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纯爱耽美 > 十年一品温如言(全+番外) > 分节阅读_77
《十年一品温如言(全+番外)》

分节阅读_77

作者:书海沧生 字数:4385 热度:15
有肉,与你一般平等自由,没理由任你处置。
  顾飞白把手插入口袋,低头,半晌,却笑。我想学肥皂剧,抱住你,给你一个无法呼吸,随便你死或者我死都很好的吻,可是,温衡,你真无趣。
  阿衡愣,啊,随即,笑开了,飞白,这不是我们的方式,极快节奏的生活才需要用吻点燃热情的速食恋爱。
  顾飞白眼中有着的小光明,却一瞬间熄灭,黯淡了——可是,我们之间连热情都没有。
  他张口,下定决心,想说什么,阿衡却微笑,低声——飞白,有什么话,你迟些再说,嗯,一月十号零点之后,都可以。现在,我很累。
  随着不远处飞机的起飞,轰隆的,盖住了所有的声源。
  她看着顾飞白的眼睛,轻咳,脸上浮过红晕,山水的温柔,小小的尴尬和认真。
  她说,我真的很适合做妻子,忽略热情,你可不可以再认真考虑考虑。
Chpter70
  一月九号,h城,迎来二零零三年的第一场雪,游飞如絮,比起春日宴,不差分毫,不知是不是养了太多的才子佳人,整座古城作派也是日复一日地念成诗意。
  阿衡早上接水的时候,滑倒,不小心把水壶打碎了,浇了整条裤腿,冒着热气儿。哭笑不得,只得丢了旧的,去买新壶。
  路上遇到班长小胖,正吭吭哧哧地吃包子,看见她,揪了小辫子,就问,孩子,复习得怎么样了,你可别再让我在二三四五六班那帮兔崽子面前抬不起头,可怜你哥一张老脸,全毁你手上了。
  阿衡= =,小胖,班长啊,你相信我一次不成吗,我以前,真的是好孩子的呀。
  小胖冻得脸通红,抽鼻子,塞包子,你拉倒吧,我信你,我疯了。好了,今儿哪儿也别窜了,跟哥一起上自习。
  小胖是个笑起来脸能挤成包子还带几个褶儿的孩子,心眼儿好,负责任,很受大家爱戴。不过太霸道,在班里是绝对的一党专政,说一不二的主儿。
  他说阿衡要去上自习,咱孩子就非得去,晚一秒,能把你说得没皮没脸今天叛党明天叛国还不给缓刑。
  真的,老霸道了= =。
  阿衡于是只能哦,提溜着新壶,跟在小胖身后,晃荡到了自习室。
  临近期末,自习室人很多,找了半栋楼,都是满满的,最后,在五楼,总算看见一个人少的,刚想进去,小胖指着最后一排角落的俩人——诶,不是顾师兄吗,那个,杜清?
  阿衡看了一眼,点头,说是。
  小胖纳闷,他们怎么凑到一起了。
  阿衡笑,人生何处不相逢,你吃个包子,我买个壶,都能碰到了。
  小胖嘀咕,倒也是。
  忽而,转念,合门,义正言辞。不行,这个教室不能进,温衡见不得顾飞白。
  阿衡哑然失笑。
  温衡见不得顾飞白,这句话,是小胖的名言。含蓄地点出了温衡看见顾天才就要随时扑过去的客观囧态。
  小胖拍阿衡肩,你也别黏他黏这么热乎了,到时候,没新鲜感了,心思容易长歪,有你哭的时候。哥是男的,清楚男人怎么想。
  阿衡说,你哪只眼看见我黏他了。
  小胖拍拍书包上的雪,说,也不是黏,怎么说,应该是你依赖他,你看不见他,你……你就心慌我跟你说。
  阿衡= =,真……一针见血。
  她一直在定位自己对顾飞白的感情,发现喜欢呀爱呀的离自己似乎都太远,可是,看不见他,会不自觉地回想起自己抱着皮箱子在天桥上饥肠辘辘的感觉,然后,没有着落没有安全感,真的……很难熬。
  于是,逆向思维,b城某野生动物保护协会会员,不知道是不是也是这么想的,真的真的可以确定不是喜欢,却会想起排骨美味的感觉。
  小胖说,你想过将来吗,我让你好好学习,跟害你似的。你天天想着怎么多挣一两块钱,少了一两块钱,是能饿死还是怎么的。顾师哥能一样吗,你不努力一把,以后别说追随人脚步,能把你甩出撒哈拉。就为了一点钱,鼠目寸光,庸俗!
