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纯爱耽美 > 十年一品温如言(全+番外) > 分节阅读_95
《十年一品温如言(全+番外)》

分节阅读_95

作者:书海沧生 字数:4519 热度:16
,我跟她们没话聊。
  一桌夫人血压也升了。
  阿衡认得张若,高中时是校友,轻轻笑了——这位小姐,你坐我身边好不好?
  小歌星撇嘴,你是我粉丝吧,先说好,今天我可不签名,对,也不合照。
  阿衡笑,温温柔柔说好,拉着她的手坐下。
  张夫人想想言家,又想想自家,却觉得更难堪。果然有教养家的小姐,比这些下九流的戏子好太多,却自动忽略自己也曾是她口中的下九流的一员。
  张若知道温衡是言希的准媳妇,心里也有疙瘩,只深深看了她一眼,淡淡道了一声谢,附在小歌星耳边说了些话,就走到陆流言希他们一桌。
  张若和孙鹏不同,孙鹏和言希虽然见面必吵无疑,但感情还不错,可是张若就简单多了,和言希说话都懒,面子里子没一样过得去。
  言希更单纯,既然不是一条道上的,谁理你。
  张若和陆流说说笑笑,指了指不远处席上的女朋友,陆流淡淡笑了笑,说很好。
  言希则是跟思莞孙鹏在一起吹牛侃大山,一桌上的人,一时间,各说各的,除了陆流不时给身旁的言希夹些菜,两边楚河汉界,气氛甚浓。
  男客这边还好,女席就差得多了,自小歌星来了,各个夫人都懒得说话,低声耳语不算的话,只剩下筷子和酒杯的声响。
  阿衡倒不觉得有什么,她从没接触过演艺圈,可是言希又曾经有那么一段岁月,她便有些好奇,问了身旁的言小姐一些问题。可是言小姐觉得自己是个大腕儿,之前张若也叮嘱过谁不用亲近,自然不搭理阿衡。
  阿衡摸摸鼻子,笑了笑,作罢,专心给母亲布菜。
  “妈,你尝尝这个,虾仁芙蓉蛋,和家里做得不一样,很好吃。”阿衡笑眯眯,见温母食欲不佳,哄着母亲吃饭。
  思尔知道母亲心中忧愁些什么,心想姑娘咱今天大度一回,应声附和——阿衡说的是,真的挺好吃的,您多吃些。
  温母含笑,说好,拍拍两个女儿的手,张夫人羡慕不已——还是蕴仪有福,儿女双全。
  其他家的夫人憋话憋得内伤,赶紧附和,话题从儿女开始,再到服饰,再到吃食,再到养生,终于化解了尴尬气氛,打开话匣子。
  小歌星也是个爱说话的,别人说什么,她插什么,恨不得把自己知道的全部倒出来,不容人说话,您既然要说说对也好啊,偏偏十句有八句是瞎话,剩下两句还是驴唇不对马嘴。到最后,一桌的女眷都冷笑了,只听她一人说,末了,给了张夫人一句——梦云,你以后也有福了,媳妇儿不仅歌儿唱得好,还是个百事通!
  张夫人气得浑身颤抖。
  言大腕也像是故意找刺儿,知道自己嫁进最大的阻力就是张若的妈,可大家都是一样的出身,谁笑话谁呀,挑着柳眉就开口了——妈,以后我和若结婚了,交给我管家,家里的事儿大大小小保管都不用您操心!
  张夫人恼急了,大喝了一声——狐狸精,谁是你妈!一张jian嘴!
  整个酒席,大家鸦雀无声。
  张若离老远便听见,看见母亲和女朋友闹了起来,脸一阵青一阵白。
  小歌星却咧开红唇,妖媚的大眼睛不饶人地瞪回去——妈,您这么说话就不对了,我喊您一声妈是尊重您,以后,我和若结婚了,孙子不喊您一声奶奶才难看呢!
