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纯爱耽美 > 十年一品温如言(全+番外) > 分节阅读_72
《十年一品温如言(全+番外)》

分节阅读_72

作者:书海沧生 字数:4422 热度:19
,怕你热死了,关我毛事。
  大姨妈囧,你说肉丝?他是我仇人来着,再说他一人妖,怎么就成我媳妇儿了。
  肉丝怒,你tm就是变成女人我还不见得看上你呢,别说你一男的。
  那个“男”字,咬得死紧。
  大姨妈靠,你他妈整天跟我过不去,老子说什么了吗,简直莫名其妙。
  陈晚低着头笑。
  辛达夷阴沉了脸,言希,这孩子谁啊,没见过。
  他在发表会上见过陈晚,但是心里对这帮子兄弟的勾心斗角腻味到心烦,故意拿话噎言希。
  言希倒是没有大反应,平淡开口,噢,陈晚,这是我兄弟辛达夷,那个,我弟媳妇儿rosemary,美国来的,和你一个姓。
  辛达夷mary脸又绿了一回。
  你们好,我是陈晚。
  陈晚有礼貌地打招呼,声音很小,笑起来很腼腆。
  辛达夷挑着浓眉,冷笑,陈晚是吧,我跟你说,你什么都像,就是说话不成,应该这么着,你们,好,我是,陈晚。怎么结巴怎么来,说完,保准言希看着你能绕指柔。陆流?温思莞?谁把你教出来的,真他***不专业。
  陈晚的脸,唰地变得苍白。
  肉丝也笑了,你的表情也不过关,你模仿的那位,可是从来都只会温柔地看着你笑,笑笑笑,一直笑,只有旁的人欺负了某人,记住,一点儿也不成,只有那时候,才能变脸,知道吗,要用破烂得寒碜人的京话骂人,或者拿着凳子直接朝人脑袋上砸。你得有这觉悟才行。
  陈晚的表情,更加难看,垂着头,不说话。
  言希把手□口袋中,平淡开口,你们还有完没完了,陈晚是我请出来的,有什么不乐意的地儿冲着我发脾气。
  mary笑,陆流教出来的人,什么时候这么好相与了,言希,你没心没肺得让人失望。不过是因为一丁点寂寞……
  言希的眉眼有些倦意,淡道,今天case结束,我只是请你们出来吃顿饭,如果觉得这饭吃不下去,滚。
  辛达夷说,言希,是不是只要能填补你的寂寞,什么人都可以?以前,陆流是这样,现在,对阿……
  言希未等辛达夷把下面的字吐出,把手中的易拉罐砸了过去,冰凉了面孔,冷笑,
  是,什么人都可以,只要老子看顺眼,成吗。
  罐中咖啡色的液体,溅到了辛达夷胸口上,头发上,脸上,甚至下颌,不停滴落着,看起来狼狈至极。
  辛达夷咬牙,气得发抖,言希,我他妈是你兄弟,你就为了这么个来路不明的人!
  陈倦也恼了,言少一向这么随性洒脱,我们下里巴人,欣赏不来您的好脾气。
  随即,拉着辛达夷,掉头就走。
  言希面无表情,继续向前走,陈晚不停道歉。
  对不起,都是因为我,我不知道会变成这个样子。真的抱歉。
  言希一直不停向前走,并不答话,忽而,想起什么,转了头,问他,你喜欢吃小龙虾吗,达夷他们都爱吃的。
  陈晚微愣,去哪里吃。
  言希说,avone吧,环境不错。
  陈晚笑,我还以为你要带我去吃排骨。
  言希摇头,浅笑,那个是我的心头好,不能勉强别人。
  avone还是同从前一样,经理李斯特依旧是那副德国绅士的模样,看到言希,很是热情有礼,瞄了了陈晚几眼,表情反倒不自然。
  言希把菜单递给陈晚,随意对着李斯特开口,我的还是老样子。
  陈晚微笑,有些腼腆,小声开口,是不是我点什么都可以。
  言希愣,瞬间,点头,笑,是,什么都可以,你随意。
  李斯特弯腰,问少年,言少,啤酒呢,您不去挑一瓶?
