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武侠修真 > 戏梦 > 分节阅读_86
《戏梦》

分节阅读_86

作者:卫风 字数:4260 热度:29
春梦,心里百感交杂,强笑道:“自然不算。只是我来得的得仓促,哪有预备礼物的功夫?你想要什么礼物?”
  辉月顿了顿,微笑说:“我先想着,回来再和你要。”    
  等歌停舞歇,酒过三巡,辉月忽然道:“行云,你的成人之礼,也就在眼前了。心里可有择定人选没有?”    
  真正是一鸟入林,百鸟无声。    
  这一句话说过,连远远的边席上的人也都停了酒住了话,目光齐聚到行云的身上来。      
111
行云站起身来,脸上的神色十分平静,身上雪白的锦袍衬着他面如冠玉。
“我心中已有所选。”
辉月眉梢微微一动,脸上却带上了温雅而欣然的笑意:“哦?是不是现在这殿中的人?是哪一位?”
场中本已凝肃寂静,辉月此言一出,好像空气陡然变得稀薄,一群人无不此起彼伏的倒吸气。
行云清清楚楚地答道:“确是这殿中一人,”他顿了一顿:“只是我还没有问询过此人的意愿,不好冒冒然在大庭广众之下提出来。”
辉月一笑:“不妨,今天是我的好日子,绝不会有人那样煞风景。况且孔雀公子前程无量,人品绝佳,怎会有人不肯?”
行云走近了几步,已经站到了辉月身前,声音清亮:“听陛下的意思是,无论我说了谁的名字,陛下都会许我?”
辉月点头道:“自然。此殿中人你无论属意哪一位,我都可以为你作主。”
行云转过头来,眼睛从左向右的扫视一圈。
殿堂正中巨大琉璃盏,晶莹灿亮的光华在他的脸上流转不定。
看到子霏的脸上时,行云嘴角有个淡淡的几乎看不出来的笑意。
只略一停留,便又离去。
殿中静可听闻落针。
行云一字一字说得清清楚楚:“这次,要劳烦平舟殿下了。”
人群哗然,登时象是沸水开锅。
辉月脸上的表情一变再变,先是震惊后是疑惑,看了一眼子霏又看行云,最后望向平舟的时候目光中全是探询之意。
平舟怔怔站着,一旁已经有人挤上去打趣他,他木然不知应答,还有贵族少年抢上去和行云说话,勾肩搭背又笑又闹。
原本礼秩分明的廷宴乱作一团。
平舟忽然象是梦醒了一样,推开身边的人大踏步走到行云身边,一把拉着向外走。
有的人看着平舟脸色不是很好,已经识趣的闭了嘴,有的呆头呆脑兀自高声喊:“哎,平舟殿下,也不用这么急吧……”
辉月与子霏的目光在空中遇上。
子霏微微一笑。
看得出行云给的答案,与辉月所预想的,严重不相符。
原来辉月想的是什么?难道以为行云会说出哪一个名字?
子霏施施然起身,趁着殿中一团混乱转身走了出去。
星华正探头探脑往平舟行云离去的方向看,一把扯着他:“喂,你小子不是说有事告诉我?究竟什么事?”  
星华虽然嘴上说得硬,喝了一些酒被这冷风一吹,竟然机伶伶的打了个哆嗦,一股子寒意从后背直窜了上来。
子霏清清咳嗽了一声:“三百年前……”
忽然辉月的声音插了进来:“子霏。”
两个人都悚然一惊,辉月什么时候站到了身后两个人竟然都一无所觉。
这要是歹人还了得,小命早丢了不知道几回。
“你同我来一下。”辉月淡淡地说。
子霏嗯了一声,转回头看星华:“回来再说。”
星华一把拉住不放,抓耳搔腮:“你想憋死我啊!长话短说,到底什么事。”
辉月站住了脚回过头来。子霏匆匆说:“就来。”
回过头来,子霏沈吟着,把长长的一大篇话缩成了一句:“你有个亲生儿子,已经三百岁了。”
丢下这句话,来不及看星华什么反应,跟着辉月向另一边走。
“你和行云说过些什么?”辉月忽然停下脚,回过头来。
子霏道:“并没有说什么。”
“他对你的印象明明是很深,为什么却突然选择了平舟?如要选他,早多少时候就可以选了,何必等到今日?”辉月的眼睛里全是不解:“你莫不是和他说了些什么?”
