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纯爱耽美 > 十年一品温如言(全+番外) > 分节阅读_102
《十年一品温如言(全+番外)》

分节阅读_102

作者:书海沧生 字数:4409 热度:14
点点头,下厨房去煮了一碗面,又切了一小碟腌好的芥菜丝,谁知,思莞冒着雪,回家了,看着阿衡,跟看见救命稻草似地,两眼晶亮——阿衡,有吃的吗,我快饿死了。
  阿衡看锅里还有面,就给他盛了一碗,看他狼吞虎咽,身上还带着酒味,直摇头——你怎么才回家,大半夜,妈等你都等睡着了。
  思莞大口吸溜面,你当我不想回家吃饭,公司才建,还没上轨道,处处都要把关。
  阿衡微笑,说少喝些酒,酒多伤身。
  思莞摇头,我喝得哪叫多,你是没见过不要命的喝法。吓,盛啤酒的玻璃杯,却是倒的一大半白酒兑啤酒。
  阿衡笑笑,转身,端着碗,就要上楼。
  思莞却喊了她一声,阿衡转身,思莞说——阿衡,明天有空吗。
  有空,怎么了。
  嗯,陪我,一起赶个饭局吧。
  我?我去做什么。
  一院的卢院长是爸爸的老朋友,他儿子到了适龄,我前些日子看过一面,相貌谈吐气质都相当不俗。嗯,你年纪不算小了,想带你见见,交个朋友。
  阿衡愣了,像是没听见,上了几阶楼梯,滞了脚步,轻声说好。
  思莞说明天是你的生日吧。
  阿衡嗯,说二十二岁。
  确实不小了。
  **********************分割线*******************
  第二天,赴约前,思莞带阿衡专门买了衣服,做了个头发。
  那卢家公子没有承父业学医,却在金融业有些天分,在美国念过几年金融,开的有家公司,和思莞是谈得来的朋友。
  是个阳光开朗,体格高大帅气的男人。
  他本来同思莞打招呼,看到阿衡,却展颜笑了。
  闻名不如见面。温小姐好,我是卢莫君。
  阿衡看了思莞一眼,兄长投来鼓励的眼神,阿衡依葫芦画瓢,说初次见面,您好,我是温衡。
  卢莫君笑,牙齿白晃晃的,像是给黑人牙膏打广告的,他说,我知道,北温家有两位小姐,也知道温思尔艳名远播,昨天,思莞说让我见他妹妹温衡,我起初还有些失望,怎么不是温思尔,现在看来,是我眼界狭隘了。
  阿衡脸微微红,有些不自在,您过奖了。
  思莞笑得得意,我妹妹哪个都好,这个可是家母的心头肉,要不是平时喜静,哪里轮得着我这做哥哥的操心。
  上开胃酒时,思莞看了看表,刚巧快到阿衡出生的正点,从口袋中掏出一个系着蓝缎带的银盒子。
  思莞轻咳,对着卢莫君,歉意,说家母宠阿衡,非让我正点给阿衡生日礼物,见笑了。
  打开盒子,里面,是一串耀眼精致,高贵华彩的钻石项链,坠子是紫钻镶的梅花。
  阿衡愣了,看着项链,有些措手不及。
  卢莫君看着项链,怔忪,说这不是,这不是,前两天在s市慈善晚会上拍卖的紫梅印吗,最后,说有一个神秘人用三百万力压全场拍下的,那个人是你……
  思莞笑了笑,随意开口,到场的确是不是我,但是是我找的人,去晚会拍下的。
  阿衡也吓了一跳,思莞撩起她的发,戴到她白皙的颈间,举手抬头,对面,那卢姓男子目光灼灼,定在阿衡身上。
  阿衡苦笑,思莞到底摆的是什么阔。
  回到家时,云在正在看书,抬眼,看到阿衡以及她颈间的……项链,云似的眸色似乎结了雾,他笑着开口,说姐,你相亲怎么样了。
  阿衡不自在,去掉发饰,拿梳子梳头,皱皱眉,轻轻开口——还好。
  这少年却把头伏在阿衡膝上,搂住她的腰,问,姐,你快嫁人了吗。
  阿衡笑,温柔抚摸他的脸庞,说瞎说什么呢,姐医科要读七年,今年才是第四年,还早着呢。
  那,三年以后呢,姐就会嫁人了吗。
