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武侠修真 > 没说离婚不能爱 > 分节阅读_6
《没说离婚不能爱》

分节阅读_6

作者:晓叁 字数:4468 热度:10
> 穿着一袭紫色礼服,祈央难得盛装赴宴,尽管如此,身处在一票花枝招展的美女中,仍使她显得朴素。
虽说早在来之前祈央便已预料到晚宴的宾客不在少数,但是这会真亲眼见到宾客云集的景象,仍是令她忍不住的感到紧张。
为了缓和心里的紧张,祈央替自己找了个较不引人注意的角落,只不过她没料到这里已经有人了。
直听到男女的调情声,祈央才意识到自己打搅了什么,正想离开却有一个男生叫了住。  
“等等!”
女人娇嗲的抗议声随之传来,“元,你喊她做什么?就让她走嘛!”  
唤作元的男人要女伴先离开一会,女子的不情愿从经过祈央身旁时瞪她的那一眼便可以得知。
当男人从阴影处走出来,祈央才认出,对方竟是她的小叔――韩兆元。
不!应该说是前任小叔才对。
“好久不见。”即便觉得意外跟不自在,祈央还是尽可能得体的打招呼。
可笑的是,祈央发现这句话已经成为她跟韩家人见面时的标准问候语,因为他们之间的确少有交集。
韩兆元是个知名的服装设计师,对自己穿着甚为讲究的他,不论何时看起来都有属于他独特的品味。
跟前夫一样,他们兄弟俩都有着同样为女人所倾倒的俊容,不同的是,比起韩冀允的意气风发,韩兆元则要显得更潇洒不羁。
兄弟两人是不同的典型,却同样吸引女人的目光。
印象中,韩兆元对她亦无好感,认为她高攀了他的兄长,是以,这会听到他开口喊自己,祈央是意外的。
的确,韩兆元是认为祈央配不起兄长,只不过对于兄长的选择他也无法干涉。
所以,在兄长结婚的这两年里,韩兆元鲜少与祈央接触,两人见面的次数可说是屈指可数。
可如今,乍闻两人离婚的消息时,韩兆元也不免感到意外。
在他以为,祈央是个嗜钱的女人,才能对兄长在外的行为忍气吞声,而既是如此,又怎会如此轻易离婚?
他也许不明白在绯闻不断的兄长心中,究竟将祈央置于何种地位,但是他看得出来,兄长对她的态度始终不曾变过,依旧疼爱如昔。
是以,离婚绝对不可能是兄长提出来的。
这让韩兆元对祈央主动提出离婚一事,多少感到好奇,因而暗暗在留意。
他原本以为她是因为终于受不了兄长在外头拈花惹草,所以决定离婚以换取大笔的赡养费。
然而,根据他的侧面了解,她非但未从韩家取走一分一毫,甚至还拒绝兄长提供任何形式的金钱援助。
韩兆元得承认,这样的结果让他有些不敢置信。
毕竟,此举完全不符合他长久以来对她的认知――一个嗜钱的女人。
可事实摆在眼前,由不得韩兆元不相信。
所以,刚才瞥见祈央出现时他才会忍不住唤住她,而非像以前那样对她视而不见。
而且今韩兆元感到怀疑的是,“你在这里做什么?”
在兄长结婚之初,韩兆元原本以为以她孤儿的背景,好不容易嫁人豪门,定会积极的想打入上流社会。
可两年下来,除了韩家无可避免的家族聚会外,她从不出席任何公众的聚会,这是韩兆元至今仍对她感到费解的地方。
但在她跟兄长离婚后的此刻,竟会出现在韩氏的晚宴,这也难怪他会对她的到来存疑。
尽管他的语气算不上礼貌,祈央还是坦白以告,“我上班的杂志社接到芯妮的电话,指名要我来采访韩氏的晚宴。”
韩兆元一听立即挑了眉,不免怀疑起一向不欢迎祈央的小妹主动指名要她来的动机。
长久以来,小妹跟母亲总恨不得隐瞒所有人出身卑微的她跟韩家的关系,如今居然会主动致电杂志社,其中的缘由如何能不引人疑窦?
