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纯爱耽美 > 十年一品温如言(全+番外) > 分节阅读_35
《十年一品温如言(全+番外)》

分节阅读_35

作者:书海沧生 字数:4380 热度:17
他在寻求她的肯定。
  阿衡舔舔干燥的唇,并不看言希——“明天,要准备,水,喉糖。”
  言希轻轻呼吸,大眼睛望着阿衡。
  辛达夷看着两人,觉得气氛尴尬,乖觉地没有聒噪。rosemary在一旁只是笑,眼角的凤尾流光尖锐。
  思莞站在二楼,肘倚着栏杆,笑着开口——“阿衡,再准备些排骨。”
  阿衡微笑,点头说好。
  *******************************分割线************************
  第二日清晨六点,rosemary就带走了言希,说是带他去做造型,让阿衡他们直接去选拔会场。
  c团包下了市立戏院,大肆宣传,要将一夜成名的神话进行到底。
  阿衡达夷思莞到时,并未寻到言希,只看到了满眼乌泱泱的人群,坐得满满的。甚至走道上,都布置了塑料座椅。
  听着周围人的交谈,好像是候选人现在已经排了序,分发了号码牌,现在大家都在后台准备。
  阿衡他们估摸着,这么多人,到了后台,也不一定能看到言希,反而平白给他添了压力。于是就在前排走道找了位置坐等。
  说实话,阿衡并不喜欢男子画着过分的妆容,如若相貌不够突出,画出来效果是惊人的恐怖,好比,眼前的几位。
  场内大家的表情,除了那些选手的亲友,蹦起来兀自呐喊,其他人都是青紫不定。
  阿衡开始头疼。她知道言希的好看,却也担心,依着这少年狂傲不羁的性子,不知又会画出什么前卫的模样。
  场内摇滚重音质震天响,他们几个坐在前排,思莞达夷被聒得实在受不了,无奈捂住耳朵,而阿衡,只看着场内缤纷不定的光线,一派沉静温和的模样。
  后面倒也出来了几位模样唱功好的,引起满堂喝彩。
  可是,比起言希……
  阿衡轻轻叹气,微闭了双眸。
  结局已经分明。
  她只能如此了吗?
  着实……让人不甘心。
  再睁开眼,舞台上,已经站定那个少年。
  场下一片欢呼,喧嚣至极,她却双手交叠紧紧贴了膝盖,摈弃了纷扬,耳畔一片清明。
  言希站在了一隅安静的角落,眉眼早已不是平日的样子,画得妖媚而华丽。
  分明是阿衡记得的演唱会上ice的模样,熟悉清晰,惊心动魄。
  火红的披风,纤瘦的身姿,纯白的衬衣,解去的三颗纽扣,晶莹白皙的皮肤。
  梳向后的一根根小辫子,火色的丝带,漆黑的发,干净无尘的眸。
  连微风吹起时,衬衣下摆的弧度……都一样。
  阿衡胃有些绞痛,手心已经被汗湿透。
  她记得言希对她说,ice早在98年初,便因为压力太大,而从十三层公寓跳楼自杀。并非不想去
  日本看他的演唱会,只是那美人早已随风而逝,魂梦两散。
  她记得,幼时,邻居的老人说,男生女相,无福无寿,最是红颜命薄。
  她记得,言爷爷临行前,老泪横流,让她无论如何,要保住言希。
  她不懂,什么都不懂,只选择相信了所有的流言流传,却因为言希的渴望,而裹足不前。
  可,蓦地,灯光熄了,全场哗然。
  再亮起时,只照着舞台正中央,四周一片黑暗。
  那里站了另一个少年,画着烟熏妆,美貌魅人。
  是rosemary!
