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武侠修真 > 倾冷月 > 分节阅读_98
《倾冷月》

分节阅读_98

作者:倾冷月 字数:4612 热度:24
任何东西可以打败他!他是永远的强者!这样的他才可与倾泠并肩!这样的他才有资格拥有倾泠!  

  秋意亭冷汗淋漓的看着风倾雪,终于摆脱箫音的控制,走出幻境。深深吸气,平息紊乱的气息,回复平静。  

  “倾泠,你不要再吹了,再吹对我已无用,反会害你自己!”秋意亭看着她越来越苍白的脸色,不由焦急如焚。  

  风倾雪却不理会,依然吹着,只是箫音忽然转为尖锐、森冷、惨厉,隐带着杀伐之意,仿若遥远的地狱传来,不顾一切的要向前冲去,要去夺魂杀魄,要去摧毁一切!  

  秋意亭一边运功抵抗,一边却心急如焚的看着风倾雪这无异于自杀举动的最后一击,“倾泠!不要再吹了!倾泠!求你不要再吹了!”  

  一种绝望的恐惧瞬间涌上心头,想去阻止她,他却无法移动半步,在他的身前有一堵气墙,排山倒海的向他压来,倾泠……难道你要与我同归于尽吗?若真如此,我决无……  

  正在这危急时刻,忽然一缕清柔平和的琴音传来,细细柔柔,若远在千里之外,却又似近在耳旁,不高不低,辗转传入大堂,轻轻绕着他们。  

  在听到琴音的那一剎那,风倾雪全身一震,然后手一软,玉箫离唇,那如同鬼啸一般凄厉的箫音终于止了,那一堵气墙终于消失了,而她的人却是无力的倒向地面。  

  “倾泠!”秋意亭飞奔而去,手一揽,抱住了她软若无骨的身子。  

  “意遥!是意遥!”风倾雪喃喃呢语,意遥来了!意遥他没事?!  

  “倾泠,你心中只有他,毫无一丝我吗?你说不愿伤我,可这……是什么?!”秋意亭哀痛至极的看着她,这一刻啊,他终于知道什么叫万念俱灰!  

  “意亭……”风倾雪看着一脸痛楚的秋意亭,心又被刺了一下,那痛又开始了!不!不行!风倾雪断然转开头!  

  琴音忽然止了,然后墙外飞进一个白衣人,轻盈的落在院中。  

  “意遥!”风倾雪一见不由惊喜交加,直往院中奔去。  

  而秋意亭也走出来,面对终须面对的!  

  落在院中的正是秋意遥。  

  “大哥。”秋意遥唤着秋意亭。  

  “倾雪。”然后他再转向风倾雪,那样温柔的唤着,两人目光相缠,再也不移开,就这样旁若无人的相互看着,仿佛一切都在这一眼中说尽,那样的心意相通,让人莫名的妒忌。  

  意遥,你没事太好了!  

  倾雪,我来接你!  

  “意遥,我说过你不要来!”秋意亭冷冷的说道。  

  “大哥,我还是来了。”秋意遥转头看向秋意,目光一片平静与坦然。  

  “意遥。”风倾雪喃喃的轻唤着,一步一步向他走近,此时她的眼中只有他,这个天地间只有他!  

  “倾雪,我没有听你的话,我还是来了,因为我害怕……我害怕再也见不到你了!”秋意遥向风倾雪走近,这个人儿啊,便是他活着的唯一理由!  

  突然秋意亭人如闪电般插入他们中间,将他们隔开。  

  这时院外又跃进一个人,正是怀中还抱着琴的鹿儿。  

  鹿儿一见风倾雪不由惊喜交加的唤着:“公主!鹿儿以为见不到你了!”话没说完,眼中的泪已流出。  

  风倾雪只是爱怜的拍拍她,然后全神贯注的看着面前的两人。  

  “意遥,现在离去不晚!”秋意亭说道,声音不带一丝感情的平静。  

  “大哥,你知道我不会离去的。”秋意遥依然平静如水。  

  “既然如此……”秋意亭高高的举起了手中的龙渊宝剑,“那就问过我手中的龙渊宝剑,我只认同强者,强者才可以拥有倾泠!”  

