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纯爱耽美 > 十年一品温如言(全+番外) > 分节阅读_34
《十年一品温如言(全+番外)》

分节阅读_34

作者:书海沧生 字数:4390 热度:17
分割线***************************
  阿衡看着言希房间紧闭的门,揉揉眉心,有些伤脑筋。
  达夷一早就来了,两人一直关着房间,无声无息,鬼鬼祟祟,不知在做些什么。
  敲门,咚咚。
  没反应。
  第十次了。
  阿衡有些小郁闷,她从开始煮晚饭到厨房里的绿豆粥变凉,将近两个小时,这俩毫无声息。
  于是,推门。
  还好,没锁。
  “啊啊啊啊啊!”
  “哇哇哇哇哇!”
  两声高分贝的尖叫,一个嗓门粗,一个音律高。
  阿衡吓了一大跳,惊悚十分,探过头,屋内的电视正播送着dvd。盘坐在地板上的两个少年看到她的出现,像是受了很大的打击,尖叫堪比母鸡。
  “不能看,不能看!”辛达夷蹦了起来,伸臂挡在电视机前,眼睛瞪得贼大,脸红得快煮透了。
  阿衡呆。望着辛达夷挡住的电视缝隙中若隐若现的女人白花花的大腿。
  砰。一个抱枕砸了过来。
  “流氓!”言希站在远处,红着瓜子脸,大眼睛占了半张脸,唾沫恨不得喷到她脸上。
  紧接着,第二个,第三个砸了过来,嗖嗖的风声伴随着电视中清晰猥琐的男女呻吟声。
  阿衡僵硬地对着言希微笑,转身关了门,走了两步,又返回,开门,再度听到尖叫声。
  “我只是,想问,你们,什么时候,吃饭。”
  “还有,继续,我不急。”
  之后,吃晚饭的时候,辛达夷吞吞吐吐——“阿衡,你别误会,我们那次,是第一次。”
  第一次看a字开头的限量版还是第一次集体公然传播□物品?
  阿衡只笑,不语,脸色却铁青。
  “牛虻!”言希抱着白瓷碗,缩着脑袋喝稀饭,只露出大眼睛,委屈而无辜,隐隐的戏弄和狡黠。
  阿衡放了碗,眉眼温和,慢悠悠一字一句地说——“我怎么,流氓了?是参与了,还是,帮你handwork了?”
  真恼了真恼了!
  辛达夷打了寒颤,小声对言希耳语。
  让阿衡说出这样露骨的话,放在平日,比杀了她还难。
  废话,还用你对老子说!
  言希挑眉,拿手挡嘴,低声骂回。
  怎么办?
  辛达夷抓抓黑发,觉得棘手。
  要不,你给阿衡赔礼道歉?
  言希摸下巴,深沉考虑。
  为毛是我?
  辛达夷急了,半个身子探到言希座位上。
  切!你的东西,难道要老子背黑锅?
  言希义正言辞。
  靠!要不是你丫说想看日本的,老子会辛辛苦苦东躲西藏带来吗?
  辛达夷快抓狂了。
  呀,不管了,是你带的东西,你负责。
  言希摊手,闭眼装无赖。
  阿衡垂头,肩膀不停抽*动,手中的筷子在颤抖。
  “阿……阿衡,你别哭,那啥,我不是故意带那些东西来的,你别生气。”辛达夷吞吞口水,小声道歉——“都是我的错,你别哭了,我没见过女孩子哭,很恐……嗷嗷,言希,你丫踩我干嘛!”
  “咳,对对,阿衡,都是大姨妈的错,真是的,这孩子,这么多年,光长岁数不长脑子,怎么能干出这么天理不容这么猥琐这么不少先队员的事呢!我帮你打他哈!”言希猛踩辛达夷,陪着笑脸。
  阿衡听言,抬起头,双颊憋得通红,唇齿之间,俨然是温柔揶揄的笑意。
  还好,不是哭。
  辛达夷松了一口气,但反应过来随即咬牙——“阿衡!!”
