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纯爱耽美 > 十年一品温如言(全+番外) > 分节阅读_23
《十年一品温如言(全+番外)》

分节阅读_23

作者:书海沧生 字数:4370 热度:21
  温父宛若圣父——“是吗?”
  转了身,怒吼一声——“温思莞,给老子立马滚下来!一,二,三!”
  这厢,少年穿着睡衣,不斯文地咣咣踩着拖鞋跑了下来,站成军姿——“到,到!”
  阿衡呆,很是佩服思莞的速度,想必是练出来了。
  “说!你做了什么错事!”温父在外面憋了一肚子的火这会儿喷了出来。
  思莞被吓了一跳,讪讪开口——“没干什么呀。”
  “嗯?!”
  思莞冒了冷汗,悄悄地瞄阿衡。
  阿衡望天。
  “你他妈又跟着小希达夷惹祸了是不是?!”温父冷哼。
  “没有呀。”思莞死鸭子嘴硬,装得淡定。
  “别装傻,老子生的,知道你什么德性!”
  思莞急了,觉得裹不住了,清亮的眼睛瞪着阿衡——“阿衡我不让你说的你怎么告大人了!”
  阿衡委屈——“不是我,那天那个,警察,认识爸爸……”
  思莞哆嗦了。怎么这么巧……
  “温思莞,你还有脸怪妹妹!你们几个浑小子打架被人抓到派出所这么丢人也就算了,你妹妹一个姑娘家你让她掺和爷们儿的事儿干嘛!”温父拍巴掌。
  “爸,我也能,爷们儿!”阿衡插嘴。
  温父转眼,对着女儿,表情严肃——“乖,咱好好的姑娘家,不变态哈!”
  哦。
  阿衡点点头,想想也是。
  “我没让她去,是她非跟去的。”思莞也委屈。
  她不声不响的,长着腿,一个大活人,他忙着掐架,哪里顾得过来。
  “你还有理了!”温父恼了,瞪大眼睛。
  思莞扁嘴,不吭声了。
  “越学越回去了,你小时候怎么教你的,不让你跟人打架,话都当西北风吹了是吧?”
  “别人欺负阿希,我和达夷总不能看着他受欺负不是!”思莞是个热血的好孩子。
  “你别跟我贫,小希那孩子,从小就是祸头子!你们一块儿长大的,他惹事儿不是一天两天,你俩除了跟在屁股后面瞎起哄,还干过什么正事儿了?言希受欺负,他不欺负旁的人都算人烧高香了!”温父唾沫乱飞,不骂不平气。
  “反正别人欺负言希就是不行!”思莞横了心。
  “温思莞,再犟嘴,信不信我抽你!”
  思莞大义凛然,觉得自己算是为言希大无畏了一回——“我不怕!”
  温父气得直哆嗦,压了口气,指着阿衡——“闺女,你先回屋,一会儿不管听见什么声儿都别出来!”
  “爸,爸,思莞,他不故意,惹你生气!”阿衡抓住父亲的衣角。
  “他不是故意,是有意的!你哥这人,不管着点儿,上脸!你别理,回屋去!”温父拍拍阿衡的肩,把她推到一旁。
  抡圆了巴掌,就要往少年背上招呼。
  阿衡一看,急了,脑子一热,指着天花板——“爸,你看,飞碟!!”