  “大哥,从小到大,你都是骄傲而优秀的,习惯于掌控一切,可这天地之广之深却有许许多多是渺小如你我无法掌控的,有许多的东西不是你我可以决定的!更何况是倾泠,无人能决定她的归属,她不属于你,也不属于我,她属于她自己,属于这个天地!”  

  “当年因为我的犹豫,我已经错过一次了,这一次我不再放过,不论生与死,决不会放弃她!”秋意遥的声音永远都是平静温和的,只是此刻眉宇间却带着从未有过的执着与坚定,那所有的淡然无情,这一刻都消失无影!  

  倾泠闻言叹息,意遥,这世间只有你才了解我,只有你才是如此知我怜我惜我重我!只有你啊!  

  秋意亭看向风倾雪,那样的眼光是从未有过的,象一根柔情纺织的长绳,要将人缚住一般。  

  “倾泠,从生到‘死’,我错过你很多次,好不容易这次抓住了,我决不容许你再从我身边走开!我只要我所要的!”  

  他的话一个字一个字的落下,若鼓声一般落在人心头!  

  风倾雪看着他们,这一刻心欢、心慰、心酸、心痛……全涌上心头,何其有幸又何其不幸?  

  秋意亭拨出了龙渊宝剑,在如银霜的月下,龙渊宝剑发出森森冷光,而秋意遥抽出风倾雪手中的白玉箫,伸指轻轻一弹,箫发出低沉的呜咽声。  

  “公主,你快阻止他们呀!”鹿儿急道。  

  “没用的。”风倾雪淡淡的道,但声音中却无法掩藏那一丝悲哀,“意亭只信服强者,他决不甘心,没有这一场决斗,他决不放弃!”  

  况且,他们真的能箫剑相刺吗?他们真的能斩断那二十多年的兄弟之情吗?自己会看错他们吗?  

  龙渊剑划起万千的雪芒,白玉箫卷起漫天的清影,秋意亭与秋意遥的人在他们飞身相迎时便已看不到了,剑光划破箫影,箫影吞噬剑光,它们时而交织、时而纠缠、时而彼此撕裂……但却没有箫剑相交的断金碎玉之声,只是当雪芒或清影扫过时,便会传来刺人耳膜响声,院子里的假山已被削平,树木被拦腰砍断,玉栏、石阶皆断裂或化为碎沫……  

  大堂中本在哭泣的人都清醒了,一个个走到门口,目瞪口呆的看着院中,一个个屏住呼吸紧张的看着,却不敢靠近半步,院中有着凌厉的劲风与透骨的寒意!  

  仅有风倾雪,依然站在院中,纹丝不动的注视着,连衣角也未翻起一片,若一座白玉雕像。  

  也不知过了多久,当雪芒与清影消失时,众人终于能看清了。  

  秋意亭与秋意遥相对而立,秋意亭的剑停在秋意遥颈前一寸处,而秋意遥的白玉箫停在秋意亭胸前一寸处,他们一动也不动,静静的注视着对方,眼中闪过各种复杂的情绪,最后他们彼此一笑,只是笑得悲哀而苦涩,还夹着一丝莫名的感动。  

  鹿儿走近风倾雪,喃喃道:“幸好没事,若……”  

  “我葬他们。”风倾雪道,语气平淡无波。  

  鹿儿一听却是一颤,她有很多时候听不懂公主的一些话是何意,可此时她却听懂了我葬他们!是以她葬他们!若他们死了,公主岂能独存?她会以自己葬他们!  

  风倾雪看着对峙的两人,忽然想到了母亲的话:泠儿,你决不要象娘!你决不要做娘第二!  

  娘,我真的不是你!所以决不会象你!而他们,自己没看错,确是世间磊落绝世的男儿!但我只要一个!  