  “抱歉,不是,故意,要笑的。”阿衡弯唇,声音软软糯糯,慢慢的,好心情的。
  “呀!死大勺儿,死水龟!”言希怒,左手佯装要拍阿衡的脑袋,到了发顶,却轻轻落下,拍了拍。
  微凉柔软的掌心。
  “切,死孩子,还以为真恼了呢。”
  笑靥如花,龙眼般的大眼儿眯了眯。31
  []
Chapter31
  言希喜欢视觉摇滚,阿衡是不意外的。
  因为,她清楚地知道,这少年有一颗敏感而又宽阔的心,足以承载音乐最绚丽的变化,接受造型上最诡谲的尺度。
  颓废,靡丽,喧嚣,这是她对那些带着金属质的音乐所能给予的所有评价。
  言希是一个聪明的人,因此,他总是,把那些可以称为美人的人,演唱时的所有细微的动作表情模仿得惟妙惟肖,甚至嗓音流动的味道,只不过是跑了调的。
  言希又是一个专一的人,许多年,只听一个乐团的音乐,最传统古板的日本最高傲华丽的sleepless,夜未眠。四个人的组合,其他三个,只是平平,唯独主唱ice,是一个如夜色一般迷人的精致黑发男子。
  ice喜欢站在舞台的角落,在灯光暧昧中,画着最华丽的妆容,用带着压抑狂暴的灵魂演绎自己的人生。
  无法道明理由的,言希热烈地迷恋着这个乐团,或者说,ice这个人。
  阿衡看过言希录的ice演唱会现场,却着实无法生起热爱。因为,这个叫做ice的男子,有着太过空灵干净的眼睛,脱离情绪时,总是带着无可辩解的对世人的轻蔑;热情时,却又带着满目的火,恨不得把人烧尽。
  她看着舞台上的那男子,看得胆颤心惊,转眼,却又胆颤心惊地发现,言希把那男子的眼神模仿得炉火纯青。
  这让她有一种错觉,如果给言希一个机会,他会放纵自己重复走向ice那些眼神背后隐藏的相似的经历,而这些经历,她即便不清楚却也敢打包票,绝不是长寿安宁之人会拥有的。
  因此,当陈倦微笑着把一张传单递给言希时,阿衡隐隐皱了眉。
  “什么?”言希有些怔忪。
  陈倦笑——“我以前听思莞说,你很喜欢视觉摇滚,今天上学路上,有人发传单,好像是c公司
  准备新推出一个视觉bank,正在选拔主唱。你可以去试试,言希。”
  c公司,是全国有名的造星公司。国内知名的乐团,有多数是c团制造。
  言希愣,半晌开始偷笑——“哎呀呀如果本少被选上了进入演艺圈以后是不是就能看到我偶像儿了?”
  陈倦挑了眼角的凤尾,隐去笑,正色——“言希,我没有和你开玩笑。”
  言希怪叫——“谁跟你开玩笑,就是开玩笑我能拿我偶像儿跟你开吗,切!”
  “言希,我记得你丫好像从两年前就念叨着要到小日本儿去看你偶像儿。”辛达夷插话。
  “没办法,我老头说,我要是敢踏进倭国一步,就立刻和我断绝关系,尤其是金钱关系。”言希摊手,摇头,感叹。
  “别扯这些了,我正好认识几个玩儿乐队的,言希你要是乐意去,我可以请他们陪你练习。”陈倦打断少年偏题的话头。
  “去,怎么不去?”言希笑。
  阿衡坐在一旁,一直不置一词,心中却隐约有些烦躁。
  她心底本来期待言希把这事当做一个笑话,说说也就忘了。可是,他放学以后就把自己锁在了房间里,关了灯,一个人一遍遍安静地重复观看ice的演唱会实录。
  出来的时候,只对她说了一句——“阿衡,我想试试。”
  阿衡不说话,只是默默点了头。
  她不知rosemary为何对言希的事如此关心,但mary寻来的那几个人,每一个都是艺大的学生,对摇滚乐十分通晓。
  “这是玩儿真的?”辛达夷对着阿衡咂舌。
  架子鼓,吉他,键琴,一应俱全。
  “嗯,昨天,言希,报了名。”阿衡开口,目光却是投在rosemary身上的。
  他正用着完全专业的角度,在认真挑剔着言希唱歌发声。
  阿衡没有忘记,思莞曾说过,陈倦的音乐才能有多么出彩。