“我还以为你讨厌参加晚宴。”韩兆元语出嘲弄,一时片刻间仍改不过来对祈央的态度。
“我是不喜欢,但总得养活自己。”早已习惯韩家人对她的说话方式,她仍以不卑不亢的语气回答。
即便已经知晓她没有拿韩家半毛钱,他仍故意道:“只要你开口,我想大哥不会拒绝。”
“我说过,我嫁给冀允不是为了韩家的一分一毫。”她重申,虽说韩家人向来不信。
意外的,韩兆元这回并未像以往那般更进一步的大肆嘲弄,祈央不确定这是否意味他相信她了。
不过对现在的她来说,他相不相信已经不重要了,因为从今尔后自己再也毋需在意韩家人的观感。
而就在她打算开口告辞之际,韩兆元竟语带提点道:“如果我是你,就不会明知陷阱却还傻的往里头跳。”
小妹指名要她来采访,韩兆元多少已猜出,这其中想必隐藏着某种计谋,目的就是要她彻底对兄长死心。
换做以前,韩兆元尽管未曾参与母亲与小妹的心机与小动作频频,却也乐观其成,可现在,他竟会开口提点她,连他自己也觉得意外。
或许,在他心里终于承认,过去看错了她。
而另一方面,早在来之前,祈央也猜到韩芯妮必是不怀好意,只不过她没料到韩兆元会提醒她。
两年来他一直瞧不起她,如今她选择离开了,他反倒释出善意,的确是颇为讽刺。
但,尽管如此,韩兆元迟来的善意仍是让祈央欣慰,“我知道。”
看的出来,韩兆元对她的回答感到不以为然,显然认为她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行为十分愚蠢。  
祈央嘴角扬起一抹淡笑,“有时候越是想要逃避反而越避不掉,还不如坦然面对。”  
乍闻眼前这个还比自己小上一岁的前任大嫂说出这番见解,韩兆元有一度以为,也许她非但不拜金,甚至还比时下女人多了分坦荡。  
这瞬间,韩兆元仿佛明白,何以她虽然算不出色,却能吸引兄长的原因了。  
“大哥今晚的女伴是妈中意的媳妇人选。”韩兆元无预警的又道。  
冷不防听到这话,祈央先是一怔,眉宇间不自觉流露出一丝落寞。
不可否认的,韩兆元这话带有试探的意味,而从她的神情并不难看出,她对兄长依然有情。
这让韩兆元感到费解,既然如此,她为何要提出离婚?
“你会主动提出离婚让我感到意外。”
还来不及收敛神伤的祈央听到他的话,怔愣了下。
她原以为他该跟韩芯妮,甚至是绝大多数的人一样,认定自己是被抛弃的一方才对,毕竟韩冀允在各方面都这比自己出色。
“也许我是被你大哥休离的。”她说着反话。
“你是吗?”韩兆元的表情透着了然。
祈央没有回答,反正那都已经不重要了。
倒是前夫的女伴,能够让韩母中意,家世背景必是能与韩家相当,样貌自然也是上上之选,祈央心想。
由于过于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祈央并未注意到心里的苦涩已不自觉的显露在脸上。
窥出她心思的韩兆元主动告知,“对方是尚氏企业的千金,不论在外貌跟背景上都足以跟大哥匹配。”
他之所以不带顾忌的直言,乃是因为想要知道祈央听到这话的反应,因为不可否认的,此刻的他对她颇感好奇。
“也应该是这样的吧!”祈央淡淡的回了句。好不容易自己这瑕疵品终于离开了,韩母当然会替儿子挑个足以匹配的女人。
“就这样?”韩兆元掩不住意外。
“否则呢?”好笑的看着他的反应,她或许难过,却不至于不自量力的想跟对方一较高下。
韩兆元没有回答,或许该说是祈央的反应完全不在他的预料,以致他一时忘了该如何回答。
这时,宾客间响起一阵掌声。
祈央循着掌声望去,不意外的在人群中央寻到了那出色的身影,任何时候,只要有他在的地方总少不了掌声。
“抱歉,我得去工作了。”说完,她不疾不徐的迈开步伐离去。
韩兆元实在不明白,照道理来说,她应该已经看到兄长身旁艳冠群芳的尚燕瑶才是,然她脸上的神情却出奇的平静,未曾流露出一丝的妒意。
