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武侠修真 > 采花传 > 分节阅读_86
《采花传》

分节阅读_86

作者:空灵天下 字数:4680 热度:23
某种事仪,但是,不论她们达成了什么事仪,最不利的人便是身为当事人但却没有权力与她们共商事仪的我。
  我正想说些什么,西门无霜却突然飞至我的后面,将我的头固定住,花蕊儿这个野蛮女更是将我的嘴强行掰开,秋若水上前一步,从怀中掏出一个小玻璃瓷瓶,将瓶中的不明物体倒入我的口中。
  不明物体并不是入口既化的药丸或是药水,而是如小虫子般从我的喉管爬至胃里,引得我一阵痉挛。
  这是一种虫,而且,似乎还是一种非常厉害的虫毒,我以不可置信的眼神看向已经在旁边按着我的手脚的女人们,从不敢相信她们为了控制我,居然用上了这种殆毒的手法。
  痉挛过后,我的身子再一次的舒展开来,但是,一条虫子在心里不停爬动的感觉依然存在。
  “秋姐姐,怎么我们吃这东西的时候什么感觉也没有,他吃了这东西,会这么痛苦啊?”花蕊儿在一旁问道。
  秋若水皱了皱眉头,轻声道:“我也不清楚,他食的是母虫,也许,就是这个样子吧。”
  痛苦过后,我吐出一口气,以眼神示意按着我手脚而不能让我动弹的女人松开我的手脚。我费力的抬起头,对秋若水怒道:“上一次,你用了傀儡丸,而这一次,你用的又是什么?”
  秋若水小脸微微一红,但却反驳我道:“其实,如果你对我们姐妹好一点,也不会成这个样子,这都是你逼我们的。这一次,我给你吃的是情蠱。”
  情蠱,在听到这个名字之后,我唯一抬起来的头如泄了气似的向后倒下,情蠱这个词太可怕了,它就如春药中的情花一样闻名于蠱界。这是蠱中之五,无药可解,这一次,这些女人真的是狠下了心肠。
  情蠱分为母子二蠱,均是寄生于人体而活,人活则蠱活,人死,则蠱死。但是,这并不是情蠱可怕的地方,而是情蠱母子之间更有着一种联系,不论是母蠱或是子蠱,其一死去,另一蠱也将在不久后死去,相应的,蠱死,人也死。
  情蠱一般都是苗疆情人之间证明至死不谕的最好方法,却想不到秋若水她们居然对我已经用情到深到这种地步,看来,我已经不能够再逃僻这些被我伤害的女人,因为,我们已经同命相连。
  我的头倒下后看向天空,花蕊儿刚才所说的我也已经听清了,似乎,秋若水不但拿出了情蠱,而且她还用这母蠱更是培养出了大批的子蠱,她们所有的女人,人均一颗。
  我不知道是苗疆哪个多事之人发明了这种无聊的情蠱,但是,很明显的,它又给我带来了更大的麻烦,这些女人,更能成为某些人手中的把柄。
  冷傲霜排开围在旁边的几个女人,冷笑一声道:“好了,现在蠱也下了,他以后要是再敢做对不起你们的事情,你们就自杀给他看。不过,现在得要尽快给他恢复功力,也许明天,或是后天,那些麻烦就会因为他的身份滚滚而来。”
  所有女人都不约而同的点了点头,根本不顾及我这当事人是否同意的情况下,将我背至了冷傲霜的房间。  
          
第二十六章 密门双修
  几个女人将我抬入冷傲霜的房内便马上关上门出去了,现在在房中就只剩下我和冷傲霜以及在一旁不知道在做着什么的楚依依。
  我躺在地上,对着冷傲霜轻声道:“霜儿,我……”
  冷傲霜走过来,伏在我旁边,用她冰冷的玉手轻轻的按住我的嘴唇,低声道:“你什么也不要说了,现在我们已是同命相连,所以,你不能再阻止我做你的妻子。”
  我当然想说的不是这些,作为一名采花贼,有个仙子般的女人自动献身我高兴都还来不及,哪会有过多废话,况且,我也从来没有阻止过她,但,我乖乖的没有再出声。
  楚依依在一旁点上了一小团檀香,那是她走遍京城大小药铺才买到的一些稀有的药材。檀香刚刚点燃,我便闻到一股若有若无的香味,多年经验告诉我,这檀香也有催情的作用。
