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纯爱耽美 > 十年一品温如言(全+番外) > 分节阅读_66
《十年一品温如言(全+番外)》

分节阅读_66

作者:书海沧生 字数:4395 热度:16
百年前的丝巾,都扯了出来,围脖子上也不怕长痱子!”
  陈倦淡定,暗地踢他一脚,耳语——“我长痱子我买痱子粉我乐意,你要是搅散老娘的桃花运,信不信老娘这辈子都缠着你?”
  辛达夷哆嗦,但是想了想,还是咬牙横在孙陈二人之间,挡住了两人的视线。
  宁可让这死人妖缠一辈子,也不能让他去祸害自家兄弟。
  这人,非男非女,杀伤力……太大。
  孙鹏瞅出些端倪,笑了,斜歪在言希身上看戏。
  言希推他,不动,继续推,又不动,斜眼,张嘴,白晃晃的牙,准备咬。
  服务生拿房卡开包间的门,孙鹏低声戏谑——“言少,您先歇歇嘴,我讲一件事,说完再咬也不迟。”
  本来包厢外,灯光就极暗极暧昧,众人未看到两人的小动作,鱼贯而入。
  孙鹏拉着少年走到走廊尽头的暗角,言希皮笑肉不笑,问道——“说吧,什么事?”
  孙鹏面上是极怅然极怅然的表情,轻轻开口——“有人让我问你,是否还记得四年之约?”
  言希有些迷糊,四年四年,是什么,已经遥远,蓦地,记忆的深处,一双星光流转,凝滞了冷绝的黑眸,平平缓缓,铺天盖地。
  少年笑,眉眼淡去了许多生动——“现在他在维也纳,还是美国?”
  孙鹏面容有些狡黠邪气,上手,恶作剧地捏言希的脸——“昨天给我打电话的时候,他的手机号码已经换成了国内的。”
  他已经,回来了?
  少年愣了,没顾得上脸上的疼痛,若有所思,半晌,垂眸,浅淡地笑——“回来就好。我和……阿衡达夷他们过几天,填报好志愿,给他接风洗尘。”
  孙鹏松手,看到言希白皙的脸上被他掐出的红色的印痕,有些讪讪这人怎么不还手,拍拍他的肩——“他现在大概没空见你们,正整理证据,准备把林若梅培养的势力一举击垮。”
  言希皱眉——“林家的人在陆氏已经如此猖獗了吗?”
  孙鹏摸摸下巴,正经了脸色——“倒也不是,陆老爷子在那儿顶着呢,怎么着,外戚也只是狐假虎威罢了。只是,你知道,陆流一向守信,他说四年,就一定是四年。”
  当年,陆父早亡,陆流年幼,林若梅接掌了陆氏大权,为了更好地控制公司,换了一批元老,各个部门都安插了娘家的人,处处压制陆家人,一时林若梅和陆老爷子关系闹得很僵,而后,又因为陆老和孙子感情深厚,怕儿子受公公影响,疏远自己,狠了心,把陆流送到国外留学,近几年,林家陆家两派为了争权,在陆氏更是斗得你死我活。
  言希想起什么,平淡开口——“陆流怎么对林若梅的?”
  孙鹏想起陆流之前对亲生母亲的手段,干净残酷,却不带任何感情,实在是很奇怪,只含糊说了句——“他掌握了公司的董事会,还没有下最后结论。”
  言希头抵着墙壁,指缝是墙粉极淡的色,黑发在光下闪着幽紫,一动不动,时光似乎在他身上风化了,许久许久,开了口,语气终于,释然。
  “孙鹏,你也替我转达一句话。”
  “什么话?”
