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纯爱耽美 > 十年一品温如言(全+番外) > 分节阅读_67
《十年一品温如言(全+番外)》

分节阅读_67

作者:书海沧生 字数:4255 热度:16
e**************************
  报志愿的最后一天,是他的生日。
  他和她,填好的志愿表,交叠在一起,放在了玻璃茶几上。
  那是他们,经常在一起写功课的地方,很好的角度,可以偷瞄几眼电视。
  她说——言希,等庆贺完你的生日,我们就去交志愿表。
  他点头,干脆的好。
  那一日,几乎所有的朋友都到了。
  很大的蛋糕,鲜艳怒放着向日葵,被他们当成了玩具,几乎全部,砸到了他的身上。
  他笑得无辜而狡黠,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由着他们闹。
  “言希,你还是和以前一样,不堪一击。”
  清淡如流水的嗓音,大家转目,门外,站着一个少年,远远望去,像是一整块的和阗白玉。
  细笔写意,流泽无暇。
  “陆流。”陈倦怔了,站起来,放下手中甜腻的蛋糕,像个手足无措的孩子。
  “好久不见。”那少年淡淡颔首,眸子看向众人,是微敛的古井潭水。
  无喜色,无怒色,无不端持,无不和容。
  陆流,这就是陆流……
  这是阿衡第一次见到陆流。
  许久之后,才知道,这个人,是她生命中,除了言希之外,最大的浩劫。
  他目光没有斜视,走向言希,在室内的光线中,右手中指,指骨上有一处,闪着冷色的银光。
  tiffany。
  那人瞄过言希的右手,白皙,空空如也,抬起他的下巴,居高临下,淡淡问他,
  “我给你的戒指呢?”
  与对众人和蔼清淡态度完全不同的对峙敌意。
  言希甩掉那少年的手,抹了一把脸上的奶油,却只能看清那双漂亮的大眼睛——“扔了。”
  少年的目光瞬间倾城,墨色流蓝。
  他薄唇微抿,摘掉右手的戒指,那样一个冰冷的东西,转身,随手递给了阿衡。
  “初次见面,温衡。小小的见面礼。”
  铁灰色洇蓝西装的袖角,和阗玉色的手,高贵华泽的指环。
  她微微抬头,眼睛,却忽然痛了起来。
  好痛。
  ******************************stepfour*******************
  他们,喝了许多酒。
  阿衡觉得很闷,走出去,透气。回廊却站着两个人。
  粉色的,洇蓝的。
  弥漫着雾色的声音,穿不透。
  “如果你没事,跟我回美国。”
  “给我一个理由。”
  “林若梅交给你处置,怎么样?”
  “她和我的恩怨,你无权插足。你和她的恩怨,我没有兴趣。”
  “你入戏太深,演过了。”
  “跟她无关。”
  “言希,不要拿温衡挑战我的底线。没有用。”
  “我说了,跟她无关。”
  “如果是因为思尔,你身上,何时有了当好兄长的天赋。”
  “我爷爷的嘱咐,要照顾她到十八岁。”
  “她的生日,是冬天,已经过了很久。”
  “……我和阿衡自幼有婚约,按她希望的方式,爱她一辈子,让她平安欢喜,是言家和我欠她的。”
  “言希,你还会爱吗?这笑话,不好笑。”
  “不爱,至少,也不提前放手。“
  *****************************stepfive**********************
  他们在玩一个传话的游戏。
  许多人,第一个人说出一句话,耳语,传下去,到最后一个人,公布答案。
  如果和第一人说的不同,要找出究竟从哪一个人开始传错。这个人,要罚酒。
  思尔和她坐在一起。
  她附在她的左耳,轻轻划过的嗓音,像绷紧的琴弦,带着快意和戏弄——“告诉你一个秘密,温衡。我姓言。”
  阿衡微笑,凑在达夷的左耳,轻轻说了一句话。
  达夷是最后一人,有些迷糊地公布答案。
  “不是你亲口告诉我的,我不信。”
  思莞讪讪——“怎么差了这么多。我说的,明明是,‘欢迎回来,陆流’。”
  言希站在不远处。
  他静静看着她,脸色苍白。
  阿衡微笑——“是从我这里传错的。”
  她端起玻璃杯,喝下罚酒。
  那样缓缓慢慢,漾开温柔。
  山水明净,笑意漫天。
  *****************************stepsix******************
  陆流,走进言希的家,轻车熟路。
  卤肉饭落在那少年的肩头,激动地喊着——“卤肉卤肉。”
  陆流,陆流。
  陈倦的眼中,是悲伤;思莞的眼中,是……绝望。
  她说——哥哥,你不要这个样子。
  她第一次,喊思莞哥哥,轻轻捂住了他的眼睛。
  却是,这样的情景。
  下午五点,是交志愿表的最后时限。
  她给陆流煮了一杯咖啡。
  那香味,浓郁中,是微妙的苦和甜。
  然后,带了两份志愿表,向学校跑去。
  一路,有许多弄堂,小路,一条永远有许多行人的商业街,一个旷久待修的广场。
  这似乎,是她和言希一同,走过的三年,全部的回忆。
  她抬眼时,广场上几乎锈了的大钟,快要走到尽头。
  跑到时,几乎喘不过气,失了重,推开办公室的门,那么响的声音,把班主任林女士吓了一大跳。
  “阿衡,选好了吗?q大还是b大?”
  “老师,还有空余的志愿表吗?”
