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纯爱耽美 > 十年一品温如言(全+番外) > 分节阅读_39
《十年一品温如言(全+番外)》

分节阅读_39

作者:书海沧生 字数:4355 热度:19
的落郁不满,似乎,都退却了脚步,恍然的一瞬间,如水般流缓的岁月伴着温暖的日光,惊艳了满眼。
  还是小时候笑得好看一些。
  阿衡皱眉,这话语在心中是不假思索的呈现。
  奇怪,同一个人,相片为什么和现实有着如此极端的差别?
  她看到的言希,笑的时候永远是扬起半边唇角,漫不经心的样子,即使是恶作剧时,也只是添了狡黠的双眼,可是,嘴角永远不会消退的,是那一抹意味不明的讥讽,与今日相片中所见的那一派毫无保留的灿然,俨然天差地别。
  难道只是年龄的差距造成的吗?可是,容颜并无太大的变化呀……
  她的手指有些停顿。
  之后……再往下翻看,却只望到突兀的空缺,塑料薄膜的苍白。
  他的十五岁到今年呢?
  整整的两年,为什么会是一片空白?
  那一抹笑,左的,右的,端平的,快乐的,还未尖锐的,为什么凭空消失了……
  阿衡思索着什么,无意识地合上相册,却不小心,摔到了地上。
  拾起时,触到相册的硬质脊背,有粗糙的磨砺,她定睛,食指轻轻触过,是划出深痕的四个字母,d——e——a——d,dead.
  dead。
  已逝。
  阿衡转身,那个少年,正倚在门畔,笑看着她,目光灼灼。
  “阿衡,饭煮好了吗?”他问她,左脚轻轻地,压在右脚之上。
  随意的举动,看起来却有些奇怪。
  阿衡微微眯眼,端凝这少年许久,波澜不惊的姿态,温和开口——“就好。”
  随手,深刻了那样触目惊心字迹的相册,被她放回了书架。
  **********************************分割线**************************
  午饭后,阿衡接了家中的电话,爷爷让她回家一趟。
  言希依旧在丰善他的《朝阳》,沉默安静的姿态,阿衡不便打扰,悄声离了去,可蹑步下了楼,少年的房门,却一瞬间关闭,锁上了,同她行走时一般的悄无声息。
  明明,没有风。
  回到家时,思尔正说着笑话,逗得母亲爷爷大笑不止。
  阿衡也笑,站在玄关,轻轻向开门的张嫂嘘了指。
  这样的温馨,打断了,实在遗憾。
  “妈,你猜怎么样?”思尔讲得绘声绘色。
  “怎么样?”温母好奇。
  “我们老师说,哎,温思尔,怎么这么长时间没见你哥了,回头你一定让你爸妈劝劝你哥,这么好的学生,早恋不好,不要老是和四班的那个姑娘在一起,叫什么希来着……”揶揄俏皮的语调。
  哄堂大笑。
  “爷爷,妈,我回来了。”阿衡微笑着,走了出来,打断了思尔的话。
  “哦,阿衡回来了。”温母起身,嘴角的笑意还是满的。
  “在言家还习惯吗?刚刚正说着你哥和言希上初中的事儿呢,小希长得好看,惹了不少祸。”
  阿衡点头,嘴角的笑意,泛泛而毫无意义。
  所谓祸事,究竟是因为长得比旁人好看一些,还是因为牵累了思莞。
  “阿衡,明天,你林阿姨做东,请我们一家去吃晚饭,你妈妈给你买了一件适当的衣服,说让你回来试试,看合不合身。”温老笑着发了话,指了指桌上的精致礼盒装着的衣服。
  “林阿姨?”阿衡重复,脑中却毫无概念。这是谁?
  思尔挽住阿衡的手臂,亲亲热热地解释——“就是爷爷的老战友,陆爷爷的儿媳,最疼我们这些小孩子,很温柔很温柔的阿姨。”
  很温柔很温柔……那是多温柔?