  “言希有言希的恩怨,陆流有陆流的恩怨,我是我,你是你,两不相干。”
  言希转了目,细碎的目光,沿着一隙,投向包厢,浮散的光影下人形模糊,看不清,那个微笑的谁,凉月昙花一般,却似乎,已经很近很近了。
  一刹那,黑白的电影,那眸中,分明的温柔。
  ********************************************分割线****************************
  言希孙鹏回到包厢的时候,思尔正和阿衡在角落说着什么,思尔看到言希进来,唇角一丝笑容,一闪而过,却俨然示威。
  阿衡抬眸,看到了两人,微笑,轻轻颔首,晃了晃手中金色的液体。
  十块一杯的大扎啤。
  孙鹏瞄了言希一眼,脸上是很同情很同情的表情,言希翻了翻白眼,挤到众人之间,坐下。
  思莞正纠结着眉毛便秘着脸极深情地唱着《我爱你你却爱着他》,眸光几度哀怨转到言希身上,众人抽搐。
  思莞便秘完,大家刚松一口气,屏幕上又显示了“路人甲”三个字,正问是谁点的,mary已经极悲愤地抱住了话筒,开始嚎“……我是你转头就忘的路人甲……我这个没名没姓的路人甲……”,一到路人甲三字,就对着言希吼,吼得言希心肝直颤。
  这厮,大概也知道了陆流回国的消息。
  孙鹏不明就里,佩服得两眼冒星星——“靠,言希你也太牛叉了,这样的极品美女和你也有一腿啊?”
  言希不客气,帆布鞋踹到孙鹏脸上——“我和你还有一腿呢,妈的!”
  孙鹏斯文的面孔笑眯眯的——“我倒是欢迎,就怕阿衡回头跟我急。”
  忽而,这人想起什么,饶有兴致地带着言希开口——“哎哎,你说,阿衡知不知道,你知道她喜欢你?”
  包厢中音响声音很大,如果不是坐得近的彼此,根本听不到对话。
  言希愣了,背向后,缓缓地放松,整个人,全部的重量投到沙发中,唇角微扬,淡淡的,似有若无的笑。
  他们,一群人,在ktv闹到凌晨,歌没唱多少,啤酒却灌了一肚子。mary拉着阿衡对吹,喝了快一整桶,拦都拦不住。
  最后,俩人醉得东倒西歪。
  街上,已甚少有出租车。
  思揣着离家并不远,边想着,走回去算了,俩醉孩子,大家轮换着背也就是了。
  言希却不同意,情愿走得慢一些,累一些,也坚持一个人把阿衡背回家。
  她在他的背上,乖得不像话,小声地打呼噜,小声地说醉话。
  “言希。”这姑娘说醉话,小声地喊他的名字。
  言希瞥了她一眼——“笨,喝这么多酒,不知道难受么。”
  “言希。”她喊得很认真,轻轻的扬起,缓缓回落的音。
  言希。
  言希无奈,嘴角浮了些许的笑意,目光变得温柔清亮“这样简单的心思,还以为全天下只你一人藏得深,别的人都不知道。”
  连“言希,我喜欢你”这样的话,都不敢说的傻孩子。
  这么傻。
  她忽而哭了,在他背上抽泣,豆大饱满的泪珠,全部糊掉在他的衬衣上。
  “言希……思尔她说……你对我好……你对我这样好……是为了让思莞恨我……逼着爷爷解除婚约……这样……你就能和陆流在一起了……”
  言希身躯微颤,瞬间,眉眼隐了情绪,默默,继续背着她,向前走。
  “言希……思尔说你喜欢陆流……很喜欢很喜欢……比我喜欢你还喜欢……”
  “她说……卤肉饭喊的不是卤肉……是我误会了……它喊的一直都是陆流……是你教它的……”
  这姑娘一直小声地哭泣着,憋得太久,声音变得喑哑,她小声地,连失去了意识,都在隐忍。
  “言希……你……后不后悔……说要和我……一起……”
  他说,阿衡阿衡,我们要一起上大学了。
  一起,很远很远的一起,一起上学,一起放学,一起吃饭,一起看动画片,一起牵着手,向前走。
  四年前,陆流,离开的时候,送给他一只笨鹦鹉,他教它,任何话,它都不会说,只懂得喊“陆流”二字。这二字,是陆流教它的,这只鸟,比金丝雀强不了许多,喂了药,他便是放它自由,它也无法离去,只能长长久久地呆在他身边,提醒着他,世界上,还有一个人,叫陆流。