子霏失笑,夜风吹得一缕银发拂在脸上:“行云想做什么,那是他的自由。他想选择什么人为他行成年之礼,就可以说出来。他不是你的孩子,你难道还要在这上面强制他不成?”
辉月侧过了脸去:“不是,只是……”
“他自己选择的道路,自己走得无悔,这就行了。”子霏掠掠那缕头发:“其实……”
忽然远远有人喊道:“陛下——陛下——”
辉月应了一声:“何事。”
御侍匆匆跑来,躬身禀告:“陛下,行云殿下请陛下为他主持成人礼典。司礼官请问可否现下就预备?”
辉月看了子霏一眼,道:“下去预备。”
子霏微笑着向回走:“倒要好好看看行云现在是个什么样儿。平舟刚才象是也吓着了,现在不知道怎么又回过意来了?我倒要去问问他。”
走了一步,忽然回头说:“平舟他的出身我从来没有问过,你可知道他的来历么?”
112
平舟穿着一件湖蓝的袍子立在廊下,子霏走近了他身后,放重了脚步:“平舟。”
平舟慢慢转过身来,清秀的脸庞在月光里显得有些冷漠。
“怎么了?”子霏有些不安:“是不是行云为难你?”
平舟淡淡一笑:“没有,只是有些意外。”
“老实说,我也意外。”子霏微笑着说,走近前去,一起靠在栏边,看着脚下的万点灯火:“原以为行云会说出辉月的名字,没想到是你。”
平舟没有说话,子霏也没有再出声。
风轻轻吹过高处的回廊,有呜呜的鸣声,象是低诉,又象是呜咽。
侍从在身后小声提醒:“殿下,时辰已至。请您移驾洗心殿。”
平舟点了点头,伸出手来:“我去了。”
子霏伸手和他相握,忽然掌心中硬硬的被平舟递了一物。
子霏翻过手来,看到一朵半透明的花朵,似玉非玉,似水非水,带点隐隐的绿,水莹莹的有微光闪动。
他抬起头来,一句话刚要出口,却没有发出声音。
眼前景色陡异,一片白茫茫的大雪铺天卷地。
哪里还有平舟的身影?
寒风吹着头脸,刺骨的冷。
这是幻境!
子霏的手慢慢握紧,手里那朵花的冷硬提醒了他,这是幻境。
四顾茫然,子霏说不话,举不动步。
雪花飘落,擦过头发和眼皮。
忽然远处的雪地上有什么东西在动。
子霏睁大了眼睛。
远远的,有人走了过来。
一身的腥红,银发在雪中狂舞,身上负着另一个人,身子软软的垂着。
子霏胸口象是重锤击了一记。
那是他,和辉月。
他步子越来越慢,举步维艰。
终于,再也迈不动步,身子向前伏跌了下去。
手挣扎着到怀中去摸那红色的信箭。
动了两下,却没有掏得出来。
头垂了下去。
大雪越落越紧,转眼间在两个人的身上都盖了一层。
子霏知道知道他没有死,辉月也没有死。
只是,看到两个人被冰雪掩埋,消失在一片霜白里。
心里竟然觉得很安静。
就在那里结束,也很好。
树上的雪越来越厚了,枯枝承受不了层层的冰凌和积雪的负担,发出脆弱的,破碎的声音,从中间折断了,落了下来。
哗喇喇的一片冰凌,砸在下面的雪地上。
象是一场冰雹,砸得积雪一个一个的深坑。
雪下面,辉月的身体动了。
他撑着坐了起来。
无声世界,象是古旧的默片儿,黑白的电影。
辉月把飞天从雪中拉出来,手抵在他的胸口送进灵力。
他喊着他的名字。
飞天。
飞天。
无声的世界,却清晰的知道发生一声一息。
子霏睁大了眼睛,看辉月咬破了腕脉,把手腕放到了他的唇边,撬开他的牙关,让热血淌进他的嘴里。
天冷,血凝的很快。他又咬破了另一只手,继续做着相同的事情。
眼睛热热的发胀。
辉月。
无论那时的他是真是假,他们之间,始终是存在过一些什么的,是不是?