  很少见思尔这样称赞一个人的。
  “比妈妈还温柔吗?”温母佯装生气,望向思尔。
  有人噗嗤笑出声。
  阿衡抬头,思莞正下楼,随意宽松的运动装,清爽干净的样子。
  “妈,你还吃林阿姨的醋呢?说实话啊……”思莞故意皱起眉。
  “怎么样?”温母伸手,笑着拉住眼前这优秀美好的少年,依旧是母亲,牵着小孩子的姿态。
  “林阿姨要比你温柔很多呀……”思莞朝着思尔挤眉,两兄妹相视而笑。
  “这怎么办,若梅比我温柔,她儿子又比我儿子好看,哎,伤心呀……”温母笑,点点思莞的额头。
  这厢,思尔毫不迟疑地放下阿衡的手臂,挽住温母,娇憨笑开——“林阿姨还没有女儿呢,您不是有我吗?”
  阿衡看着自己被放下的手臂,有些好笑。
  笨蛋,又在期待些什么……
  “爷爷,妈,我要去趟超市买牛奶,明天,几点去哪里吃饭呢?”阿衡抱起衣服,看向腕表,温柔白皙的面孔,姿态平静而谦和。
  “啊,阿衡,我陪你一起去吧。”思莞望向阿衡。
  阿衡点头,微笑说好。
  一路上,一前一后,并无许多话。
  做兄妹多久了呢,依旧这么生疏。
  “言希,这些天,在画画,一副据说命名《朝阳》的名作,每天半夜三点睡觉,睡前两袋巧克力牛奶,十一点钟起床,醒后一杯热牛奶,经常听一首《longlongwaytogo》,一日三餐,无肉不欢,头发长得很快,就要遮住眼睛。”她平平叙来,不高不低的音调。
  “我没有,问这些。”思莞扭头,有些尴尬。
  “呵呵,抱歉,忽然想起而已。”阿衡微笑,从超市的玻璃旋转门走过。
  她皱眉,看了货架许久,发现,言希爱喝的那个牌子,卖完了。
  “草莓牛奶,可以吗?”思莞拿起相同牌子的粉色包装的牛奶,递给阿衡。
  “我不知道。”阿衡老实开口,她想起言希唾沫乱飞吹捧巧克力奶的模样。
  “换另一家吧。”思莞笑,想必也想起相同的场景。
  周日,人很多,思莞拉着阿衡出去的时候,袖口的扣子不小心被挤掉了。
  “等一等。”阿衡拾起纽扣,转身,走进人潮。
  思莞坐在超市门外的长凳上等着,这女孩再出来时,手中拿着刚买的针线盒。
  “拿过来。”她伸出手。
  “什么?”思莞莫名其妙。
  她指指他的外套。
  思莞看着四处流走的人群,脸皮有些薄,犹犹豫豫地,半晌才脱下。
  阿衡低头,眯起眼,穿针引线,动作熟稔,双手素白,很是生动。
  半掩的夕阳,暖洋洋地照在她的发上,干净温暖的气息。
  他望着她,许久了,却无法再望向这画面。
  他想起了陈倦说的话——“思莞,你会后悔的。她是女子。”
  那是在陈倦知道他极力促成阿衡入住言家挽留言希的时候。
  彼时,这话,是遭了他的嘲笑和轻待的,现在望去心却一下一下地被什么击中。
  她是女子,所以,身为男子的他。一直无法填满觉得困难绝望的沟壑,会一瞬间,被她轻而易举地填平。
  只因为,她是女子。
  而他,却是个男子。
  所以,他永远无法更深一步地去填补那个人的缺憾,而她,只要凭着身为女子的本能,就已能完整那人的生命,让他狼狈遥远到无法复制。
  他再也没有穿过那件外套,无论那袖口的针脚是怎样的密和温暖。
  ******************************分割线**********************************
  阿衡见到传说中的林阿姨时,想起许多美好的词,却最终,被空气中缓缓流动的梅香淹没。
  那女子穿着白色的旗袍,若隐若现的渲染的淡色的梅花,白皙的颈上和耳畔,是价值不菲的钻石首饰。
  思莞,思尔很喜欢她,那女子,对着他们微笑,看起来,好像,满眼都是樊樊攘攘的星光。
  “这算什么,你是没见陆流,要是那小子一笑,星星更多!”达夷撇嘴,却并不和思莞思尔凑到一起。
  他并不甚喜欢这女子的模样。
  言希更加奇怪,站在那里,只是冷冷看着,表情厌恶到她无法形容。
  “小希,阿姨不轻易回国,看到了,不拥抱一下吗?”那女子,笑颜若梅,大方地张开怀抱。
  言希静静地看着她,后退了一步,白色的帆布鞋,左脚轻轻搭在右脚上,脚心和脚背,依偎着,眼睛中,浅淡地泛着湖面一样的微光。
  又是这样的姿势。
  四周一片寂静。
  大家都有些尴尬。
  “怎么了?”林若梅有些茫然地看着言希。
  思莞笑——“林阿姨,您不知道,言希这两年养了个怪毛病,不爱和人接触,连我和达夷,离他近一些,都要闹脾气的。”
  “尤其是女人。”言希随后,又淡淡地接了一句。
  思莞的脸色有些僵硬。
  林若梅却哂,眉眼和蔼,温雅开口——“这样可不好。不接触女孩子,我们小希以后,怎么娶媳妇?你小时候不是跟阿姨说,要娶比你长得还好看的女孩子吗?”
