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纯爱耽美 > 十年一品温如言(全+番外) > 分节阅读_96
《十年一品温如言(全+番外)》

分节阅读_96

作者:书海沧生 字数:4340 热度:16
  晚安,wanan。
  我爱你,爱你。
  迅速,挂断电话。
  再然后,倒头大睡,生平第一遭无忧无虑,做着些不着边际的梦,有许多许多人的梦,一二三四五,该拥有的一个不少。
  有些遗憾,他一次也未入梦。
  她不常见到他,只是,偶尔,他来温家蹭顿饭,离她几个座位之遥,话不多,却含笑认真看着她说话。
  小虾经常找她玩,跟她说隔壁谁谁又暗恋他了高中哪个女同学给他写情书了走路上又有女孩子给他抛媚眼的,小胸脯挺得直直的,无比骄傲。
  阿衡笑了,逗他,你以后,想找个什么样的女朋友。
  小虾点手指,就找姐这样的,会做好吃的说话温柔还从不骂人。
  思尔路过,飘了一句——你是没见你言希哥怎么挨骂的,啧啧。
  阿衡脸红,咳,找姐这样的不成,姐比你大两岁呢。
  小虾笑嘻嘻,现在流行姐弟恋,你看王菲和谢霆锋。
  阿衡正正他的帽子——那不也分了吗。
  小虾看着阿衡,忽然来了一句——姐,什么叫同性恋。
  阿衡的手僵了,静静看他——怎么想起问这个。
  小虾挠挠头——我昨天,去澡堂子洗澡,有一个男的,老偷看我,我哥们儿说,这样的人就是同性恋。同性恋好恶心呀!
  阿衡皱皱眉,你哥们儿瞎说呢,这样的人不是同性恋,是流氓!
  小虾眨着水汪汪的眼睛——那什么是同性恋?
  阿衡想了想,语气有些严肃——小孩子家,不用知道这些。下次再见有人耍流氓,直接揍他!
  小虾哦,似懂非懂,看着阿衡,却是他从未见过的恼怒生气。
  z大一贯在九月初开学,阿衡上大三了,课业比较重,决定八月底返校。
  思莞开车,温母跟着,要送阿衡到学校。言希念法律,开学时学校模拟法庭有排练,他是原告辩护人,抽不出空去h市,只同阿衡匆匆见了一面,便返校了。
  那是她和他一起跨过的第五个年头。在十年中,占了一半,算起来,似乎已经很长很长了,可是,在她未知终点的时候,却总是觉得,这剩下的五年,遥远到是可以和一辈子争长较短的。
  晚年时,总爱念叨着,那是他的十年,不是她的。她只是用五年爱上一个人,然后用两年间忘了这个人罢了。
  孙子笑着问她,您爱了那么久,两年却忘了,是不是因为爱得不够深。
  她想了想,轻轻握住在壁炉旁睡着的那个长着老人斑的男人的手,笑着开口——也许吧。
  年少时,常有缘分,如果有更好的定义,她甚至不愿称这一段是爱情。
  *******************************分割线**************************
  她们开学时,新生正在军训,常常有大二的师妹闲着没事儿干,去操场猫帅哥,回来拍桌子打板凳地流口水,最后票选选出新一届的校草。
  连小三小五都跟着师妹去看过几回,回来两眼红心,脸都是红的,跟烤乳猪一个色儿,最后栽在床上,把阿衡无影小四吓了一大跳,摸额头,才知道俩人中暑了。
  无影呸了一口,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干什么正经事儿去了!
  小三灌了一茶缸水才缓过来,擦擦嘴,说大姐你是不知道哇,今年的质量那家伙……
  小五激凸,直直站起来抢下句——那不是一般的好啊,orz,老娘等这么多年,终于等到真命天子了。
  阿衡喂她喝水,好笑——你少说点儿话吧。大姑娘的,也不嫌害臊,在操场站了一下午,军训的没晕你们倒晕了。
  小五晃着手里的金色索尼相机——咱啥都不说了,你们自己看吧,这小模样,小身板,简直赶上言希了。
  小四拿过相机,翻了翻,切了一声,画像太模糊了吧,谁能看清是美是丑啊。
  阿衡扫了一眼,是够模糊地,只看见一个穿着迷彩服戴帽子的身影,瘦高,有些弓背,又有那么几分……熟悉?
