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纯爱耽美 > 十年一品温如言(全+番外) > 分节阅读_69
《十年一品温如言(全+番外)》

分节阅读_69

作者:书海沧生 字数:4395 热度:20
”那女子颤抖着开口。
  “那就跳下去吧。”少年垂头,平淡开口。
  旁边的导播急了,直跳脚,一直对着言希打手势。
  言希抬头,把指放在唇间,微微笑了,示意他安静。
  电话另一侧,那女子凄然开口——“连dj yan也认为我这样的人是孬种,渣滓,社会的负累,是吗?”
  “走,或者留,活着或者死亡,都只是你选择的一种方式,我无权干涉。”少年声调平缓,却在行字间带了冷漠——“或许,从高层跳下,你才能感觉到自己对全世界的恨意得到昭彰,才能使灵魂得到救赎。你的父亲母亲才应该是世界上最应当遭到谴责的人,他们生下了你,却不能在你高考失败之后,一如既往无私地爱着你,只是想着怎样逼死你,然后年纪老迈,膝下凄凉心中才舒服,是不是?”
  对方声音忽然变得尖锐——“你凭什么说他们爱我?!你凭什么说我死了他们会晚景凄凉?!他们看着我的眼神,让我觉得我根本不应该存在在这个世界上!我宁愿自己从楼上摔下,活不得死不去,让他们后悔一辈子!”
  言希笑了——“对,然后他们会继续养你一辈子。”
  那女子愣了,许久,哽咽了——“你凭什么这么说,到底凭什么。”
  言希平淡开口——“凭你觉得全世界看不到你。”
  “为什么?”
  “如果,不是曾经在他们那里得到巨大的爱,如果不曾觉得自己是世界的中心,又怎么会如此伤心。”
  “可是,没有用的,他们不会再相信我,不会再爱我。”那女子手掌撑着面孔,低声哭泣。
  “林小姐,你觉得,一直爱着你如此艰难吗?”言希轻轻揉着眉心,低笑——“为什么不能相信他们?”
  “或者,觉得这爱太过艰辛,实在无法忍受,不如选择一个无懈可击的契机,重新开始。”
  那女子终究,嚎啕大哭,雨过天晴。
  她说,dj yan,我想要好好继续爱我的爸爸妈妈,我想要继续。
  言希愣了,继而微笑,锐利的眼温柔起来。
  他说,你很勇敢,很了不起。
  节目终于结束,言希抱着杯子狂喝水,抬眼,却看到窗外有人轻轻扣着他面前的玻璃。
  是陆流。
  他笑了,言希,你真能忽悠人,爱不爱的,你又懂多少。
  言希摊手,我倒是想劝着她体验一把跳楼的滋味,让她下辈子都不敢再踢这两个字,关键电台不干,它扣我工资,这事儿就麻烦了。
  陆流穿着淡蓝色的休闲装,少了平常的练达早慧,面容倒是呈现出少年的清爽干净。
  他说,走,言希,我请你吃饭。昨天和客户谈生意,到一家法国餐厅,那家排骨味道不错。
  言希说你等我,然后飞速窜到隔壁办公室,夸着幕后工作人员,唾沫乱飞,哎,姐姐,姐姐你今天可漂亮了,今天气色真好,我们小灰没有烦你吧,它可坏了,要是欺负你了我帮你拍它哈,
  哄得一帮office lady 眉开眼笑,没有没有小灰真的好乖没有烦我们,把狗篮子递给他,又附带了几包酱肉干。
  陆流笑,言希,你真行,把办公室当成你家混,狗也专门找了美女保姆,放家里不行吗,我记得你对狗毛过敏,什么时候爱狗了?
  言希说我在塑造爱狗的新好男人形象,这狗只是个道具,你没看出来?