韩兆元忍不住要怀疑,这个曾经是自己大嫂的女人心里究竟是怎么想的。
然而,她所不知道的是,祈央的确是看到了尚燕瑶,也明白了自己被远远给比了下去,只不过,那又如何?反正她早已经习惯。
长久以来祈央始终清楚,韩冀允身旁的那些女人有多动人,她们在外在条件上远胜自己一筹是不争的事实,尽管自己难过却也无力改变,她只能要求自己调整心态,从自卑自怜中跳脱出来。
大厅中央,韩冀允春风满面的搂着尚燕瑶,俊逸的神采令在场的女性宾客情迷意乱。
隐藏在人群之中的祈央尽管心里难受,仍努力维持表面的平静。
值得庆幸的是,她至少不需要开口发问,因为在场多的是抢着发问的女记者。
“韩先生,听说您离婚了,请问是真的吗?”某家报社的记者首先提出了询问。
很显然的,像韩冀允这样一个卓尔不凡的男人,他的婚姻状态是在场所有女性最感兴趣的事。
“我以为今晚大家该把焦点放在韩氏才对。”韩冀允噙着笑容一语带过,无意谈论自己的婚姻。
一直以来,他从不谈论自己的婚姻,因为他清楚的知道祈央喜欢低调。
尽管未获得韩冀允的亲口证实,但关于他离婚一事,几乎已经是人尽皆知的公开秘密了。
因为韩冀允的一句话,让在场记者勉强将问题重新拉到韩氏上头,只不过才问了两、三个问题,又有某位女记者忍不住将焦点转回他身上。
“韩总裁,可否介绍一下您身旁的女伴?”
对于身旁的女人,韩冀允毫不避讳的大方介绍,“这位是尚氏企业的千金,尚燕瑶小姐。”
门当户对加上郎才女貌,两人的关系顿时成为众人瞩目的焦点。
深知韩冀允在公众场合向来不谈私事,有记者聪明的将追问的对象转向尚燕瑶,“尚小姐,看您跟韩总裁一同出席这场盛会,请问你们是什么关系?”
身为富家千金,对于上流社会的百态尚燕瑶是清楚的,尤其清楚像韩冀允这样出色的男人一向不易掌控,若是把话说死了反而可能招致自己的难堪。
但,尽管有这层顾忌在,尚燕瑶也没傻得就此放弃这个造成既定事实的机会。
只见尚燕瑶嫣然一笑,将问题抛向韩冀允,“我想这问题你们得从冀允身上寻找答案喽!”说着又更贴近他几分,显然是有意引人暇想。
对于前夫身旁的莺莺燕燕,祈央一直是知道的,尽管心里早已有底,但这会真正见了,却仍无法不感到心痛。
可能的话,祈央真想就此离开,但她不行,毕竟她有工作在身。
混在一票人里,祈央只能默默祈祷晚宴快点结束,同时心里也清楚,如果韩芯妮是想让自己知难而退,那么她的确做到了。
就在祈央心思混乱之际,突然听到有记者提问:“韩总裁,听说你有意再婚,对象想必是身旁的尚小姐吧?” 
所谓的听说,自然是有人故意放出的消息,至于消息来源,显然跟韩氏母女脱不了关系。
乍听到前夫即将再婚的消息,祈央为之错愕。
他要再婚?跟他母亲中意的媳妇人选? 
祈央压根没料到会听到这样的消息,虽说两人已经离婚,可除了名义上不再具备夫妻关系外,彼此间的相处并无任何改变。
这些日子以来,他依旧天天到自己的住处过夜,两人依旧时有亲密接触。  
但,可笑的是,两人虽然天天见面,她却对他即将再婚的消息毫无所悉。  
如同以往,韩冀允对于这种捕风捉影的传闻仍是不予以回应,仅仅只是含笑以对,让人猜不透事实究竟为何。  
熟识韩冀允的人都知道,这其实意味着他的不在意,所以不做回应,在场一些多次采访过他的记者也都是半信半疑。  
唯有祈央,惊愕的情绪让她无从仔细思量。  
祈央发现,自己无法再待下去了,她觉得自己快要喘不过气来,必须马上离开。  
而由于太过急切的想逃离现场,祈央并未注意到后头站了人,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武侠修真
完本武侠修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