  “是了是了,小希小时候常常这么说的。”温母也笑,把话题慢慢引到别处。
  “这是阿衡?”林若梅指着阿衡,笑说——“蕴仪,像极你年轻时候了,我一眼就认出,长得秀气得很。”
  “阿姨好。”阿衡有些拘谨,但总算不致礼数不周全。
  林若梅拍拍阿衡的手,对着温老开口——“温伯伯,您是好福气呀,孙子孙女齐全,一个比一个优秀。”
  “哈哈,三个也不抵你们家那一个。若梅,你是有子万事足。”温老心中虽高兴,但是话说得圆滑。
  林若梅是个极善调气氛的人,餐桌上,气氛十分融洽。
  言希却一直低着头,不停地吃着离自己最近的菜。
  阿衡奇怪,言希什么时候喜欢吃蟹黄的,往常总说腥,连沾都不沾一口的。
  她夹了排骨,放入言希碟中。
  言希微抬头,看到熟悉温暖的指骨,水晶餐桌下,右脚轻轻从左脚脚背移开,若无其事地咬起排骨,再也不碰眼前最近的蟹黄一下。
  阿衡抿唇,叹气,无奈中微微弱弱漫开的温和。
  “阿衡,你很喜欢吃排骨,是不是?”林若梅微笑,看向阿衡。
  阿衡有些窘迫,望着那女子,脸上腼腆的笑意却一瞬间消失殆尽。
  明明是温柔,却隐藏了丝丝缭绕的冰意,让人不寒而栗。
  阿衡皱眉,思索着,怎么回答,贵宾房外,却响起了有礼貌的敲门声。
  走进一个男子,二三十岁的模样,沉稳干练,带着一副金丝眼镜,斯斯文文的,秘书模样。
  “林董。”他走到林若梅面前,附耳过去,小声说着什么。
  这厢,清脆尖锐的响声。
  白瓷勺碎了一地。
  言希的瞳孔急遽皱缩,那眸光,望向那男子,脸色瞬间变得苍白。
  林若梅投过目光,嘴角是若隐若现的笑。
  而那男子,看到言希,变得很是恐慌,可眨眼间,又面无表情。
  一旁的侍应收拾了残瓷,给言希换了一副新的碗筷。
  少年又淡淡低了头,拿起筷子,继续吃东西。
  阿衡凝视着,却发现,他拿着筷子的右手,指骨一节节的苍白突出。
  她低下头,那双白色的帆布鞋又重新交叠,紧密得无法分开的姿态。
  那个男子,离去,林若梅坐在主位上,继续温柔地笑着,继续杯影交错,继续流光溢彩的宴席。
  “阿衡,蟹黄吃完了。”言希指着眼前空空的菜肴,笑了,干净得能拧出清酒的眼睛。
  阿衡静静等着他的下文。
  “我困了,想睡觉。”他打了个哈欠,眸中,是乍泄的晶莹。
  “我想回家。”
  大家已经习惯了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纯爱耽美
完本纯爱耽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