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纯爱耽美 > 十年一品温如言(全+番外) > 分节阅读_41
《十年一品温如言(全+番外)》

分节阅读_41

作者:书海沧生 字数:4365 热度:18
希一眼,转身,开始煮面。不一会儿,晶莹剔透的面,齐全的配料,一旁咕嘟着的骨头汤,麻利地入了锅。
  “好香。”又过了会儿,阿衡嗅到四周弥漫的面香,漫开笑意。
  “不是我吹,咱做的面可是我们这条街最好吃的。”小姑娘得意洋洋,端着面,放到阿衡面前。
  “这么厉害呀,今天要好好尝尝了。”阿衡含笑,顺手把汤勺和筷子递给言希。
  小姑娘极有眼色,又端过一副碗筷,临走时,不忘用鼻子朝言希哼了一声。
  “招人烦了吧?”阿衡讥笑。
  言希用筷子卷面,铺到勺中,一根根,莹润的色泽。
  他把勺子伸给阿衡,漫不经心开口——“这个小丫头,和林弯弯小时侯贼像,一样的凶巴巴。”
  阿衡愣了愣,半晌,才接过勺子,无意识放入口中,筋道香浓的面,鲜美可口。
  他也低了头,呼哧呼哧吃面,微弱灯光下的侧脸,投过淡淡的影,面容有些不清晰。
  阿衡摹地,觉得这场景似曾相识。
  哦,是了,她在巷口的早餐摊前,第一次见到他,也是这样的侧脸。
  只不过,那时,这少年头发还长,几乎没了颈,眼下,只在耳畔,短而削薄。
  “嗳,又吃头发上了。”阿衡叹气,掏出手帕,擦过言希额角碎发上的汤汁。
  “头发多真是麻烦。”言希抬起光洁的额,扬起笑,从碗中夹过一块酥肉,放到阿衡唇边——“吃。”
  阿衡笑,谨慎地用另一双筷子接过肉,才敢放进口中。
  “切,本少的筷子有毒吗?”
  “……有口水。”
  “……”
  ******************************************分割线******************************
  这几日,言希在阿衡身后,晃来晃去,像个尾巴,欲言又止。
  “你有事?”阿衡尽量心平气和。
  “衡衡呀……”笑容灿烂。
  “好好说话!”阿衡掉了一地鸡皮疙瘩。
  “呃……阿衡,你应该知道后天是什么日子吧?”正经了一分钟。
  “什么什么日子,当然是返校领成绩单的日子!”阿衡振振有词。
  “毛?我怎么不知道后天领成绩???”言希惊悚了。
  阿衡吸吸鼻子——“我记得你当时正撕书叠飞机。”
  “这个世界对我是如此的残忍,竟然在大喜的日子让老子知道这样的噩耗……”言希飙泪。
  “什么大喜的日子?你订婚还是结婚?”阿衡凑了过来,炯炯有神。
  “p!老子生日!”言希揉头发,怒指——“身为本少的女儿,你丫竟然不知道本少的生日,太让本少痛心疾首了!”
  “哦,那你到客厅痛着吧,别堵在厨房,热死了。”阿衡笑得云淡风清。
  “衡衡啊!!!”我的天杀的女儿温氏衡衡呀!!!!
  “滚!”
  ***************************分割线****************************************
  领通知书,哦,据说还是某人生日的那天,班里的同学围了一群,嘀嘀咕咕。
  “哎哎,你们说,今儿言大美人儿这么哀怨,是因为没考好还是失恋了,哥们儿们,快过来下注!快快!”
  “我押一个馒头,失恋。”
  “老子押一包子,没考好!”
  “一糖堆儿,失恋!”
  “俩奥利奥,没考好。”
  “那咱仨鬼脸嘟嘟吧,肯定是失恋,你们没看见言希和肉丝之间的暗流汹涌若隐若现吗?”
  肉丝穿着高跟鞋,冷笑而过——“老娘四个透心凉老冰棍儿,坐庄,通吃!”
  “一帮缺心眼没眼力见的,不知道今儿言妖精生日,有人没送礼物吗……”某肉丝恨铁不成钢。
  说“有人”的时候,凤眼是微微瞟向阿衡的。
  “哦。”众人作鸟兽散。
  别人的家务事,又不是艳史野史,还搅合个p!
