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武侠修真 > 没说离婚不能爱 > 分节阅读_2
《没说离婚不能爱》

分节阅读_2

作者:晓叁 字数:4385 热度:9
因为家世背景相当,段立宇跟韩冀允几乎可说是穿同一条开档裤长大的,深厚的交情自然不在话下。
曾几何时,段立宇看过好友像现在这样一语不发的喝着闷酒?以他得天独厚的出色条件跟背景,这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尤其可疑的是,好友婚后的行为虽然证明他的确无法对婚姻忠实,但是出乎段立宇意外的是,在好友两年的婚姻生活里,除非人不在台湾,否则他就是再怎么跟外头的女人鬼混,也一定会在午夜前回家。
可今晚,都过了十二点了,他却出现在自己的住处,情况着实异常。
“你这家伙到底是怎么回事?”来了半天一句话也不吭。
而韩冀允的回答则是仰头一口饮尽杯里的酒。
段立宇的好奇心是真的被引起了,他一把抢过好友手里的酒杯,“别告诉我你只是来我这里找免钱的酒喝。”
心情恶劣的韩冀允转头望向好友,阴郁的看了他一眼,“祈央要跟我离婚。”说完径自又重新抢回酒杯,为自己倒了杯酒。
“什么?!”毫无疑问的,这个答案的确令段立宇感到意外。
天晓得只要是认识沈祈央的人都知道,她有多深爱着韩冀允,而他也的确有被女人深爱的条件。
为了爱他,她忍受韩家上下的排挤不说,甚至就连好友一再的拈花惹草也全都容忍下来,度量之大连段立宇也不禁深感佩服。
这样的她竟会主动提出离婚?别说是好友意外了,就是自己也料想不到。
只是,段立宇不明白,这种事有什么值得好友如此郁闷的。
长久以来,没人能明白韩冀允的内心是怎么想的。
想当初,条件卓越的他挑上毫无家世背景可言的沈祈央可说是跌破众人的眼镜,毕竟她实在算不上出色。
一开始以为他只是图个新鲜,所以当他宣布要娶她时,别说是段立宇觉得错愕,韩家上下更是极力反对认为沈祈央配不上他。
可好友却独排众议,坚持非娶沈祈央不可。
韩家在莫可奈何之余,虽然百思不得其解却也只能接受,也许这就是所谓的命中注定吧!
原本以为,他之所以不顾家人的反对执意要娶祈央,必是因为爱惨了她。
可哪里知道,韩冀允婚后竟全然不见收敛,依旧和婚前一样游戏人间,周旋在众多女人之间。
别说是旁人全给搞糊涂了,就连身为死党的段立宇也首次发现,他不懂好友心里究竟是怎么想的。
也亏得祈央爱惨了好友,才能对他的出轨一再包容,继续留在他身边。
可如今,好端端的怎么会突然爆出离婚呢?
段立宇不明白他们夫妻之间到底出了什么事,期望能从好友口中得到解释。
然而,韩冀允却只是一个劲的猛灌酒,压根没打算开口。
“到底出了什么事?祈央怎么会突然说要离婚?”段立宇好奇的急于想知道。
韩冀允苦哼了声,“我也想知道为什么。”
段立宇讶异的看着好友,“祈央没告诉你?”
“她说如果我爱她,就答应跟她离婚。”
这个可笑的理由让韩冀允忍不住又一口气干了杯子里的酒。
爱她就跟她离婚,这算哪门子道理?
“你没答应?”段立宇问。
“答应?”
韩冀允意外会听到这样的询问,“你认为我该答应她?”