  言希瞟他一眼,说不用了,反正fleeting time八成也被你们小老板喝了,他回来都多久了。
  李斯特表情有些尴尬。
  陈晚笑眯眯,我还是想要尝尝这里的排骨料理,取取经。
  言希说,不用了,这里的排骨没有你做的好吃。
  然后,对李斯特平淡开口,给他上一客鲜奶焗龙虾,一客法国蜗牛,薄荷面中少放香辛,最后拿一瓶七零年的红酒。就这样。
  李斯特点头,临走,又看了陈晚一眼。
  陈晚笑,眸光温柔,你喜欢我做的排骨就好。
  言希点头,说喜欢,喜欢得不得了。我从小到大,吃过的排骨,没有一个人,比你做得更让我喜欢。
  那个温柔的少年温柔开口,言希,我喜欢你。
  嗯?言希没听清。
  陈晚说,言希,我说,我喜欢你。
  言希眯眼,脱下外套,取下围巾,搭在臂上,平淡开口,然后呢。
  陈晚愕然,像是没有预料到言希的反应,硬着头皮说,言希,我可以照顾你的日常生活,每天做你最喜欢吃的排骨。
  言希大笑,所以呢。你想做我的厨师?你看到了,我工薪,现在还在念大学,攒老婆本,所以抱歉没有闲钱请你。
  陈晚的表情难以置信,他说你很喜欢吃我的排骨,他说我不要名分,只要你能和我在一起,你明明喜欢我,你帮了我这么多,连t台走秀都可以为了我做配角,这对你来说,难道还算不上喜欢。
  那个少年低了头,细长的指若有似无地抚着小臂上灰色的围巾,黯淡的色,老旧了个不堪。
  如果你说的这些都是喜欢,我想我只是喜欢你的排骨,陆流的钱。
  陈晚的思绪有些混乱,受到打击的样子,莫名加了一句。
  没有道理的,连小灰都喜欢我。
  言希皮笑肉不笑,它只是个畜生,懂得什么。
  然后从皮夹中拿出一沓钱,递给他,这些天我们小灰多谢你的照顾,三个月了吧,明天我开车接它回来。
  陈晚愤愤,把钱又甩了过来,言希,我从没想过要你的钱。我只是,喜欢你,你明白什么是喜欢一个人吗?
  那少年无动于衷,哦,你想要的是陆流的钱是吗,那咱们俩一样,不必伤和气。
  然后,笑,至于喜欢一个人,抱歉,目前角色空缺。
  陈晚黯然了神色。果然是陆少估计错误了吗,他说如果他的十五年换算成三年,那么那个人的三年用三个月足矣。
  言希说,他不过是想让我意识到,无论男女,言希要抛弃一段过往重新开始多么容易。
  陈晚苦笑,可是我是真的喜欢你,我会做你喜欢的排骨,会照顾你喜爱的狗,会让你有所依靠,会让你破例,会让你心软。
  言希淡淡看他,你说漏了,还有,这张脸,长得真***像。
  陈晚说,我输了,就是一步废棋,只要有钱,陆少能打造出第二个第三个像我这样的棋子。
  那少年拿出手机,拨打一连串号码,递给陈晚,说,真感谢你这么多天给我做了这么好吃的排骨,还有照顾了小灰,请你代我跟陆流说一声,如果他真的这么无所不能,我求他,拜托他,能不能帮我把人找回来。
  如果不能,就停止一切,一个消失的人,无论生死,跟我都再无关系。
Chapter66
  寝室小四问了,阿衡,你男朋友要是外遇了,你准备怎么办?
  阿衡说,飞白是好孩子,不会外遇o(∩_∩)o。
  小四笑,拜托,你别搞笑成不成,就顾学长那张脸,倒贴的多着呢,前天校花还打听他分没分,你这点姿色,可真自信。
  阿衡= =,那好吧,我装作不知道,然后捉奸在床,抓住他们咬两口,学景涛大叔咆哮,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天哪,有没有人告诉我,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大姐无影翻白眼,就你这点儿出息,看见顾飞白那小媳妇样,还抓奸在床,不好心帮人把门带上就不错了。
  阿衡tot,大姐你别诅咒我,好恐怖的呀。
  这厢小五哀嚎,阿衡,我不活了,咱们家男人和楚云真谈了!她娘的,36d真这么好吗,我多爱你啊,自从你代言月月舒,我就没用过别的牌子,你怎么说跑就跟别的女人跑了tot
  阿衡扭脸,你怎么知道的,不是说绯闻吗。
  小五跳床,抱着阿衡软软的小身板使尽晃,毛呀!我刚刚从坛子高层那里套到的消息,说俩人已经谈了小半个月了,被跟拍了好几次,次次都拉小手索热吻,墨镜鸭舌帽,酒红法拉第满b城的兜风。呜呜呜,我不活了,那个女人有我爱你吗!!