  阿衡低头,真的,会饿死。少了一毛都能。
  瘪下去的肚子,以及瘪下去的……自尊。
  到傍晚,小胖才伸了个懒腰,放行。
  阿衡匆匆回到宿舍,放下壶,换了衣服,准备去打工的地儿。
  杜清已经回来,寝室其他人也都在。
  大家的表情都有些怪,看着她,欲言又止。
  阿衡纳闷,怎么了。
  低头,发现床下一片狼藉,原来放大箱子的地方,空了出来。
  阿衡环顾四周,却没有看见,比划着箱子的大小,我的箱子,你们见了吗。
  寝室小三一向心直口快,憋不住,开了口,阿衡,不是说你,这么晦气的东西,放寝室,怎么不和大伙儿商量商量。
  阿衡低了头。她没有家,要放在哪里。
  小四淡淡开口,阿衡,这事儿你做得不对,箱子的事且不说,二姐和顾飞白的事儿,你怎么不和大家说清楚。她受的委屈不小,你不能仗着大家疼你,就不顾念姐妹情分。
  阿衡看着杜清,伸手,面色苍白。箱子呢,我的箱子呢。
  杜清低头,阿衡,我想通了,飞白我不跟你争了,顾飞白说我比你坚强,离开他还能幸福,可是你不同。你心里一直有很大的创伤,亲眼看着爸爸心脏病发,从挣扎到死亡……
  谁要听你说这些,我比你清楚。
  阿衡看着她,冰凉了血液,吸气时,心都是疼的,小刀剜着,一下一凌迟。
  大吼了出声。
  我的箱子呢。
  箱子呢。
  茫然地看着寝室四周,书桌,雨伞,水壶,镜子,拖鞋,每一样,都在。
  可是,箱子呢。
  爸……爸呢。
  小五不忍心,闭眼,指了指卫生间的方向。
  阿衡走了过去,一步步,冰凉的把手,狭小的难以忍受的空间。
  地上,凌落着她的大箱子。
  一张车票,带她到这里来的车票。
  一身孝衣,她为别人的父亲哭丧时穿的。
  一个木牌子。
  慈父温安国之位。
  常常,无法忍受时,躲在这里,抱着父亲哭泣。
  爸爸,我也很想成为所有人都喜欢的好孩子。可是,要多努力才够。
  地板多凉,她们却把你放在地上。
  她转身,狠狠地打了杜清一巴掌。
  她说,我不会原谅你,永远不会。
  她曾经说,爸爸,我好像多了五个姐姐,她们对我,可好可好了。
  蓦然,看着她们,眼中却早已不是痛意。
  大大的箱子,来时的那一个,走时,终究,还是那一个。
  **************************分割线****************************
  一月九日晚,言希有一个节目,是娱乐性质的节目,全方位,多层次立体剖析一个人的节目,然后你几岁还尿床几岁学会自己便后擦屁股这种事都要翻出来,以满足观众恶趣味的节目。
  言希骂,到底谁出的馊主意。
  导播无奈,你家fans说了,如果不让你上这个节目,就把台里大大小小十个网站都黑了。
  言希无力,那帮小丫头片子就是太爱我了。
  导播tot,爱你也不用黑我们啊。
  言希伸手,台本呢。
  导播一本正经,我们这个节目,一向没有台本,主持人只要掌握节目进度和节奏,你随意发挥就ok。啊,对了,会请两个节目嘉宾。
  言希挑眉,谁?
