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纯爱耽美 > 十年一品温如言(全+番外) > 分节阅读_80
《十年一品温如言(全+番外)》

分节阅读_80

作者:书海沧生 字数:4380 热度:16
抬头,她说——我能不能再握握你的手。
  阿衡想了想,左手抓住右手,眼神是小小的戒备,摇头,小声——不能。
  杜清咳了起来,有些感冒的样子,半晌,眼角却咳出了狼狈的泪,她笑——人人都说温衡最好相处,既大度又能容人。可是,他们不知道,你的心是不能伤的,你是个记仇的孩子,伤心一次能记一辈子。
  阿衡低头,小声。本来,我不是这个样子的。可是,你知道,再迟钝的心,次数多了,也会破洞的。
  然后,给我补洞的那个人又不在……
  杜清有些心酸,看着她,其实,你不爱顾飞白的吧。其实,你只是希望有个人能像那个人一样给你补洞的吧,其实,不是顾飞白即使是我,我们寝室的任何一个人甚至路人都可以的,是不是,只要一个肯定的眼神就够了对不对?
  阿衡看着她,眼睛是山水的明净,却缓缓地沁出了泪水。
  终究微笑了,把指放在唇边,轻轻嘘了一声。
  喂,我们还是做陌生人吧。
  阿衡回到宿舍的时候,大家都是一脸惊喜,然后怒容。
  三姐拍桌子,嘛孩子,还不能说了不是,脾气真大,全都是……呃……你们惯出来的!
  小四淡定,我们惯出来的,你拉倒吧就你,平常捧着孩子脸有事没事儿吧唧吧唧亲的不是你?!
  然后对着阿衡咬牙,我才不管她,个死孩子。大下雪天的,你怎么不跑出太阳系,跑出宇宙啊,啊?!
  小五拍桌子,还有我的美容觉,全指着这张脸勾搭dj yan呢,你赔不赔?!!!
  大姐无影搂住阿衡,往怀里塞,皱眉瞪着三四五,行了行了,怎么这么多废话,孩子回来不就成了。再把小六吓跑了,老娘把你们仨连人带床扔出208。
  阿衡吸鼻子,挣扎,大姐,大姐,出不了气了。
  无影抱得却更加紧了,怜惜地揉她的头发——不要再冲动了,知道吗,有什么事说出来,大家一起商量。
  阿衡停止了挣扎,心中暖了起来,笑开,我晓得。
  她说,我饿的时候有一块馒头就很高兴,结果,天上却砸下了一笼屉,这是多么好的人品啊^_^
  于是,这是一个只要拥有了一点点爱就觉得幸福得要撑坏胃的傻姑娘,于是,我们还能说什么。
  快要期末考了。
  期间,顾伯父从军部回来过一次,看到阿衡,样子是带着满满的惋惜和对她的失望的。
  “我本来以为,我和你父亲要做亲家了,毕竟是一辈子的老朋友了,总算不辜负他的托付,可是,你这个孩子……”
  言语如何,她和顾飞白走到如今,总是不能称得上善缘了。
  阿衡愧疚,想起父亲,心中又很是难过,总归,除了抱歉,却再也说不出别的话。
  那个中年男人叹了气,从软皮的公文包中掏出一张信用卡,递给她——你母亲每次都把钱打到这个卡中,我平时给你的学费,用的就是这个。
  阿衡接过信用卡,卡面是冰凉的,皱眉,张了张口,顾家伯父却淡淡摇头——不要问为什么。你只要记得,虎毒不食子,就行了。
  他忽然笑了,叹息,点了一支烟,深深吸了一口——阿衡,你是想要做温家的小姐,还是一个普通人。
  阿衡想了想,却不知道说什么。这个问题,似乎有些荒谬,或者,跟她有什么关系。
  好像,说一说,她便成了世界的中心,振臂的尼采。
  她只好笑,伯伯,温家的小姐也是普通人。你看尔尔,她除了学会应该有的仪态,平常也只是爱吃零食嘴巴刁钻的小姑娘。
  顾家伯伯把烟枝夹在发黄的指间,轻轻拍了拍她的肩,你晓得就好。这么些人,没什么好的,你爷爷这些年虽然位高权重,但处处受人挟制,并不十分如意,所幸你哥哥他……争气。
  看到阿衡迷惑的面孔,知道自己说得多了些,也就转了话题,叮嘱她好好照顾自己,和同学好好相处,等等。
  *****************************分割线************************
  言希和新任女友相处得很融洽,只是楚云小丫的太会闹腾,那简直像了他当年的风范,蹦个极都敢喊老子天下第一,那简直了。
