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纯爱耽美 > 十年一品温如言(全+番外) > 分节阅读_101
《十年一品温如言(全+番外)》

分节阅读_101

作者:书海沧生 字数:4500 热度:17
,我爷爷说爱撒娇的不是好孩子。
  思莞最听小希的话,在她怀里乱扭,闹着要下去,她便把思莞放了下来。
  那个孩子,却狡猾无比,伸出了一双小手,说姨姨,抱,抱小希。
  她愣了,抱起他,那个孩子,几乎是迅速地搂住了她的脖子,小家伙眼里泛着泪,他说,姨姨,孙鹏他说我妈妈不喜欢我才不要我的,他说你不喜欢我才不带我一起公园的,我知道我妈妈不喜欢我,那你喜不喜欢我。
  那你,喜不喜欢我。
  这句话,时空旋转,到了2010年。
  一个两岁的大眼睛宝宝学会了春晚里的一首怪模怪样的歌,对着她,拍着小手笑眼弯弯的,他唱,我可喜欢你,你喜不喜欢我。
  恍惚间,二三十年,近乎半辈子,什么都没有变过。
  她却哭了。
  那个孩子用小手抹她的眼泪,撅着小嘴说,外婆,你哭,你不喜欢宝宝。
  她把那个孩子抱进了怀里,泣不成声,说外婆喜欢你,可喜欢你了。
  这个流着她四分之一血液的孩子,终于成了属于她的孩子,如珠如玉,不会再被辜负,也不会再被伤害。
  他却掂着脚,抱着她的额头叭地亲了一口,像极了他父亲安慰人的样子,抚着她的头发说,外婆乖,乖乖,不哭,妈妈说,哭,坏孩子。
  她笑着把外孙抱得更紧——别听你妈瞎说,你爸爸小时候就爱哭,可却实在,是个好孩子呢。
  ****************************分割线**********************
  快到2004年零点的钟声,阿衡思尔上楼清扫房间,家里的老例了,除旧迎新嘛。
  二楼两侧房间,阿衡思尔一人一排。
  思尔扫到阿衡房间的时候,看到房间的抽屉没合紧,便往里收,却合不上,打开看,原来最下层有封信卡在了木缝中。
  掏出了,才发现是父亲写给阿衡而未寄出的遗件。
  思尔想起父亲未给她单独写信,心里不禁有些嫉妒,嘟囔着亲生的有什么了不起啊我不疼你吗爸爸你不公平,信的裁口整整齐齐的,思尔鼓起信封,向里偷瞄了两眼,却看到“言希”的字样,心中漏跳了半拍,鬼鬼祟祟扫了门外一眼,楼道并没有人,迅速抖着手打开了信封。
  看完,却像个木桩子,定在了原地,脸色发白。
  很久,听到了脚步声,转身,阿衡已经在门外。
  她眯眼,看到了思尔手中的信件,半晌,轻轻叹了一口气,问她——你看了?
  思尔心思复杂,千头万绪,把信拍在了桌子上,脸色难看——照你平日彩衣娱亲的老莱子劲头,给爸烧的回信想必十分精彩。是不是谨遵慈父教诲,再不敢跟言希来往。怪不得呢,头磕这么响。
  阿衡微笑着,却说,从哪拿的,给我放回去。除了你,如果让家里的其他人知道了信的内容,你以后喜欢什么,我便抢什么。
  这话,近乎,啊不,赤果果威胁。
  思尔却愣了。她说,你……到底给爸回了什么。
  阿衡说,就一个字,不。
  思尔却啊了一声,口吃,你……还是温衡吗。
  温衡其人,最是迂腐愚孝,父母说话从不悖逆,高堂嫌弃自动消失,母亲要打乖乖挨打,连在背后做小动作都不会。虽然因言希,和母亲软磨硬泡了许久,却从不会惹母亲半分不高兴。
  她曾经讽刺过此人,温衡你是不是读孝经女诫长大的。
  此人却回答得很淡定,我念三字经启蒙的。
  于是,温家受宠的温大小姐温思尔像一只斗败得小母鸡,顺顺毛,再也不希得和温衡斗架,赢了也没成就感,乐见她和言希那厮彼此折磨璀璨,拍手称快好一对小贱人,啊不,是小璧人。
  思莞还问她,我妹妹如果可以当你嫂嫂,你怎么想。
  她却笑了,说我诅咒他们白头到老不分离。
  思莞摸她的头,感叹,是长大了啊,小丫头,想想你小时候,使了多少绊子,哎,那家伙,那真是一肚子坏水……
  她翻白眼,说温思莞你千万别忘了那些绊子有你一大半的功劳,整天就会装好人装绅士,要不是言希捏了你的小辫子,你会改了你那些臭毛病,切,我才不信,分明是胎里带的,大大的坏水,跟你那个亲妹妹一个样儿!
