,真可怜,连人都不配当了!”
  啪啪啪啪几巴掌打在天宙的脸上,“想要那个虫子是吧?实话告诉你,那虫子我们知道它了不起,也没有丢——”对着天宙明显有几分期然的眼神,秦恕笑得邪恶,“只不过,老子看着它顺眼,吃了!”
  “不可能——你——”天宙瞳眸放大,“不可能!”
  一脚踹在天宙胸前,直踹得他撞到墙上再落到地上,吐出一口血,秦恕依旧不依不饶的飞身上前,出手继续狠辣,“你的天阴教,永远都不会有圣物了!你不是上回没死成吗?这回爷我就打死你!哼,伤了我也就算了,居然伤我的男人!爷我今天就教教你,死字怎么写!”
  一旁的人早就看得目瞪口呆,司徒傲低声问柳谦,“柳兄,小恕他以前,武功没这么好吧……”
  “嗯,他来我们都打不过,更别说那个功力增了两倍的天宙。”柳谦微笑。
  云承浩拉拉白慕之的袖子,“喂,姓白的,秦恕不会走火入魔了吧……”
  白慕之收起惊得快掉下来的下巴,拍了云承浩后脑一下,“你才走火入魔了呢!”说完抱着扇子贼兮兮的笑,“本公子老早就知道,小恕不是常人啊……哈哈哈……小恕,对,就是这样,揍死这个人!让他欺负你!啊不对,让他欺负我!”
  云承浩一个劲翻白眼,“喂,姓白的,原来你是下面那一个啊……”
  “滚!老子风流倜傥玉树临风丰神俊朗天下无敌床上功夫独步天下,怎么可能是下面的一个!”白慕之踢了踢云承浩的屁股,“看热闹的一边去!好!就是这样!小恕,揍死他!活活揍死他啊啊啊啊啊啊——”
  谷蝶早在房间打开的一瞬间冲了进去,抱着晕过去的木华一个劲的抽泣,“夫君啊……木华啊……你把小恕怎么了……他怎么就成怪人了啊……呜呜呜呜……”
  一旁的清幽本来还微微笑着,听到这样的话不禁眉梢轻挑,“这个……姑姑……你现在应该关心自己的夫君要紧吧……他好像晕了呢……”
  张峰抱着红绸的身子,又惊又喜,“红绸你终于醒了……你看秦恕都变得生龙活虎了,你也一定要坚持啊……只要你能耗,我张峰发誓,一辈子对你好!任你打任你骂,就算你被那些人那个……我张峰也要你一辈子!”
  “滚!”红绸有气无力的笑,脸上染了绯色,“老娘这么美的黄花闺女,才不要嫁你这只死猩猩!”
  院子里秦恕依旧打天宙打得不亦乐乎,“这一掌,为隐龙谷!这一脚,为七星寨!这一拳,为黑鹰堡!这次为蝴蝶谷!这次为白慕之!这次为柳谦!这次为司徒傲!这次为红绸!这次为张峰……这次为秦恕!这次为秦恕!这次为秦恕……”
  天宙被打得无招架之力,听着他嘴里不断说着的人名字,有些疑惑,他说了那么多,怎么有些人他都不认识……
  白慕之吹了声口哨,有些得意的说,“小恕,差不多就行了啊,别累着自己。”
  “最后一拳,愿你下辈子下下辈子下下下辈子下下下下辈子下下……辈子,永远投胎成鸭子!”打完收手,秦恕连口气都没喘。
  众人上前,‘欣赏’着血肉模糊不成人形死透了没一点气的天宙……他居然被秦恕活活打死了……忍不住咽了口口水,齐齐转向秦恕,崇拜地伸出大拇指。
  “你们都还好吧。”秦恕看着院里的人,有的伤了,有的没伤,不过所有人脸上都挂着笑,看起来像是没事的样子,长呼了一口气,“那我就放心了。”说完了,他桃花眼一荡,晕了……
  大家七手八脚的把他再次送回房间,把院子里所有的死人堆到外面一把火烧了,确定没有人有可能再活着后,担忧的目光一起落向秦恕,他不会是……回光返照吧……


一百三十二 结篇
  他不是回光返照,他身上的毒已经全部解了,至于为什么内功这么怪异,等他醒了再问他吧。
  木华的话让大家安心了许多,却也都不肯离开床前,仔细的照看着秦恕,等着他醒过来。秦恕真是不负众望,睡了整整七天,当所有人都双目无神,眼眶含青,呵欠连天时,他才悠悠的醒过来。
  最无耻的是,他居然醒过来第一句话,就是问人要吃的!说他饿了!
  在他干完四大碗饭,八碟菜后,才舒服的打了饱嗝,嘴角沾着饭粒,好心的问围着他的一群人,你们饿不饿?众人撇嘴,东西都给你吃光了,饿不饿的也没办法不是?
