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武侠修真 > 采花传 > 分节阅读_87
《采花传》

分节阅读_87

作者:空灵天下 字数:4630 热度:22
的成了想让我生就生,想让我死就死的主宰。
  因为大批官兵围住这个小院的事情,女人们都已经聚集到了这个院中,十几个女人聚在一起本应该莺莺燕燕谈笑非常,但却因为大批围住这个小院的官兵而一声不发。
  我走至院中,对着所有女人凄然一笑,道:“想不到朝廷这么快便找上门来,众位夫人,此事不关你们的事,明珠,你明天带着所有的女人先行离开吧。最好能先找一个安全的地方躲起来,等到我处理完这些朝政之后,大家再来团聚吧。”
  但是,我的地位似乎是这些女人眼中最为低贱的,所谓人微语轻,我所说的话女人们一个都没有听进去,南宫明珠带头说道:“我们本就已经同命相连,如果你死了,我们也不能独活,所以,我们准备哪也不去,就呆在这里。”
  其她女人都点了点头,我叹息一声,看来,这一次可就是真的要了我的贼命。
  身份暴露,藏身地点暴露,还拖着这么一大帮女人,也许,我已经成为了史上有着最为艰难步伐的采花贼。
  女人还想说些什么,我狠狠地瞪了所有女人一眼,随后,当众变成叶梦得的面孔,向着院外走去。
  想要拖家带口的逃走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如果不能逃僻,那么,我也只有去面对。
  朱充文派人来围捕我不过就是想制我一个临阵脱逃的罪,说不定,此时朝中正值没人继萧大人之后牺牲之际,他仍是会看在这一点而让我戴罪立功,所以,我必须马上去表现出自己甘愿牺牲,这是一次机会,至少,是让这些院中的女人少一些危险的机会。
  “齐大人,想不到您还来亲自相迎,我还真是感激啊。”我见到齐泰后,马上笑脸相迎道。
  齐泰微微一愣,他是奉旨来围捕我的,但却想不通我为什么会说“迎”这个字,但他不是笨人,我还有利用价值,不便怎么说法。我演戏,他就更会演戏。
  齐泰马上也是笑脸上前道:“叶大人,皇上叫我亲自来接你入宫的,不知道…”
  随后,他马上低声道:“叶大人没困死在这温柔窝里吧,看你这小院,比皇上的后宫还要漂亮。”
  齐泰所说的小院比朱充文的后宫还要漂亮自然不是指这里的环境,他是指这院子中此时看着我们两人谈话的女人们,一个比一个漂亮。
  齐泰也是个色中恶人,那次看他抬手便收回了我送给他的五名漂亮待女和那晚在宫内偷听到他和朱充文的对话我便知道这一点。这院中的女人可都是一个个非天姿便是国色,齐泰那老眼,早已经看着昏花。
  我不能再让他这样下去了,不然,说不定下次来的官兵可就不是来抓我入宫,而抓这院中的女人入宫。
  我马上作了个请的手势,大声道:“齐大人,您先请。”
  随后小声道:“齐大人,玫瑰也是艳丽非常,可都是带刺的。”
  “叶大人,您也请。”
  两名奸官一唱一唱的向着皇宫走去,院中,留下一群不知所明的女人和仍围在那里一动不动的官兵。
  我也早就猜到了这些围着小院的官兵不会撤去,女人们可都是朱充文往后的日子,在我的身份已经大明后要挟我的把柄,他可不能再错失这种好机会。
  两人来到皇宫养心殿,朱充文仍然如常的坐在他那龙椅之上,但不同的是,他旁边再也没有站着袁世劫和好坏十八名待卫,而是站着那晚看到的韩夫人的色官父亲黄子橙。
  朱充文见到我的到来,正襟危坐,厉声道:“叶梦得,你可知罪?”
  这个官场性的话语我早已经听多,而朱充文此时的旁边少了袁世劫和那十八侍卫,威信更是不如以往,但我仍是诚隍诚恳的跪在地上,苦述道:“禀皇上,微臣不知何罪之有?”