  阿衡揉揉眼,觉得自己是不是花了眼,好像在哪儿见过这个人。
  小三垂头丧气,都怪五,让她拍个照,手抖得跟打了鸡血似的。
  小五拿手扇风,你倒是不抖,跟在我后边,差点把我裤子给扯了。偷*拍,有这效果,不错了!
  无影问,哪个院的。
  小三就着阿衡的手,咕咚咕咚喝了一气水,说计算机学院的。咱们院的今年算是废了,还是朝上看着飞白兄养眼吧。
  阿衡眯眼,问这人叫什么。
  小三小五齐摇头,说还没打探出来,但听说成绩很好,入校成绩第一,后天开学典礼肯定有他发言,到时候就知道了。
  阿衡沉默了,手中拿个茶缸子,站在寝室,静静看着相机,思绪却飘得很远很远。
  她还记得,那些总是雨季的日子,有个人,总爱问,姐,我死了,你会不会哭呢。
  那个人多惋惜,姐,我从没有见你在我面前哭过。
  阿衡却总是板着脸,说不许胡说。
  他还是好脾气,笑眯眯,姐,今年冬天一起做梅花糕吧。
  那声音,遥远而清恬。
  而冬天时,她已在温家,与他和他心心念念的梅花糕隔了个山重水复。
  傍晚时,她打电话给言希,说我好像见到在在了。
  他拿着手机,耳膜随着她的声音颤动,这个人的快乐幸福,在耳畔,一下一下,很清晰很清晰。
  唇边有了温柔的笑意,问,宝宝,是真的吗,没有看错么。
  她点头,不停点头,说我确定,他是我养大的在在,不是别人。
  怎么会认不出。
  言希说,如果真是云在,对待他你真心即可,不必逃避,温家那边,由我来说。
  他的每一句话,无懈可击,布了一个美妙的局,等着网收紧。
  **************************分割线************************
  开学典礼。
  台上的穿着亚麻色线衣的黑发少年昏昏欲睡,却被身旁的人推醒。
  云在,该你发言了。
  他哦,揉揉眼睛,站在了台中间,拿着稿子,念了起来。
  字迹潦草,鬼画符一般,只有他自己能看懂。
  声音则只有一个调,还是念金刚经的调,好像白开水一般温吞无味。
  台上的听得直打瞌睡,台下的女生却尖叫个没完。
  最后,谢谢说完,台下鼓掌,他却安然站在演讲台,赖着不走。
  校长咳了咳,云在同学。
  云在慢吞吞开口——还有,最后一句。
  然后,缓缓看了看台下医学院的座位,数了数,笑眯眯。
  三排十八座的温衡同学,请站起来,我喜欢你。
  []
Chapter87
  阿衡的脑子,哄一下蹦出许多白色儿的鸽子,叽叽喳喳喊着我喜欢你,每一个还都长着在在的黑眼仁。
  她想起某婴儿流着口水看她给他换尿布。
  她想起了某娃娃爬着走她一扯就匍匐着小爪子往后退。
  她想起了某宝宝牙床上长着一颗小包谷米拿她的手指头磨来磨去。
  于是,这么个人,啊不,这么个豆丁竟然说我喜欢你。
  阿衡黑线,看着演讲台,那人一副我是优质美少年的摸样,四周,大姑娘小伙子,吹口哨拍巴掌,吵得她脑仁儿生疼。
  阿衡吸了一口气,这是我娃,怎么也得给他留点儿面子,于是面目带着神秘莫测的微笑,不动不怒,任由其他人审视。
  幸好这娃演讲是最后一项,校领导们也一齐吸了口气,本着咱是名校兼容并包的程度怎么着也得赶q超b,于是,装作没听见,拍拍屁股,散会。
  其他人抱瓜子儿的抱瓜子儿,啃花生的啃花生,两眼放光不怀好意地齐刷刷盯着她。
  阿衡悲愤,在心里呐喊,校长爷爷,您带我一起去了吧。
  再抬头,豆丁已经慢悠悠地往台下走。
  阿衡觉得自己精分了,她既想拉着豆丁好好骂一顿,又忍不住用慈爱的目光看豆丁。
  好纠结tot
  豆丁慢悠悠,状况外,晃啊晃,就晃到她身边了。
  然后,一屁股坐在她旁边的位置上。
  她指着他,你!