  阿衡点点头,这是自然的,女大当嫁。
  少年假寐,问她,姐嫁了人,我怎么办,我们好不容易,好不容易……
  阿衡笑,傻孩子,姐就是嫁人了,还是你姐,什么都不会变。
  云在说,你要是嫁人,就不会有多少时间放在我身上了。
  阿衡却大笑,云在,你难道预备一辈子赖在我怀里,不长大,也不娶妻生子么。
  云在闭上眼睛,嗅到阿衡身上清新温柔的松香,他淡淡笑了,轻轻叹息,我是这么想的,也不认为,有什么不可以。
  阿衡正想说些什么,手机却响了。
  喂,您好,请问……
  哦,是我,卢先生。您有什么事吗……
  明天吗,明天恐怕不行,明天我和思尔约好了逛街……
  后天……后天也不行……呃,我没有推辞……也没有讨厌你……
  ……周末吗……好……好吧。
  阿衡挂断了电话。
  云在却睁开了眼睛,云一般的眸子,似浅似深,手把玩着阿衡垂下的发,温柔,却若有所思。
  ****************************分割线*********************
  同一个时时彩实战专区里,有一个男人,戴着一个耳机,躺在华丽的地毯上,静静地,听着爆裂得快要震破耳膜的摇滚。
  他身后,站着另一个男人,长身玉立,耳在黄色暧昧的灯光下,有些透明的模样。
  这个男人说,你现在在想什么……我似乎一点都看不穿……今天为什么这么烦躁……谁又惹你了……我的办公室……被你弄得一片狼藉……新年度企划全都撕了……言希你该死的到底在做什么……
  他坐在言希身旁,冷冷看着他的眼睛,说,我真讨厌你这副样子……总是不在乎我的情绪……明知爱的人是我……却总是要任性地陷入自己的情绪……不给自己和别人留一条后路……你知不知道我今天因为你的发脾气又辞掉了几名秘书……你厌烦看到陈秘书我知道……但这个人不能消失……他掌握我太多的东西……至少不能突然消失……
  言希望着天花板,依旧,安静地听着音乐。
  至少给我句话……你想怎么样……或者你在闹什么……温家我已经彻底放过了……除了最原始的那些东西……在老爷子手上……我一时半会儿拿不到……但这构不成你发脾气的理由……言希!
  那个男人看着他半晌,突然,却笑了,看着他的耳机,轻轻开口——抱歉,忘了,你听不到。
  那人摘掉了他的耳机,从言希腰间抱起他,走近装饰华丽的卧室。
  言希没有反抗。
  第一次没有反抗。
  他亲他的眼睛,亲他的鼻子,亲他的嘴唇,尽管这个人神情没有多大起伏,但这一切,足够让他觉得二十多年的忍耐是值得的。
  他忘形,撕开那个大眼睛男人的睡衣,白皙清楚的纹理肌肤,一寸寸,只可能属于他。
  他向下亲吻,那个男子,瘦弱的身躯,却忽然躬起,抓着被单,呕吐了起来。
  []
Chapter92
  阿衡和卢家公子单独见了几次面,云在脸色日复一日地变黑。
  阿衡迟钝,没有看出,倒是思尔,看到此情此景,依稀想起某人的威胁,自觉离云在远了些。
  某次,阿衡与卢莫君出去喝茶,二楼茶座,靠窗,竹帘,古色古香,燃了佛甘罗,香气淡雅扑鼻,阿衡心境甚是温和。
  二人聊了一些趣事,志趣颇是相投,不觉,时间过得很快,渐了黄昏。
  天气预报,晚间首都有雪。
  阿衡看时间,正想做几句结语告辞,卢莫君盯着窗外,看到什么,忽然笑了,莫名来了一句,带着嘲讽和瞧不起——阿衡认识言家龙子吗。
  阿衡扫向窗外,茫茫一片的人海,远去的什么,在霜色中看不清。
  她放了自己一侧的竹帘,微笑问他——言家龙子,指谁,作什么解释。
  卢莫君笑——按说,你该认识的,和你哥哥也算是好友,只是,现在,大家都不齿和他来往,你想必,也很少从你哥哥那里听说。
  他……
