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纯爱耽美 > 十年一品温如言(全+番外) > 分节阅读_21
《十年一品温如言(全+番外)》

分节阅读_21

作者:书海沧生 字数:4395 热度:19
的旁边。同桌,前桌,后桌,统统是空位。
  真是遭人厌了……
  阿衡郁闷。
  她又不是瘟疫……
  2003**到来时,她们整座宿舍楼都被隔离了,后来被放出来时,也是这般情景,学校里的人只要看到她们宿舍里的人出来溜达,谈恋爱看星星牵小手喂蚊子的,立刻格式化,所到之处清洁溜溜,那阵势,可比班级小范围隔离伤人多了。
  可惜,当年的当年,年纪小,傻了吧唧的看不开,缩在乌龟壳里舔伤越舔越疼。
  她记得自己,当时是望向辛达夷了的,那厮,当时是不厚道地扭了头装作看不见的。
  比起其他生人,她虽口中未提,但心中还是厚颜地认为他们既是不算朋友,也算是熟人的。
  但是,事实证明,是她多想了。
  其实,并不清楚,自己的那一眼是不是代表了无助,毕竟,比起承认拒绝要容易得多。
  事隔多年,辛达夷半开玩笑,对着阿衡说——“阿衡,你说你怎么会喜欢言希呢?明明我比他更早认识你的。”
  阿衡想要开玩笑说言希长得有三分姿色,可是,那一瞬间,恍然涌上心头的,却并非言希的容颜,少年时的容颜已经在时光中褪了色,她唯一还能记得的,就是少年生气时如同火焰一般生动美丽的姿态,在光影中,永恒,无论是哼着怎样的曲调,潇洒着哪般的潇洒,这一辈子,再难忘记。
  她说——“eve呀,你还记不记得言希生气的样子?”
  怎么不记得?
  辛达夷缩缩脖子。
  她战战兢兢过她的日子,平平淡淡却充满了刺激。偶尔,会在储物柜中和癞蛤蟆大眼瞪小眼,偶尔,会在抽屉中看到被踩了脚印撕破的课本,再偶尔,别人玩闹时黑板擦会好死不死地砸到她的身上,再再偶尔,轮到她值日时地上的垃圾会比平常多出几倍……
  但是,再刺激还是比不过言希的突然出现。
  那一日,她正在做习题,教室中突然走进一个人,抬头之前,女同学们已经开始尖叫振奋,她扬头,蓝色校服,白色衬衣,长腿修长,黑发逆光,明眸淡然。
  言希比辛达夷大一岁,跟思莞同岁,比辛达夷阿衡高一级。
  阿衡之前听思莞嘀咕着,言希去年旷课次数太多,一整年没学什么东西,言爷爷有心让他回高一重新改造。
  可是,这来得也太突然了吧?
  辛达夷看着,像是知情的,直冲言希乐,跟旁边的男生说得特自豪——“看见没,咱学校校花,我兄弟言希!”
  言希校花之称,由来已久。刚上高中,就被只追每届校花的前学生会主席当成了女生,三天一封情书,五天一束玫瑰花,爱老虎油天天挂在嘴上。言希对他吼着“老子是男的!”,那人却笑得特实在——“美人儿,走,咱现在就出柜!”
  于是,校花之名坐实,无可撼动。
  这事儿,阿衡初听说时,被唬得满脑门子冷汗。
  为什么,摊到言希身上的事儿,就没一件正常的呢……
  班主任林女士刚说言希转到班上,声音迅速被湮没。要知道,这位女士,讲课时,可是前后两座教学楼都能听到回音儿的彪悍主儿,这会儿,嗓门倒是一群平常文文弱弱的小丫头们压住了。
  果然,美人儿是这世界杀伤力最强的终极武器。
  言希半边嘴角上扬,眼睛平平淡淡的没有表情,拿起粉笔,“言希”二字,跃然于黑板上,规规整整两个字,全然不是阿衡那日见到的才华横溢。
  她猜,他是怕麻烦,想要低调。
  可是,在西林,便只是言希二字摆出来,也是再平凡不了的。
  于是,下面继续尖叫。
  “言希,过来,坐这儿!”辛达夷指着身后的空位得瑟地像个猴子,窜上窜下。
  少年扫了辛达夷一眼,本欲走过去,发现那厮身旁坐的女生太多,立刻厌恶地扭了头,转身走向反方向。
  低头,看到扎着两个辫子的阿衡,傻傻地望着他。
  她的四周,清静得与辛达夷身旁形成鲜明的对比。
  言希懒得想,一屁股坐在了阿衡身后的座位。
  班上的空气,有些凝滞。
  接着,便是翻书的哗哗的声音和写字沙沙的声音,恢复了之前安静学习的气氛。
  阿衡一直画着电路图,觉着脑子都快变成一堆乱线,放下笔,轻轻伏在桌子上,望向窗外的飞鸟。
  春天到了,鸟儿可是从乌水飞回了这里?飞来飞去,年年岁岁,不会不习惯吗?