  当然,母亲也曾说过,言希幼时跟随她学钢琴时,整整一年,才能磕磕巴巴地弹出一首小舞曲。
  天生长了一双弹钢琴的手,却对音乐的敏锐性出奇得差。
  因此,为什么,会是言希?rosemary,分明是早就做好了准备,选定了言希,或者,他一开始的目标就是言希。阿衡甚至有一种错觉,他在不遗余力地把言希拉向这条路。那一套说辞,言希的兴趣,同学情谊,太过敷衍。
  依言希平日的敏锐,他本该看出,可是,当这少年流连沉浸在精神甚至灵魂的罂粟中,已然失去控制。而rosemary,显然是清楚言希性格中的这一弱势的。
  他对言希很了解。这超出阿衡设想太多,也太可怕。
  因为,她从一开始就不清楚这诡异少年的目的。从他的变装归国,对过去的只字不提,以及思莞对他靠近言希的强烈排斥,一切的一切,都像解不开的雾色朦胧。
  “这句是八六拍,a大调,先起后收,唱错了。”rosemary皱眉,指着乐谱。
  “怎么又错了?”言希小声,瞪大眼睛,看着乐谱,像要看出一个洞,表情是茫然无知的可爱。
  阿衡收回神思,笑了起来,走到厨房,准备了几杯果汁。
  “陈倦,谢谢。”阿衡把果汁递给那个一身女装的妖娆男子,微笑着打断他对言希的训斥。
  言希眼睛水汪汪地望着阿衡,可怜兮兮地伸出手索要果汁,像极嗷嗷待哺的卤肉饭。
  “阿衡……”
  “自己拿。”阿衡微笑,淡淡转身,拉着辛达夷向玄关走去。
  她留给他完全的空间。
  不要遗憾,不要有遗憾……
  ********************************************分割线**********************
  选拔的日期在七月中旬,期末考试是在七月初。思莞是断然不会允许言希再次在高一混日子的,这厢思尔中考一过,他便驻扎在言家,每天主动给言希复习功课。
  rosemary对思莞的行为一直似笑非笑的,像是早就明白他会如此,也就知趣地应允,期末考后,再练发声。
  “阿衡,你……”思莞对着阿衡欲言又止。
  阿衡淡哂,她知道思莞想说什么。
  为什么不阻拦言希?
  所有的人都觉得这样不妥,所有人都觉得言希日子过得太舒服吃饱了撑的去玩乐团,更可笑的是竟然还要当艺人,依他的身份,权势和地位,哪一样不是手到擒来,为什么还要如此?
  还是,思莞认为,言希只能高雅到不沾染人世尘烟,阳春白雪,被人捧在手心。
  虽然,她也是一直这样……期冀着。
  可是,言希是独立的,自由的言希,是言希的言希,既不是思莞的言希,也不是阿衡的言希。
  只有,当他心甘情愿地属于一个人时,才有被拘束依旧幸福的可能。
  但是,她生性如此的愚笨迂腐,在这样的人出现之前,又该怎样保证这少年的平安喜乐?
  不能多一分,不能少一寸。
  实在伤脑筋。
  期末考终于考完了,暑假正式开始。言家成了根据地,达夷思莞整天泡在言家,吃吃喝喝,完全脱离了长辈的管教。
  rosemary很快又杀了回来,对言希进行第二拨的魔鬼轰炸。
  言希每天摧残着众人的耳朵,思莞有涵养,只躲在楼上不出来,达夷可不管这么多,言希一开口,势必捂着耳朵哎哟哟叫着表示自己的痛苦。卤肉饭大合唱,在主人脑门上绕来绕去,“卤肉卤肉不知所云不知所云”
  言希怒,连人带鸟,一齐往外扔。
  选拔赛的前一天,连阿衡都觉得肉丝美丽同学快被折磨得只有出的气儿了,言希这厢,才找准了调,配上姿势动作,仔细看来,竟让人移不开眼睛。
  “阿衡。”言希望着阿衡,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纯爱耽美
完本纯爱耽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