  军中元老言帅的长孙,军派有名的太子,因为有些龙阳的恶癖,大家起了个诨号,言龙子,对这人,名副其实。
  哦。
  阿衡又耐心喝了几盅茶,摸摸壶,温嘟嘟的,已经失了甘味,才微笑,说卢先生,天不早了,家里估计做好晚饭了,我先回去。
  卢莫君失笑,我们好歹算作朋友,不用一直这么客气喊我卢先生吧。
  阿衡点点头,淡淡笑开山水,说好吧,卢莫君,再见。
  窗外风紧,飘起了雪片。
  阿衡转身,下了楼,撑起茶楼阶前的伞,只身,走进雪中。
  自那一日,她和卢莫君,不再来往。
  思莞问为什么,阿衡只说了一句话。
  次次都请喝茶,喝得人倒牙,还不给点心吃==。
  我说卢公子,人孩子就这点爱好,爱吃甜的,没结婚时这点小要求都不给满足,长此以往,孩子怎么敢嫁您种田生娃传宗接代您说是不……
  思莞想想也是,埋怨,我说卢莫君你也忒小气,给我妹妹买笼甜包子能花你多少钱啊。
  卢莫君大囧,挥泪,我真以为她是个风雅人儿,生性淡泊的……
  思莞说,我靠我妹妹能装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儿了,这你都看不出,还发展毛线==……再说,风雅人不是人,风雅人不用吃喝拉撒啊。
  于是,这一次的红娘,思莞做得不甚痛快,又连续介绍了几家青年才俊,结果,次次约会,次次,家里那姓云的小子捧着心口做西子,心绞痛得我见犹怜,阿衡还没抬脚,就昏厥,阿衡一推辞,立刻渐渐苏醒,茫然着云一样的眼睛拉着他的手温柔万分,思莞哥,我是不是病得太厉害,耽误你们的事儿了。
  思莞含血,心想你一天倒八回次次都到阿衡怀里你问我。嘴上却咬牙说着没事儿,哪天哥一定带你好好体检!
  云在笑得牙齿细米似的,说我这是娘胎带来的病,上次做手术好了九分,只剩一分,不定时发作,医院检查不出来的。
  思尔在一旁偷笑,看兄长脸青,酒窝都没了,把他拉了出去。
  阿衡早就看出端倪来了,揪云在腮帮,面团似的,皮笑肉不笑,说云在你折腾什么呢,一天演八回你累不累。
  云在很严肃,温衡我跟你说我爱你不然我娶你吧。
  阿衡也很严肃,云在你要是再敢犯戏瘾演三十万的戏信不信我拿拖鞋抽死你。
  她记仇三十万,很多年。
  云在说我怎么演了,你哪只眼看见我演了……我是城隍庙的弟子,出家人从不打诳语。
  思尔探了个脑袋,冷笑,和尚,你今天晚上再跟我抢羊肉片我捏不死你。
  云在^_^,施主,上天有好生之德,小僧久病缠身,不吃肉会挂掉的。
  思尔翻白眼,呸,施施然飘远。
  云在却腻在阿衡怀里,小时候的模样,说阿衡我娶你吧,要不,你娶我也成。
  阿衡说哎哎,别动别动,眼睫毛掉眼里了。
  ……
  她给他捡眼睫毛,极其认真淡定。
  他懒了,懒得说话了,窝进她怀中,索性睡个天昏地暗。
  一觉好眠,晓春花开。
  *********************分割线******************
  年里年外,有一日,阿衡碰到了孙鹏。
  多年的朋友,寒暄近况,才知道,这厮在做股票行当,舍得下本钱,赚了不少。
  他转了转桃花目,说阿衡你双腮泛红,眼含喜气,是不是好事将近啊。
  阿衡笑,是是,承你吉言,明天订婚,后天嫁人。
  孙鹏靠在梅树旁,也笑,温衡,我问你个事儿,成吗。
  你问。
  假设,我说假设啊,让你养只猪,你是愿意养个没毛没病的,还是愿意养个有缺陷,嗯比如说眼瞎一只耳朵聋一双腿废了的那种。
  ……您说呢。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纯爱耽美
完本纯爱耽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