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纯爱耽美 > 十年一品温如言(全+番外) > 分节阅读_18
《十年一品温如言(全+番外)》

分节阅读_18

作者:书海沧生 字数:4280 热度:18
了两块正煮着的排骨,一块放在了言希嘴中,一块喂给了阿衡。
  温母问了阿衡的行程,得知她回了乌水,神色并没有什么变化;对着言希,反倒亲昵得多,拉着少年的手问个不停。
  阿衡望向四周,却没有看到思莞和尔尔。
  她上了楼,到了思莞门前,门却虚掩着。
  阿衡犹豫了片刻,还是推开了门。
  思莞坐在书桌前,正翻阅着一本厚厚的书。
  他转了身,望见阿衡,表情有些凝滞,随即,不自在地开口,
  “回来了?旅途还顺利吗?”
  阿衡点点头,虽然有些尴尬,走到少年的面前,轻轻低头,扫了一眼少年的书,微笑着问他——“你在,看什么?”
  思莞微抿唇,轻轻开口,语气是一贯的温和有礼——“没什么,看着玩儿的。”
  两人僵在了那里,不知说些什么缓解过于尴尬的气氛。
  “我带了,白糖糕。”阿衡讪讪,从口袋中掏出一个纸包。
  她临行前,特意给思莞买的,觉得言希喜欢吃的东西思莞也定是喜欢的。
  少年诧异,盯着那团东西。
  阿衡望着自己的手心,面色却不自然起来。
  白糖糕,在口袋中捂了一天,油全部浸了出来,挤压得变了形,难看至极。
  “应该,能吃……”阿衡声音越来越小,垂头丧气起来。
  思莞皱了眉,面色不佳,但依旧耐着性子——“快吃午饭了,这些零食你先收起来吧。”
  哦。
  阿衡缩回了手,满手是油,黏黏的,难受至极。
  那白糖糕,烫手的热。
  她有一种冲动,扔了白糖糕,洗干净手,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温衡,你可真不厚道。”轻笑声在房间中想起“枉费我昨天一夜不睡,陪你过生日,你却窝藏白糖糕,留给别人。”
  是言希。那少年倚在门框,冷笑起来。
  阿衡呆。
  脸色益发尴尬。
  呵呵……被发现了。
  “拿过来。”言希懒洋洋地勾了勾食指。
  “不能……吃了。”阿衡抱着白糖糕,汗颜。
  一双纤细白皙,骨肉匀称的手伸了出来,轻巧地抢了过来。
  那双手,麻利地打开纸包,一块瘪瘪皱皱的糕状物体露了头,含羞带怯。
  阿衡愈发汗颜。
  言希淡淡撕下一块,走到思莞面前,霸道开口——“张嘴。”
  思莞诧异,但还是乖乖张了嘴。
  平日,被言希欺压惯了,没有反抗的潜能。
  “闭嘴。嚼。”言希把手中的油抹到思莞的外套上,漫不经心地下令“一,二,三,咽。”
  思莞强装淡定,僵着腮帮子嚼了起来。
  言希冷笑,双手插入口袋中,看着少年,大眼睛冷冽似水。
  “怎么样,能毒死你丫不能?”
  思莞梗着脖子不说话。
  “死孩子,真不知道好歹。”言希缓了神色,叹了口气,勾了思莞的肩,孩子气的惋惜“白糖糕,多好吃的东西呀。”
  阿衡愧疚了,弱弱举手,吸吸鼻子,不好意思地开口——“言希,我,还藏了一块,本来,留着,自己吃,你要不要?”