看到好友的反应,想来他并不想离婚,而这更令段立宇感到费解。
两年来,好友跟外头女人的一切他是全看在眼里,尤其那些女人个个出色的远胜祈央。
“说真的阿允,咱们是死党,一直以来我自认很了解你,但是对于你跟祈央之间、你们的婚姻,说真的我实在不明白你究竟是怎么想的。”段立宇是真的被好友的矛盾给搞糊涂了。
“我只想她待在我身边。”韩冀允的语气坚定。
很显然的,祈央决定离婚,而他不想放人,所以大半夜的跑来自己这里喝闷酒。
只不过段立宇仍不觉得这有什么好闷的,“就为了这种事情喝闷酒,我得说这真的不像你。”
“就为了这种事情?”韩冀允对好友的语气不以为然。
段立宇仍不改口,“我不以为这有什么好闷的。”
“你说的倒轻松。”
韩冀允讥讽好友的幸灾乐祸。
“是很轻松。”
段立宇顺势接腔,“当初你决定结婚时,我原本以为你想要结束游戏人间的生活,结果不论婚前婚后,你依然周旋在众多女人之间,婚姻对你根本就不具任何的约束力。”  
好友的话让韩冀允想起稍早妻子说过的话,想到自己伤了她,他的心情顿时又是一阵恶劣。
“好啦!”
韩冀允粗鲁的打断,“我没心情听你评判我的婚姻。”
段立宇不以为件,“我也没打算评判你的婚姻,我只是怀疑既然连结婚都约束不了你,离婚对你能有什么影响。”
“你说什么?”
正要再为自己倒酒的韩冀允猛一听到好友末了那句,手里的动作顿时打住。
“嗯?”段立宇一时反应不及。
韩冀允只是心急的追问:“你刚才说的?”
尽管不明白好友在心急什么,段立宇还是重复了自己的想法,“我只是怀疑离婚对你会有任何影响。”
韩冀允像是突然被人点住穴道似的,神情为之一凛。
“怎么?有什么不对?”
段立宇不解好友的反应。
只见前一秒还抑郁烦躁的韩冀允,下一秒突然像变了个人似的,非但眉心全舒展开来,脸上甚至还扬起了笑容。
“的确,是没有影响。”
当下,段立宇又给搞糊涂了。
“你打算怎么做?”段立宇问。
韩冀允看着好友,一脸肯定的道:“离婚。”
“离婚?!”
顿时,段立宇是彻底的傻了眼。
毫无疑问的,他依旧无法理解好友的感情世界。
          第2章
第2章
二十几坪的公寓里堆着大大小小的纸箱,祈央正将箱里的物品逐一取出摆放妥当。
从今儿个起,结束婚姻的她将正式人住这里。
提出离婚的那晚,祈央在厅里枯坐了一整夜,前夫一直没有回来。虽说心里早已下定决心离婚,但前夫的反应仍是让她下意识的感到欣喜,至少他是真心在意她,而非二话不说的点头答应。
一直等到隔天早上,祈央几乎昏昏入睡之际,才听到公寓大门被打开的声音。
尽管一夜未归脸上长满了胡碴,韩冀允看起来依旧帅气不减。
因为不知道该如何开口,或是该开口说些什么,祈央只是看着他,并未有任何的言语。
反而是韩冀允,出乎意料的,一开口竟是,“我答应离婚。”祈央只觉得脑海里轰的一声,一片空白忘了该如何反应。
当她反应过来时,他已经拿出随身携带的笔,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妥了名。
不同于昨夜的错愕,此时的他一派轻松,仿佛两人只是在谈论天气般稀松平常。
韩冀允收起笔搂了她一下,“坐了一晚你也累了,先回房睡一觉,其余的晚点再谈。”在她脸颊上亲了一记便率先起身回房。
进门至今,韩冀允的态度始终是那样的自然,让人全然感觉不出他前一晚气愤的情绪,祈央只能愣愣的望着他回房的背影发呆。
然不论她心中是何等的五味杂陈,终究,她是如愿以偿的离婚了。
只是在整个离婚的过程里,他始终一派自若,没有丝毫的不悦,直到她表示要搬出去住时才倏然骤变。
祈央记得当时他反应如此之大的――
“搬出去?!住的好好的为什么要搬出去?”