  她在心中琼瑶文艺了还不到三分钟,却被身后细细的轻微鼾声给秒杀了。
  阿衡转头,却看到言希趴在桌子上,睡着了的样子。
  这样的言希,她从未见过,不设防的,剥掉了一层层盔甲,仅余下少年的纯真。
  她望着少年弯着的手肘,怔怔地发了呆。
  这校服,蓝色儿的,挺好看的。
  呵呵。
  她知道自己口是心非,其实想说穿校服的言希穿着校服很好看,却直观地觉着校服好看,但b市里谁不知道西林校服的可观赏性同升学率是成反比的,件件儿蓝歪歪的,发着青色,配着白色的条纹,活脱脱一出小葱拌豆腐。
  下课铃响时,阿衡已经振奋了精神,继续串并联电路。
  而言希,依旧在睡梦中。
  写了好一会儿,班里的一个女同学走到她的座位旁,拍了她的肩,笑了笑——“温衡,校门口有人找你!”
  阿衡愣了。这会儿能有谁?
  但那女孩表情诚恳,她不疑有它,就离了座位。
  班上的同学望见她,开始指指点点,窃窃私语;辛达夷看了她一眼,又迅速低了头。
  阿衡纳闷,匆匆离了教室,向校门走去。
  从教学楼到校门,还有很长的一段距离,一路走来,阿衡发觉,大家表情都很怪异,望着她像是看到了神经病。
  走到校门,却空无一人。
  阿衡知道自己又被耍了。
  有点小郁闷,走了回去。
  刚刚看到她的人再见,开始不客气地嘲笑起来,对着她,指指点点。
  “哎哎,你们说这人怎么这么不要脸呀?”
  “就是,太恶心了,神经病吧?”
  阿衡看着自己的衣服,并无不妥之处,但那些话,益发不堪入耳,她加快了脚步,跑回了教室。
  回到班中时,一群女生瞅着她,笑得夸张得意。
  “温衡,大家都看你了吧,夸你了没?”之前因为排球和阿衡结下梁子的那个女生笑着问她。
  阿衡看着她,觉得她的眼睛很丑,要把她吞噬的样子。
  她不说话,心中却了悟,手轻轻伸向肩部,果然,摸到一张纸条。
  想必是刚才,那女孩拍她时贴上的。
  “我是□。”
  阿衡看着这纸条,轻轻念出来。
  她看着那女生,把纸条递给她,抑制住手心的颤抖,温和开口——“你的东西,还给你。”
  那女生,脸瞬间涨红了。
  “温衡,你这个□,装什么清高!每天缠着温思莞,给脸不要脸!”
  阿衡和思莞放学时,时常是一起回家的,可惜二人气质迥然,阿衡过于土气,即使同姓温,也没人朝兄妹这层想过。
  阿衡垂了头,再抬起头时,认真开口——“你喜欢,温思莞,但又何苦,诋毁别人?既然是,女孩子,又怎么可以……说那么难听的……脏话?”
  那女生撕了纸条,涨红了脸——“你以为自己是谁?教训我?也不看看自己,不知道从哪里跑出来的土包子!”
