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纯爱耽美 > 十年一品温如言(全+番外) > 分节阅读_56
《十年一品温如言(全+番外)》

分节阅读_56

作者:书海沧生 字数:4445 热度:15
,天真而腼腆。
  阿衡愣了,无奈,又不好跟他计较什么。
  因为,三个月,足够他忘记她几千次,她端足架子训他,也是浪费口舌。
  然后,她猜想,他一定是把自己当成了散播爱的天使,把吻当作了任务。
  于是,也笑。
  牵着他的手,开了口——“言希,我们回家。”
  他望了她一眼,却低着头,晃荡起七连环,看着一个个小环,只陷入了自己的世界。
  依旧,是从前的模样。
  抬眼,爷爷和郑医生已经站在病房前。
  她拉着他的手,他乖乖地跟在她的身后,认真地玩着七连环。
  郑医生眼睛有些发亮——“难得,今天言希这么听话,平常,醒了,总是要哭闹一阵子。”
  阿衡皱眉——“言希受伤了吗?”
  她知道天武收拾病人的手段,不听话的,总要绑了,然后打镇定剂。
  郑医生有些讪讪——“并没有流血。”
  阿衡撩开言希的衣袖,白皙瘦弱的手臂上,都是麻绳捆绑后留下的青青紫紫的淤痕。
  心里一阵疼,阿衡黑了小脸,礼貌上说了几句话,但是气氛终究冷了下来。
  平常言希磕了碰了,她虽然嘴上每每骂少年不小心,但是磕在了那个栏杆上,碰到了哪个椅子,心底却总要诅咒哪些椅子栏杆十遍八遍的。
  阿衡向大人道了别说着爷爷我们在外面等你,垂着头,一边诅咒郑医生,一边拉着言希的手往外走。
  温老笑了,怎么看不出阿衡的那点小心思——“小郑,孩子在家惯坏了,你不要见怪。”
  郑医生望着两人远去的方向,微微一笑——“如果是她,我怎麽会怪。温老可知道言希每次哭闹些什么?”
  温老摇头。他料想不出,病人实在反复,这怎么能猜得出
  “不要忘了,不要忘了,阿衡,阿衡,阿衡,……”郑医生喃喃,学着那少年的语调,语气大悲。
  他多么不舍得他的宝贝,不要忘了他的阿衡,可终究,渐渐忘却。
  他已经忘记如何说话。
  所以,如何才能开口喊他的阿衡。
  *******************************分割线***************************************
  她教他说话,他看着她,只是笑,大眼睛干净而无辜。
  她喂他吃饭,指着排骨——排骨,排骨,言希,你最喜欢吃的排骨,跟我念,排——骨。
  言希歪头,不说话,只长大嘴,咬住她伸过的装了排骨的勺。
  她拿着牛奶,故意不给他——言希,你的巧克力牛奶,牛奶,这是牛奶,念了才给喝。
  言希看着她,迷迷糊糊地,却抢过了玻璃杯,咕咚咕咚地喝着,喉头发出很响的响声。
  阿衡抽搐了唇角。不是这样的声音。
  想了想,和颜悦色,又教他——“言希,言希,言希,这是你的名字,知道吗,言……希……”
  她拖长语调,念得很清晰好听,仔细地观察他的表情。
  他有些茫然,然后,很用力很用力地想了,乖巧地递给她剩下的半杯牛奶,忍痛割爱。
  在他的心中,牛奶和言希是等同的概念。
  他以为阿衡要喝他的牛奶。
  阿衡沮丧了,自暴自弃——“阿衡,阿衡呢,算了算了,你要是记得,我跟你姓。”
  那少年想起什么,恍然大悟,笑得堆起半边酒窝,孩子气地拍手,轻轻温柔低头,六公分的距离,浅浅吻上她的眼皮。
  凉凉地,痒痒地。
  阿衡,阿衡等同于亲吻么?
