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武侠修真 > 倾冷月 > 分节阅读_97
《倾冷月》

分节阅读_97

作者:倾冷月 字数:4698 热度:26
br/>   “秋童!”风倾雪一进大堂就看到秋童,马上唤道,想奔过去,却被秋意亭拉住了。  

  “公主……大公子……”秋童抬起头来看着眼前站立的两人。  

  “秋童,你受伤了,你……意遥……意遥……你来……怎么啦?”风倾雪语无伦次的问道。  

  秋童忍着痛站起身来,从袖中掏出那支玉箫,那一支原本是通体莹雪一般的白玉箫,此时已是通体血红,灯光下闪耀着勾魂摄魄的异芒。玉箫上已染尽了秋意遥的鲜血!  

  “公主,大公子,你们去看看二公子吧。”秋童将血红的玉箫递向两人,语带哭音,眼中闪着哀求的神色,“他……他……这次吐了很多……很多血,我怕……我怕他……”语气哽噎,已说不下去了。  

  秋意亭看着那支血红的玉箫,眼中闪过动容,但很快便消逝,面容若古井无波。  

  当风倾雪看到那一支已变为血红的玉箫时,她努力维持的镇定、从容在这一刻全部瓦解!脸色瞬间变得惨白惨白,眼中第一次露出害怕的神色!  

  她伸出手接过玉箫,当手触到玉箫时,一剎那,巨痛传来,从手传至心脏,剧烈的痛让她无法承受,只觉得眼前一黑,身子一软,已跌倒于地,啪的一声,玉箫未能抓住掉落于地。  

  “倾泠!”  

  秋意亭赶忙奔过来扶住她。  

  她却仿若未曾听到一般,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地上的血玉箫。秋意亭想将她抱起,却只觉得从她身上传来一股大力,将他震开!  

  “倾泠!你怎么啦?”秋意亭不死心,再次抱住她。  

  风倾雪拨开他的手,伸出手捡起地上的血玉箫,玉箫在她手中颤抖着。  

  “倾泠!”秋意亭摇晃着她,看到那血玉箫没有感觉那是骗人的,但他更不许她忽视他!  

  “我要走了。”风倾雪转头看向他,声音木然,眼睛空洞无神,似已不知自己身在何方,却只是坚定着心中一直存在的想法。  

  “倾泠,我决不许你离开的!从我带你回来那天起,无论发生什么事,我都不会让你离开!”秋意亭决然无情的答道。  

  “不许是吗?”风倾雪看着他,机械似的反问着,然后眼神慢慢的变化,原来的木然、空洞褪去,转变为凄切、绝望、哀婉与悲厉!  

  忽然间,秋意亭想起来了,他看过这双眼睛,在五年前他就看过这双眼睛了!那一天,在威远侯府的门口,有人从他手中夺走坐骑,那个人就拥有这种眼神!原来她就是那个人,原来在五年前他就已见过她,却是生生任她从身边溜走!不!这一次决不!  

  “你不许是吗?”风倾雪站起身来,看着他,那一眼象冰一样冷又象剑一样利,一瞬间他只觉得全身似掉在冰窟里,又冷又痛!  

  “二十多年的手足之情在你心中竟是这般薄弱吗?你竟是这般恨他吗?人的心真是这般善变吗?”  

  “意亭,人人称赞你为皇朝第一人,我也一直认为如此,在我所认识的所有人中,无论人品、武功、才智、胸襟,我一直认为你是最出色的!你莫要让我看低你!”  

  “我一直在等……一直在等你明白,等你明白我永不可能和你回去,等你放开你的手,只因为……只因为我不想伤到你,不想你带着恨与怨,只想要你永远是大漠初遇时那个意气风发、耀如朗日的皇朝第一人!可是我错了……我错了,我不该来,若意遥……那便是我之错,是我自负可掌握一切的错!”  

  “倾泠,意遥的事,我自会派人处理!而你……无论你如何看!无论你如何说!我是……决不会让你离开!倾泠,你说你不想伤我,那你便不能离开!”秋意亭深吸着气道,眼神是坚定且绝然!只是最后一句却带着一丝不可察觉的哀婉。  

  “我要去的,我一定要见意遥!”风倾雪低首看着手中的血玉箫,眼神一瞬间变得温柔。  

  “你如何去?现在的你手无缚鸡之力,你是无法走出这个行馆的。”秋意亭盯着她,看她凝视血玉箫的那种神情,让他又妒又恨,又痛又苦!  