韩冀允的话让她怔愣,不明白他怎会问出这样的话。两人既然协议离婚,她搬出去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祈央一脸正色的注视着丈夫,“冀允,我们离婚了。”
“谁规定离了婚的夫妻就不能住在一起?”韩冀允理直气壮的反问。
的确,是没有人这么规定。
问题是,如果继续跟他住在一起,祈央不以为自己决定离婚还有什么意义。
她婉转的表示,“分开来住能让我们彼此有多点的空间。”
不料,韩冀允却道:“如果是这样,我们可以换间更大的公寓。”这样一来她想要多大的空间都不成问题了。
祈央听了一阵错愕,怀疑他到底明不明白自己的意思。
将他理所当然的神情看在眼里,祈央清楚,再多的解释都只是枉然。
“冀允,既然我们已经离婚了,就不应该再住在同一个屋檐下。”
面对她的坚持,韩冀允只得退而求其次,表明要将现在的住处让给她,自己则搬出去住。
不料,祈央还是拒绝。
好不容易下定决心离婚,她心里早已决定要摆脱过往,唯有彻底断绝跟他之间的种种牵扯,她才可能重新开始。
因为自己的坚持,如今她才会置身在这二十几坪的公寓里,整理林林总总所有的家当。
也是为了不让自己产生动摇,她拒绝韩冀允的帮忙,选择由搬家公司负责搬运。
她明白自己的拒绝,让原本就为了她坚持搬出去住而不开心的韩冀允更加恼怒。
因为恼她,当搬家公司稍早上门搬东西时,他已早早出门了。
虽然感到有点落寞,但想想也好,道别总是令人难过的,还不如让自己洒脱的离开。
打开另一个纸箱,祈央正要取出里头的东西,发现全是些相本,里头珍藏着许多两人甜蜜的曾经。
相识至今,她一直宝贝的呵护着这些美丽的记忆。
翻开相簿的第一页,是两人初识时的合照,当时的她笑得好不幸福。
像是被照片里的自己给感染,祈央的嘴角不自觉的泛起笑意,整个人不由自主的陷入往日的回忆中……
在距离A大不远的人行道上,赶着去打工的祈央被一对男女给绊住,也许该说是被男方绊住才对,因为女方她并不认识。
管明桓,一个长得还算有型,却有些自命不凡的男人。祈央跟他是同班同学,同为大传系三年级,是同学眼中的班对。
严格说起来,祈央对管明桓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只觉得两人是再单纯不过的同学。
因为班上其他同学起哄把他们凑在一块,加上管明桓也一头热,久而久之便被众人视为班对。
原本,她也不是很在意,认为没必要为了其他人的瞎起哄把关系搞得尴尬。
可偏偏管明桓并不这么想,当真以她男朋友的身份自居。
在三番两次约会祈央没结果后,觉得颜面挂不住的管明桓,倒跑去钓别的马子。
照道理说,祈央既然没把两人的关系当真,对于他交了新女朋友的事自然也没理由在意。
但是令她咽不下这口气的,是眼前这个没风度的男人却带着女友来向自己呛声,简直是孰可忍孰不可忍。
像是存心向她示威,管明桓句句挑衅,“怎么样?我女朋友不赖吧,长得可爱又温柔,不像某些人光会拿乔,自以为身价有多高。”
表面上,祈央虽然冷眼旁观管明桓唱独脚戏,心里却恼火极了。
可能的话,她实在想将手上三公斤重的原文书往他头上砸去,但是她没有这么做。
长久以来已经习惯了低调的她,无意引人注意,只想平顺的完成学业。
祈央以着克制的音量道:“抱歉,我打工快迟到了,如果没别的事我得先走了。”
一心想惹她生气以便雪耻的管明桓见她仍是无动于衷,心中更是气恼,讲话也更为刻薄。
“也对,男朋友移情别恋,除了打工以外的确是没别的事情可做。”
不等她反应,管明桓身旁的女友已先一步扯他,“明桓,你怎么这么说?”以为祈央刚刚失恋,却不知道他所指的男朋友就是身旁的人。
“抱歉,我一时说话太直了。”管明桓假意听从女友的话道歉。
这时,一辆银色跑车在人行道旁的马路边停了下来。瞥见一名西装笔挺的男子从跑车里下来,祈央脑海里灵光一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武侠修真
完本武侠修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