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纯爱耽美 > 十年一品温如言(全+番外) > 分节阅读_52
《十年一品温如言(全+番外)》

分节阅读_52

作者:书海沧生 字数:4427 热度:16
粒。而这少年的衣服,汤汤水水,污了彻底。
  阿衡叹气,拨通了温家的宅电——爷爷,明天不用麻烦张嫂送饭了。
  转身,是凝望了这少年,眉眼柔软温柔,伸手就能触及心口。
  她说——言希,你乖哈,明天我带你上课,你乖乖地,好不好?
  他握住左手的门牌,低头,细白的食指在牌子上画着方方正正的轮廓,不说话,专心致志。
  阿衡微笑——言希,鼻子,还疼吗?
  他听了,半晌,阿衡几乎放弃的时候,他却微微抬了头,看着她,点点头。
  然后,又死命捂住了鼻子,脸皱到了一起。
  很疼很疼的表情。
  她问思莞,两年前,言希发病的时候,也会一直喊着鼻子疼吗?
  思莞苦笑,两年前,他只说,脚疼。
  为什么?
  阿衡问他。
  思莞叹气——以前治疗时郑医师催眠问过他,他说辛德瑞拉丢了水晶鞋,脚很疼呀。
  阿衡心念一动——言希……出事后,回到家中,是什么时间?
  思莞皱眉——具体不清楚,应该是过了零点。
  零点的时候,灰姑娘丢了水晶鞋……
  零点的时候,言希把自己丢了……
  彼时,他把丢了的她找回家,看着钟表,如释重负——还好,没有到十二点……
  他对她说,阿衡,一定要在十二点之前回家,知道吗?
  格林童话告诉我们,零点不回家的人,会变成钻煤灰的脏孩子,重新被世界宣告抛弃,是这样吗……
  只是,这次为什么会是“鼻子疼”?
  思莞想了想,念出一串电话号码——打这个,郑医生的电话,他也许知道答案。
  ****************************分割线*********************************
  第二日,带言希去上学,大家似乎听说了什么,对着言希,比这少年的眼神还飘忽,只尴尬地装作一切照常。
  班主任林女士皱眉——温衡,这……
  阿衡笑——林老师,您不必为难。
  她背着书包,拉着言希,拖家带口,坐到了最后一排的角落。
  辛达夷mary红了眼睛,跟在阿衡屁股后面,踢走了别人,坐在了他们身旁。
  阿衡笑眯眯——先说好,我只养猪,不养兔子。
  肉丝红着兔子眼泪汪汪地瞅了属猪的言希一眼,抱着阿衡开始边哭边蹂躏——我可怜的阿衡啊,怎么这么命苦……
  辛达夷眨眼泪,点头——就是就是,跟祥林嫂一样可怜……
  肉丝松手,拍了桌子,指——辛达夷,你放p!祥林嫂好歹还和人拜了堂生了娃,我姐们儿连你哥们儿的爪子都没牵过几次就守了活寡好吧!!
  阿衡黑线,抽*动嘴唇,看了言希一眼。
  这孩子,幸亏听不懂了……
  吃午饭的时候,言希又未低头,动作机械,像个孩子一般,排骨的酱汁滴到了外套上,辛达夷,拿了勺子,挖了排骨,就要喂他。
  “言美人,这是你丫平时最爱吃的东西,老子纡尊降贵,喂你,病要快点好,知道吗?”勺子还没触到言希的唇,悬在半空中,那双黑黑亮亮的大眼睛,却一瞬间含了水汽,委屈得像个孩子。
  随即,纤细的手有些粗鲁,推开了辛达夷的勺子。
  辛达夷吓了一跳,愣在了原地。
  阿衡诧异,温声问少年——“言希,怎么了,鼻子又疼了吗?”
  他不作声,捂着鼻子,瓮瓮的声音——长长了。
  肉丝张大嘴——什么……什么意思,言希不会是……痴……唔唔,辛狒狒你他妈捂我的嘴干嘛!
