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纯爱耽美 > 十年一品温如言(全+番外) > 分节阅读_22
《十年一品温如言(全+番外)》

分节阅读_22

作者:书海沧生 字数:4319 热度:22
板,一只手背在脑后,另一只手把从思莞那里抢来的饭盒递给了少年。
  辛达夷接过饭盒,刚才没掉出来的泪瞬间飚落——“连根菜叶都不剩,你让老子吃毛?!!”
  言希翘了二郎腿,拿着牙签,耸耸肩,摊开手无辜开口——“那少爷我就没办法了……”
  “老子跟你拼了!”辛达夷磨牙撸袖子。
  阿衡吃了半天饭,耳朵没一刻消停,叹了一口气,放了筷子,转身,把自己的饭盒伸到辛达夷面前,扒了一大半到空饭盒中——“给,你吃。”
  “老子不吃张嫂做的饭,齁咸齁咸的!”辛达夷一字一句,死死瞪着言希。
  言希眼睛黑黑亮亮,闪着无辜至极的光芒。
  “我做的,不是,张嫂。”阿衡温和开口。
  “你会做饭?”两个少年异口同声。
  阿衡点头,一脸理所当然。
  女孩子到了她这么大年纪,不会做点儿饭菜,日后怎么嫁人?
  “这么说,思莞的饭也是你做的?”言希挑眉,墨色隐了翠。
  阿衡含笑继续点头。
  辛达夷瞪圆了眼睛。
  开始,少年扭捏着不想接,可是,肚子咕噜咕噜的直叫唤,心一横眼一闭,***思莞言希能吃他也能吃!便接了过来。
  红烧茄子,香干肉丝,番茄鸡蛋,几样家常菜虽然简单,但做的精精致致,干干净净,很有卖相。
  少年挠挠头,抓着筷子扒起饭菜,开始吃到口中只觉得普通,但是越吃越可口,上了瘾,最后一口,打了饱嗝,方搁下筷子。
  “哈……死孩子,没出息的样子!”言希年纪比思莞达夷大,自小就有个做人哥哥的范儿,笑骂少年。
  阿衡也笑,薄薄的唇微弯,清恬的色泽。
  辛达夷拿袖子一抹嘴,抬头直直看着阿衡,半晌,才开口。
  “温衡,你丫以后别这么笑,看着让人忒闹心!”
  “呵呵。”
  “本来我是不想搭理你的,整天这么笑,假得很,但老子吃人的嘴软,以后,别在我们面前这么笑了,知道不?”
  “呵呵。”
  “你丫真是个石头,都听不懂话!”辛达夷撇唇。
  “呵呵。”
  “腮帮子疼不疼?”言希微笑。
  “疼。”阿衡戳了戳自己的腮帮,不好意思地开口。
  除了腮帮会痛,这么笑有什么不好吗?
  她对这个世界抱以善意,明明知晓人心的顽固,也未尝预期自己有什么本事能够一夕改变什么,只是,期望,别人转身的时候,能看到她的微笑。虽然,他人兴许不会回以相同的微笑,但是,她已经努力过,渴望了潜移默化的力量,余下的,不是她的后悔便好。至于别人,无力,亦不想管上许多。
  **************************************分割线**************
  “阿衡,同你打个商量成不成?”思莞表情特严肃,明亮的眼睛依旧是阳光一般的温暖。
  “什么?”阿衡笑,歪头。她正在做习题,思莞就这么敲开了房间。
  “下次做饭做得难吃一点。”思莞皱了眉头,唉声叹气。
  “为什么?”阿衡怔。
  “言希整天抢我的饭,我每次都只能啃面包。”思莞表情很是无奈。
  张嫂是个典型的北方人,口味很重,做的饭菜时常盐味有些过,但温家一家人都是温和礼貌的人,对在温家服务了一辈子的老人很是尊重,从不会挑剔,吃得惯了也就好了。照着以前张嫂做饭的口味,言希是绝对不会抢他的饭盒的,但是,如今换做了阿衡掌勺,言希便认准了,让他很是无奈。
  “多做一些,好了。”阿衡吸吸鼻子,漾开微笑。
  “给,他的饭盒。”少年也笑了,狡黠的意味,清泉一般的容颜,酒窝深深的,从背后,拿出一个塑料饭盒,干脆利落,早有预料的样子。
  那饭盒,粉色的,印着戴着小花的绯色小红帽猪仔。
  言希的风格。
  阿衡叹气。
  做饭时,多添上言希的一份,又不算什么难事。思莞这么大惊小怪地跟她提起,估计是言希抹不开面子,同思莞商量了,绕着弯儿,想让她自个儿开口。
  那少年,便是不通过思莞,直接同她说了,她又怎么会拒绝他?
