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纯爱耽美 > 十年一品温如言(全+番外) > 分节阅读_16
《十年一品温如言(全+番外)》

分节阅读_16

作者:书海沧生 字数:4360 热度:18
经心地开口——“大概,你养父看我不顺眼。”
  阿衡悄悄地觑了少年一眼,小声说——“我阿爸,看我,也不顺眼的,你别,生气,他是,医生,只看,病人,顺眼。”
  少年轻飘飘地吐出骨头,幽幽开口——“人傻是福。”
  哦。
  阿衡稀里糊涂地点头赞成。
  ******************************************分割线*******************************
  晚上,阿衡黏着云母,要同她睡一间,云母拗不过她,便应了。
  言希睡到了旧时阿衡的房间。
  云父则是睡到了云在的房间。
  彼时,云在正在南方军区医院治病。
  “阿妈,你想我不?”黑暗中,阿衡缩在被窝中,眼睛带着渴盼。
  “不想。”云母手轻轻摩挲着阿衡的头,温柔开口。
  阿衡难受了,失望地望着母亲。
  “可是,阿妈,我想你。”她在被窝中轻轻缩进母亲的怀抱中,那个怀抱,温暖而安宁。
  “在温家,又躲在被窝里哭了,是不?”云母叹了一口气。
  “没有。”阿衡把头抵在母亲怀中,闷闷开口。
  她没有撒谎。
  在温家,除了来的那一天哭了,之后,再也没有哭过。
  云母有一下没一下地拍着她的背,声音带着温暖和感伤——“阿衡,妈对不起你。”
  阿衡背脊僵了一下,随即,紧紧搂住母亲——“阿妈,不是你的错。”
  云母有些心酸——“妈为了在在,把你还给了温家,你不怨妈吗?”
  阿衡狠狠地摇了摇头。
  那一天,爷爷的秘书对她说“你爷爷同南方军区医院的院长是故交,把云在送过去,有专家会诊,医药费温家包了,怎么都比在家中干耗着强,你说,是吗?”
  听到这些话时,阿妈的眼睛都亮了,很好看的光彩,像她每次望着自己的眼神。
  在在的病,已经不能再拖了。
  于是,她收拾了包袱,高高兴兴欢欢喜喜地离开了。
  阿爸很伤心,在在也很伤心,她都知道。
  可是,她无法自私地看着在在走向死亡。
  云家,是她一生中最温暖美丽的缘分。
  幼时,父亲教她识字念书,别的女孩子早早去打工,她也想去,挣钱给在在看病,同阿爸说了,阿爸却狠狠地打了她一顿,告诉她,就是自己累死操劳死,也不让自己的女儿做人下人;
  阿妈最是温柔,每次都会给她梳漂亮的发辫,做漂亮的裙子,讲好听的故事,每次阿爸追着打自己的时候,都是阿妈护着她,打疼了她,阿妈比她哭得还凶;
  至于在在,同她感情更是好,有什么好吃的东西,总要等着她放学一起吃,她有时随阿爸上山采药,留在山上过夜,在在总是通宵不睡觉,等着她回来。过年时是在在一年中唯一被允许同她一起出去玩的时候,而他跟着她赶了集,看到什么喜欢的东西,总是舍不得买,可却花了攒了许久的压岁钱,买了纸糊的兔儿灯给她,只是因为,她喜欢兔子。
  她要云家好好的,她要在在健健康康的。
  姓云姓温又有什么所谓?