  “意亭,你那天不是送来琴吗,我一身的内力都是靠琴修来的,有了琴我就可以恢复功力的,你的‘拂尘手’确实很厉害,但奈何我不得,我现在要走,谁也不能阻,包括你!”风倾雪站直身子,直往门口走去。  

  “皇姐你要去哪?”闻讯赶来的昭华拦住了她。  

  “昭华,你让开!”风倾雪有丝疲倦的看着眼前的弟弟。  

  “不行!皇姐,我要带你回宫!”昭华却不答应,他很喜爱这位皇姐,同样的他也很喜爱秋意亭,他不希望她离开,他不希望意亭哥伤心一辈子!  

  “任何人都不得挡我!”风倾雪脸色一冷,语音带着冰雪之寒。  

  “皇姐,我今天决不让你走!意亭哥……”昭华还要再说,风倾雪却不管他,拨开他的身子往门口走去,才移动一步,人影晃动,已有人拦住她去路,正是大内四剑,而门外,隐约可见那些侍卫。  

  风倾雪看着眼前的人,知道今天要走出去决不那么容易。  

  “请公主留步。”四人依然恭敬的道。  

  风倾雪回首看向秋意亭,淡淡一笑,不复往日的云淡风轻,而是带着一丝沉重哀痛,“意亭,你当年不是很好奇我一曲琴音夺乐家堡无法英魂吗,那一曲就是你曾听过并夸为天下第一曲的《倾泠月》,今天你要不要一试勾魂夺魄的《倾泠月》?”  

  话音一落,她也不待秋意亭答话,玉箫近唇,箫音划空而起,低回婉转,哀伤幽怨,若游子天涯漂泊的无依凄苦,若知己长亭分别的黯然伤神,若老母痛失爱子的凄惨绝望,若情人丧失爱侣的心碎悲切……  

  一时间,整个大堂都陷入一片愁云惨雾之中,大堂中的人,从侍卫、秋童、昭华,最后到四剑客,一个个脸上的神情皆是悲痛莫名,忧伤不已,有的痴卧在地上,有的呆坐于椅上,有的扶门而立,而那握剑的已垂下了手,完全为箫声所摄,完全沉入那一片凄惨之中……  

  箫音还在持续着,时高时低,高昂处震人耳膜,若英雄最后的悲怆长啸,低回处欲断还续,若幽魂最后的凄然回望……  

  当箫音终于终止时,大堂中的人全是泪流满面,神魂痴迷,还沉浸于那悲惨凄迷的世界,不能自拨!  

  却有一个人自始至终都保持着自己的清醒,一动也不动若山岳般高大静然!这世上除秋意亭外,还能有谁有这般坚强的意志,可不受风倾雪绝世箫音所惑?!  

  “不愧为意亭!你是第一个能不为《倾泠月》所惑的人!”风倾雪抚着手中的玉箫,调整呼吸,抬首看向面无表情的秋意亭。  

  “《倾泠月》果是厉害!”秋意亭松开袖中紧握的拳,移目看一圈大堂中失魂落魄的众人,目光最后落回风倾雪,“连内力深厚的大内四剑都无法抵挡,若在你功力全盛时,或许连我也无法幸免。”  

  “可是,倾泠,你只是以哀伤之情夺他们斗志,毫无任何伤人之意,况且你现在的功力最多恢复六成,这对我来讲根本构不成威胁的。”秋意亭看着她有些疲倦的神色,心中不由暗暗担忧。  

  “我知道,可是我今天一定要离开!”风倾雪微微抬起手中的玉箫,“意亭,你现在是否要亲自阻止我?”  

  “倾泠,你虽恢复了几成功力,但你身上的‘拂尘手’并未完全解开,你若再强行运功,你会受伤的,重则丧命,轻则你所有的修为会全部化为乌有!”秋意亭看着她坚定的神情,心口一阵痉挛,竟然这样的义无返顾吗?  

