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纯爱耽美 > 十年一品温如言(全+番外) > 分节阅读_88
《十年一品温如言(全+番外)》

分节阅读_88

作者:书海沧生 字数:4442 热度:16
定情信物吗啊。
  温某人= =,没。我一直以为,那是个玩具。嗯,就跟纱巾一样,你像妓院红牌那么随手一丢,我也就是火山恩客那么随手一捡。
  言某人悲摧了tot.
  于是,谁***还敢说这俩是爱情,这么狗血,这么雷人,这么找虐,这么……喜感。
  回校之前,温家长兄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声泪俱下,言希他真不是良配啊。
  阿衡迷茫——这跟我有一毛钱关系吗。
  思莞皱皱皱,眉毛揪成了一坨,哀怨——你和他,他和你,你们……到底是什么……关系。
  阿衡说,也没什么关系,你看过猫和老鼠吧,我是猫,他是老鼠。
  思莞⊙﹏⊙,难道你们……其实只是迫不得已住在同一屋檐下,其实言希一直很忌惮你很恨你,其实你们一直是仇人……
  阿衡瞅着他,淡笑——是是是,我们是仇人。
  多年后的多年,温家双胞胎缠着爸爸讲故事,思莞无不感伤地讲了关于猫和老鼠一对仇人。
  他媳妇儿直接喷了他一脸葡萄籽儿——我怎么觉得,你跟我看的不是一个版本?
  思莞说怎么不一版本了,我小时候扫过几眼,不就是tom 和 jerry吗,那个势同水火。
  他媳妇儿哦,我小时候也没怎么看过,只知道,一只小贱猫整天追着一只流氓鼠,追呀追的,就没消停过,还挺……那个啥的。
  啥……感伤么。
  他们是演戏的,我们是看戏的,谁感伤,感伤什么。
  *************************分割线************************
  阿衡走的时候,温妈妈坚持要送她到学校,言希说我晚上有通告,就不跟着去了。
  阿衡说好,冰箱里做了一人份的排骨,晚上微波炉热热吃了吧。
  言希刷牙,满嘴白沫子,点头。
  他洗脸的时候她出门,言希说一路顺风,阿衡说谢谢。
  门合上,戏落幕。
  他嘴上的白沫子没擦干净,探着头,看着掩去玄关的墙壁,白得……真碍眼。
  卤肉饭飞过来,喊着阿衡阿衡。
  言希笑。
  他说,你知道阿衡是谁啊就喊,以前教你喊陆流的时候,桌子板凳抽水马桶都是陆流。
  然后,这名字也会定格,成为可怕的……叫做回忆的东西吗。
  她说除非黄土白骨,守他百岁无忧。
  忘了问,谁先白骨才无忧。
  年后,言希很忙,很忙很忙,照辛达夷的话,老子还看清丫,丫rou一下就不见了,丫以为自己是内裤外穿的苏泊曼啊,那孙子,搁中国,就一影响市容。
  言希摊手,我上午两场主持,下午完成三百张的封面,晚上还有sometime,娃,不是哥不陪你玩儿,实在是没那个精力。
  抬腿,刚想rou一下再飞走,被辛达夷一扑,抱住了大腿,声泪俱下——言希你丫不能这么不厚道啊,兄弟这辈子就求你这一次tot
  言希= =,放手。一个月前,你说过一模一样的话。
  辛达夷说,上次要不是老爷子死活不给我创业资金,我是被逼得没办法了才找你借的。
  言希冷眼,谁让你天天拍胸脯拍得梆梆响,爷我一定进机关爷我一定光耀门楣爷我一定要让别人知道我是你孙子而不是你是我爷爷。我要是你爷,早抽死丫了,说过的话就是个p。
  辛达夷讪讪,不都是人妖劝我吗,他说最近建筑公司大有可为,反正我们专业学的都是这个,做好了一样挣钱一样出名还不用领着死工资看人脸色不是……
  言希踢他——我懒得理你们那点儿破事儿。去去去,别拉我裤子,有什么话,直接说,什么时候跟陈倦一样婆妈了。
  辛达夷很婉转地星星眼,看着言希比上帝还上帝,孩子特诚恳——美人儿,能帮我们做个宣传吗,下个月公司就要上市了。
  言希= =,你让我带个黄帽子穿着蓝制服给你们建筑小组招商?于是你他妈下一步还用不用我陪人喝酒?