他摸索着把飞天怀里的东西掏出来。
引信,纸包。
他拿起纸包看了半晌,大雪落在他的身上,奇迹般的象是被弹了开去,没有一片可以留存。
他拿着那红色的信箭看了看,向上弹放了出去。
红色的烟花在漫天飞雪中绽放,象一个突兀的伤口,鲜血迸溅。
辉月怀抱着飞天,仰头痴痴地看着,那红色的星华点点洒落,拖着长长的,不情愿的坠落的轨迹。
辉月慢慢低下头来,捧起飞天的脸。
在冰天雪地中,唇上却轻轻的一暖。
柔而暖,象是一个久远的誓言,也象是记忆中的阳光。
子霏着迷似的闭了眼,全心全意去感觉这幻境中的吻。  
手忽然能够动弹,他的手抚在自己的唇上。
那个象雪花一样虚幻的吻,已经消失了。
子霏站在帝宫高处的画廊上。
远处人声沸腾,灯火通明似白昼。
行云的成人礼开始了么?
他向那光亮处走了一步,觉得两腿发软。
眼前象是万花齐飞般一闪,又陷入了第二个幻境。
明明是幻境,却比真实还要真实一般。
冷,潮湿而阴冷。
飞天蜷成一团,缩在墙角里。
那是帝宫的地牢。
他打个寒噤,轻轻咳嗽了两声。
受过重伤的肺部,很怕寒冷。
忽然有一线光照了进来。
柔和的一线光,有些晕黄,有些摇晃不定。
囚牢的门开了一线,有人轻轻走了进来。
灯提在他的手上,淡淡的柔和的光晕照亮了这小小的囚囹。
他把宫灯挂在墙上,揭掉帷帽和斗篷。
他走到墙角,把蜷成一团的人抱起来,把脉,喂药。
一切行动静止之后,拨开脸上有些凌乱的发丝,静静的看着,一动不动,一句话也不说。
宫灯的光渐渐黯淡,辉月的头低下来。
两个人的脸颊靠在一起,灯影幢幢,黑暗渐渐把两个人都包了起来。  
子霏猛然睁开眼,他正泪流满面,坐在回廓的地下。    
113
胸口闷闷的痛压了上来,子霏挣扎着爬起身来,跌跌撞撞向前奔。
象是有无数的往事在身后追赶,象是飞蛾扑向最后的光亮。
头发在疾奔中散了开来,凌乱的被耳旁呼啸的风声向后刮去。
耳中一片的沉寂,只听到自己无序的心跳。
要挣脱胸腔,从喉咙跃出来一样的狂乱的心跳。
拳头里包着那朵玉石的记忆之花,握得那样紧。花的边角陷进了掌心里,些微的刺痛。
痛吧,再痛一些。
让我知道这不是梦,不是幻境,这是真实。
我爱辉月,他也爱我!
沿途多少只眼睛在诧异地看着他,长发和衣带在狂奔中长长的甩在了身后。
那样不顾一切的奔跑着。
洗心殿里亮如白昼,侍从与司典们有秩的跪了一地。平舟立在高处的石台上,行云微微低下了头,平舟正把一顶正冠替他系上。
辉月站在石台的一角,注目看着,神情是若有所思的沉静。
子霏的脚步声由远而近,在一片肃静郑重的安谧中格外的刺耳响亮。
他扶着殿门的廊柱,上气不接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武侠修真
完本武侠修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