  他打了响指,音乐响起,是言希练习了千百遍的ice的成名曲——《fleetingtime》。
  流年。
  少年磁性而带着强大爆发力的声音在舞台响起时,满场的震撼,已经难以言喻。
  陈倦拿着麦克风,声线华丽而张扬,是摇滚真正完美的样子。
  他嘲笑着,望向舞台角落里阴影里站着的那个少年。
  阿衡盯着言希站着的角落,盯着黑暗中的那道黑影,看着黑暗中的那双大眼睛,慢慢变得黯淡,慢慢消失了光芒。
  明明所有人的目光都在陈倦身上,明明所有人都已忘却黑暗中那一抹的存在,阿衡却看到了他慌张无措,甚至到悲伤愤怒的灵魂。
  他站得笔直,那么美丽,却没有人再望一眼,再也没有。
  阿衡觉得自己的血液在逆流,她有些困难的站起来,紧紧攥住了身下的塑料座椅,耳畔轰鸣,一步步向前走去。
  多么奇怪的幻觉,这么大的世界,这么喧扰的人群,却只能听到自己的脚步声。
  “阿衡,你要去哪里?”思莞担心的声音,被人群淹没。
  她从一侧,走上了舞台,用尽了所有的力气,把手中的座椅砸向陈倦。
  她觉得自己,想要杀死他。
  当音乐戛然,当所有人鸦雀无声,她伸出手,用力地抓住了舞台角落里的那个少年。
  “言希,回家。”
  少年站在黑暗中,看着她,来不及收起的是眸中模糊的疏离和浅淡凉薄的桃色。
  蓦地,他笑了,姿态柔软地由她牵着手,抬头时,眼底却是一片,小心翼翼的冷漠和尖锐。
  她回望着他的目光,一点点伤心愤怒起来,有些珍惜的东西揣在胸口,踉踉跄跄,找不到呼吸的出口。
  抓住言希的手,不再看他一眼,只是向前一直跑。
  脑中,当时,只回旋着一个念头。
  回家,快些回家,她要带言希回家。
  可,当到了家,阿衡的动作却只余下一片机械。
  直接把言希带到了浴室,打开了淋浴,拿起洒头,用手心试着温度。
  冷的,热的,温的。
  “阿衡,你在做什么?”言希一笑,面上,是比平时还要明澈十分的美丽。
  “闭上眼。”阿衡面无表情。
  噢。言希乖乖地闭上眼。
  她拿着毛巾,轻轻地沾了水,擦拭他面上精心雕琢过的妆容。
  “疼。”言希开口,撅嘴。
  “忍着。”阿衡冷着脸,面容带着怒气,手上的动作却更加轻柔。
  眉,眼,鼻子,嘴巴,缓缓地呈现出本真。
  她擦拭到少年的额角,直到望见平日熟悉的那一撮有些稚气的绒毛,呼吸的紊乱才稍稍缓解。
  过了许久,阿衡复又开了口——“低头。”
  言希乖乖低了头,阿衡皱眉,一点点解开少年头上的火色丝带。
  “不好看么?”言希开口,开玩笑的语气。
  阿衡却不做声,望着自己满手的发胶和发卡,静静地,用水湿了少年的黑发,取了洗发膏,轻轻
  用手心揉着,揉了许久,冲干净了,柔软的黑发上,依旧是发胶的味道。
  难闻的,令人窒息的味道。
  第二次,第三次,依旧是去不掉的似乎带着印记的味道。
  浴室里,安静地只剩下缓缓的水流声。
  蓦地,一声巨响,那女孩扔了手中的喷头。
  “到底哪里好看了?!一个男孩子不好好地做你的爷们儿,学什么小姑娘,扎什么辫子,丑死了,难看死了,我从来没有见过像你这么丑这么难看的人!”阿衡吼着,颤抖着,声音很大,大到近乎失控,全然不是平日的温吞和费力。
  “知道了。”言希看着她,低头,垂眸,沉默起来。
  半晌,她沙哑着嗓音,清晰质问——“你知道什么?!”
  他抬起头,狼狈着,想要开口,却发现,那女孩,已然,皱着面孔,隐忍着发红的眼眶中的晶莹。
  他看着她,把头小心翼翼地抵在她的颈间,安静依赖的姿态,像个孩子一般,带着无措——“对不起。”
  湿漉漉的发,水滴安静地掉落。
  阿衡轻轻推开了他,背过身子,深吸了一口气,却因为巨大的压抑,眼泪滚烫掉落。
  “言希,在你学会不去猜忌温衡之前,不要,说对不起。”
  **********************************分割线************************
  “喂。”清晨六点钟。
  这个时候,会是谁?