  ****************************************分割线**********************
  阿衡上学的时候已经不能带言希,因为言希开始害怕到人很多的地方。
  除了一年固定的几场音乐会,温母并不忙,便在阿衡上学的时候,把言希接到家中照顾。又买了一支手机给阿衡,如果言希哭闹的话,会及时打电话给她。
  温母总是笑——好像又重新养了一个娃娃。
  思尔撇嘴——哪有这么大的娃娃。
  阿衡心中对母亲十分感激,温母却笑着摇头——十七年还顶不过两年,小希当真是个白眼狼。
  思莞想起什么,有些怅然,望着阿衡,颇不是滋味。
  温母按着阿衡的吩咐,教言希说话,言希却总是不理会,坐在电话旁,不眨眼睛地盯着。
  铃声响了,龙眼般的大眼睛笑得弯弯的,抢着接电话,可总是陌生的声音,于是,扔了电话,撅嘴,转身,留下一片灰色的阴影,十分之哀怨。
  温母大笑——“我的宝哟,不是阿衡,你也不能扔电话呀。”
  她来了兴致,教言希记阿衡的手机号码。
  1-3-6-5-2-7-3-6-1-9-6,宝,记住了吗?
  温母念了一遍,厨房里张嫂喊人,便停了,走到厨房。
  回来的时候,言希正抱着电话,笑得嘴几乎成了心形。
  对面,“喂,喂,喂,妈妈吗?喂,信号不好吗?妈妈,言希不听话了吗?”那样温和软软的声音,正是阿衡。
  温母怔怔,看着眼前这孩子欢喜天真的容颜,话筒中的另一端很远又很近,眼泪,却一瞬间流了下来。
  没有,他很听话,很听话,每一刻,每一分,每一秒,乖乖地想着你,虽然,不知道怎么开口,怎么念你的名字。
  可是,你就是你。
  []
chapter50
  思莞七月份独木桥走得极是顺利,被q大录取,学了金融,在院子里各家孩子中,是一顶一的尖子,温家脸上十分有光,连带的,大家看阿衡的眼光也热切许多。
  原本阿衡以为,思莞饶是上大学,也不会离开家的,因为这里有言希。可是,他却收拾了东西,搬到了学校的公寓中。
  他走的那一天,言希还是躲在她的身后,大眼睛干净懵懂地望着思莞。
  思莞伸出手,修长的指节,还带着阳光揉入的温度,想要触摸那个少年的发,却被他躲开,后退了一步。
  思莞微笑了,漂亮的酒窝,阳光灿烂的眼睛,他走上前一步,不顾那个少年的挣脱,紧紧地拥抱了他。
  然后,放了手,由着这个眼睛大大被他爱了许多年的少年重新缩回木偶中。
  他说——“阿衡,我要试着戒毒了。”
  阿衡抬眼,望着他,目光温和。
  思莞他,也要放手了……
  思莞微笑着,目光带着说不清的怜惜——“阿衡,你今年十八岁了,是么?”
  阿衡慎重,点头。
  “你明年十九岁,后年二十岁,然后会走到三十岁,会结婚,会生子,会有一个完整的家,会有一份很好的工作,等到四十岁,会担心儿女的成长,会在工作中感到疲惫,会偶尔想要和同样忙碌拼搏的丈夫在林间散步,到了五十岁,儿女长大了,渐渐离开家,你会和丈夫彼此依靠,所谓相濡以沫;六十岁,含饴弄孙,享尽天伦;七十岁,坐在摇椅上,回想一生,兴许阖上眼睛,这一生已经是个了断。”
  思莞淡淡叙来,平静看向言希,眸中满是痛苦和挣扎。
  阿衡抿抿唇,心中有些惶恐,明知思莞说的全都是她所期望的幸福,却觉得遗漏了什么。
  她脱口而出——“言希呢……”
  “当你十八岁的时候,他十七岁;当你十九岁的,他十七岁;当你七十岁的时候,言希依旧是十七岁。他这一辈子都兴许不会再长大,而你不经意,已老。你说,言希还会在哪里?”
  言希笑颜中的七连环,在阳光下,闪着银色的冷光,很晃眼。
  她退了一万步,微笑着牵着少年的手,指间若素,温软平和——“毕竟,他还活着,是不是?”