  小灰委屈,呜咽,言希大眼睛瞪着它,半天,小毛巾又缩回了篮子。
  吃饭的时候,言希狼吞虎咽,沾了一嘴酱汁,看得陆流频笑。
  言希,你怎么还跟小时候一个模样,我走了三年也没见你改。
  言希吐出骨头,指拈着,扔给小灰,并不答那人,皮笑肉不笑。
  陆流,这个排骨实在不怎么样,你的品位真的下降不少。
  陆流垂头,浅咬了一口,在舌尖化开肉香,淡淡笑了。
  言希,并没有什么不妥。
  言希挑眉,酱味太浓,肉太生,薄荷叶串了味,盘子太小。
  陆流淡淡扫他一眼,是你平时吃的排骨太廉价。
Chapter62
  208寝室寝室长于无影半夜迷糊着跑厕所,却看到墙角一隅的台灯还亮着。
  看到是阿衡,伏在板砖一样厚的医理书上,微闭眼睛,口中念念有词。
  无影笑了,蹑手蹑脚走过去,只听到软软糯糯的声音。
  “唾液淀粉酶,淀粉,麦芽糖,腮腺,颌下腺,舌下腺,咽喉,食道,胃,小肠,大肠,残渣,粪便。”
  然后,这声音重复了两遍,睁眼时却被她轻轻盖上,阿衡吸吸鼻子,闻出了无影的气息,微笑,轻轻搂住她,声音很轻很轻。
  “姐,从楼上摔下来,没有风声,没有自由,也没有美感,只有粪便失控,脑浆迸裂。”
  无影笑阿衡,背书背傻了吧你。
  阿衡说,今天dj yan劝阻了一个想要跳楼的女孩,我只是,想说,dj yan如果知道医理,肯定不用说这么多废话,你不知道,他舌头都快打结了= =。
  无影无语,你能不能别跟小五混,天天抱着收音机死守,当人粉丝,加人fan ciub的,盲目脑残到极端,没看出那个男人已经想出名快想疯了,整天访谈走秀的,恨不得每天在全世界面前晃三晃。
  阿衡tot,点头,大姐你总结得太精辟了,他简直不放过任何暴露自己的机会,上次卫生巾广告,就月月舒那个,一晃而过的路人甲看着都像那个囧人。我们当fan的也觉得好不容易好丢脸的呀。
  无影说那你们俩还每天巴巴守在收音机前,看着寒碜人。
  阿衡小声打哈欠,都说是他的fan了。
  无影笑,这也矛盾,谁家饭整天说自己爱豆坏话。
  阿衡合上书,瘫倒在下铺,埋在枕头中,含糊开口。我是那种会在别人面前装作不知道dj yan可是无论他做了什么都会很快知道然后很鄙视他的fan。
  无影抽搐,你确定你不是他仇人?
  阿衡扬起小脸,错,我爱他这个世界我最爱的就是他。
  无影抓头发,爬床,鄙视,你拉倒吧就你,昨天上党课还说最爱□呢一眨眼就变人了,党知道了该多伤心。
  阿衡= =。
  最终,平稳的呼吸,伴着窗外无忧的蝉鸣,包枕了个安眠。
  好夜,无梦。
  九月底,经常挤在院门口叽叽喳喳看着她们一脸崇拜的大一小孩子少了很多,忽然有些寂寞。然后想起去年,自己似乎也是这个样子,像个陀螺一样地跟在大家身后,一窝蜂地满校园跑来跑去,人仰马翻的,真的很闹。
  那时,也像现在,晚霞明媚,几乎触不到的风。
  她笑着说,飞白,我好像无端感伤了。
  两个人,并肩,走在长长宽阔的街道上,吃完晚饭,真是消化的好去处。
  顾飞白看她一眼,并不说话,把手插入了口袋中,指的隙从白色软布中凹下,修长的轮廓。
  忽而,想起什么,淡淡开口——“我把学费打到你的卡上了,不用把心思放得太重。”
  阿衡讷讷——“我已经快攒够学费了……”
  她有些挫败,总是无法理直气壮站在他的面前。
  似乎,只要是和金钱挂钩的事。
  顾飞白淡淡开口——“不是我的钱,大伯父的意思。你有什么,和他说。”
  语气十分理智。
  阿衡是聪明人,自动噤声。
  气氛,还是尴尬起来。
  好一会儿,阿衡轻轻戳戳他的手肘,小声开口——“顾飞白,你怎么总是这个样子,谁又没有招惹你,一句话,都能把人噎个半死。”
  顾飞白冷冷瞥她,面无表情。
  阿衡仰头,眼睛含笑——“别生气了,再生气,我可喊你了。”
  顾飞白拨拉掉孩子爪子,继续面无表情向前走。
  阿衡把手背到背后,轻轻绕到他的面前,可怜巴巴——“小白啊,小白,小……白。”
  顾飞白从她身旁绕过,装作没听见,走啊走,继续走。
  阿衡小跑,跟上,微微无奈了远山眉——“顾飞白,你得寸进尺……啊,你笑了笑了,你竟然偷笑,真……卑鄙。”
  顾飞白伸出手,指纹削薄,轻轻握住那人的,唇上挂着淡淡的笑——“子何许人,咬定青山,竟不许人笑?”