  阿衡淡哂,瞥了两人一眼,两人心虚,讪讪低了头,吃饭。
  她转向言希,少年又开始歪歪扭扭地往嘴里送排骨,酱汁就要滴落的模样。
  可是,陷入自己的世界,表情又存了天真,不似之前的面无表情。
  阿衡微笑了,看着他,表情纵容宠溺。
  前排,有几个学习委员催着交作业,转了一圈又一圈,其中有一个男生,走到后面时,不小心撞了言希。
  这人走得急,一阵风似的,甩掉了言希左手握着的东西。
  他停下来,看到是言希,有些不自然,弯腰,要去捡。
  言希吃饭的东西卡在了那里,看了自己左手的手心,空空的。
  忽而,疯了一般,把那男生推到在地,骑在他身上,眼神凶狠,狠命地打了起来,口中是细碎的声音。
  “小偷,家,家,还我……”
  []
chapter46
  达夷mary把两人拉开时,被打的孩子已经被吓傻了,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阿衡叹气,捡起了门牌,被他握在手上早已生了温的门牌,放在他的手心中,鼻子有些酸。
  “不抢,言希,没有人抢走你的家。”
  那少年懵懂地看着她,又低头,看到了左手心上的门牌,终究,紧握了,安心起来。
  她向被打的男生倒了歉,这人虽然没有受什么伤,但是,突然受到袭击,心中怎么说都有些不痛快,沉了脸,对阿衡开口,
  “言希傻了,我不跟他一般见识,但是,温衡,他这个样子,为了不伤人,还是快点送到精神病院吧!”
  辛达夷腾地火了——“你他妈才傻了,信不信老子现在就把你送到精神病院!!”
  那人看了辛达夷一眼,哼了一声,知道自己惹不起这群**,况且他们班的男生一向以辛达夷为马首是瞻,也就讪讪地,离开了最后一排。
  mary想开口,说些什么安慰阿衡,阿衡却笑眯眯地望了言希——“我们言希才不傻,对不对?”
  那少年低头,宝贝地看着他的“家”,并无任何反应。
  他以前常常喊“我们阿衡”,那么骄傲的语气,我们阿衡可漂亮了做饭可好吃了说话可有趣了,你们知道吗?知道了,正常,因为这是言少的真理,不知道,没关系,本少会念叨着“我们阿衡”,让你们全都知道,我的真理也是你们的真理。
  他是这样地逻辑,想要全世界知道他的宝贝的好。
  所以,言希,我们言希,我从现在开始这样喊你,会不会很晚?
  **********************************分割线**************************************
  周六的时候,阿衡带言希去医院做治疗,听思莞的意思,对言希的病症,最初还是要用心理治疗,如果不能得到很好的控制,才会采用药物治疗。
  那是阿衡第一次走进天武综合医院时,尚未有先知的能力,以后,言希会生活在这里。
  她拉着言希的手,总觉得,他陷入自己的世界,顾及不到周遭,其实并不算坏事。
  天武与其说是医院,其实更像疗养院。
  鸟语花香的花园,干净整齐的健身设备,以及……无数用编号识别统一服装的病人。
  零一到未知,他们没有姓名。
  护士呵斥着——“0377,不要抢0324的饼干。”
  像极训斥着不懂事的小孩子。
  可事实上,那却是两个正当壮年的青年人。其中一个,有些蛮横地抓着另一个身形较胖的青年手中的东西,胖青年却使劲用手怄他的嘴唇,他的牙齿,已经渗出了血,脸颊是诡异的笑。
  牙齿满是血的青年却瞬间低头咬住胖青年的胳膊,不过一眨眼的功夫,那人胳膊上已经扯出一片血肉模糊。
  年轻力壮的男护理上前拉人,其他的病人,则是围成一圈,拍着手,孩童一般地笑着叫好。
  阿衡后退一步,撞到言希,转身,带了惊惶,可那少年神色却异常平静,没有任何表情,或者,空洞得读不出任何东西。
  她呆立在原地,望向他的目光,像明镜一般的,一片流光泛影。
  什么都有,什么都没有。
  郑医生是一个过了而立之年的男子,穿着白大褂,看起来很干净,是个温和的人。
  他喊他的名字——言希。
  言希只低头看着他的“家”,并不理睬。
  郑医生笑了笑,看着阿衡——“你和思莞?”