  “小恕,你的武功到底怎么回事?”还是谷蝶按捺不住,问了出来。
  秦恕搔搔头顶,想了很久,“这个,是在我娘的老家学的。”
  “你娘?”柳谦微笑,给他倒了杯茶,“你不是说你很小的时候你娘就去世了,你几乎不记得她的样子么?”
  “嗯。”秦恕乖乖喝了茶,“我是不记得我娘长什么样子,可我娘有留给我东西啊。从隐龙谷离开后,我没有地方去,心想反正流浪,不如就去娘亲的家乡看看。娘亲曾给我留下一块玉佩,上面写着三个字,凤翔山,我想既是娘亲给的,娘亲跟这个山肯定有关系。”
  身子往后一仰,懒洋洋的靠着椅背,双手抱着后脑,眼睛望着房梁,秦恕慢慢回想着,“然后我就去了。可惜挺出乎我意料的,那个地方居然是座没什么人烟的大山。本来想放弃,后来想还是找找好了,绕着山转了很多圈,我发现一个很久没有人住的木屋,住了两天后又发现墙壁上有个浅浅凹进去的小洞,比划了比划,刚刚好够放娘亲留给我的玉佩,你们知道我兴趣一来什么都想试嘛,然后就把玉佩放进去了……”
  “然后呢?”白慕之问。
  “急什么嘛——”秦恕翻了个白眼,“进去后是个山洞,透风又有光亮,山洞里面有些金银,那些就是我后来当采花贼的本钱,想想我娘还真是好呢。”得瑟的扭了扭身子,“那个山洞也是奇怪,有吃有喝有住,石壁上画了很多举着剑的小人,什么姿势都有,应该是武功吧。我反正没事,就跟着学了学。后来慢慢发现,山洞里的武功不只一种,阴的阳的毒的狠的都有,说是绝世神功也不奇怪,只是我懒嘛,就随便练了练,只认真习了里头的轻功……”
  “那,我现在的内功就是那时练的,只不过以前没这么强。”秦恕呵呵笑着,“不过后来就不行了,进不去了。那个山洞像是埋了什么机关,只能进去一次。出来后尽管墙上的凹处还在,但是玉佩失了效用。我挺后悔的,才在里面呆了五年多,可又一想反正钱拿出来了,武功我也不想学太多,进不去也没什么关系。……”
  “对了,你们问这个做什么?”秦恕眼睛亮晶晶,一脸的不解。
  “咳……”柳谦正了正神色,“敢问小恕的娘亲……贵姓?”
  秦恕闷头想了想,“姓刘吧好像……”
  “小恕的玉佩可否借我们一看?”司徒傲低声说。
  “好啊——”秦恕从脖子上取下一直戴着的红绳子,绳子上拴着一块晶莹如羊脂的玉佩,形状……像鸟的羽毛……
  几人看着那玉佩,面面相觑,这个该不会是……传说中的……代表着财富和武功秘籍的玉佩吧……
  柳姓人家……刘姓人家……鱼形……羽形……
  三人齐齐抚额,小恕这样子,算是因祸得福,还是活该?那么高深的武功,因为懒没有认真学……于是一直被欺负……
  最后,三人齐齐出声,只说得出这句,“小恕,辛苦你了……”
  “啊?”秦恕不明白,是他变傻了,还是这三个人变傻了,怎么都听不懂他们的话了……
  ————————————————————————————————————————————
  秦恕好了,所有心里的结也都解了,四个人一起,当然每天的日子都过得很潇洒。只是甜蜜的日子过久了,也是会有烦恼滴。
  比如秦恕一向脾气不怎么好,难伺候得很,这下毒解了武功高了脾气也涨了,天天颐指气使的,今天说要吃柳谦做的粥,明天要和白慕之摸摸,后天看鱼儿不顺眼要玩海东青……甚至这晚上和谁不和谁,还是自己一人过,都得他钦点……
  于是乎,三人忍无可忍下,无比邪恶的奸计形成了……
  这天秦恕起床,眯着眼睛就叫柳谦,他又想吃鱼片粥了。叫了老半天没反应,这才不高不兴的悠悠的独自起床,心想等会去收拾他们。不想看了桌上一封信后,跟丢了魂似的,愣了半天……
  这三个人……居然说照顾他太累了……离家出走了……
  居然敢不要他!秦恕拳头握得喀吧喀吧响,敢不要老子,老子就打到你们要!又一想,他郁闷了。他们……是真的累了吧……可是他们为了他,死都不怕了,怎么可能舍得丢下他?莫非是他最近表现太过了?
  愤愤的收拾包袱,秦恕骂着那三个人,他不就是凶了点懒了点吗?有什么错?还不是因为前些日子太苦了一下子好了太高兴?是谁说要捧他在手心一辈子?是谁说跟他一生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武侠修真
完本武侠修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