  张夫人忍到极限了,大骂了一声小娼妇,伸手,就去打小歌星。
  小歌星却不客气躲开,想起张若说起的话,顺便推了阿衡一把,阿衡没反应过来,结结实实挨了一巴掌。
  白皙的脸上瞬间浮出五指印。
  整个酒席都傻了,张夫人也傻了,半晌,明白怎么回事儿了,怒火更炙,朝着小歌星,撕打起来。
  阿衡反倒被晾在了一旁,刚刚张夫人那一巴掌使了全力,孩子捂着脸,两眼直冒金星。
  言希本来在夹菜,没反应过来,手中的筷子定在了原地,只听见一声响声,转眼,张若他妈和媳妇儿就打了起来,再定睛,阿衡却捂着脸,莫名其妙,满眼泪花。
  言希脸色变得阴沉,眼睛狠厉起来,一双筷子砸到了张若身上。
  一切,还不到一分钟。
  张若不傻,自然看到了挨打的是阿衡,可是心里却不以为然,觉得温家这两年景况大不如前,家中老的老,小的小,打了便打了,有什么大不了,顺便给言希点儿气受。
  言希再横,总不见得为一个没过门儿的媳妇儿得罪张家,哪知那双筷子跟闪电似的劈到他身上。
  言希冷笑——张若,你一个男人,连自己的女人都管不好吗?
  张若却反唇相讥——我的女人,我乐意管就管,不乐意就不管!
  陆流眼中没波澜,静静看着两人。思莞看见妹妹受辱,握紧了拳,孙鹏则是一双桃花目,滴溜溜转来转去,看好戏的表情。
  言希鼻子直喘气儿,对着原处桌上的辛老鞠了个躬——辛爷爷,今晚我给您重新做寿。
  没等老人反应过来,扬手,就把桌子给掀了,轰隆隆,一声巨响。
  那个眉眼凌厉漂亮的男人指着张若,骂了起来——你女人的事儿,老子不稀罕管,只是你女人欺负我女人算怎么回事儿,今天话不给老子说清楚,谁他妈也别想好过!!!
  张若呆若木鸡。
  衣发凌乱的张夫人和小歌星也呆了,停手,愣在原地。
  辛老却在主位上,哈哈笑了,指着达夷,提溜起孩子耳朵——看见没,啥叫魄力,学着点儿!光窝里横算他娘的什么本事,有能耐以后你保护你爷爷你兄弟试试。
  达夷扁扁嘴,腹诽,拉倒吧,言希看见他们这帮兄弟被欺负不凑一脚就算义气了,只有对阿衡,好家伙,那护短护的!
  陆流有些不悦——言希,过了。
  言希不怒反笑,眼微眯,精光乍泄——陆少,我言家还没败呢,家务事轮不到您插手!
  这句话,既是说给陆流说的,又是说给在座的言党听的,当然,重点是张若和张参谋。
  张参谋脸色大变,刚刚一直旁观,此刻言希话音刚落,反而心急火燎地骂了妻子儿子一通。
  张若不服气,咬牙指着言希——你算什么东西,为了温家,威胁老子!
  未等言希出声,思莞却腾地站起来,冷声开口——言希不算什么,温家自然也不算什么,不如让我跟您单练单练。
  思尔却在另一侧狠狠打了小歌星一巴掌——下jian的东西,打你还脏了我温家的手!
Chapter86
  宴会过后几日,言老打电话过来,把言希骂了一顿。
  想是张家添油加醋告了一状。
  无非是言希温家小题大做,打温衡不是故意的,谁又能预料那一巴掌能甩到她脸上,纯属意外。顺便保证了一片火红红的忠心,张家和陆家绝没有私相授受。
  言老说,你也太冲动,落别人一个话柄,连后路都不留,以后行事如此,我死了,还有谁让你倚仗!
  言希只笑了笑,爷爷,谁还能纨绔一世。
  言老欣慰,你懂得就好,言家大好的将来还等着你……
  言希却低低开口,爷爷,我以后如果让您失望了,您就当没有生过我这个孙子吧。
  言老摇头笑骂傻小子,浑身冒傻气儿,我一辈子真正拉扯大的就你一个,你有不妥的地方,我这做爷爷的打得骂得偏偏仍不得,何至于说出这样的话。日后,你和阿衡结婚了,趁着我身子硬朗,再给我生个重孙,信不信你爷爷照样能把他抱大?