  话扯得有些远,再扯回到这封信上。话说,这封信到底写了什么,让温思尔脸都变白了,让愚孝的温衡说出威胁的话。啪(惊堂木),我们下回分解。
  于是,如果我这么说,不晓得你们会不会扔我臭鸡蛋,泄这么多天没有更新一更新还敷衍的愤==。
  咳,咱是厚道人,咱接着说。其实,这算不上一封信,也就是一句警世恒言,而过世的温爸爸看到之后的剧情,大概也会佩服自己的铁嘴神算。
  温爸爸说,爸找人算了言希的八字,男生女相,天生灾星,命犯孤煞,何况,他还喜欢男人,儿,咱还是算了吧。
  后来,大概想了想自己信党信政府,这段话实在太玄乎太假,没好意思寄出去,这才成了遗信。
  然后,他姑娘斩钉截铁,说不。
  思尔却捏孩子脸,毫无预见地大吼,你这个笨蛋笨蛋大笨蛋。
  袖子蹭了眼睛,转了身,咬牙跑走,留下傻了眼的阿衡。
  *******************************分割线**********************
  零点的钟声敲响的时候,温家在白楼外放了一挂一万的炮。
  大家都跑了出去,只辛老贪嘴,抱着茶壶和温老聊天,说三儿啊,你们家今天真热闹。温老逗他的小画眉,笑哈哈,看我的小宝贝儿,也蹦跶着要出笼子呢。然后对着鸟笼感叹,连你,都觉得自个儿长大了吗。
  辛达夷点了炮捻儿,一溜烟跑远了,言希离得近,看见明亮的火光,红得骇人,身子僵了一下,往后退,却被人从背后捂住耳朵,柔柔软软的手心,温柔的嗓音,在炮声轰鸣中隐约清晰。
  不怕,啊,乖,不怕,我在呢。
  他被禁锢在那个软软温柔的怀抱,低了头,瞳孔不断扩大。转身,却在轰鸣的炮声中,看到了阿衡。
  他想,怎么又是你呢。
  他对着她笑,她也笑,不好意思,捂在他耳上的手被汗浸湿了一些。
  陆流站在阿衡身后的不远处,炮声中和孙鹏两人大声说笑了几句,看见言希,用手指了指自己的耳朵,笑了笑,带着淡淡的嘲弄,无声开口——你没有时间了。
  言希怔怔看着他,失魂落魄。
  思莞看着这一切,对着思尔,轻轻开口,他说,尔尔啊,抱歉,你的亲嫂子不可能是我的妹妹了。
  尔尔笑了,眼中有泪光,她说,温思莞,你难以想象,那个白痴,到现在,还自作聪明,以为瞒过死人,全世界就会希望他们在一起。
  她说,温思莞,我们帮阿衡找一个身体健全男生男相没有脑子全心全意爱她的人好不好。
  他们相视而笑,思莞却双手鼓成喇叭,对着尔尔大声——不行啊,言希说这个人一定要他找。
  尔尔撇嘴,眼泪却掉了下来——什么嘛,他真以为地球是绕他转的呀。他说温家必然兴盛,他说言家会弃了他,他说自己爱的人是陆流,凭什么他说什么就是什么。
  思莞却狠狠抱住了妹妹,在炮声中的一切,随着2003的分秒,化为灰烬。
  ****************************分割线*****************
  公历二零零四年一月二十五日,他们,那两个人认识的第六年,阿衡喜欢言希的五年又一百八十三日,言希说,温衡,我不喜欢你,从此,也不再想看见你。
  他说,我们分手吧。
  []
Chapter91
  2005年冬,阿衡放假时,披着雪,给家中带来一位客人。
  云在。
  看书时爱戴眼镜,手指白皙,做的一手好程序,形容清丽优雅。
  温妈动了心思,问阿衡,你阿爸给他定了亲事了吗。
  阿衡微愣,说并没有。
  温妈妈拉着女儿的臂,走到一旁,笑了——你看,思尔怎么样。
  阿衡转身,思尔正在云在的指导下打游戏升级,两人坐在一起,一个白,一个黄,一个温柔,一个娇俏,倒是十分相配。
  阿衡想了想,扑哧一声,笑了——妈,你别看云在稳重,他比尔尔小两岁呢。