  “阿妈,温家的人很喜欢我,你放心。”阿衡抬了眼,望着母亲,呵呵笑了“那里的爷爷会为了我骂哥哥,那里的妈妈会弹很好听的钢琴曲,那里的哥哥可疼可疼我了。”
  云母也笑了,只是眼睛中,终究泛了泪——“好,好!我养的丫头,这么乖,这么好,有谁不喜欢……”
  “阿妈,等我长大了,回来看你的时候,你不要赶我,好不好?”阿衡小心翼翼地开口。
  “好。我等着我家丫头挣钱孝顺我,阿妈等着。”
  “阿妈阿妈,我们拉钩钩,我不想你,你也不要想我,好不好?”阿衡吸了吸鼻子,眼圈红了。
  云母哽咽,轻轻开口——“妈不想你,一定不想你。”
  ***********************************************分割线***********************
  这厢,言希睡得也不安稳。
  乌水镇的人习惯睡竹床,土生土长的北方人言希可不习惯,总觉得咯得慌。
  翻来覆去,睡不着。
  在黑暗中,眼睛渐渐适应了这房间。
  小小的房间,除了一张干净的书桌和几本书,一无所有。
  他难以想象,温衡这么多年,就是在这种极度穷困的情况下长大的。相比起来,温思尔命好得过了点。
  言希嘴角微扬,无声笑出来,嘲讽的意味极浓。
  蓦地,有微弱的灯光传入房间。
  堂屋中,有人反复走动焦躁不安的声音。
  言希觉得自己反正睡不着,便下了床,走出房门。
  不出所料,是云父。
  “云伯父,您怎么还没有睡?”言希背轻轻倚在门框上,右腿随意交叠在左腿之上,黑发垂额,月光下,只看得到,少年白皙的下巴。
  云父同大多数江南男子一般抽水烟。
  “吧嗒吧嗒”的声音,在满室寂静中,十分清晰。
  “言希,我们阿衡的事,你准备怎么办?”男子皱着眉,认真地望着少年。
  “自然是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少年轻轻一笑。
  温衡虽然过得清苦,但是,比他强,还有养父母护着。
  “你会……”男子迟疑,咬了牙,最终开了口——“你会喜欢阿衡吗?”
  少年愣了,半晌,啼笑皆非——“伯父,您想多了。”
  云父有些恼,开口道——“当初,是你爷爷同我说的!”
  少年的声音有些冷,但是语气却带了认真——“云伯父,将来的事,没有人能作保证。但是,至少,有我言希在的一天,便不会有人欺侮温衡。我会把她当成亲妹妹的,您放宽心。”
  “可是,我们阿衡若是喜欢你了呢?”云父表情严肃。
  少年淡淡一笑,眸子在黑发中,望不到表情。
  “那我便娶她。”15
Chapter15
  乌水镇算得上典型的水乡小镇。
  经历了上千年历史的冲刷,流水依旧,碧幽生色。河流两侧的房子,古朴至极,黛瓦青砖,窗棂镂空,屋檐下垂落的一串串红灯笼,在风中绰约,像极撑着油纸伞走进小巷的江南女子发间的流苏,美得空灵而不经雕琢。
  阿衡对这一切司空见惯,言希却新奇得像刚出生的婴孩第一眼望见这尘世。
  云父塞给阿衡一些钱,嘱咐她带言希到集市好好逛逛,笑得很是慈蔼。
  阿衡接了钱,虽不知阿爸对言希的态度为什么变得如此之快,但还是乖乖听了话。
  离小年还有两天,集市上一定热闹非凡。
  言希自从走出云家,就开始不安分,东跑西晃,抱着相机,见到行人跟看到马戏团的猴子一般,拍来拍去,得瑟得不得了。
  阿衡跟在他身后,跑得上气不接下气,心中却直觉丢人,埋了头,只当自己不认识少年。
  你丫看人像马戏团的,人看你还像动物园的呢!
  集市上,挑着货担的人行走匆匆。
  人群熙熙攘攘的,很是热闹。
  水乡的男子,模样一般很是敦厚温和,极少有棱角尖锐的,温和宽厚,若水一般;而那些女孩子们,秀美温柔,蜡染的裙摆轻轻旖旎的风情,更是不必说,已然美到了固定的江南姿态上。
  小孩子们,大多带着虎头帽,被父母抱在怀中,手中捏着白糖糕,口水鼻水齐落,胖墩墩的,可爱得很。
  言希,此刻……也拿着白糖糕,扔花生豆一般的姿态,撕了一角,仰了脖子,往嘴里扔,笑得大眼睛快要看不见。
  而阿衡,抱着相机,眼巴巴地看着白糖糕。
  刚刚,言希让她买了两块白糖糕,结果,她颠儿颠儿地跑回来时,少年把手中的相机挂在了她的脖子上,两只手,一手一块白糖糕,左一口右一口,连渣渣儿都没给她留。
  “我也,想吃。”阿衡吸着鼻子,不乐意了。
  “你在这里住了这么多年,还没吃够呀?”少年眼都不抬,腮帮鼓鼓的,依旧左右开弓。
  噎死丫的!