  言希微微紧了手指,沉默了一会儿,笑着说好。
  挂了电话,细长的指转了转手中的卡片,上面是原子笔的划痕,字迹潦草,极其糟糕。
  他拨了上面的号码,接电话的是个不停打哈欠的男声,清恬的音色慢悠悠却说得简单干脆——如果是我妈,三十秒请说完,我爸,二十秒,姓云以内的十秒,姓云以外的,自动挂断。
  言希嗤笑,挑眉——我打的钱,你收到了吗。
  那人肤色透明白皙,看得到血管的样子,嘴角还带着刚睡醒口水的痕迹,微微睁开一只眼——收到了。不就是填报z大吗,通知书就在我屁股以下蒲团以上。
  言希望天——你还在冒充沙弥招摇撞骗呢。
  那人笑得仙气缭绕的,白皙的指挽了个莲花,顺便看着过往的女信徒弯了弯眼,对着电话噫叹——施主,这年头,挣钱不容易。
  言希抽搐——我给的三十万还不够你挥霍几年么。
  那人说——正所谓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老衲总要留些保命钱。
  言希可有可无地笑了笑——开学前,别忘了蓄发,把自己收拾干净些。你不是很会装乖乖牌?
  那人懒,盘着僧裤,托下巴——我装给谁看?
  言希说,我以为你很想她。
  那人左手的佛珠圆滚滚的,被他缠在指间绕来绕去,他忽而笑了,一树春花明媚,眼中却清凌凌的,看不出表情——想,这词有些严重。大家这么多年,些许有些情意罢了。
  **********************分割线**********************
  阿衡看着空荡荡的花圃,规划着种些花呀草呀的,可是时间不对,只能搁置到第二年春天了。
  小虾考取了一所不错的大学,在本地,可以就近照顾何爷爷,爷孙俩总算快要熬出头,可是小虾还是一团孩子气,不似十八岁的少年,阿衡看着他不自觉就想笑。
  温母说快开学,阿衡应该回家住几天,阿衡简单收拾了行李,思莞在楼下接,她咚咚跑下楼,言希本来坐在沙发上翻杂志,却喊住,从阳台拿来一个仙人球,顺便拎起个狗篮子,交给阿衡,让她一并带回去养。
  阿衡说喂,你也太懒了吧。
  言希耸肩——养不好了,以后你要找我算账我多划不来。
  阿衡没好气,卤肉饭也一并给我吧。
  言希笑,它这阵子肥得快要飞不动,该留在家里减减肥了。
  阿衡听了这话,心里却有些空荡荡的,怎么,好似,你的我的,分这么清楚。
  思莞在一旁笑,就几步路,你们俩别拌嘴了,交给谁养不一样。
  说完,接过阿衡的行李,跟言希说了几句话,带着阿衡离开了。
  他看着她离去的背影,笑了笑,手中的杂志扔到了茶几上,转身,上楼,未走几步,步子却停在了那里,望向身后,那扇门,紧紧地闭着。
  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做些什么演给自己看。
  因为这离开,再平常不过。
  可是,阿衡从那天起,却是许多年未曾再踏进过这里一步的。
  这白房子,结了多少尘,厚厚重重,如果他不说,她不提,又有谁知道,这里,曾经是他们的家。
  是的,家。
  漂泊了,却望不见回不去的家。
  ************************分割线***************************
  阿衡搬回去,却觉得家人变得很奇怪,他们在做所有的努力,让她适应温家的生活。母亲对待她,不再刻意疏远或者小心翼翼,和对思尔的态度完全相同,宠,爱,但不会纵;思莞常常骑着单车带她去图书馆看书,两个人会因为一些问题争来辩去,但他却已经学会认真倾听她的所有想法,然后眼睛闪闪发亮,带着她对他的那些精英同学骄傲地说,这是我的妹妹;思尔还是不大爱搭理她,但是如果买了一些女孩的东西例如指甲油香水之类的,总会边教她怎么用边骂她笨,阿衡则总是笑,然后会偶尔和她挤到一张床上,说些悄悄话。
  至于爷爷,这两年接近半退休状态,整天捧着个小画眉鸟慈爱地喊小宝贝儿,对谁都是一样的态度,不理不问的,思莞经常会到他的书房接受一些教诲,出来酒窝都垮了,爷爷如今是越发罗嗦了。
  阿衡每天过得很快乐,时常把言希抛到脑后,只是半夜辗转反侧,睡不着时会给他打电话,听见他带着鼻音接电话时,不等他骂人,闭着眼睛迅速开口,言希,我今天吃了了什么什么,玩了什么什么,你今天好吗,呵呵你不用说我知道你很好,然后,嗯,晚安。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纯爱耽美
完本纯爱耽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