  朱充文看了一眼黄子橙,在经过黄子橙轻轻点头后,正色道:“临阵脱逃,此罪一,目无法纪,此罪二,掠抢民女,此罪三……”
  朱充文每说一句,我的脸色便变得更为阴沉,刚才朱充文与黄子橙的眉目传意我也偷偷的看到了,想不到这个黄子橙居然是个比袁世劫更为可恶的奸人,除了前三条我勉强承认外,后面的可都是欲加之罪。
  朱充文一口气念完我的罪状后,沉声道:“叶梦得,此些罪状可都是十恶不赦,你可有什么话说的。”
  我轻声叹了口气,这官场就晕样,朱充文所说的罪确实有够我杀头凌迟千万次,却仍充许我有狡辩的机会,他这样也就是说,充许我将所有罪证推脱,但必须为他做削蕃之事以代罪立功。
  我装模作样的嚇得发抖,战战兢兢道:“罪臣知罪。”
  朱充文本还以为我会对他再讨价还价,想不到我这么快便承认了罪状,马上点头道:“那好,既然你已经认罪,那么,你就准备戴罪立功吧,先帮朕把亲王的事辦了,如果辦好了,朕就赦你两条。”
  老套,朱充文的这种做法太老套了,但我仍是装腔作势,感恩戴谢的磕头谢恩,朱充文这一次笑了,而且,又是放心的笑了。
  其实,朱充文的这种做法并不能完全的得到我的臣服,现在袁世劫和十八侍卫又不在了,有时候,我真想就这么跳上去将他刺杀于龙椅之上。但,被迫于家中十几个美如仙子的女人被官兵们围得里三层外三层,相信那些在门口看到那些女人便垂涎三尺的官兵们也是盼着望着我能有幸得罪皇上。
  入宫和朱充文商议的事情很简单,再经过朱充文的几次训导后,我和齐泰、黄子橙便马上退出了养心殿。
  路上,我拉着齐泰道:“齐大哥,削蕃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你这回可是真的要帮小弟一马了。对了,那次送您的五名待女怎么样?我可是还没有回过府中呢,如果回去,我一定再把另五名侍女也一同送过来。”
  齐泰一听到又可以得五名待女,他马上笑道:“叶老弟,你真是太客气了。其实,削蕃对于我们来说可能是件难事,但是,对你来说可能非常简单。”
  我一愣,问道:“怎么个简单法?”
  齐泰奸笑一声,看了看四周,在我耳边低声道:“其实,我们将你的身份传出来,让你的身份败露,这样更利于你的行动,你就可以不用顾及什么,那那个手段……嗯?”
  奸诈,齐泰不愧为我认识的奸人中的一个,连这种卑鄙的想法都能想得出来,从他这么一说,似乎朱充文将我的身份放出,让全天下人都知道叶梦得就是采花贼的消息当初可不但只是逼我现身,原来,这里面还有更深一层的用意。  
          
第二十八章 暴露之烦
  身份的暴露确实给我带来了不少的麻烦,尚未出宫,当我还只是走至一个偏僻点的角落之时,一道利器便划破空气向我身后袭来。
  从后面偷袭我的人并不是什么高手,至少,他尚未入天境,因为,入了天境的高手可以带动空气形成的气旋而隐住利器划破空气的声音。
  我有心一试恢复功力的效果,转过身来,两指不偏不倚的夹住了砍向我的利器。
  这是一把剑,而持剑之人,则正是那个与我在江南一同科考的的欧阳殊,他此时身着的正是工部待郎的朝服,愤怒的看着我。
  我微微摇了摇被夹住的长剑,轻声笑道:“欧阳兄,想必你也知道了我是花留香,那么,论武功,你不如我,但欧阳兄仍愿意躲在暗处进行伏击,这种有着牺牲的精神真是可贵。
  欧阳殊仍是愤怒的看着我,牙关咬得吱吱直响,抽了抽手中的长剑,一动也不能动,怒道:“叶梦得,不,应该叫你花留香,记得上次我说过什么吗?这次就是我报仇的时候了。”说着,他伸手入怀。
  我马上松开欧阳殊的长剑急退两步,我当然记得上一次他说过什么,好像是说他找到比我更好的迷药就来找我吧。
  欧阳殊从怀中拿出一小包药粉,挥手便向我撒来,但是,他的手却只能停在了半空,因为,我的气剑指早已经洞穿了他的胸口。
  我笑道:“作为一名采花贼,可不止是有最好的迷药那么简单,有时候,敏捷的身手更是关健。欧阳兄,你早就已经落伍了。”
  欧阳殊不可置信的看着我,他手中的药粉慢慢从指缝中滑落在地,空气中微微飘散出一阵阵迷香的味道。