  “意亭,你们无需再比,无论胜与负、生与死,我都永不会和你回京!我决不再做倾泠公主,我只是风倾雪!”风倾雪走近两人,伸手拨开剑与箫。  

  “为什么?”秋意亭沉痛无比的看着她。  

  倾泠,为什么是他而不是我?我对你的心与他一样!这一生,从未对谁如此倾尽所有的心血!为什么你心中的人是他而不是我?你要游遍五湖四海,你要自在无拘,我都可以给你,甚至可以更好!可为什么?为什么啊?他无声的吶喊着,万箭穿心也不会这般痛吧?!  

  为什么?风倾雪看着秋意亭,心一瞬间被一只手紧紧抓住,痛得无法说出话来,因为那一双眼睛啊,燃烧着疯狂执着的烈火,要焚烧一切也自焚一切的熊熊烈焰!那种要毁天灭地的痛与恨!  

  “意亭,你听这一曲吧,相信你会明白。”风倾雪从鹿儿那取过琴,回眸看一眼秋意遥,然后纤手一拂,琴音先起,箫音随后续起,正是那一曲只有他们俩人才可合奏的的《倾泠月》。  

  秋意亭看着他们,他曾听风倾雪独自以琴弹奏过,也曾听秋意遥独自以箫吹奏过,那自都是妙绝天下的绝世之音,但他从未听过琴与箫的合奏。此刻,他听着这世音最美最美的音乐,他知道了,这完美无缺的合奏就是他们心心相映的见证,无需言语,便能心意相通,那随意的回眸一瞥,便是万缕情丝萦缠……  

  他闭上眼睛,这绝世无双的天簌之音啊,之于他却是刺心的剑,割肠的刀!  

  倾泠,这就是你的意思吗?你不爱我,你爱的是意遥!与你心灵相通相依的永远只能是意遥!你永远也无法爱上我!只因这世上曾有过一个秋意遥!所以你永远不可能和我在一起!即算我费尽心思讨你欢心,用尽手段得到你人,却依然无法留住你是吗?  

  你就是想借这一曲《倾泠月》告诉我吗?让我彻底死心!但是,为什么?为什么你不亲口说出绝言?是不忍?还是不屑?我在你心中,可有一丝丝地位?你眼中可曾看进我?倾泠……倾泠……  

  至最后,琴与箫便化为两缕清风,飘逸洒脱,在这庭院飞旋一圈,然后逸出高墙,飞向天空,越过高山,飘过大海……他们时而缠绕相依,时而分而相戏,摘星掬月,弄霞舞虹,踏云逐日,无拘无束的一直往前飞去……  



  一曲完毕。  

  秋意亭看着眼前的两人,他们都看着手中的琴与箫,可是他却能明明白白的感觉到他们之间那浓不可分的情意!  

  这一刻啊,他但愿天崩地裂!他但愿化尘化灰!便是地狱之门大开,他也不怕!那样便不必承受这焚心的剧痛,也不必承受往后那无尽的孤寂与凄凉!  

  龙渊宝剑在空中划过一道闪亮的剑光,敛入鞘中。  

  秋意亭最后看一眼倾泠,心痛而绝望的看一眼,看一眼心中唯一的至爱!倾泠……倾泠……  

  猛然转身离去,将轻功提至极限,要快快离去,否则多呆一刻,多看一眼,必不能下定决心!必会心痛而死!  

  远远的传来他的吟啸声:

  不及黄泉不相见,任尔人间飞百年。  

  奈何桥畔轮回转,定携素手至桑田!  

  声音凄切悲绝,让人闻之心痛落泪!  



  院中,风倾雪与秋意遥对视一眼,都闪过一丝痛楚!  

  伤了这个人也等于在自己心上划了一刀,从今尔后,只要那个人痛,他们便也会痛!但即算会痛,他们也决不再分开!长相思、摧心肝!他们再也承受不了那种天高路远魂飞苦!再也不愿承受那万里关山阻的生离死别!  
<br/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武侠修真
完本武侠修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