  思莞轻笑,看着榕树下的两个身影——“阿衡,我现在试着,离开言希,看自己能不能活下去。他朝,你觉得累了,或者,言希不再依赖你,把他托付给我,好吗?’
  ***********************************分割线**************************************
  高三开始了,小虾如愿以偿,考上西林,何爷爷身体本来虚弱,逢了喜事,却也硬朗许多。达夷不再像只陀螺似的围着游戏机转,也开始认真起来。
  mary讥讽——“装什么勤奋,你丫以为牛拉到西山就不是牛了?”
  达夷拍案,橹胳膊——“林老师,我表和这个死人妖坐一起,他影响我学习,您老管不管!!”
  林女士咳,装作没听清——“辛达夷,上课不要大声喧哗!”
  男生群呸——“大姨妈,你他妈别拿天仙不当女神,八辈子修的福能和mary同桌两年!”
  辛达夷宽泪,指,老子早晚曝光你的性别,你丫等着!
  肉丝冷笑。等着什么,等着你丫宣传大姨妈暗恋人妖不成反而甘愿当人妖的受啊。
  辛少愤怒了,***,别说老子是直的,就是弯的,也是攻,并且总攻!!!
  肉丝嗤笑——你攻?你攻冰箱还是游戏机?
  阿衡被口水呛到,憋笑憋得痛苦。
  “总算是笑了。”肉丝撩了眼角,看到阿衡的笑颜,也笑了,眉眼如画,像极玫瑰花瓣。
  不知道思莞那小子对她说了什么,整天愁云惨淡的,没有一丝笑摸样。
  阿衡微笑——“mary,我七十岁的时候,真的很想躺在摇椅上,什么都不去想。”
  mary一头雾水——“什么意思?”
  阿衡轻轻开口,闭了眼睛,唇角是温和的笑意——“我一直想要一个家,完整的,只属于我。我的身旁,有我的丈夫,我的孩子,他们是我最亲最亲的人。我会学着做一个很好的妻子,很好的母亲,当他们快乐时,分享他们的快乐,当他们伤心时,把快乐分给他们,而当我很辛苦很失败的时候,看到他们会觉得拥有了全世界。这样的家,才是我一直想要的。”
  达夷转身,看了她半天,勾起浓眉,粗着嗓子开口——“这样,很好。”
  阿衡猛地睁开眼睛,目光犀利而平静——“即使你们心中有许多不满,也是无法质疑这样的人生吗?只因为这是我选择的,所以无法也无能为力吗?”
  达夷愣了——“难道不是?你的人生,别人怎么能替你妄下决定。”
  ****************************************分割线********************************
  天越来越冷了,似乎离冬天越来越近。思莞上大学许久,并未正经回家住过几天,听mary说,他已经和林弯弯分手,那女孩要死要活,甚至跑到家中闹,看到客厅中坐在母亲身旁的言希,煞白了脸,一句话未说,便离去。
  阿衡送客出门,林弯弯看着她,眼中满是疑惑和难堪——你不怕他吗?
  他是指言希吗?
  阿衡笑。怕他什么?
  林弯弯恼怒——温衡,我不是告诫过你,离言希远一点吗?被他沾上,你一辈子都毁了。
  阿衡若有所思——林弯弯,你真的是喜欢思莞的吗?
  林弯弯脸更煞白——思莞长相英俊,温柔体贴,人又这么优秀……
  阿衡笑——如果和他在一起,一辈子,再无挫折,对不对?
  转眼,掩了笑意,和门,淡淡开口——林小姐,再见,啊,不,再也不见。
  温妈妈摇头——这样的女孩子家贸贸然跑到别人家,看着实在不像有家教的。你和思尔以后要是这样,我一定要骂你们的。
  阿衡挽住母亲的手臂,微笑——妈妈,昨天我带言希去医院检查,郑医生说言希可能下一秒恢复,也可能一辈子就这样了。
  温母叹气,心中有些不是滋味——阿衡,你以后是要和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纯爱耽美
完本纯爱耽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