  默……
  世界一片安静。
  温父愣了。
  思莞本来眼圈都红了,被阿衡一句话说得,眼泪转来转去,就是流不下来。
  三秒后,开始爆笑。
  温母下班回到家时,看到的就是一幅傻气得可爱的场景——女儿呵呵乐着,丈夫笑得前仰后合,大手揉着女儿的头发。儿子则是穿着睡衣直接滚到了地上,侧脸的酒窝快要溢了酒。
  “笑什么呢?”温母摸不着头脑,但觉得眼前的场景着实温馨。
  思莞在地板上抬头,望见妈妈,更加乐了,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妈……妈……快看快看……”
  “什么?”温妈妈想要把少年从地板上拉了起来。
  “天上有阿衡的飞碟!……”思莞抓着妈妈的手,却笑得使不上力。
  “思莞,你太坏了太坏了,我救你,才说的!”阿衡脸红了,觉得在妈妈面前丢了面子,不好意思地看着母亲。
  温妈妈怔了怔,望着阿衡,望见了她同自己相似得宛若照镜子一般的眉眼,心中生出一种奇怪的感觉。这感觉,似乎从前便有,但一直被压抑着,直至此刻,却无法克制,奔涌而出。
  “妈,你怎么哭了?”思莞站了起来,睁大了眼。
  温父却明了了,温软了眉眼,叹了气,走到妻子的面前,把她揽入了怀中——“蕴仪,你看你看,阿衡的飞碟来了,把我们的女儿带回来了,你还哭什么?多像一个傻孩子……”
  那泪水,晶莹的,缓缓滴过,温柔的,属于妈妈的,眼泪。
  阿衡望着妈妈,呆呆地望着,眼泪像是旷日持久,从心底攀爬,直至眼眶。
  她无法汲取到世间美丽的光芒,因为这眼泪太过热烫,因为她把所有的爱一瞬间聚集在眼中,而这爱,涌动着,有了昭示之名,昂首而骄傲,洗却了悲悯,变得无暇……
  阿衡知道,这一刻,她才缓缓微弱而艰辛地扎根在不属于她的土地上,而这土地,容纳了她,逐渐融入她的血液,成为她的,爱她的,珍爱她的……
  于是,终至哽咽。
  **************************分割线****************************
  温父只有一个月的年假,休完了,应上头的命令,匆匆返回了军部。
  临行前,叮嘱了阿衡,让她离三人帮远一点,说是她跟着他们要学坏的。
  “我们阿衡,多淳朴善良的一个孩子呀,可不能跟着这帮死小子学坏,知道不?”
  他身为一个希望自己的女儿贤良淑德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的父亲,这些担心,是绝对有必要的。
  嘴上说是“这帮死小子”,话在心中,原本只有一个,便是——言希。
  言希是一个有魔力的孩子,总是将生活充满变数。他无意把可心疼爱的那个少年妖魔化,可是,他总是走了极端,却把事情做得无可指摘,做长辈的完全插不上手,他成长的轨迹总是按着自己既定的方向行走,让人猜不透将来和结局,完完全全本真的一团雾。
  他的一片私心,自是希望女儿一生安然无忧,平安喜乐,最好是做个小女儿姿态到地老天荒。
  为此,便是父辈有了个约定,他也是不愿让阿衡和言希凑在一起的,如果可以,阿衡年纪大了,他想要依着自己和妻子的心意,为女儿寻一个更加安全幸福的归宿。
  这归宿,自不会是言希。
  他盘算得妥帖,想着为亲生女儿铺一条康庄大道,却不曾料到,这个尘世,有一个词,推翻了他所有的打算,便是——命运。
  可,你说,若是命运未有纠葛,言希和阿衡,固守着两个极端,凭什么那年那月那日会相遇……
  阿衡微笑着,答应得乖巧——爸爸,我知道。
  可转身,红烧排骨清炖排骨冬瓜排骨粉蒸排骨每天翻新做的乐此不疲。
  有些事,预见到,是一回事。
  若是,想要阻止,又是另外一回事。
  温爸爸看着言希看得了然,战战兢兢觉得这少年是异数,却不知,一场笑谈,一厢情愿,他的女儿恰恰也成了言希生命中的异数。
  他看透了言希,却忽略了,对着自己的女儿,应该持着,怎样的看待……
  他自以为自己清楚明了,带着身为大人多走了桥吃了盐的经验,秉持着理智的优越感,可是,却无法清楚,掌控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吸引力又是怎样的困难……