  阿衡拿着电话,开口——“哪位?”
  对方笑——“我,陈倦。”
  阿衡冷了音调——“有事?”
  “我还以为你会感谢我。没想到……实在太伤同桌情谊了。”陈倦声音带着磁性和戏谑。
  “你哪里来的,自以为是?”阿衡声音冰冷刺骨。
  “难道不是吗,我取代了言希的演唱,没有把他推向ice的前尘,我想你不会看不出言希和ice性格中黑暗叛逆的部分有多么相似。”陈倦语气笃定。
  “你一直恨言希,是吗?”阿衡深吸一口气,冷静开口。
  “如果你是我,如果你迷恋得无可自拔的人深深地爱着言希,你会怎么做?”对方依旧笑,像老友聊天的轻松。
  “所以,就报复言希?”她的语气变得益发冷硬。
  对方轻笑——“起初我是这么想的,可是,突然觉得累了,发觉事情不是我想象的如此,就想要停手了。”
  “后来的,你都看到了,虽然言希未称心如意,但我,没做什么十恶不赦的事。”他觉得自己再理直气壮不过。
  “毕竟,我没给言希造成任何实质的伤害,对吗?”
  只是,却遭到差点毁容的待遇,实在,让人郁闷。
  阿衡那一日的冲动,完全超出他的预想,这女孩一向理智,虽然比起那人的冷清睿智有所不及,
  但是,至少比起思莞,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的聪慧通透。
  至今,他还不知,阿衡那一日到底为何恼成那幅模样,爆发的神情,像是欲杀其而后快。
  连温思莞都未如此,究竟是他猜得过浅,还是她藏得太深。
  电话彼端却一直是沉默冰冷,陈倦听得到那一端那人的呼吸,涌动的压抑的,分明是……阴暗中隐藏的无法见光的愤怒。
  过了许久,她开了口,惊雷一般,炸在头顶,这少年握着话筒,无法动弹,无法言愈的……震撼。
  这是他这辈子第一次听阿衡说脏话。
  “你***知不知道,言希最怕的不是像那什么狗屁ice一样长埋地下,而是,被全世界抛弃!”32
Chapter32
  那一日,有个少年风风火火地跑到了言家。
  “美人儿,咱不生气哈!老子已经替你揍了陈倦,丫个拆人墙角的死人妖!”穿着黑t的俊朗黑少年,表情严肃,对着沙发上静默的那一个,慷慨陈词。
  言希抬头,扑哧一声,喷了——“是你打了人,还是人打了你?”
  这傻孩子的脸上,青一块紫一块,嘴角肿了起来,脖子还有许多道清晰的血痕,像个调色盘。
  达夷抓着黑发,傻笑——“嘿嘿,你甭管这个,反正知道老子帮你报了仇,就成了!”
  言希凝视着少年的面孔,干净正直,一望见底,片刻,琢磨着,笑了。
  “达夷,你说,这个世界,是像你的人比较多,还是像我的多一些?”
  少年愣了,皱着眉,思索,坦诚——“要是说脸,长成你丫这样的还真难找;要论个性,像您老这样变态霸道爱欺负人的就更不多了。”
  “妈的!”言希笑,手中的抱枕砸了过去。
  *****************************分割线**************************
  言家门前有一颗榕树,是言希过两岁生日时,言老亲自为孙子栽的。长了十数个年头,一直十分茂盛,近几年,老人对军中的事物渐渐放了权,在家中,闲着无事,就找人在榕树下砌了一个石棋盘,黄昏时,常常同一帮老伙计老战友杀得难分难解。阿衡之前放学回家时,就碰到过许多次。
  她喜欢那些老人们下棋时的眼神,那是睿智,桀骜和开阔,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纯爱耽美
完本纯爱耽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