  这是忘魂草,想不到欧阳殊上次说的找一个更好的迷香来与我一决雌雄果然是如约办到了。忘魂草本是可与迷魂香一比的迷药,只可惜早已在中原绝种,想不到欧阳殊居然能费尽心机不知道从哪里找到这种好东西。
  欧阳殊慢慢向后倒去,他终于气绝身亡,一位曾经败坏了京城中无数良家女子贞操和与无数高官夫人有着一腿的采花贼就这样因为私人恩怨而丧命于我这个同行手中。
  我走了过去,为他合上圆睁的眼睛,苦笑一声道:“欧阳殊啊欧阳殊,不就是上次我抢了钱纤纤嘛,何必弄成这种同行相残的局面,不过,这可是你自找的。”
  我并不会去同情他,即使是当时我亲手杀死自己最为要好的狐朋狗友,天狼袁世劫我都未曾手软。这并不是我心狠手辣,而是在我成为一名采花贼后,早已经泯灭了良心。
  欧阳殊死去了,而我则从他怀中摸出几包忘魂草后向四周看了看。这是个很偏僻的地方,这么久了仍是没有一个人影,也就是说,至现在为止,仍还未有一个目击者,而我则还有着机会进行毁尸灭迹。
  宫内北面有一个大莲花池,欧阳殊外加几块大石头便成了这个池底的点缀。
  “你这样做是不对的。”一个尖锐的声音从我身后响起。
  我大吃一惊,想不到杀人时未被人发现,现在灭迹时却被人目击于此,听这个声音,似乎此人是宫内的太监之流,我木然的转过头来,右手,早已经捏成剑。
  我转过头后,惊讶的发现此人居然我又认识。白少仁,这个那日代表武当派联合逍遥谷大批从马对我进行追捕,却在那个树林内被我下药将下身磨成牙签的武当派得意弟子。
  自从那日之后江湖中便没有了此人的消息,想不到,他居然真的跑来了宫中当起了太监。
  我强作微笑道:“白兄,想不到我们居然在这里都能见面,真是幸会,幸会啊。”
  白少仁脸色一正,摆出宫内所有太监都会摆出的那种高人一等的高傲姿态,尖声道:“少和我扯关系,花留香,我现在是在说,你这样做是不对的,到了夏天,整池水都会发臭。”
  有句熟话说过,仇人见面应该是分外眼红,而白少仁明明知道我的身份,可现在见他打着太监官腔的样子,似乎根本就没有对那日之事有所记恨,我真怀疑此人是不是真的白少仁。
  但是我本也是圆滑之人,白少仁既然绝口不提,我自然更是不会去揭他那个疮疤。
  我将气剑指收回,摆出一副虚心受教的样子,笑道:“请白兄指教。”
  白少仁二话不说的从怀中拿出一小瓷瓶,揭开瓶盖便将瓶中之物向欧阳殊沉尸的地方倒去。
  白少仁倒出来的是药水,从瓶中一流出来便飘出一股刺鼻的气味,这味道传入我的鼻中,以前常和三师父五毒娘子习毒的我一闻便知道这是极品的化尸水。
  化尸水,顾名思意,可以将尸体完全化成水的一种药物,是杀人灭口之后,毁尸灭迹的良品。
  池底不停的冒出气泡,我知道,欧阳殊将不会在这个世间再留下任何东西。
  欧阳殊被完全的毁尸灭迹这让我放心不少,虽然说有白少仁这个目击者,但现在已无物证,我已经不再担心,但我却不明白白少仁为何要来助我。
  我看向白少仁,拱手一礼后笑道:“白兄为何助我?”
  白少仁尖声一笑,回道:“因为你是大奸大恶之人,我欣赏你。”
  变态,我发现白少仁变成太监后可能脑子也受了影响,他身为名门正派的得意弟子,居然会说出这种话来。
  我笑道:“白兄别开玩笑了。”
  白少仁脸色一正,沉声道:“其实,我本该恨你的,但是现在,我却又要谢谢你。”
  我微微一讶,低声问道:“此话怎讲?”
  白少仁看向宫内后宫方向,慢慢的说道:“那日之后我便寻进宫内,因为听说宫内有着一种能让男人再次长出雄风的秘方,战国时期就已经有过先例。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我从一名老太监手中抢到了这本书,而现在,我终于又回复了男人本色,况且那个皇帝每日只知道躲在养心殿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武侠修真
完本武侠修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