  他在圈外,因着血缘和善意,为圈内人担忧得恨不得全权安置;可是,圈内的,喜悦或悲伤,除了用呼吸和心跳去感受,又怎么会存在一丝不安和理智的可能性,把所有的思绪理清,把所有的不圆满周全……
  他是一位父亲,却只能在圈外一个人怜悯。
  而这怜悯,尖锐了那男孩女孩的纯真与缺憾,显得格格不入,苍白而无力,就如同洒在大地的白月光,又怎能看着这空白的光明汲取到温暖……
  更何况,相遇了的,又怎知是注定钟情的。
  正如,钟情的,又未必是有福分相守的。
  如此费心,多了什么,少了什么。21
  []
Chapter21
  自从知道阿衡是思莞的亲妹妹,班中的女孩子们反倒开始不好意思了,益发不愿同阿衡接近,但碰面了,会打个招呼问个好,含含糊糊遮遮掩掩的。
  阿衡心底,却是松了一口气。
  “这姑娘又傻笑,您高兴什么呢?”辛达夷抓抓头顶的黑发。
  “林敏敏和我,打招呼了。”阿衡弯眉毛。林敏敏就是那个和她结梁子的姑娘。
  “傻样儿!”辛达夷笑。
  “靠!你们俩别没事闲磕牙了行不行?帮少爷我把这堆东西处理掉!赶紧的!!”言希在旁边晃着一沓作业本吼开了。
  “言美人儿,您老貌似是从高二晃回来的,不要告我这么简单的东西你不会……”辛达夷阳光灿烂,终于逮住机会吐槽言希。
  “本少不是不会,是懒得写,切,你们这帮小土豆是不会了解我的。”
  “谁小土豆呀?言希你别仗着自己多吃几天饭就得瑟不下你了!”
  “少爷我会啃排骨的时候你丫还没长牙呢!”言希打了个哈欠。他昨夜熬夜打游戏了。
  阿衡翻了翻言希的作业本,苦笑,有些头疼。
  他到底攒了多久的作业没写了。
  “达夷,你物理化学,我政治历史。”阿衡拿起一叠作业中的四本,分摊了两本,递给了辛达夷。
  “我们为毛要替他写作业?!!”
  “你们为毛不帮我写语数外?!!”
  两个人一起跳脚。
  “你们,说什么,我听不懂。”阿衡微笑,乌眸一片温柔波光。
  “温衡你丫怎么一到关键时候就卡带?”辛达夷急了。
  “呀!本少刚刚说的明明是地球话,温衡你怎么听不懂?!!”言希瞥眼。
  “敢情你丫还会说其它星球话哈?”辛达夷听言希的话说得忒别扭。
  “噢,我火星的,来你们地球考察。”言希露齿一笑,晃花人眼。
  “火星是啥样的?”
  “和地球一个样呗,蓝天白云,椰林树影,水清沙白……”
  “那是麦兜的马尔代夫,别抢猪台词!”
  “我和小麦本家,本少属猪,它不会介意的……”
  阿衡不动声色地闷笑。
  看吧看吧,她就说,不到两秒钟,这俩人就偏题了。
  “上课了上课了!辛达夷,你怎么这么多话!”班主任林女士走进班,敲了敲黑板擦。
  “言希还说了呢!”辛达夷不乐意了。
  林女士汗,选择性耳聋,只当没听到,开始讲课。
  言希皮笑肉不笑,长腿使劲儿在桌子底下踹了辛达夷一脚。
  辛达夷嗷嗷嗷。
  “早知道,老子就不专门换位儿和你丫一桌儿了!”
  “本少还不乐意跟你同桌呢,显得我跟你一个水准!”言希修长白皙的指轻敲下巴,懒散的样子。
  阿衡转头,看着两个人,歪头笑了。
  牙齿整整齐齐的,米粒一般,好看而温柔。
  “看戏要收钱!”言希笑,伸出漂亮干净的手,一根根的指,白皙若玉,指节削薄。
  “说什么,听不懂……"阿衡边摇头,边转身,慢慢悠悠的。
  “又装傻。”言希望着阿衡的背,清淡开口,可是语气,却带了熟知和戏谑。
  “你们很熟吗?”辛达夷嘀咕。
  言希但笑不语。
  不多不少,刚巧知道。
  不深不浅,恰是新知。
  *********************************分割线*********************************
  阿衡叫思莞吃晚饭时,他正在赶作业,再看,竟是高一的英语。
  “言希的?”阿衡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纯爱耽美
完本纯爱耽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