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纯爱耽美 > 十年一品温如言(全+番外) > 分节阅读_68
《十年一品温如言(全+番外)》

分节阅读_68

作者:书海沧生 字数:4400 热度:17
,四个人坐四边,呼啦啦摸牌扔牌,黑线,扭头就走。
  辛达夷探头——“哎哎,美人儿你走哪儿?”
  孙鹏笑了,拾牌——“回来回来,没想让你打麻将。”
  陈倦抹牌,扔出去一张——“言大少,丫学学打麻将,能死不能。”
  陆流抬眼,也笑——“他认牌都认不全,怎么学。”
  言希走过去,瞪着大眼睛——“我怎么不认牌了?”
  陆流也随和,修长的指捏着雀形的方牌,敲了敲桌子——“这是什么?”
  言希愣了愣,大骂——“靠,这不是……小鸟吗?!陆流你他妈侮辱老子iq!”
  围一桌四个笑喷了仨。
  咳,孩子,虽然它长得像小鸟也确实是只小鸟,但它真的不叫小鸟叫一条。
  孙鹏哈哈,言美人儿,快到哥哥这儿来,你真是忒可爱了,我教你。
  言希==——“你们继续,当我没来过。”
  抬脚,转身就要走。
  陆流拽住了,摁到一旁椅子上,眉眼流转了星光,至于吗,兄弟间开个小玩笑。
  言希挥手,行了行了,就你们几个,有话快说。我做节目,快累死了,这会儿只想睡觉。
  辛达夷纳闷,言希,你这么缺钱吗?哥几个,陆流都没你忙,一会儿电台dj,一会儿t台走秀。
  言希挑眉,钱多不烧手吧?
  mary勾了唇,倒不是这个道理,关键是你言大少,不是最烦人多的地儿吗?
  孙鹏双手摆成塔尖状,一张清俊的脸,笑起来带了三分邪气,暧昧看着他。
  对了,言希,前两天,从楚云家里走出的陌生俊俏男人是你吧?报纸上可是写着,身形疑似djyan.
  言希不咸不淡地开口,你们都太闲了,吃饱了撑的是不是。
  辛达夷挠头,楚云,谁啊?
  陈倦拿葡萄扔他,笨死你算了。连楚云都不知道。就那个王牌美女主播,网络普查,b市男人最想要得到的女人。
  辛达夷恍然,哦,36d的那个,想起来了。
  陈倦直接拿麻将砸。
  辛达夷愤愤,靠,人妖你他妈疯了是不是。
  陆流抬眼,问言希,没动真感情吧?
  言希冷笑,老子就算动真感情也没什么吧。
  陆流淡笑,本也没什么,只是记者再纠缠下去,怕是连你的身家都抖搂出来了。楚云是什么样的女人,你比我清楚。
  言希心烦,还没开口,手机响了,铃声是sunmin的therose,很是攥人动听,倒是和说话的气氛有些风马牛不相及,显得滑稽。
  言希走了出去,接电话。
  返回时,脸色不怎么好看,大眼睛瞥了陆流一眼,皮笑肉不笑——“你什么意思?”
  陆流拿起桌上的红酒,晃了晃,淡淡问他——“什么?”
  “陆氏秋季的发表会,模特怎么找到我身上了?”言希不耐烦了。
  陆流淡笑,面上没有波澜——“我昨天圈了八个人,形象都不怎么符合,董事会有人递上一个建议,说是djyan不错,让我好好考虑。”
  孙鹏若有所思——“优雅,棱角,高傲,魅惑,企划案的四个主题,都占了,是不错。”
  随即,桃花目含了笑,低头啜了啜红酒,又抬头——“言希,不妨一试。”
  陆流醒了新酒,倒入高脚杯,分给众人,又执起酒杯,一一轻碰,唇角无笑,目光却含了三分笑意,到言希时,淡淡开口——“我干杯,你随意。”
  言希挑眉,仰头咕咚,红色的液体顺着微红的唇流入喉,颈间白皙,映着鲜红,有些刺目。
  陆流望着他,目光深邃了,古井微波,瞬间倾城。
  []
Chapter61
  一班班长李小胖和颜悦色,温衡同学这次考试又退步了,真是可喜可贺,同志们鼓掌。
  哗哗,如潮的掌声。
  这孩子真牛掰,只一年,硬生生从年级第一滑到年级七十,非我医学院一般人能及也。
  啧啧,这速度,这效率,快赶上神三了。
  嘿嘿,有阿衡,我觉得我这次退步二十名还是可以忍受的嘛。
  众人扇凉风手搭凉棚作壁上观看戏状。
  温衡= =。
  小胖站讲台上,和颜悦色地狞笑,孩子,还记得我们院怎么分的班吗?