  阿衡微笑,温软了眉眼——“顾氏贤妻,迟了六年,可否?”
  顾飞白背脊挺直,白皙的脸颊有一丝红晕,淡淡颔首——“准。”
  **************************分割线********************************
  言希接了陆氏的case,走秀前期,还需要一套平面宣传,搭档的,是个同龄的少年,长相并不算十分好看,但是面部轮廓十分柔和,奇异的温柔清秀。
  言希觉得眼熟,想了想,是了,那一日在cutting diamond见过的小侍应,还被小周训斥过一顿。
  他看到他,诚惶诚恐,低头鞠躬——“言少。”
  言希平淡开了口——“这里没有言少,喊我dj yan或者言希都可以。”
  那人轻轻点头,有些腼腆,微笑了,露出八颗标准的牙齿——“你好,dj yan,我叫陈晚。”
  言希脱去外套,漫不经心地问他——“谁选的你?”
  陈晚弯了眉,软绵绵的笑意——“陆少。他说,dj yan需要一个陪伴的背景。”
  言希解衬衣扣子,垂头,额发掉落了,半晌,随意开口——“出去。”
  陈晚愣了——“啊?”
  少年似笑非笑——“我换衣服,你还要继续看下去吗?”
  白色衬衣下,是一大片光洁白皙的肌肤。
  那人脸红,忙不迭关上门。
  摄影师请的是隔壁岛国传说中的业界第一人,整天叽里呱啦地,鼻子长到眼睛上,身后小翻译走哪带哪。
  饭岛大师叽里呱啦,叽里呱啦。
  言希= =,丫能不能说人话?
  叽里呱啦,鼻孔,叽里呱啦。
  翻译殷勤拍马屁,饭岛大师让你们表现得再性感一点。
  言希郁闷,靠,还怎么性感,老子衬衣被他扯得就剩一个扣子。
  饭岛跳脚,叽里呱啦,呱啦啦。
  翻译说,我们饭岛大师说,言希你的表情太僵硬了。
  言希翻白眼,老子不是卖笑的。
  饭岛愤愤,扯幕布,使劲踩,叽里呱啦。
  翻译也鼻孔,哼,从没见过这么不专业的model!
  一旁的策划快疯了,抹脑门子上的汗,唉唉,我的大少爷,我的言少,您就纡尊降贵给这小鬼子性感一把成不成,咱们这个场景已经费了十卷胶卷了,言少,再不成,boss会炒了我的tot。
  言希挑眉,手比暂停,他说解扣子我解扣子,说嘟嘴我嘟嘴,说媚眼我媚眼,你他妈还让我怎么着?!
  言希脱了手上的白手套,老子今天休工,有什么让陆流亲口跟我说,你们好好侍候小鬼子。
  转身,朝更衣室走去。
  陈晚手中抱着个饭盒,低着头,跟在言希身后。
  言希冷笑,你丫跟着我干嘛?!
  陈晚脸微红,小声开口,言希,你一天没吃饭了。
  言希微愣,转身,站定,眯眼看他。
  所以呢?
  陈晚轻咳,我来之前,在家做了点儿吃的,你要不要吃些东西垫垫胃?
  言希掂过饭盒,普普通通的饭盒。
  然后,打开了,普普通通的米饭,普普通通的菜色,唯一看着诱人些的,就是几块散发着香味的红烧排骨。
  他笑了,颔首,谢谢。
  拿着筷子,夹起排骨,咀嚼起来。
  然后,那味道,不肥不腻,不甜不咸,重要的,是可以一口咬下的一根骨的上等小排。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纯爱耽美
完本纯爱耽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