  “阿衡,你真没准备?”言希头顶一片黑云。
  “哦,不好意思,一不小心忘了。”阿衡软软回答。
  辛达夷一旁窃笑。
  “笑毛!”言希怒。
  辛达夷不忿——“切!你丫这么有出息,怎么不朝着阿衡吼,亏老子还送你丫游戏机呢,攒了俩月的零花钱说没就没了!”
  言希凉凉接嘴——“你丫注意汉语的正确使用哈,明明是你把老子的游戏机给玩坏了,这个是赔,不是送,知道吗?”
  “小气劲儿。”达夷摹地想起什么,开口——“陆流她娘今天在香格里拉摆了一桌,说给你过生日,让你早点去。”
  登时,言希拉了脸——“不去,阿衡做了中午饭。”
  阿衡悠悠哒哒开口——“家里米没了,今天没做……”
  思莞也刚领了成绩单,走了过来,笑——“走吧,言希,林阿姨精心准备好几天了。”
  阿衡淡淡看了言希一眼,跟着思莞一起向前走。
  言希默,不情愿地挪了步子。
  到了香格里拉,排场丝毫不输上次的酒宴,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林若梅依旧一身白色旗袍,艳红挑着银丝的梅花,白润的海珍珠耳钉,温婉而高贵。
  “寿星来了。”她笑着起身,迎向言希。
  阿衡刚抬起左脚,言希却挡在她的身前,浅浅笑道——“林阿姨,今天麻烦你了。”
  思莞达夷都有些诧异。
  林若梅望向言希,余光恰好从阿衡身上瞄过——“今天你过生日,言伯父去了美国,阿姨怕你们两个小孩子在家里做不好饭,所以让这儿的主厨做了些你爱吃的。”
  两个?言希扫了思莞一眼,思莞比了口型——我妈说的。
  达夷看了四周,皮笑肉不笑——“哟,林阿姨,您吃饭还带着保镖呢。”
  林若梅淡哂,挥挥手,领头的秘书带着一群黑衣墨镜的健硕男子走了出去。
  上次见过的那个模样斯文的秘书,离开时深深看了言希一眼。
  阿衡下意识垂眸,言希的左右脚,又是那样交叠相依的姿势。
  众人入座,服务员布菜的行当,林若梅笑着对思莞开口——“瞅瞅,瞅瞅,阿衡真是个美人胚子,相貌可是集中了你爸妈的优点。”
  思莞望着妹妹,笑——“是呀,爷爷爸爸妈妈都宝贝她宝贝得很。”
  阿衡微笑,哪里哪里,林阿姨你客气了。
  上了蛋糕,思莞达夷点了蜡烛,言希许了心愿。
  林若梅笑得暗香温柔——宝贝儿,跟姨说你许了什么愿。
  言希抓起奶油,一把砸在林若梅脸上,笑得恣意——“我呀,我许愿,在我疯之前让言希多活几年。林阿姨,你说这愿望好不好?”
  思莞达夷呆了,不知所措看着高雅雍容的林若梅满脸奶油,滑稽可笑。
  “宝贝儿,这愿望不好。”林若梅却笑,轻轻揩去奶油,眉眼俱是温柔“你从小,就是个疯孩子。”
  宝贝儿,你的行为就像个幼稚的娃娃,拙劣的恶作剧。
  思莞见林若梅没恼,心中不停地想要压下一些让他惧怕的东西,欲盖弥彰着将错就错,抓起奶油,开始砸大家。
  达夷是个没心眼爱闹的,不一会儿,就把整个包厢,闹得天翻地覆,奶油砸得四周四处。
  言希是寿星,蛋糕又是三层的,于是,最后,几乎成了雪人,头发,脸上甚至睫毛上都沾了很大一陀奶油。
  阿衡笑得直不起来,却被言希用手抹了一脸黏糊糊的甜腻的东西。
  包厢的门开了,那个秘书模样的男子拿着一个黑色的相机,走了进来。
  “小陈,你看看这群孩子,闹成什么模样了,给他们拍张照,留个纪念。”林若梅笑,点了一枝女式凉烟,指向一群人。
  小陈有些惊疑不定,望向林若梅,迟疑了几秒,才开口——“是,林董。”
  “啊,言希,老子貌似很久没有跟你一起照相了,是不是?”达夷搭上言希的肩。
  思莞微微皱了眉——“我记得,阿希好像有两年没拍过照了,却总是给别人拍。”
  言希笑——“是两年零七个月。怎么拍?”