  温衡答——成绩。
  小胖再问——咱们是几班?
  再答——一班。
  小胖呲牙,俩小眼笑成一条缝——,今天出成绩,赵导办公室,二三四五六班那帮兔崽子都夸我了,好好的年级第一都被我培养成了年纪七十,多人品多功劳,一般人干不出这事儿。
  点头——是挺不容易的。
  小胖掩面——靠,你太堕落太无耻太丑陋太残忍了,我都不忍心看了。
  阿衡= =——全靠班长教得好。
  小胖泪流满面——我都是想着法地教你们怎么欺负细菌宝宝从切割人肉纤维中获取快感,什么时候教你这个了。
  众人呸。
  李小胖你不要脸。
  李小胖你很不要脸。
  李小胖你绝对不要脸。
  李小胖掏耳朵,装作没听见——好了好了,这次班会到此结束,没考好的抱头唱国歌,考好的下次考不好再说。重点研究观察温衡同学,必要时对其监督谴责,下次在街上卖场kec mc等地看到此人卖笑,拖回来群抽之。
  阿衡说小胖你不能这个样子,你是不知道没饭吃没衣服穿的辛苦,全亚洲有多少儿童挣扎在饥饿线上,我打工都是为了养活自己,班长tot
  小胖揪孩子小辫——把你老公卖了吧,顾学长值不少钱呢。
  阿衡淡定,摇头——不要,麦兜说,绝对不出卖自己的鸡,所以,我也不能出卖自己的人。
  门口有人笑着鼓掌。
  阿衡扭头,一群白大褂,大五的一帮老孔雀。
  所谓老孔雀,就是年过婚龄还小姑独处跟低龄学妹相处时处处散发风骚气息的男人们。
  “阿衡,这话我可得跟飞白好好学学,让他听听。”说话的是薛征,顾飞白的好友。
  所谓顾飞白,则是她的未婚夫,她父亲联同顾家大家长钦定的。
  两个人感情一般,比起天天闹分手的好一些,比着天天在宿舍楼前抱着啃的差一些,算是老实本分的类型,但是由于顾飞白无时无刻都是一张没表情的脸,所以,两人的相处模式,在外人看来,难免有女方过于主动的嫌疑。
  “南极不是一天溶解的,师妹节哀。”恰有一人坏笑。
  “革命尚未成功,小嫂子继续努力。”又有一人附和。
  阿衡抽搐——“多谢师哥教诲。”
  薛征拍脑门——“噢,对了,阿衡,飞白今天在实验室跟进张教授,大概晚上十点才能结束,他让我跟你说一声,晚上不能跟你一起吃饭了。”
  阿衡呵呵笑——“好,知道了。”
  她晚上七点打工,其实也不怎么有时间见顾飞白,只是两个人习惯了一起吃晚饭,不见时总要和对方说一声,算是恋人间的一种默契。
  晚上是在一家面包店打工,一个普通的小店,装潢普通,味道普通,偶尔厨房还会拿出做坏的蛋糕,所以,只有口福不错。
  一个小时七块五。
  也就是从夜间七点到十点,能挣二十二块五。大概,维持三天饿不死的程度。
  爸爸说,阿衡,做个好医生吧。
  然后,如果没有经济来源,第一年勉强靠着奖学金活而今年又确凿没有奖学金还想当医生的情况下,咳,基本是个不容乐观的情况。
  想得奖学金,就要好好学习,好好学习,就要有充裕的时间,但是害怕饿死,就要出卖时间,可是没了时间就代表学不好,学不好又想在人才多得比苍蝇还多的z大得奖学金,基本白日做梦。
  于是,恶性循环导致了今天的挨批斗。
  阿衡看着店里零星入坐的客人,闲得想拿苍蝇拍拍蚊子。
  店长是个中年阿姨,孩子考上了大学,在家闲着没事儿干,就开起了饼店。因为阿衡和她家孩子年纪相仿,所以,多有照顾。
  阿衡说,阿姨我们改革吧,把店面扩充一倍,装上十个八个保温柜,然后请一级饼师,做很多好吃的面包,挣很多钱。然后阿姨你每个小时多发我两块钱。
  阿姨羡慕,年轻孩子,能做梦,真好。
  阿衡= =。
  快下班的时候,有小情侣投诉,说慕司蛋糕不新鲜,颜色看着不正。
  其实呢,这个情况基本是不可能存在的,饼屋只有一个孤单单的保温柜,但是最近又坏了,基本上每天做的慕司蛋糕不超过二十块,卖完则罢,卖不完的,都进阿衡肚里了。
  新鲜不新鲜,她最清楚。
  阿衡奉命,去勘察情况,盯着蛋糕看了半天,颜色是挺别扭,淡黄色的蛋糕多出杯盖大小的猩红色。
  抬眼,看了小情侣一眼,呵呵笑——“小姐,您看,是不是您口红的颜色?”