  辛达夷靠,老子是那种人吗,就是指着你有名积点儿人气回头客,什么话,你把人想得都跟陆流温思莞一样心眼忒多。
  言希啧啧,你真看得起自己,那俩早就修炼成蜂窝煤了,你跟人是一个吨位吗。
  辛达夷揉头发,憨笑,那你是帮了。
  言希狞笑,看心情看时间看酬劳。
  辛达夷= =。打电话——阿衡啊,我跟你说个事儿……
  言希咳——明天下午后天上午我就这两块儿时间。
  辛达夷欢天喜地——哦,是三姐啊,不是阿衡,三姐您天津话说得真好听,您问我找阿衡什么事儿,嘿嘿,没啥事儿,就是想她了。对,我是她兄弟辛达夷,我们在msn上聊过的,对对对,回见哈。
  言希咬牙,抹脸——靠,卑鄙到这份儿上,算你狠。
  **********************分割线**********************
  阿衡一直惯在学校的公共电话亭给言希打电话,其实,通常,大概基本上都是言希在不停blabla,阿衡只是附和,然后不停地向投币口投币,认真听他说。
  有时候,他说的话她大多记不清楚,后来回想,只剩下,自己不停投硬币的声音。
  叮,咣。
  藏在小小的电话匣子中,清脆的,载着温柔,绵长。
  然后,他的声音一直传来,许多许多言希式的话语,我们阿衡,女儿,宝宝,听了很久很久,依旧新奇有趣儿。
  他说我想你了,阿衡无意透过电话亭,看到了曾经亲密的顾飞白,和杜清散步在悠长悠长的学院路上,心中感慨原来物是人非是这么个意思,然后呵呵仰着小脸对电话那端说——我不想你。
  不想你,天天都打电话,你烦死了你。
  天气变暖了许多,江南渐渐复苏,鸟语花香。
  言希的手机有些日子打不通,算算时间,好像是给达夷的公司做一个case,应该是没空理她。
  可是,之前,言希无论是在做什么,都会接听的,阿衡想了想,觉得似乎奇怪了一些。
  她打达夷的电话,统共四次,前三次没人接,第四次倒是通了,问达夷见言希了吗,他却支支吾吾了半天,说是言希发烧了,然后,听见嗤嗤拉拉的声音,应是有人抢走了电话。
  是言希。
  声音还好,就是带着疲惫,他说,阿衡,我没事儿,手机这两天没带。
  阿衡问他,你发烧了?只有发烧?
  言希嗯了一声,说我已经好了,就是这会儿有点困,补一觉,明天给你打电话。
  阿衡松了一口气,噢,那你好好休息。
  挂了电话,拿着申请表,一阵风跑到李先生的办公室,先生,我想要报名参加志愿者小组。
  那会儿,正流传着一种全人类的传染性的顽固型的病毒,世界卫生组织还没定个好听的学名,西方已经开始大面积爆发,然后,当时中国南方初露端倪,身为南方学术领头羊,z大医学院女教授李先生申请了一个科研小组,专题研究这种病毒,预备带学生到轻症病房亲自观察,院里报名的人很多,倒不是不怕死,就是跟着李女士一同出生入死,以后保研交换留学就有着落了。
  咳,这就是我们传说中的**,传说中的sars,于是,这文要是穿越该有多好= =。
  言归正传,阿衡很争气,期末年级排名又一路飚回第一,也算有了资格。
  只是李先生看见她,直摇头叹气——哎,现在的孩子,怎么功利心一个个这么重!