  想必还是,言希觉得同她生分,不便开口,尤其是向一个女孩子讨吃的,未免太丢人,便踢了思莞作了戏。
  这人,未免太别扭了……
  阿衡默,看了思莞,接过饭盒——“言希,想吃什么?”
  “噢,阿希说他想吃红烧排骨清炖排骨冬瓜排骨粉蒸排骨……”思莞不假思索。
  说完后,看到阿衡了然的无奈表情,觉得自己串通言希骗阿衡着实不厚道,脸皮红了。
  “咳咳……”思莞飘忽着眼神,不自在地掩饰心虚。
  “知道了,知道了……”红烧排骨清炖排骨冬瓜排骨粉蒸排骨吗?
  她敢说言希告诉思莞之前肯定不知道琢磨了多长时间。
  阿衡笑,轻轻无意识地点了点饭盒上小猪仔的鼻子。
  “啊,对了,阿衡,阿希在班中,你多督促他学习,他上课睡觉你多管着点儿。”思莞一本正经地开口。
  “言希,为什么,要留级?”阿衡一直有疑问。
  “哦,期末考试睡过了,没参加考试。”思莞表情无奈。
  阿衡呆。
  西林有一个不成文的惯例,成绩不顶尖没关系,但是考试一定要参加。如果敢旷了考,必留级无疑。
  “你,和他,不是一班?”阿衡问他,她记得思莞和言希是同一班的学生。
  “我们一直是同桌。”思莞摇摇头。
  “那,为什么,不多多,看着他?”阿衡疑惑。
  既然有思莞在,言希有人照应,怎么还会做出这么离谱的事。
  “我管他?我管他之前内少爷没把我折腾死就不错了。”思莞扬眉一脸不可思议你怎么能让我干这种事的表情。
  阿衡默默地瞅了思莞一眼。
  哦。
  让我督促着言希管着言希。
  敢情,我的面子比你大,脸比你白,言希就只折腾你不折腾我?
  没同胞爱的。
  ***************************************分割线*****************
  阿衡把粉色猪仔递给言希,那厮笑得灿烂,瞪大眼睛装得一无所知——“哟,温衡,你怎么也帮我做了一份,你这孩子,太客气了,唉唉,太客气了,真是的……”
  随即,颠儿颠儿地打开饭盒,眨巴眨巴大眼睛,开始磨牙——“排骨呢?少爷我的红烧排骨清炖排骨冬瓜排骨以及粉蒸排骨呢?!呀!肯定是思莞那个死孩子忘了说!”
  阿衡佯装不知,默默吃着自己的饭。耳畔是言希的小声抱怨,男孩子嘀嘀咕咕的声音,是少年时期清爽的味道,直爽而微微拐着弯儿无意识的鼻音。
  少年撅着嘴,拿勺子挖了一勺米,却看到了铺在软软白白的米饭下的,一块块粉蒸排骨。
  随即,消音。
  阿衡好心情地偷笑,恶作剧成功的愉悦。
  “粉蒸排骨,阿希,我也想吃……”辛达夷腆着脸,抱着饭盒挤到言希身旁。
  言希故意大声,黑黑亮亮的眸子含了一丝温暖——“想吃排骨,得说句好听的听听。”
  辛达夷直肠子,嚷嚷着——“不就吃你一块排骨吗,小气劲儿!”
  言希挑眉,勺子挖了一块排骨,在辛达夷面前晃来晃去。
  少年爬了爬乱发,口水泛滥,表情严肃——“那啥,言希,我想吃排骨,很想吃,非常想吃!”