  阿衡,阿衡,你还有别的选择吗?
  为何,不归来。
  从哪里开始,终结在哪里。
  ******************************stepseven*************************
  她去机场送言希。
  言希的癔症,要到美国做彻底的检查。
  他背着粉色的旅行包,一如当年带着她离家出走的模样。
  只是,多了副石红色的墨镜。
  他说——阿衡,你乖乖在家,等着我,知道吗?
  她摘去他的墨镜,踮脚,亲吻他的眼皮。
  曾经有一个天使,这样吻过她。
  “言希,不要忘了回家的路。”
  她微笑,对着他,最后一次。
  *********************结卷*******************
  言希,没有我在家等着你,不要,忘了回家的路。
  那一年,日历,终于撕到尽头。
  []
chapter60
  2002年夏,z大医学院女生宿舍某寝。
  “然后,凤凰出了国,乌鸦被嫌弃,踹下了枝头。”
  “然后呢?”五双眼睛,在黑暗中齐刷刷地看着下铺。
  “然后,没了。”软软的声音。
  “切。”五个人又同时缩回脑袋。
  “不愧是小六讲的故事,很好,很没意思。”某一人打哈欠。
  “我还以为乌鸦会彻底抱住梧桐树,死也不被其他凤凰踹下去。三流剧本,三流导演,三流演员,除了美少年一坨尚可观,其他演员pass。”某一人点评。
  “介个,好感伤好感伤,乌鸦跟凤凰,好伤感的爱情哟。”某一人捧心。
  “楼上的注意,下次别用方言,尤其是天津话装林黛玉。”某一人淡定。
  “嘛!天津银儿,不让用天津话,介还让不让银活!”捧心的立刻捶床板,落了楼下淡定某人一脸灰。
  然后,楼下的开始爬楼,一阵打闹,咯吱咯吱,憋笑,床板快震塌。
  对床上铺,打哈欠的幽幽开口——“我数一二三,你们两个再闹,连床带人,一齐扔出208。”
  对床下铺,点评的嘿嘿坏笑了——“我热烈拥护大姐。”
  捧心的僵硬了,淡定的则轻咳——“六儿讲的故事还是不错滴,起码教育我们,跨越种族的爱,没有好下场。完毕,小五补充。”
  靠近门口的那张床上铺,被称作小五的某一人看了看床头的电子表,眼睛亮了——“别吵了,你们讨厌。djyan的sometime开始了,你们要不要听?”
  被称作大姐的那人往毛巾被中缩了缩,懒懒开口——“你姐一把年纪,老胳膊老腿的,早过了追星的年纪,不比你们小孩儿有时间有精力。”
  其他人,也都打着哈欠,翻了身,毫无兴趣。
  小五切,郁卒地戴上耳机,却听到下铺轻轻扣床板的声音,转身,小六双手扒着楼板,歪着脑袋,笑呵呵地看着她——“五姐,我也想听。”
  小五眉开眼笑——“哎哎,还是我们阿衡知道好歹,还是我们小六可爱,来来,快到五姐的怀抱中来。”
  我们一起sometime。
  有时候。
  ****************************分割线***********************
  他到cuttingdiamond的时候,刚好是夜晚十一点。
  b市最有名的夜店,切割钻石,准确定位一下,就是只要是花得起,能获得一切快感的地方。
  金碧辉煌,璀璨靡丽。
  随手把车钥匙扔给了侍应生,像是新来的,面目很清秀,以前没见过。
  “先生,您是要停车吗?”
  这人不认识他,显然的。
  他点了头,大步向前走,右手提着的篮子晃动得很厉害。
  “先生,您等等,现在地下车库没有车位了。”
  小侍应有些为难。
  迎面过来了一人,是常见的侍应小周。拿过小侍应手上的红钥匙,挥挥手,喝退了他。
  “言少,新来的,不懂事儿,您别见怪。”小周赔礼,躬身——“还放老车位,跟陆少辛少挨着?”
  言希有些不耐烦,随便。
  小周笑,讨好——“您总算到了,刚刚,几位公子都等急了。陆少让我下来接您。”
  他点头,把右手中的篮子递给小周,小周接过,篮子中却忽然伸出一个小脑袋,毛茸茸的,像条毛巾。
  “哟,好漂亮的狗。言少养的?”小周笑道。
  他漫不经心,边走边叮嘱——“它这两天便秘,别喂肉。”
  小狗哀怨,呜呜用小蹄子扒篮子,泪眼巴巴。
  他转身,细长的食指轻轻挠了小狗的下颌,似笑非笑——“我不是你娘,这招对我没用。”
  小周奉承——“这狗真有灵性,真聪明。买时要花不少钱吧?”
  “菜市场捡的,不要钱。”
  小周脸僵了一下,随即笑开——“言少真爱开玩笑,这狗一看就名贵得很。”
  言希平淡开口——“小周,你预备转mb了,是不是?”
  小周脸上的笑挂不住了——“言少,小的长得丑,干不得那个。”
  cuttingdiamond会定期选一批moneyboy,一般都是一些被生活所迫,加之长相优质的年轻男孩,经过训练,以满足那些想要尝鲜的有钱男人的猎奇心理。
  言希淡讽——“这么巧舌玲珑,会哄客人开心,用不用我跟你们老板推荐一下?”
  小周噤声。
  言希坐电梯,到了七楼vip区,握着金属把手,刚推开门,就见偌大的房间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纯爱耽美
完本纯爱耽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