  土包子,呵,大抵还是个一百年学不会京话的土包子。
  阿衡笑。
  对方却恼羞成怒,拽住了阿衡的衣服。
  “今天,你要是敢动温衡一下,本少就把你的手废了。”身后,是平平淡淡毫无情绪的声音,讨论天气的漫不经心的语气。
  那女生惊呆了,看着突然出现的少年。
  阿衡轻轻回头,鼻翼扫到少年的衣领,淡淡的牛奶香味。
  “言希。”她微笑,可是,复又,突然又委屈了。
  阿衡在心中叹气。这可真是糟糕的情绪,是什么的开始,又是什么的终结。
  那少年,瘦削伶仃的样子,却把她护到了身后。
  他挑高了眉,大眼睛闪着冷冽的光,皮笑肉不笑地看着对面的女生——“温思莞知道你这么欺负他的妹妹,碍着狗屁绅士风度,估计不会打你,但是少爷我不介意打女人。”
  那女生脸瞬间变得苍白,看着阿衡,不可置信——“她是温思莞的妹妹?”
  言希冷笑——“她不是,你是?”
  随后,转身,走到了辛达夷面前,脚狠狠一踹,一声巨响,课桌翻倒在地。
  书,散落了一地。
  辛达夷站起身,有些心虚。
  少年望着他,乌黑漂亮的眸,藏了火焰一般的流光,嗓音冰凉的,有些刺骨,
  “辛达夷,你***每天看着温衡这么受欺负,觉得很有意思是不是?”19
  []
Chapter19
  不知言希同辛达夷说了些什么,自那一日之后,辛达夷待阿衡好了许多,至少是肯同她讲话了。
  但是,两人真正亲密起来,还是一顿饭结的缘分。
  西林食堂的饭菜,在中学界是出了名的难吃,外校戏传,人西高的学生不仅学习彪悍,连说话都牛叉得很,吃饭从来不说吃饭,都说——“您今天同小强约会了吗?”土豆炒肉片不说土豆炒肉片,都说肉片炒土豆,番茄炒鸡蛋不说番茄炒鸡蛋,偏说番茄炒西红柿。
  但是,这群牛人还是很有涵养的,吃米咯了牙,一般不会骂娘闹唤,基本都是露齿一笑,走到大厨面前,来一句——“你们今天这么做饭有些过分了哈,沙子里竟然有米,把我的牙磨得不轻。”
  咳咳,其实,这些不算什么,可恨的是,饭菜齁贵齁贵的,贵就贵吧,给的量常常不够,女孩子倒没什么,但男孩子们,半大的毛小子,一般吃不饱。
  于是,男孩子们养成了惯例,带饭到学校,然后放到食堂的微波炉里热一热,草草吃了完事。
  阿衡也是经常前一天提前煮了饭菜,第二天带到学校吃。
  言希一般不带饭盒,总是看到一帮朋友,谁的好吃抢谁的。最近固定了对象,专抢思莞的。
  “张妈最近厨艺大涨,口味不像以前那么重。”言希捧着思莞的饭盒,吃得嘴上都是油,心满意足地对着辛达夷开口。
  “张妈口味会变轻?每次吃思莞他们家的饭我都要喝一缸水!”辛达夷把脸埋在饭盒里,含糊不清地开口。
  阿衡坐在前面抿着嘴偷笑。
  “大姨妈,你的饭盒里是不是有红烧排骨?”言希嗅了嗅,炯炯有神地看着辛达夷。
  “没有!”辛达夷捧着饭盒,一脸戒备地看着言希。
  “达夷,咱俩什么关系呀不就是几块儿排骨吗少爷我能抢你的吗哎哎让我看看……”言希嘿嘿笑,油油的嘴边堆出半边酒窝。
  “你丫昨天就是这么说的,结果我的排骨转眼就没了!”辛达夷义正言辞,掷地有声。
  言希飞扑,吊在辛达夷身上,爪子伸向饭盒。
  辛达夷宁死不屈,捧着饭盒,好似董存瑞举着炸药包。
  “林老师!”言希突然变脸,正正经经朝着辛达夷背后打招呼。
  辛达夷迷瞪着脸,转身,言希奸诈一笑,趁着少年转身分神,伸手去抓饭盒。
  结果不巧,刚啃过鸡翅,手还是油的,而饭盒是铁的,手一滑。
  啪叽。
  饭盒盖地。
  辛达夷回头,蹲了身,眼泪颤巍巍的。
  “我的肉,我的饭……”
  “哈……那啥,还真有排骨呀……”言希指着地上一滩酱红色的排骨,怔忪小声开口。
  “言希你丫赔我!”辛达夷怒了,头发竖了起来。
  “咳……喏,给你。”言希大眼睛望着天花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纯爱耽美
完本纯爱耽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