  “兄妹。”
  郑医生点头——“怪不得呢,长这么像。以前都是他带言希来,今天换了你,想必是和言希极信任亲密了。”
  她只听到了前半句。以前,都是思莞带言希来,那言爷爷和李副官呢?他们为什么没有来过,难道是怕损坏言家的家声……
  阿衡心有些凉。
  郑医生似乎看穿了阿衡的心思,有些不自然地解释——“言老公务繁忙,但每次一定会打电话,细细询问。”
  阿衡苦笑。有打电话的时间却没有时间带言希看病吗?怪不得,言希会被关在家中,整整半年……
  整整半年,连辛家甚至都瞒着。
  她看向言希,言希却只垂着头,黑发贴在额上,隐隐遮了明媚的大眼睛。
  阿衡握住他的手,不自觉加大了力气,言希一痛,抬眼,狠狠推开了她。
  阿衡怔怔,她也是可以成为……伤害言希的人吗?
  郑医生叹气,拿起医用手电,检查了言希的眼睛,又用指在他眼前晃动,少年的眼睛只有迟缓的跟随,一点也不敏捷。
  郑医生皱眉,问阿衡——“他这几天都是这样吗,对任何东西都没有注意力?”
  阿衡点头,指了指少年左手心攥着的东西——“除了这个。”
  “这个,应该就是诱发言希再次犯病的原因。”郑医生略微思索。
  阿衡凝目——“什么意思?”
  “一般来说,癔症是病人受到严重的刺激后,无法自我保护或者排遣悲伤时,而不断对自己进行心理暗示,将自己陷入假想的安全状态中。一旦有对其心理的刺激因素出现,或者说,他所认为的不安全的情形出现时,会表现出歇斯底里的状况。”郑医生顿了顿——“当然,也有一些病人是陷入角色扮演,因为自己无法排遣过往的悲痛,而变换角色对自己进行虐待惩罚。”
  “言希,就是这样。”郑医生低头翻看言希的病例——“但是,他不是简单的某一种情形,而是两种并发的病症。所以,如果你抢走他左手拿着的东西,会让他觉得非常不安,甚至会攻击别人,这个东西也就成了他情绪不稳定的诱因。而两年前,他出现的第二重人格……”
  阿衡打断了郑医生的话——“什么是第二重人格?”
  “第二重人格就是他扮演的角色。”郑医生笑了笑——“有时病人的表演比话剧演员还要逼真。言希两年前,病愈之前,也是一直坚持认为自己是丢了水晶鞋的辛德瑞拉。”
  他站起身,对着阿衡微笑——“对病人催眠治疗需要绝对的安静,现在,麻烦你到接待室稍等。”
  *****************************************分割线*******************************
  走出医院的时候,傍晚的阳光,正是好看,流沙一般的金色,温柔了影子。
  郑医生下了结论。
  这一次,言希的第二重人格是皮诺曹,他说自己撒了谎,鼻子每天会长长一厘米,得不到家人的谅解,回不了家。
  而后,他有些奇怪,问她——阿衡是谁?催眠的时候,言希提到这个人,哭了。
  天武综合医院所在的街道,有些偏僻。
  她牵着言希的手,却一直没有看到出租车。来时,心中一直想着其他的事,而忘了记路。
  她在b市虽然生活了一年多的时间,但是去过的地方寥寥可数,所以,走出医院,四周一片陌生。
  “言希,你乖乖站在这里,我去路口拦车。”阿衡笑眯眯,松了他的手——“不要乱跑,知道吗?”
  言希缓缓抬头,看了她一眼,又低了头。<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纯爱耽美
完本纯爱耽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