  冷傲霜温柔的为我退去衣服,她的手为我脱去衣服之时与我的身体接触时,我便感觉到冰冷之气。这是练了寒冰真气的后果,在第一次,也是以前唯一一次摸到冷傲霜的玉手之时,我便感受到了这冰冷的结果。冷傲霜,练就了寒冰真气使她为人处事,性情都冰冷如霜,就连她的身体,她的一切一切,都是那样冰冷,即使是现在我已经化开了她心中的冰雪,让她也如其他女人一样在看到男女情事之时知道脸红,但她的身体却仍是如寒冰一样。
  冷傲霜将我的衣服脱下后羞涩的将头转向一边,但却用手轻轻的抚摸着我的身体,但当她慢慢将手向下伸去之时,她似在躲避的目光却已经看向我少少涨起的下身。
  楚依依点完檀香,她并没有出去,看到冷傲霜羞涩的样子在旁“咯咯”一笑,笑道:“冷姐姐,还不快点,檀香的药力就过了。”
  楚依依这纯属是玩笑之话,不说这檀香可点上数个时辰,就只算是这香中略带催情的药物,冷傲霜总也会忍不住。
  冷傲霜坐起身子,像是害怕我们看见似的背转身去,慢慢将身上那件黑衫脱下,露出光滑的玉背。
  看着冷傲霜的玉背,我心跳有点加速,她的全身就如水晶一般晶莹剔透,让人情不自禁的想上去触摸。
  同样是女人,楚依依在一旁也是看得目不转睛,冷傲霜的身体就像是一件艺术品,耐人寻味。
  冷傲霜转过头来,看了一眼流出口水的我和楚依依一眼,轻声道:“我们开始吧。”
  楚依依点了点头,走过去坐在冷傲霜身边对她耳语几句,冷傲霜的脸不自觉的红了起来,她眼光闪烁的看了我一眼,点了点头。
  她们是在讲男女情事,楚依依这个早已经验丰富的妇人正在教尚未人事的冷傲霜对此事的做法。如果是平时的我,定不需要楚依依还在一旁帮腔似的当起了师父,这让我的贼面无存,但,只奈何我是一动也不能动。
  冷傲霜站起身,刚才脱下了上身的衣服随着她的起身而滑至脚下,她现在终于是一丝不挂了。冷傲霜来到我的身旁,我清晰的看到原来她除了露在外面的手和脖颈以上的地方外,全身的肌肤都如水晶一样晶莹剔透。
  她走至我的面前,我下身不由自主的完全涨起,楚依依走到一旁拿起了一个木箱,而那箱中,正是她平时的宝贝,自从那些在洞庭湖中用过一次后便再也没有拿出来过的金针。
  这时楚依依也拿着她的金针走了过来,她此时呼吸有点急骤,额角上已经隐见汗珠,这不但是因为即将动手术而心情有些激动,也有一些因为吸入了大量檀香而同样被催发了情欲效果。
  她用金针扎在自己的手上,顿时大脑清醒不少,冷傲霜将我拉至坐起,紧紧的将我抱至胸前。
  楚依依则马上行到我的身后,以天女散花的手法将金针迅速插在我的后背,以进行金针导脉。
  “好了,冷姐姐,可以了。”楚依依在将金针插在我的背后之时我便已经感觉到了身体内似乎还有那么一点点残存的真气流动了起来。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一种误感,按理说我已经被曲柔早就吸干真气,这十几天连动动也费力的感觉告诉我确实如此,但此时,我却明显的感觉到了一丝丝真气在体内流动,只不过,那确实是只有那么一丝。
  也许是楚依依点的那檀香确实有点效用,仅仅只是一会儿,即使是冷傲霜主操主动她也在轻吟一声之后泄身了。
  我运起真气流转,将冷傲霜的真气转入体内,同时楚依依马上行至冷傲霜背后以天女散花手法将金针插在她的背上。
  冷傲霜在被楚依依扎过针后,下身突然一紧,如吸盘般将我下身拼命向她体内拉扯,我根本没有任何反抗能力的再一次将精力流向冷傲霜,这感觉就像是那天被曲柔吸取精力时一样。但是,同样不同于那天的,便是冷傲霜的真气仍是在流入我的体内,直到沿着经脉转过一圈之后再流回她的体内,而我,也感觉得到那道道寒流在流入我的体内之时,总是能带起我体内那一丝微弱的真气,让它也顺同着寒流而慢慢增长。
  我意识到,这也许才是真正的密门双修,以前我和曲柔,和那些女人进行的双修密术也许仍只是一种偏门。
  两人的真气在两人体内成了一个在循环不停的运转着,加上冷傲霜此时紧紧的抱住我的身体,她下身不停的吸扯着我,这种感觉,总让人飘飘欲仙。
  时间过了很久,也许是一个时辰,也许是两个时辰,总之是过了很久,我完全的沉迷于这种感觉之中,直到楚依依脱光了衣服紧贴在我的背后,我这才从这种奇妙的感觉中醒来。