  他站在哪里,溶解的奶油一滴滴滴下,覆盖在白色之下的面庞,除了隐约的轮廓,如同雕塑一般,眉眼是空荡荡的苍白。
  “坐下,行吗?”他坐在沙发上,微微抬起头,笑——“这样,可以吗?”
  “小陈,你拍照一向不错,今天一定要拍清楚一些,不要平白浪费了我们言希的好相貌。”林若梅吐了一个眼圈,唇色若梅,满目的星光曼丽。
  小陈拿着相机的手却在颤抖。
  “给我。”阿衡淡淡开口,站在小陈对面。
  “什么?”这个男人在强装镇定,她站在他的身旁,能强烈感到他气息的慌乱。
  “相机,给我。”她不笑不怒,不温不热,不懦不坚。
  小陈望向林若梅,林若梅却笑,无所谓的姿态——“由她。
  阿衡拿过相机,透过镜头,轻轻叹气。那少年,小小地定格在其中,左脚右脚,踩着难道就会安心许多吗?
  是很艰难的艰难吧……才宁愿用左脚的灵魂去拯救右脚的灵魂,却不敢轻易相信了别人。
  “言希,抬头。”
  少年有些艰难地直起脖颈,望见的,却不是如同黑洞般恶意嘲弄的镜头。
  那个少女,薄唇含了笑,眸中是丝丝缕缕从容漫向远方的温柔,随意得,像是没入清水中一点点化开的黛墨。
  他有些迷惑。
  她望向他的眼睛,笑得山水同色——“言希,镜头,镜头,对,这样看着镜头。”
  言希一瞬间,也笑了,眼睛回望入她的眼。
  她眨了眼,咔嚓,同时,按了快门。
  那相机,对着的是,桌面三层奶油蛋糕的铭牌——言希,生日快乐。
  后来,相片洗出来,阿衡把相片递给言希——喏,迟到的生日礼物。
  言希,莫名出现的言希,说着奇怪的话的言希,会在别人欺负她的时候爆发的言希,会温柔地对她说着我知道的言希,一定会继续快乐下去所以起初本来不想说这四个字的言希,言希……
  生日快乐。
  这份生日礼物,你又是否满意?
  残缺不全的奶油蛋糕,由于镜头离得太近模糊不清的字体,被他一不小心藏了一辈子,你说,他这又是否算作满意?
  []
chapter36
  言希的《朝阳》完结了。
  然后,他把它封在了顶层的小阁楼上。
  “做什么,镇邪吗?”阿衡笑眯眯。
  言希无所谓——“那幅画,画得很奇怪,好像跑题了。”
  彼时,新客小灰正趴在阿衡的拖鞋上睡觉,日光穿梭,正是明媚。
  所谓小灰,是很小的一团,缩起来,像个毛巾。它很喜欢言希,总是悄悄潜入少年的卧室,在他一早起来时,睁开眼总是和那样一团丑丑的小东西对视,然后,僵硬,尖叫,恨不得把整个屋顶掀翻。
  再然后,小毛巾模样的小灰,会在卤肉饭幸灾乐祸的表情中,泪眼汪汪地被扔出来。
  “啪”,锁门——“阿衡,管好你的狗!”
  阿衡不无感叹,抱起小灰——“他又不喜欢你,还总爱向前凑,嗳,笨狗……”
  言希的生日已过去一些日子,阿衡偶尔回家时,思莞会说起——“阿衡,那一日,你对林阿姨,太失礼了。”
  阿衡眯眼,怔忪——“我说什么了?”
  思莞笑——“正是什么都没说才不好。你不觉得,对她的敌意太明显了吗?”
  阿衡装傻——“我普通话总说不好,怕惹林阿姨不高兴。”
  “阿衡,你总是在情况对自己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纯爱耽美
完本纯爱耽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