  结果,脚上的绳刚解,小丫蓬头垢面地就往他怀里钻,言希,呜呜呜呜,好冷好恐怖,我觉得我快死了tot
  言希不厚道,扭脸,笑,你不是天下第一吗。
  楚云泛着泪花,咬小手帕,我在你面前,真的觉得自己是天下第一。
  言希严肃,孩子,你忒唯心了,这个是不应该有的幻想,我以前,也一直觉得地球绕着我转来着。
  楚云汪汪眼,多久以前。
  言希伸出指,一二三,数着数着,就迷糊了。
  多久以前,妈的,好像忘了= =。
  总之总之,言少很爷们儿很有范儿地说,没事儿哈,你就在我面前天下第一,东方不败吧
  ╮(╯_╰)╭
  楚云嗯嗯,就在你面前,不过,我不当东方不败,那是人妖来着,你别想绕我。
  言希打了个哈欠,你倒不傻。
  楚云戳他,你怎么了,看着这么困。今天是我们第一天约会啊少爷。
  言希说,我手机坏了,拿去修了。
  楚云黑线,这跟你没睡好有什么关系。
  言希笑,我有什么办法,没有手机就睡不着,老毛病了。
  楚云撇嘴,生活习性还真是一塌糊涂。
  转眼,忽然看到什么,拍言希,一惊一乍,啊啊啊,言希,快看快看。
  言希揉眼睛,转身,看着游乐场的远方,几乎被雪覆盖的远方。
  什么。
  忽而,脸颊有软软热热的东西掠过。
  他诧异,看到楚云红透了的面孔,失笑,却存了男子的风度,不再说什么,牵起她的手,向前走。
  楚云闹着说,我要吃冰淇淋我要吃比萨饼吃我要吃最大块的奶油曲奇。
  仰头看着他,微妙而纯然的撒娇,霸道中却是忐忑不安的。
  言希拿出皮夹,笑着说好,只是你们女人不是最怕变胖的吗。
  楚云勇敢,我不怕。言希,我不怕,我什么都不怕。
  她一语双关,看着言希的眼睛。
  声音脆生生的,让人无法辜负的好。
  言希微笑,颈上的围巾有些紧,扯开了,说,那很好。
  握着她的手,是藏了微凉,只剩下温煦的。
  楚云拉着言希坐海盗船,一连坐了三次,她说,我以前为了维持在公众面前甚至路人甲面前的形象,从来没有做过这个,多傻。
  言希看她吐得翻天覆地,依旧攥着他的大衣,递给她热水,翻白眼——现在,更傻。
  她漱了口,站直身子,微微靠在他的肩上,笑弯了眼睛——我们都是傻瓜。
  傻瓜嘛,都一样。
  那天晚上,他们在一起,喝了许多酒,楚云吃着街头小店铺的食物,挽起了衣袖,全无了形象。
  她看着窗外的雪景,笑道——言希,是用诗唱景的时候了,快向我表示一下,夸我美貌或者多爱我的都可以。
  言希说,你找错人了,我高中时语文就没及格过= =。陆流估计还成,他小时候经常被他家老头逼着背唐诗三百首。
  楚云笑,喂,总要让我享受一下被追的感觉吧。
  言希头疼,女人,妈的,真麻烦。
  然后,从脑海中搜刮,忽然想起一个微笑的唇,张张合合,也是冬日,念出的温温软软的音韵——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是抱着整壶的老窖,呵呵看着他的。
  那眼睛,真温柔。
  楚云却摇头,这个不好,太简单,没意思。
  言希恍然,发觉自己顺着记忆念了出来,把玩着酒杯,说——是不怎么好。
  可是,老子只想起这一首,怎么办= =。
  楚云鼓腮,长得好看有什么用。
  言希凉凉开口,先把你那张脸整好看了再骂我。
  楚云拽言希脸颊,你就不能让让我,我是你女朋友啊女朋友。
  言希哦,女朋友,你擦擦嘴吧,嘴上都是酱油。
  楚云tot,言希你说话不算话,你当时怎么说的,你说你……
  言希蜻蜓点水,在她脸颊上轻轻一吻,好了,话真多。
  转身,喊老板结账,对面只剩下一个红透了的雕塑,傻笑着。
  她说,言希,我真喜欢你,真喜欢真喜欢。
  言希嗯,点头说我知道,认真倾听,走在雪上。
  楚云说,我好像有很多的勇气,和你在一起。
  言希挑眉,所以呢。
  她笑,所以,言希你要再努力一些,忘掉你的初恋啊。
  言希愣,初恋,你指幼儿园的初恋还是小学的初恋?