  “死吗?”风倾雪惨然一笑,笑得哀艳无比,“意亭,你还不明白吗?若意遥死了,我绝不独存!”  

  这话若雷击一般,将秋意亭击得四分五裂、神魂溃散!一瞬间,脚下似裂开一个大洞,黑压压的张着大口,要将他吞噬!凄冷的寒风四面刮来,在他的周身肆虐、狂啸,要将他卷至黑洞!  

  秋意亭张口想说什么,却发现根本无法出声,喉咙似堵着什么,吸气间便是撕裂的痛,一直痛至心口!手紧紧的抓住龙渊宝剑,剑鞘烙得手心阵阵刺痛,有一瞬间,他甚至以为剑鞘已给他抓碎了,他握住的是剑刃,因此才会这般钻心的痛!  

  仿若过了一百年那么久,两人都不说话,中间只有窒息的沉默。  

  “倾泠。”终于,秋意亭说话了,声音嘶哑带着无法掩藏的哀痛,“你是我的人,你已是我的人!而他就是这般重要吗?重要到让你不顾一切?重要到让你舍弃性命?重要到……”他无法再说,无法说出最后的一问:重要到你对我双手奉上的心不屑一顾吗?倾泠!  

  “意亭,你听我为你独奏的《倾泠月》!”风倾雪闭上眼,不去看那一张脸,不去看那一双闪着悲切与绝望的眼睛。  

  意亭,今生我只能负你!在倾泠公主冲进大火的那一刻,我便舍弃了一切!包括你!  

  箫音再次响起,清幽婉约,温柔缠绵,却带着一丝绝望的哀怨与寂寞!  

  风倾雪睁开眼睛,灿若夜空闪亮的寒星,定定的看着秋意亭,眼中含着晶莹的泪珠,最后终于一滴一滴落下,滴落在血红的玉箫上,然后奇迹发生了,那通体已化为血色的玉箫,被泪水一洗,竟恢复原色,但见泪珠滴过之处,玉箫之上的血色马上散去,露出一点雪色!泪还在流,泪还在滴,而那玉箫竟似吸收了所有的泪水,然后褪去所有的血色,那一管玉箫便在风倾雪手中由血玉化为白玉!  

  秋意亭看着风倾雪,看着那一双盈满泪珠、清亮异常的眼睛,看着她腮边滴落的那寂寞的清泪,他不由自主的伸出手来,想为她拭去腮边那似已流尽千年的泪,想伸手为她掬起那一串珍珠……  

  可是一瞬间,风倾雪却不见了,他慌忙转身寻找,却发现她还在吹箫,背身而立,抬首望月,孤独的吹着箫,那般的柔弱无依,他不由自主的伸出手来,想为她披一件外衣,想告诉她,他一直在她身后陪着她……  

  可是转眼间,她却忽然不见了,他慌忙转身寻找,却发现她还在吹箫,湖心小舟上,她临水而立,迎风而吹,那般的哀伤幽怨,他不由自主的伸出手来,想为她采一朵萍花,想告诉她,他一直在寻找她……  

  可是忽然狂风大起,她随风而逝,他慌忙转身寻找,却发现她还在吹箫,百花丛中,清香盈身,她边舞边吹,却是孤影徘徊,他不由自主的伸出手,想挽住她的手,告诉她,他愿与她共舞至沧海桑田……  

  可是百花的另一头却走来了一个人影,近了……近了……可以看见了……是意遥!只见他对她轻轻一笑,然后伸出手来,她终于不再寂寞的吹箫,而是仰头对他灿颜一笑,伸出素手,他们的手握在一块了,然后他们飘然而去!  

  他大惊!他大喊:倾泠!倾泠!  

  她似乎听到了,回头对他微微一笑,然后毫不犹豫的转身,与意遥一起消失在花海之中!  

  他想去追,却一脚踏空,他在往下坠……往下坠……下面是无垠的黑暗,黑暗马上将他包围、吞噬……他将永远无法摆脱,永远再也见不到倾泠!  

  不……秋意亭仰天长啸!他绝不要被黑暗吞噬!他是皇朝第一将秋意亭!他是天下第一的英雄!无人可打败他,这世间没有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武侠修真
完本武侠修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