  李先生对阿衡有固有的坏印象,所幸,得意门生顾飞白没有一条路走到黑。
  阿衡抬眼,清澈的目色,讷讷——先生,我们去,是要照顾那些因为发烧得肺炎的人么。
  李先生皱眉,说不止这些,重点是研究病毒。
  阿衡有些尴尬,低声——先生,我确实是目的不纯,也确实没有想要研究出这是个什么病毒。我只是想要照顾那些病痛的人,不知道可不可以。
  李先生微愣,却缓了颜色——为什么。
  阿衡摸摸鼻子,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个冲动,呃,先生,您知道冲动吧,就是很想很想认真做一件事。
  李先生笑,一定有源头的。
  收了申请表,挥挥手,让她离去。
  然后,阿衡想啊想,这冲动还真是……莫名其妙。
  言希发了烧,她离他甚远,照顾不到,便想要照顾和他一样生病的人,好像,她这样尽心了,别的人也会同样尽心照顾她的言先生似的。
  只惟愿,人同此心。
chapter80
  阿衡随着李先生的研究小组进驻医院的时候,是递交申请表后的第七天。
  她本来承诺三月中旬的时候,要回一趟b市,现在行程匆忙,已顾不得。
  临行前,只得同言希电话道歉。
  言希的声音,听着比之前有精神了许多,他要她放心去,注意感染,如果能抽出时间,他会来h城看她。
  阿衡笑了,在他挂断电话时,趁着四下无人,月黑风高,偷偷亲了话筒一下,埋进夜色,仗着无人看见,脸红了一路。
  吾家有女初长成,咳,理所当然。
  谁偷笑?不许昂,憋着!
  咱孩子脸皮薄= =。
  宿舍只去阿衡一人,小五帮着她收拾行李,忽而发问——言希是不是准备辞掉演艺圈的工作?
  阿衡手上的动作缓了缓,纳闷——怎么说?
  小五说,这段时间,言希的工作一直由新人代班,他之前定下的各项节目走秀平面也推掉了七七八八,坛子里正议论这事儿。
  阿衡说我也不太清楚,他时常任性,性格起伏不定,但等他考量清楚,就是定论,谁也动摇不了。
  然后,摇头,叹气,宠溺微笑——你们容他想想罢。
  总之,容他想一想,如果真的喜爱他,便再多些宽容吧。
  小五捏孩子脸,拈醋鼓腮,来了一句,你还真爱他。
  却不知,是吃谁的醋。
  吾家言希虽尚不知是谁家良人,可是,吾家小六却实实在在是吾家小妹。
  *************************分割线*************************
  去医院时只说是提取病毒样本做实验的,却万万没有想到,会发展到一种无法控制的状态。
  重症病房中,带着氧气罩的病人痛苦挣扎,常常青筋□着便在夜间停止了呼吸,而医院却只能用普通的镇定剂和抗生素注射静脉。
  是身为医护人员无法忍受的无可奈何,却在日益增多的病人的重压下变得灵魂备受折磨。
  来时的十八个人,到最后,坚持下来的只剩下五个,包括李先生和四个学生。
  阿衡留在了那里。她记不得自己为什么留在了那里,只是冷眼旁观了同窗的离去。
  要死亡,谁不怕。可是抱着那样生病着的小小孩子,看着他大咳,看着他气喘,看着他窝在她的怀中哭闹着找妈妈,心中总是万分难过。
  那个孩子小名叫笑笑,是李先生指派给她的任务。
  很小很小,刚刚学会说话,却得了这种病,甚至因为病症的突出而被隔离,无法触碰从不曾离开的妈妈的怀抱。
  笑笑的妈妈从来没有哭过,只是求阿衡好好照顾小孩子,拿了许多巧克力糖,说是笑笑喜欢吃的。
  阿衡明明知道小孩子得的是肺炎,不能沾刺激性的食物,却不忍心,收了糖,抱着笑笑的时候拿糖哄他。
  笑笑很闹人,总是伸着小手去抓她脸上的口罩,他从不曾见过阿衡的样子,只是含糊不清地喊着叽叽。
  阿衡笑,把笑笑抱紧怀里,喂他吃饭,说错,是姐……姐,jiejie,笑笑。
  笑笑咯咯笑,叽叽,叽叽,叽……叽。
  小脑袋歪着,头发软软的,笑啊笑,稚气可爱。<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纯爱耽美
完本纯爱耽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