  人小姐不乐意了,拍桌子——“我用的是欧莱雅的唇彩,名牌,绝对不掉色!”
  那先生讽刺——“算了,跟她讲什么欧莱雅,穿成这样,知道欧莱雅是什么吗?”
  阿衡低头,减价时买的白t恤,牛仔裤,还有饼屋阿姨专门做的工作围裙,回头,笑——“阿姨,他说你做的衣服不好看。”
  本来阿姨矜持优雅,不希得和一般人一般见识,但生平最恨别人说她女红厨艺不好,此二人占全两项,焉能不怒火大炙,一阵骂街荤话,把小情侣骂得抱头鼠窜。
  然后,其他客人也顺道被吓跑了。
  阿姨一甩卷发,豪气万千——小温,老娘今天骂得舒服,关门回家。
  阿衡看表,九点半,提前半个小时,欢天喜地。
  在学校门口的烧麦店买了一笼牛肉的和一笼油糖的,顾飞白每次看到这个烧麦店总要从店头盯到店尾,再冷冷不屑地来一句——不卫生。
  其实,阿衡想说,他如果不是想吃,完全不必这么麻烦的。
  然后,送到实验室,顾飞白的工作大致上已经结束了,看到散着热气的烧麦,又是一句不卫生,执着地用高傲冷淡的眼睛盯着袋子看了半天。
  阿衡笑。
  “吃吧。我问过老板了,馅儿是今天下午才做好的,应该没问题。”阿衡把袋子递给他,然后看了一眼手表微笑道——“宿舍快熄灯了,我先回去,你也早点回家。”
  转身,顾飞白拉住了她的衣角。
  “稍等。”顾飞白难得主动,从白大褂口袋中掏出一把糖果“伸手。”
  阿衡乖乖伸出手。
  “今天张教授家得了一个小孙女,发的喜糖,我酒精过敏,你拿走吧。”顾飞白淡淡解释,把糖放进她的手心,唇角有了难得的笑意。
  阿衡定睛,是酒芯糖。
  她脸有些红,小声开了口——“我会吃完的。”
  郑重地,温柔地。
  **********************分割线**************************
  言希带着耳麦,淡粉色的t恤,细长的指轻轻指了耳,玻璃门内的监听室心领神会,稍稍调高了声音。
  “dj yan,你还在听吗?”耳机传来怯懦悲伤的女声。
  “林小姐,我在听。”言希平静开口——“你说你高考三次失败,父母对你失望透顶,而你本人也没有活下去的勇气了,想要跳楼,是吗?”
  “你可能不知道,对,我是说,dj yan似乎一切都很顺心,在电视上曾经看过你的访谈,年轻,俊美,才思敏捷,恐怕不会了解我的痛苦。高考只是导火索而已,而更加让我不安的是,我发现自己越来越透明,看着四周,总有一种错觉,全世界都看不到我,我找不到自己存在的价值。”
  “活着已经悲伤到无法言喻,连勇气都荡然无存了吗?”言希轻轻问她。
  “是。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纯爱耽美
完本纯爱耽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