  “然后呢?”言希问,眼睛却瞟向阿衡。
  “我要吃排骨,谢谢。”辛达夷声音瓮瓮的。
  “什么,我要吃排骨后面那一句是什么?”
  “谢谢!”
  “呀,声音太小了,听不到。”
  “谢谢!!”
  “听不到。”
  “谢谢!!!”
  “什么?”
  辛达夷怒了——“言希你丫耍我!”
  “少爷我真的没听到!”言希掏掏耳朵,对着前面座位平淡一笑,温柔而促狭——“温衡,你听到了么?”
  阿衡转身,笑得无奈——“听到了,听到了。”
  谢谢。
  知道了。20
  []
Chapter20
  温父在家待了一个月。
  他是一个极疼爱孩子的父亲,虽然性格中最多的军人的粗犷,但对一帮小孩却出了奇的耐心温柔。
  在家的时候,温父常常是带着阿衡到公园动物园遛达的。早晨,偶尔会去鸟市转转,傍晚领着女儿上茶馆子里喝喝茶同老朋友聚聚。
  说起来,巧的很,有一次,喝茶时,竟见到了傅警官。傅警官一见阿衡,就乐了。
  “国子,这是你家丫头?”
  温父笑了,点头说是。
  “嘿,这就对上号了。我说这孩子怎么一股傻劲儿呢,原来随你。”
  温父挺奇怪——“你见过我家丫头?”
  “见过。一个小姑娘,哥哥们在前面打着架,她抱着医药箱颠儿颠儿地跟在后面。”傅警官朝阿衡挤挤眼。
  温父疑惑地瞅着阿衡。
  阿衡淡定——“叔叔,你认错人了,吧?”
  傅警官实心眼,一拍大腿,说——“我怎么能认错人呢?就是你这孩子,这么有特色!”
  阿衡冒冷汗,坐直身子,不敢看温父——“你,认错了,我不认识,你哇,叔叔……”
  温父心中明白了几分,不吭气。
  傅警官急了——“就你!话说得磕磕巴巴的,我哪能认错!”
  阿衡吸鼻子,不服气——“谁磕巴啦……我没磕巴……”
  “对了,我记得,有一个叫什么什么言希的,不是还受了伤?”傅警官记性颇佳。
  阿衡摇头,迷茫着小脸装无赖——“叔叔你说什么,我听不懂,听不懂呀……”
  俺是乌水人,乡下孩子听不懂京城人说话……
  “小希腿上的伤好了没?”温父轻飘飘地下套。
  “不是腿,是肩膀呀!”阿衡条件反射。
  “你看你看,我就说是你,你还不承认……”傅警官指着小姑娘。
  阿衡默。
  嘴窟窿了,思莞言希不让她告大人的。
  温父意味深长地看了阿衡一眼,转向傅警官——“老傅,他们几个当时战况如何?”
  傅警官笑,眉飞色舞——“这几个孩子还真是牛,就仨,挑了人一群……”
  “傅叔叔,给你,糖葫芦,吃!”阿衡一声吼,打断对方的话,僵着胳膊,把刚买的糖葫芦戳到傅警官面前。
  傅警官愣了,随即摆摆手——“谢谢哈,叔叔不吃甜的。国子我跟你说,我当时去的时候正惊险……”
  噼里啪啦,噼里啪啦。
  温父面无表情,只是频频点头。
  阿衡舔着糖葫芦,眼睛瞪着傅警官,心中小声嘟囔——这叔叔,太坏了太坏了!
  当天喝完下午茶,一路上,温父走路姿势那叫一个标准,就差没在街上踢正步了。阿衡夹着尾巴跟在后面,灰溜溜的。
  到家时,温父特温柔慈爱地对阿衡说——“去,把你哥喊下来……”
  “爸,能不喊吗?”阿衡严肃地小声问。
  “你说呢?”益发和蔼的表情。
  哦。
  阿衡站在楼梯口,用手鼓成小喇叭——“思莞思莞,下来……”
  那声音,带着这孩子特有的软软糯糯的腔调,十分之温和,十分之……有气无力。
  半晌,没反应。
  “爸,你看你看,思莞不在。”阿衡微笑表情特诚恳。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纯爱耽美
完本纯爱耽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