  阿衡说,你冷静,他们说不定是朋友。
  小五掰孩子小脸,一声靠,你拉倒吧,你冷静,你哭什么。
  阿衡拿袖子抹脸,谁哭了,谁谁哭了。
  一看,袖子是干的,有了底气,大声吼,看,我说我没哭吧。
  小五继续嚎,行行,你有出息,你没哭,我哭了成不成。我的男人哟,你就这么缺母爱吗,找个36d的……
  阿衡说,你应该祝福他,楚云挺好的,真的,长得漂亮,你看人,嘴多小,鼻子多挺,眼多大啊,好吧,你别瞪我,虽然没他眼大,可是楚云有的他也没啊。
  小五啪嗒掉眼泪,哀怨,是,他没36d。
  杜清套上呢子大衣,低头,登上高跟鞋,问阿衡,六儿,你们那饼屋叫什么来着。
  阿衡从小五熊抱中挣扎出来,喊广告词,欣欣西饼屋,一流蛋糕师,给您品质的保证。二姐,你多光顾啊。
  杜清笑了,什么乱七八糟的。
  转身,关了门。
  顾飞白有一整天的实验,所以,晚饭是阿衡一个人吃的。已经到了十二月份,饶是暖和的南方,气温还是大幅度降了。
  听说,首都落雪了。听说,首都很冷很冷。听说,首都人天天躲在家里涮羊肉都没人出门,傻子才大半夜开跑车兜风呢= =。
  于是,那个法拉第敞篷的跑车带着楚云时到底有没有合上顶盖,冻感冒了有人管没。
  他说,我答应你,永远不生病。
  阿衡扑哧笑,呼出的都是寒冷的气息,吸吸鼻子,小脸埋在毛衣中,走在十字街头。
  好吧,我终究还是把话题转向你。
  可是,你谁呀你,我都快……记不得了。
  所以,滚开。
  终于,她还是选择了粗暴狼藉的方式,对待一大段cut掉的记忆。走了一路的寒冬,咒骂怨恨,一段段,全部化作凉风灌进肚子,到了蛋糕店,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方好。
  蛋糕店前,是一个长梯,旧的招牌摇摇欲坠,新的招牌靠在远处的玻璃窗下。
  她想起,阿姨对她说,以前的招牌太旧了,要换个新的。
  她对阿姨说,阿姨,怎么不换完,旧招牌这么悬着,掉下来,能砸死人。
  阿姨说,我也不想,刚刚施工那几个吃晚饭了,说等会儿就回来换。
  阿衡笑,店里现在没客人吧,等会儿,我搭把手帮忙递工具。
  阿姨小声,不成,你得招待客人。半个钟头前,来了一对小年轻,哎哟,你不知道,长得可真是标致,点了两杯咖啡,看着真养眼。
  阿衡探了脑袋,看见一个白毛衣的挺拔背影,错开的另一侧,是个卷发秀眉的姑娘。
  那姑娘挺爱吃甜的,我给你留的布丁蛋糕她也点走了。
  阿姨笑,走到远处,擦拭新招牌。
  阿衡不说话,静静站在透明的玻璃后。
  那姑娘似乎看到了她,微笑着扬扬眉,漂亮的眼波中,莫名的挑衅。
  她对着背着阿衡的那个男子,鼓着唇,撒娇,你喂我,你不喂我,我不吃。
  阿衡双手在玻璃上压下了指印,指腹和冰凉的玻璃贴合,变得苍色。
  那男子伸出手,指纹削薄,小小透明的勺子,黑色流沙的巧克力,慢慢送到那人的唇角。
  那人却站起身,轻轻低头,凑在他的唇边,轻轻一吻,笑得益发顽皮。
  眼角蔓延的东西,像一把剑。
  他喊了一声,卿卿。
  微微带着宠溺的冷淡语气,高了三度熟稔不自知的温柔。<br/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纯爱耽美
完本纯爱耽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