  在言少的脑海中,他有无数次的初恋,幼儿园喂他吃饭的小阿姨,小学考试时把橡皮掰给他半块的娃娃头女同桌,初中时的卷发弯弯,高中时曾经在弄堂中接过吻为此挨打的美美。
  呃,女朋友,你指哪一个?
  楚云哈哈大笑,幼儿园,嗯,幼儿园。
  起脚,溅了言希一身的雪。
  其实,没有什么可担心的,对不对,亲爱的。
  ************************分割线*************************
  言希和楚云恋情的发展速度,照八卦报社的原话,是火箭撞太阳的效果,那个热力,那个毁灭性。
  言希的fan club一片愁云惨淡,楚云的男粉丝跑到电视台门口静坐反对。
  然后,当事人……该吃吃,该喝喝,小手拉着,恋爱谈着。
  言希的手机修好了,结束了每天顶着两个黑眼圈扮熊猫的日子,可喜可贺。
  辛达夷和mary暗中观察跟踪了好些日子,知道言希是认真的,开始打悲情牌,跑到言家抱着小灰,斜着眼,长吁短叹。
  言希皮笑肉不笑。
  小灰看见楚云,倒是欢喜。
  孩子想法简单,主要是,跟着楚云,有肉吃*^__^*
  当然,高贵聪明的卤肉饭很是唾弃,小丫典型的有奶就是娘,没救了。
  于是,狠狠地啄了小毛巾的脑袋,然后,扇着小翅膀,飞到温家二楼的窗前,晃着小脑袋,阿衡阿衡地叫着,不知是谁教的。
  温母看着卤肉饭,总是止不住的笑,拉着铁青着脸来找它的言希——瞅瞅,瞅瞅,小家伙快成精了。
  言希冷笑,提溜着翅膀,小声威胁,我早晚炖了你。
  卤肉饭看着他,小眼睛黑黑的,有了水光。
  阿衡,阿衡。
  它可怜巴巴地喊着,言希却冷淡了表情,对着温母颔首,阿姨,我先回去,楚云还在等着我。
  温母说,你整天这么忙,卤肉饭和小灰没有时间照顾,不如交给我养……
  言希笑,不用这么麻烦,楚云很喜欢它们,经常带到她家养。
  温母欣慰,这样就好。
  日子不紧不慢地过着,随着两人感情的升温,二零零三的农历新年也即将到来。
  楚云老家不在b城,过年,准备会老家陪父母,临行前,闹着言希,玩到了很晚。
  在酒吧中,喝了不少酒,兴许是混的洋酒太杂,一样酒量极好的楚云也喝醉了。
  言希倒是清醒,无奈,只好开车,把醉鬼送回家。
  楚云坐在后面,又唱又闹,不时打开车窗,吐一阵,言希开车,走走停停,一路上折腾得不轻,最后,怒了——你丫给我坐好,别乱动!
  楚云醉眼迷蒙,打了个敬礼,声音含混——yes, sir!
  然后,头垂下,像是睡着了。
  言希揉揉眉头,打方向盘,走了半个小时的车程,才到楚云家楼下。
  把人拖到三楼,摸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纯爱耽美
完本纯爱耽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