  豆丁却打了个哈欠,微笑,露出了细米一样的白牙,轻轻嘀咕了一句——阿衡,我累了。
  然后,理所当然一点不觉得有代沟地搂着她的腰,趴在她的胸口……
  ……
  ……
  ……
  睡着了。
  大礼堂静得掉根针都能听见,众人目光呆滞。
  阿衡咬牙,想拍死他,握紧了拳头,到他发顶,滞了滞,却轻轻落下,抚着他的软发,往怀里带了带,扭脸,淡定报告——他睡着了,真的。
  于是,你们有啥事儿,等他醒了再说。
  嗯,都跟我没关系,你们……找他。
  ************************分割线*******************
  阿衡觉得匪夷所思。
  怀中的这个人确实是她的弟弟,但是,他睡得安稳悠哉,让她觉得,这逝去的五年比五个小时还短。
  似乎,没有距离这种东西存在。
  可是,他甚至比十三岁时高了一个半头!
  连容貌,都大半脱离了小时候的样子。
  只是依旧改不了嗜睡的老毛病。小时候他身体不好,冬天天又冷,她惯出来的老毛病,孩子不窝她怀里睡不着觉。
  阿衡微笑,看着他的侧脸,整个大礼堂,人早已散尽,只剩下秋初的和风。
  她拿起扶手上的白大褂,披在他的身上,目光益发温柔。
  低了头的一瞬,眼角微微红了红。
  她甚至想对把在在重新带回她身边的诸天神佛道一声重谢。在她不知道这是言希的费心筹谋之前。
  云在醒的时候,已经是一个小时之后。
  他的第一句话是,阿衡,我没有做梦,真好。
  他笑眯眯地,眼睛像有着碧波划过的井中月。
  阿衡轻轻甩了有些麻了的手,问他,爸妈身体还好吗。
  他站起身子,伸了个懒腰,说他们很好,阿衡。
  阿衡两个字,叫得字正腔圆。
  阿衡皱了皱眉,说云在你喊我什么。
  他学她的语气,说温衡我喊你阿衡呢。
  然后,笑得春花好像明媚了几转。
  阿衡小时候,虽然和云在亲密无间,但是长□序还是守得很好的,她做什么事都以弟弟为出发点考虑问题,而在在,也是一向不喊姐不开口。
  然后,他现在喊她阿衡。
  阿衡板脸,严肃说云在你再这么喊,我揍你。
  这是当姐的尊严。
  云在掩面,一声长叹,我已经五年没吃过梅花糕了。
  阿衡瞬间,没了脾气,愧疚地看着豆丁——是姐不好,今年冬天一定给你做梅花糕。
  他搂住她的腰,轻轻在她耳边开口——你没撒谎吧。
  阿衡耳朵发痒,觉得这孩子长大了,动作语言处处怪异,推开他,使劲揉了揉耳朵,正经开口——我跟你撒什么谎,多大的孩子了,还跟我撒娇。
  她在云在面前,一向,都是刚刚的大人摸样。这个,同幼时父母的教养有关,她和在在,背会的第一本书都是《三字经》。
  融四岁,能让梨。弟于长,宜先知。
  父子恩,夫妇从。兄则友,弟则恭。
  长幼序,友与朋。君则敬,臣则忠。
  此十义,人所同。当师叙,勿违背。
  在在身体不好,但十分聪明,学了一遍就背会了。而她另有练字的任务,数九寒天,抄这一段,不下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纯爱耽美
完本纯爱耽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