  思莞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望着她,似乎揉了冬日的第一束的阳光,融了之前的冰寒。
  阿衡也笑。
  言希翻白眼。
  切,温家的,都是死小孩。
  ***********************************分割线*****************************
  阿衡一直未见尔尔,隐约得知,她又被送回了原来住的地方。
  这其中,她占了几分苗头,已经不得而知,但是思莞之前看到她时的态度,还是很能说明问题的。
  第一个新年。
  大年三十,贴门对儿的时候,大人们忙着搓麻将做饭看电视,便让他们三个去贴。
  言希懒得动作,她又不够高,活儿便落在了思莞身上。
  “低了低了。”言希开口。
  思莞手臂往上抻了一点。
  “高了高了。”言希眯眼。
  思莞收了小臂。
  “偏了偏了,往左一点。”
  思莞向左倾斜。
  “呀!你这孩子,怎么这么笨,太左了!”言希斜眼,气鼓鼓的。
  阿衡看了半天,憋了半天,终于说了一句话
  “言希,你是斜着,站的。一开始,思莞,就贴对了。”
  站得斜,看得歪。
  思莞哀怨地望着言希。
  “哦。那啥,你随便贴贴就行了,我一向不爱挑人毛病的。”言希淡定,拍拍背上的灰,从倚着的门框上起了身,轻飘飘进了屋,高贵无敌。
  思莞撅嘴。
  “阿希,每次都这样……”那少年,明明是埋怨的话语,却带了三分的无奈和七分的纵容。
  还不是让你们惯出来的。
  阿衡心想。
  只是,当时,这孩子,死活都不曾想到,之后,她会宠言希宠到骨髓里,比起思莞之流,又何止胜了千百倍。
  不过,此刻,言希不在,对联儿倒很快贴好了。
  思莞蹭了一手的金粉,回洗手间洗手,留下阿衡收拾糨糊之类的杂物。
  她低着头,却听到了脚步声。
  抬起头时,心中不知怎的,温暖熟悉起来。
  那是一个男子,一身海军军服,身材健壮挺拔,风尘仆仆,两鬓染白了几丝。
  他望着她的眼睛,是疼爱温柔的。
  “你是……阿衡吧?”男子肤色古铜,像是经历了长久的海风烈日,但那目光,是深邃正直的。
  阿衡点了点头,心中几乎确定了什么,激动起来。
  “我是温安国。”男子笑了,眼角有着细纹,有着同思莞一般的纯粹温厚,和她每每望入镜中时的那一抹神韵。
  阿衡笑了,跟着那男子一同笑。
  他的大手揉乱了她的发,问她——“怎么不喊爸爸?”
  阿衡顿了,眼泪几乎出来,止住了,抬起了眼睛,望着那男子,小声却有了沉甸甸的归属感。
  “爸爸爸爸爸爸爸爸爸爸……”
  她不停喊着,望着他,眼泪被挥霍,目光却没有退缩。
  这喊声,几乎让她填了天与地的落差。
  第一次,毫无原因的,她相信了,这个世界,有一种信仰,叫做血缘亲情,可以击溃所有合理的逻辑。
  她的父亲,是第一个,真正接纳她的亲人。
  所有的温家人,为她仅仅留了一条缝,偷偷地以保护自己出发,遥远地观望着她,适时地戴着合适的面具,而这男子,却对着她,毫无保留地敞开了心。
  “吃中午饭了,阿衡快进来!”张嫂在厨房遥遥喊着。
  “正巧,回来得及时,没被门对子贴到门外。”男子笑了,温和地看着刚贴好的对联儿。
  随即,他伸出了手,温厚粗糙地生着厚茧的大手,牢牢地握住了她的手,温暖得浸了心灵。
  “跟爸爸回家,吃团圆饭。”
  阿衡轻轻回握了父亲的手,像是新生的婴儿第一次明亮了视线,抓住了这陌生世界的第一缕光。
  她的父亲,自然地拉着她的手,再一次走进了家门,让她有了足够的勇气,而不是以仰望的姿态,面对爷爷妈妈和思莞。
  他们望见了谁,又终究以哪一瞬间的契机,淡化了她身上所有与温家的格格不入,重新审视,以着堂堂正正的模样,无论几分厌恶或是几分喜欢。
  于她,只有这样的对待,才是公正尊重的。
  ********************************************分割线*************
  父亲的回来,是在大家预料之中的。他每年只有一次长假,便是过年的时候。
  不过,全家人依旧欢天喜地。
  吃年夜饭前,放炮的时候,思莞点的拈儿,言希跑得老远。
  噼里啪啦,噼里啪啦。
  阿衡离得近,发呆地望着那红艳艳喜庆的色泽,还没反应过来,炮已经响了,吓了一大跳。
  原地转了转圈,没处躲,那两个少年早已跑了个没影,跺了跺脚,跑进了屋子,却发现,思莞和言希躲在门后偷笑。
  她不好意思地脸红了,笑了。
  “阿衡阿衡,你怎么那么傻呀!”思莞拱拱手,淘气的样子。
  你才傻!一样的爹妈生的,凭嘛说我傻!