  温妈点点她的额头,宠溺道——什么年代了,你妈还不是那种老古董,怎么生出你这样的小古董。
  阿衡脸红了红,脑筋动了动,如果云在娶了尔尔,那亲上加亲,以后在在定居b城,阿爸阿妈也定是要跟来的,她尽孝岂不是更容易一些。
  心中觉得很好,含笑,点头对母亲说——妈,我试一试,如果他们有这个心思,便好,没有……
  温妈点头,说没有也没什么,我也是一时生起的念头,孩子们有自己的主意。
  温家半年前从陆氏退股,家中赚得盆钵尽满,思莞趁热打铁,又注册了一个上市公司,温母整个人,看起来,竟轻松了百倍,心境大变,不是和一些乐界的老朋友筹办演奏会,就是操闲心,看着满园的第三代,排列组合,配对配得不亦乐乎。达夷和孙鹏不敢见温家伯母,老远看见,窜得比兔子都快。
  思尔老是拍着阿衡的脸,同情得很——可怜的娃,过往皆是云烟呀云烟,你以前那段打算是白挨了,还被赶出家门,啧啧,我猜咱妈咱哥当时正准备照着八点档的三流剧本大干一场,为了骨肉亲情保全全家要不折手段了,结果,除了你像一出折子戏,他们娘俩,二人转得欢欢喜喜一出喜剧。
  阿衡皮笑肉不笑——你是不是有健忘症,我被赶出去的时候,你貌似落井下了一堆的石头。
  思尔拂袖,正色,既然是敌人,怎么可能有什么同情心,温衡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我可是很有原则的。
  阿衡微笑,我曾经有几度,想要咬死你。
  思尔撩开袄下晶莹的手臂,笑得桃花四射,你咬,给你咬。
  阿衡拉下她的衣服,笑了,行了,讨人厌的丫头,冻着,生病了又栽赃给我。
  忽然,想起母亲说过的话,轻轻开口——你看,云在怎么样。
  思尔转转眼睛,大加戒备,什么怎么样,咱妈又想出什么幺蛾子了,上次,竟然让我跟张若培养感情,吃了三顿饭,我们打了三次,毁了我三件香奈儿洋装!
  阿衡偷笑,你不也撕了人三整套阿曼尼吗,连裤子都敢扯。况且,上次真不怨妈,是张若他妈相中了你,非要让妈给你们制造单独相处的机会。妈见你一直不谈恋爱,有些着急,想着万一你们能看对眼呢。
  思尔呸了一口,那个老贱人,他儿子被小歌星甩了,竟然打主意到姑奶奶身上了,妈也是,那种王八眼只能和绿豆配,我像绿豆吗我。
  阿衡呵呵笑。在在呢,那云在呢,怎么样。
  思尔脸望向结着哈气的窗,故意转移话题——你不是之前跟我说,你们姐弟已经闹崩了,今年,他怎么会跟你一起回来。
  阿衡看着她,微笑,说去年开春返校时,他整天跟着我道歉,可怜巴巴的,我想着孩子都这样了,做姐姐的,还有什么原谅不原谅的,就好了。
  思尔哦了一声,也就用手在窗的雾气上划道道,不说话了。
  阿衡弯了眉,说我弟弟真的很不错的,跟我一样好,保证不欺负你^_^。
  思尔撇嘴,拉倒吧,跟你一样,那不是傻得掉渣……
  阿衡温和看着她,并不介意,想了想,笑道,罢了,我先探探云在的意思,再给你回话。
  云在正在阿衡屋中编程,给他配了一间宽敞的房间,除了睡觉,这孩子却不大爱进去,总是习惯窝在阿衡房里。
  阿衡进去时,云在扭头,看着她,伸了个懒腰,就笑了,牙齿像细白的米粒——姐,我饿了。
  阿衡本来想说的话,也说不出了,只问他想吃什么。
  云在说,嗯,随便,方便面就行。
  阿衡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纯爱耽美
完本纯爱耽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