  楚依依已经呼吸急促,从她不停的用紧挺的椒乳在我前后磨擦便知道,她中了那檀香的催情作用,终于用金针也压抑不了而放情的来到了我的身边。
  我抬起头,这一次轻松的抬头让我知道我已经又恢复了气力。
  冷傲霜仍在沉浸于那美妙的感觉之中,她美目微闭,脸色平和的享受着,此时的她哪还有平时那冷若冰霜的样子。
  楚依依仍然不停的在我身后磨擦着,时不时的还将脸贴在我的后背,看来她已经中了这情毒有比较长的一段时间。
  如果放任楚依依这样下去,她必定会慢慢的被欲火烧坏脑子,但,现在的我和冷傲霜的双修才让我刚刚恢复一点动力,有没有回复至以前的程度我不清楚,但我却知道我绝对没有如楚依依开始所说的那样更上一层楼。
  我很想再这样闭上眼睛继续沉浸于刚才那美妙的感觉中,但楚依依不停的用滚烫的身体磨擦着我的身体提醒着我这个女人已经情况危急。
  我将冷傲霜慢慢放躺至地上,从她身体内缓缓退了出来,她仍没有从那感觉中醒来,甚至于连呼吸都已经变得均称,看来,她就这样睡着了。
  我转过身用手托起不知道在做什么动作的楚依依我看向她的粉脸,小脸通红如火,迷离的眼神只只剩下了对欲望的饥渴。
  “真是个傻女人,为什么要一直呆在房中呢,开始施好针后马上出去也不会成这个样子。唉,也是天命不让我成为顶级高手,天生只有逃生的命。”我在心中暗道,但是我却已经将楚依依按倒在地,行起了应该对楚依依应该所行之事。  
          
第二十七章 奸诈计策
  清晨的鸡鸣将我从一个不知道怎样形容的快乐之梦中唤醒,因为几人都是睡在地上,地面的寒冷让冷傲霜和楚依依两个女人都依偎在我身旁。
  冷傲霜这个练了寒冰真气的女人居然也会怕冷,这是我第一次发现。我笑了笑,抽出被楚依依压在头下当枕头用的手,转过身来抓住冷傲霜的小手把玩起来。
  冷傲霜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我暗笑着,她已经醒来了,却因为害羞而装睡,看我不整她。
  我翻转身体,完全的压在冷傲霜的身上,在她耳边附声道:“霜儿,昨天我说过要让你感受到作为一个真正女人的快乐。”
  冷傲霜的睫毛抖动得更厉害了,我轻笑一声,正准备如约履行我身为丈夫的义务,门口却不合时宜的响起了敲门声。
  这个敲门声确实太不合时宜了,但是,院中所有的人都知道我现在在房中做着什么事,如果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她们是不会来打扰我的好兴的。
  冷傲霜马上推开我后用内力隔空取物的将她的衣服吸至手上。这让我大开眼界,以前我也就只看到阴后那些绝顶的高手们使用过,想不到,才一个晚上,冷傲霜居然就也有了这种修为。
  可怜的就是我,被楚依依中途打搅发现自己居然还是原来的那个老样子,甚至于可能连以前的本领都还不如,看着冷傲霜在我面前似是耀武扬威的用内力隔空取物,我只能干吞口水了。
  但是,凡事还是往好处去想的,至少我已经恢复了武功,我又回复了行动能力,这让我在往后的行动中又有了保住小命的机率。
  楚依依也睡眼朦胧的爬了起来,她一声不吭的为我拿来衣服默默地为我着衣。
  冷傲霜将门打开,桃红从外面走了进来,见过我和冷傲霜后急道:“梦得,小姐,不好了,大批官兵把我们的院子围起来了。”
  这个消息如晴天霹雳般差点将我震倒,想不到我藏身的地方终于还是被朱充文给找到了。
  现在的女人们全数都住进了这个院子,而朱充文却居然这么适时的围住了这个院子,这也就是说明,我的身家性命,全部都被朱充文所掌控,以后,他可是真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武侠修真
完本武侠修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