  导播神秘兮兮,到时候,你就知道了。我们节目的宗旨,就是制造意想不到的效果。对了,dj yan,我记得你会弹钢琴吧,到时候有展现才艺这个环节。
  言希说,大概会录到几点。
  导播嘀咕,现场直播,大概要到十号凌晨。
  言希抽搐,我想知道,你们节目收视率能有多高,大半夜的都睡觉,谁看。
  导播说,大概和你的sometime一个收视阶。
  言希= =,晚上不睡觉的闲人还真多。
  然后,转念,想了想,说,我先去准备钢琴,今天晚上十点是吗,我准时到。
  然后,有礼貌颔首,告别,离开,终于从嚣张的小少年长成了小小绅士的模样。
  昨夕,还时常嘴上说着幼稚心里想着暴力无罪,现在,是终于学会不动声色克制情绪口中说着请多指教了。
  时光,真是个可怕的东西。
  晚上,做节目时,主持人要言希知无不答,言无不尽,言希笑,我三岁的时候偷藏棒棒糖塞到枕头底下,被爷爷吓唬说如果吃了糖,嘴里会长虫,虫子会拿着小锤子整天敲牙,那时候我年幼无知,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了,结果被爷爷揍了一顿。直接导致我现在对这八个字有阴影= =。
  主持人讪笑,dj yan真幽默。
  知道他不像其他的嘉宾好拿捏,便收敛了一些,问一些网上普查的问题,喜欢的颜色,动物,食物,难忘的经历等等等等,言希一一回答,怎么马克思怎么来。
  导播急了,直向主持人使眼色,主持人话锋一转,问言希,最近,你和楚云楚主播的绯闻炒得很厉害,是真的吗。
  言希笑,不说话。
  主持人好奇,难道是真的。
  言希说,我要是说真的或者假的节目就没了效果,还不如不说话,你们反而更好奇。
  主持人= =,心里暗骂,妈的,人一个靠嘴混的,要我一个靠脸混的用嘴调戏,不是明摆着悲剧吗。
  脸上却笑开了,说,那关于这个问题,我们楚小姐怎么说呢,dj yan的好朋友,陆氏的少东陆流又怎么说呢。
  于是,话题不够,美女俊男过来凑。
  言希却环抱了胸,看着从另一侧出现的两人,高挑了眉。
  楚云一身chanel米色小礼服,刚巧是言希上次送她的,面容不是平时上镜的端庄,反而带了许多活泼随意,五官精致,面容白皙,让人看了心生好感。
  至于陆流,蓝色西装,铁灰色领带,玉做的人一般,无喜无怒,看到他,微微露出些笑意。
  言希倒不怎么介意节目中,平淡开口,你怎么回来。
  语气直指陆流。
  陆流修长的双手合成塔尖状,放在下巴上,也是旁若无人的气势姿态。
  正巧有时间,来看看你。怎么,不欢迎?
  楚云一屁股坐到两人中间,隔了两人的视线,对着主持人微笑,黄主持,可以继续了。
  言希皱眉,指轻轻推了楚云。喂,你不嫌挤,对面不是还有一组沙发。
  楚云低头,眼睛亮晶晶的,声音很小很小,她说,言希,我不怕陆流,真的,你不用担心。
  言希五指抚额,唇边笑了。拜托,这位小姐,你身边的那位是我发小。
  主持人眼镜反光,狡诈了,两位在交头接耳些什么,看起来关系很好。
  楚云笑,我和dj yan是可以一起喝酒吃肉看电影互赠礼物的好朋友,大家不要多想。
  言希 = =。
  陆流淡淡笑,双目温和,是,楚小姐经常和言希一起出去玩,常常忽略了朋友间的聚会。
  言希抽搐。
  楚云看了陆流一眼,假惺惺,也不是啦,我经常会劝他和你们一起玩。
  主持人完全兴奋了,这根本就是交往的情况嘛,果然,两位确实走到一起了。
  言希扑哧,您得出结论也忒快了点儿。
  楚云羞红了脸,言希,你忘了今天,呃,也就是一月九日,是什么日子了吗。
  言希眯眼,什么日子。
  就是,我第一次见你的日子嘛,当时,做节目,玩游戏,两人三脚,我们俩一组……
  言希莫名其妙,然后呢。
  楚云笑,然后,我对你一见钟情。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纯爱耽美
完本纯爱耽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