  阿衡郁闷了。
  言希故意气阿衡,吃完了,又伸出舌头,使劲儿舔了舔手指,眼睛斜瞥着女孩。
  阿衡无语了。
  “乌水镇,还有什么好吃的?”少年笑着问她。
  阿衡想了想,开口说——“臭豆腐。”
  “b市也有,不算稀罕。”少年不以为然。
  “江南的,豆腐,做的。”阿衡解释。
  言希撇嘴——“切!我们那儿还是北方豆腐做的呢。”
  阿衡呵呵笑了——“你尝尝,就知道了。”
  她带着言希,沿着河岸,走进小巷,拐了几拐,走到一个挂着木招牌的小铺子前,招牌上写着——林家豆腐坊,五个毛笔字,苍劲有力,却不失清秀。
  小铺子的屋檐下,是一串落了灰的红灯笼,随着微风,轻轻晃荡着。
  店铺里,只摆个几张木桌,稀稀落落的食客,安安静静地吃着东西。
  与集市上的热闹,完全不同的气氛,但是,却很温馨。
  “桑子叔,两碗豆腐脑,一叠炸干子!”阿衡喊了一嗓子。
  “好嘞!”青色的帘布中,传来中年男子憨厚洪亮的嗓音。
  言希看着小屋,大眼睛咕噜噜转了几转,蓦地,笑开——“这里,挺逗。”
  “怎么了?”
  “房顶的四角都留了缝,冬天不冷么?”
  “留缝,晚上,晾豆腐。”阿衡向少年解释。“老板,不住,这里。”
  言希点点头,取了相机,眯了眼,“咔嚓咔嚓”拍了好几张。
  言希是一个很随性的人。
  因此,他做的许多事,似乎不需要理由,依旧让人觉得理应如此。
  不一会儿,一个笑容可掬的矮小男子端着红漆的方形木案走了出来,岸上,是几个粗瓷碗。
  阿衡同男子寒暄了几句。
  “在在呢?身体好些了吗?”男子望了言希一眼,发现不是熟悉的云在,温和地向对方打了招呼。
  “在在现在在大医院瞧病,我阿妈说,手术很成功。”阿衡笑了,面容温柔真切,眸子涌动着一种叫做欣慰的东西。
  被阿衡唤作“桑叔”的小店老板,听到女孩的话,面容也十分欢喜——“这下好了,在在能回学校念书了。他没休学之前,成绩好得很,你们姐弟俩一般争气。”
  阿衡笑呵呵,远山眉弯了。
  邻桌的客人催促了,老板又走进了青色帘子里的厨房。
  阿衡把一碗冒着热气的豆腐脑端到言希面前,少年细长白皙的指轻轻敲了敲桌子。
  他微扬了眉,却没有说什么。
  虽然,依他看来,这江南的豆腐脑看起来和他每天早上喝的并没有什么不同。
  阿衡淡哂。
  言希拿了勺子,舀了一勺,往嘴里送。
  阿衡微笑看着少年——“好吃吗?”
  “这,还是豆腐吗?”他瞪大眼睛,黑黑的眸子,带着怔忪直接的天真。
  阿衡点头。
  “没有涩味,到了口中,滑滑的,嫩嫩的,有些像鸡蛋布丁。”少年微眯眼,脸色红润,表情满足。
  鸡蛋布丁,嗯,好吃吗?
  阿衡呆呆,不过,终究笑了,满足的样子,薄薄的嘴向上扬,唇角是小小细细的笑纹。
  “你尝尝,这个。”阿衡把炸干子递到了少年面前。
  少年夹了一块,放入口中,嚼了嚼,却皱了眉,吐了出来。
  “怎么是苦的?”
  阿衡也蹙眉,忽然想起了什么,不好意思地开口——“桑叔,没放,酱料。我以前,和在在,吃,不爱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纯爱耽美
完本纯爱耽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