  他微微叹气,皱了眉,烟波清澈,平淡开口——“阿衡,虽然,我并不清楚,你们口中的很喜欢很喜欢是多喜欢,可是,如果,你能再等一等,等着我,我想要,和你在一起。”
  “我想要,试着,很喜欢很喜欢你。”
  []
chapter59
  那一条路,他背着她,走了,不知有多久。
  前方,嬉笑欢歌的那些熟悉的面容,也终究,在凌晨的雾色中,成了灰色的布景,像极他每每在相机镜头,定格的魂。
  终止了,背上的这个人,待他这么好,似乎也只是年少的一个回忆,如同,陆流,如同,林弯弯。
  没有差别。
  一不留神,对他失望,继而,放手,远去。
  就算他说,我想要很喜欢很喜欢你,也没有用。
  于是,这样的想法,是他很久之后,能想起的对阿衡,那年最后的印象。
  她在他背上,两个人接触的皮肤,只剩下,体温逼出的汗水。
  **********************************stepone************************************
  父亲给她打了电话,提供了自己的意见。
  她迟疑了几秒,说爸你让我再考虑考虑。
  这通电话,是她早上醒来时接到的。
  宿醉之后,喉咙很干,头很重。
  阿衡抱着志愿书,边翻边揉太阳穴。
  z大吗?
  很好的学校,座落在h城,离乌水很近。
  啪。
  鲜艳艳的鼻血滴在了书上。
  捂鼻子,跑卫生间。
  喝酒喝得太多,天干物燥,这个,似乎特别容易流出来。
  她用水洗鼻子,红色的血被水冲淡了,仰头,拍额头。
  睁开眼,却是言希的一双大眼睛。
  阿衡吓了一跳,想要低头,却被他制止。
  “不要动。”他皱眉,指很凉,轻轻拍着她的额头。
  “怎么会流鼻血?”少年嘀咕着“我听别人说,只有小孩子才会自己流鼻血。”
  嘴唇很干,起了皮,她舔了舔,却有一丝血腥气,沮丧——“我下次,再也不喝酒了。”
  喝醉了,副作用,无穷大。
  头疼流鼻血还算小事。
  只是,听一些不该听的东西;然后,信一些不该信的事情,就不好了。
  “言希,思尔昨天跟我说了一些话。”阿衡慢吞吞“她说……”
  “不用信。”他平淡开口。
  “嗯?”
  他望着她鼻子下留下的淡淡的血渍,掌心贴在她的额上,微凉柔软的触感,清晰,又重复了一遍。
  “不是我亲口告诉你的,不要,相信。”
  哦。
  ******************************steptwo*************************************
  顾虑到言希的成绩,阿衡想着,还是报t大算了。综合类的院校,文理水平很平均,言希对偏文的东西兴趣浓一些,她则是一心想学医。
  在在的病,始终是她心中的一根刺。
  和他说了,少年鼓腮——我听说t大食堂做的排骨很难吃。
  她瞟他——b大的排骨倒是好吃,你怎么不考个高考状元。不上不下的成绩,还这么多废话。
  少年含泪——t大就t大!不过阿衡我先说好我是绝对不住学生公寓的我要回家吃住。
  好吧好吧,回家,我给你做排骨。
  她看着他,笑容宠溺。
  她说——言希,但愿,你不会吃腻。
  他笑——阿衡,那是排骨呀排骨呀言希最爱最爱的排骨。
  忽而,听到这句话,有些心动。
  最爱最爱。
  从他的口中,多难得。
  她似乎,一直想尽办法,在自己所拥有的空间,对他,倾尽所有。
  只是,这空间,不知,够不够成全他的自由。
  她是,会做言希最爱最爱的排骨的阿衡。
  不是,最爱最爱的阿衡。
  **************************stepthre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纯爱耽美
完本纯爱耽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