  阿衡不乐意了,小小地翻了眼睛,看着思莞,略带了小狐狸一般的狡黠。
  吃完饭,阿衡眼瞅着言希吃得肚皮圆滚滚,却互不含糊地“扑通”跪在了言爷爷面前。
  “老头老头,压岁钱!”
  “能少你的!就这点儿出息!”言老笑骂,手上的动作却不慢,抽出三个红包,一个孩子一个。
  阿衡抱着红包,脸激动得跟红包一个色儿。她从十岁开始,过年时就没拿过红包了。
  “温爷爷,恭喜发财!”言希含着笑,又扑通跪到了温老面前。
  “好好!”温老自从儿子回来后心情一直很好,笑着包了个红包递给少年。
  阿衡和思莞自然也有一份。
  言希又转向温母。温母一向疼爱言希,这红包掏得大方豪气。
  “温叔叔,一年不见,你又变帅了!”言希转向温父,嘴上抹蜜。
  “小东西,不给我磕个头,想挣我的钱,可没这么容易。”温父调侃。
  砰。
  言希磕得实在,笑得天真,唇边的笑要飞扬到天上,大人们都被逗乐了。
  可惜,言希乐极生悲,跪得时间太长,站起身时,头一黑,重心不稳,匍匐在了地上,指向的方向刚好是阿衡站着的位置。
  阿衡抱着刚暖热的红包护得死紧——“不要,拜我,我没钱……”
  哄堂大笑。
  言希脸都黑了,阴沉着脸,不复刚才面对大人的故作可爱。
  “少爷我还没钱呢不照样给你买了排骨面生日蛋糕你这孩子怎么这么没良心呀!”
  阿衡委屈——“那你,还吃了,我的白糖糕呀……”
  “是你让我吃的你不让我吃我还不稀罕吃呢!”
  “明明……是你……想吃的……”
  “你哪只眼看见我想吃了?”
  “我……两眼……二点零……”
  思莞在一旁,笑得直捶沙发。
  “言希,你不能让让妹妹!”言老大嗓门,吼起少年,实则笑得嘴都快歪了。
  言希大眼睛乌亮乌亮的,瞪了阿衡很长时间。
  四目相对。
  最终,撑不住,他扑哧笑了出来。黑发随着喉中的笑意轻轻颤动。
  阿衡,也呵呵笑了起来,眉眼流转,山水写意。
  这一年,谁和谁吵了架拌了嘴,谈着天,笑着风,还会留到明天……
  这一晚,谁把谁记到了心里,守了岁,过了年,还会放到明年……
  小小少女小小少年,你们呐,忘性太大,这一陌又一陌,又该,借着谁的笔触,把流年记得……17
  []
Chapter17
  除夕温家言家一起守岁,看着春晚本山大叔丹丹大婶儿出场笑得合不拢嘴。
  那时,是99年。
  跨越十年,一个世纪,2009年时,本山大叔依旧乡土风趣,丹丹大婶儿却不见了踪影,只让沈阳名产小沈阳同学占了半边天。
  这样看来,男男配对,不比男女配对差到哪儿,依旧允了一出戏,笑到地老天荒。
  当然,此是后话,穿越得过了头,暂下不表。
  九九年的大年初一,辛达夷到温家给大人拜年,依旧暴躁好动的样子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纯爱耽美
完本纯爱耽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