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纯爱耽美 > 十年一品温如言(全+番外) > 分节阅读_104
《十年一品温如言(全+番外)》

分节阅读_104

作者:书海沧生 字数:4350 热度:16
  多少钱才够云在再买一个叫云衡的阿姐呢。
  他心痛得连吐出来都嫌不快,上手术台之前,昏昏沉沉,只想着八个字。
  无价之宝,哪里能买。
  所幸,活了下来。所幸,遇到一个有眼无珠的男人。
  那人初见,看他很久,单刀直入,你认不认得一个叫云在的人。
  二见,直言,有一女子,对自己用情极深,甩都甩不掉,姓温名衡,问他可有办法解忧。
  三见,他试探,用了低贱的三十万。那人却毫不犹豫,甩手贱弃,他求之不得的阿姐。
  那个人,相貌极美,心如毒蝎,喜与人亲近,交谈聊天,惯常,咫尺之距。
  他叫,言希。
  *******************分割线************************
  阿衡五一,回了一趟家。
  思莞公司一切也都上了轨道,和女朋友感情升温,多半是定了,可惜温老咬紧牙关不松口。达夷一直不交女朋友,辛老爷子急了,把阿衡喊回家里,我说阿衡,我们家的那个小崽子一直不谈恋爱,身边就你一个姑娘,他是不是暗恋你不敢说啊。
  ……
  ……
  ……
  阿衡==,是啊是啊,他暗恋我。
  转眼,逮住辛达夷,要笑不笑,达夷,我什么时候得罪你了,你拿我当挡箭牌。
  辛达夷也挺愁,阿衡反正你现在没男朋友,要不,咱们演出戏,先宽宽我家老爷子的心。
  mary冷笑,眼角要撩到天上。
  阿衡黑线,我妈也挺愁,你怎么不说让陈倦跟我回家,宽宽我妈的心==。
  你们两公公闹腾,搭上别人,缺不缺德。
  mary猛点头,成啊阿衡,我就爱你,咱俩成了,你给我生个儿子,我给你买宝马。
  阿衡说别,你给我生个闺女,我就给你买宝马怎么样。
  mary讪笑,咱不是没那功能不是。
  阿衡叹气,你们都多大,什么轻重缓急分不出来,要是真有感情,就争取辛爷爷的同意……
  辛达夷抹泪,你就官方你就没同情心吧温衡,信不信我说我喜欢一个人妖我爷拿他偷藏的公家的手榴弹扔死我。
  阿衡说我信,我爷也有几枚,万不得已,准备轰了温思莞和他女朋友。
  mary却怒,拿榴莲砸达夷,你他妈才人妖,啊,不对,人兽!!!!不行,分手,老娘不跟你过了-
  辛达夷说成啊,分手,把公司我的两千万还我==。
  mary说我呸,你要不要脸,那是你的钱吗,要还也是还言希,阿衡,没事儿哈,我多提几遍你就没感觉了,对,还也是还言希,跟你有毛关系,再说了,这年头,谁离了谁还不能活啊,连阿衡都跟言希掰了,失恋没关系啊乖,阿衡我陪你喝酒,那啥,辛达夷,老娘会怕你!!!
  阿衡tot。
  辛达夷说我靠,老子娶了个什么媳妇儿啊娘的,怎么这么不会说话,能在阿衡面前提言希吗,你有没脑子,就算提,你提一次言希就算了,你还提两次言希,你说你老提言希,让人孩子怎么受得了,就算受得了,你能一直提言希吗!!!
  阿衡……
  ************************分割线*********************
  话说,一日,辛达夷陈倦赔罪,请阿衡看电影,为啥,读者都清楚,我不说了。
  再话说,看的电影叫《致命id》,讲的是一个人精神分裂,比言龙子还牛,总共有十重人格,而且十重人格能同时出现,互相厮杀,最后最坏的那个人格战胜其他九个人格的十分牛掰的故事。
  于是,不知道你们能不能听懂,反正,咱孩子是没看懂==。
  于是,孩子一直啃爆米花,啃啃啃,身旁俩贱人一直埋着头,嗯嗯啊啊,做些见不得人的勾当。
  最后,孩子愤怒了,见过没诚意的,没见过这么没诚意的,请人看电影,难道还买一赠一,顺带真人男男舌吻秀的啊啊啊啊啊啊啊。
  ***。
  辛姨妈,你***。
  陈肉丝,你***。
  最后,可乐喝得太多,憋不住,就去厕所,回来,路太黑,走到vip区,一不小心,踩人脚上,一歪身子,栽倒在某观众身上。
  那人说你没长眼睛啊,声音很耳熟耳熟。
  然后,她想站起来,电影刚好结束,人群轰地往外涌。
  他迟疑了,三秒后,却紧紧把她抱在了怀里,很久很久,空旷黑暗的空间,除了喧闹,还是喧闹。
  没有光明,没有真相。
  电影,谢幕。
Chapter94
  他们认识这么久,她记得最清的那句话是什么来着。
  哦,对了。
  我们分手吧。
  他说,温衡,我们分手吧。
  她说,好。
  然后,不过两年,她连这句话也记不清了。
  所以,基本上,说这句话的这么个人,基本上可以当做从没存在过了。
  阿衡走出电影院的时候,看到一直在找她的辛陈二人。
  达夷说你哪儿去了,怎么扭脸人就不在了,我们找了半天。
  阿衡呵呵笑,说我刚才踩到一人的脚,这人还拦我不让我走,然后,电影院开大灯的时候,整个演播厅就我一人,真灵异。
  达夷想起什么,心虚,我早听说整个电影院闹鬼,可能是真的。
  陈倦嗤笑,什么鬼看见你还不跑?
  达夷一声靠,踢他,二人打打闹闹,一路上,阿衡走在他们身后,不说话。
  到了园子的时候,阿衡说,我明天就走了,你们好好保重,别瞎折腾了。
  她顿了顿,笑,俩人能在一起,容易吗,整天闹什么。
  陈倦想贫嘴,说我们打是亲骂是爱,可是,打是亲骂是爱的鼻祖温言二人都分了,这话听着像诅咒。
  看了阿衡一眼,犹豫,衡啊,找对象了没。
  阿衡吸吸鼻子,五月的夜,还是有些寒意的。她说,找了,就是人人都爱温衡,不好挑^_^。
  达夷踢踢脚下的石子,双手插在口袋中,说你年纪也不小了,别挑花了眼,看着不错就处处,那啥,长得……丑没关系,只要人品好,真心对你的……
  见过那种人,想必,天下十人九丑。
  陈倦看着阿衡的颈,是一个红绳子,坠子藏在衣服中,看不清,想起什么,低声问她——那个,紫梅印,怎么不戴,不喜欢吗。
  阿衡愣,你怎么知道……
  陈倦说我现场竞的我怎么还不知道了。
  阿衡啊,思莞托你参加的慈善晚会吗。
  陈倦也啊,呃,嗯,是思莞。
  她说,那个,三百万,太贵重了,戴出来,招抢劫的纯粹。
  陈倦讪讪,也是,反正就是个生日礼物。
  园子住的都是老一辈,孩子大了,大多搬了出去,到了八点,就开始冷清,除了路灯,少有人烟。
  阿衡经过一个房子,说你们回去吧,不用送我了。
  一颗榕树,沙沙作响,石头的棋盘上,青苔又厚了许多。
  达夷说再往前走走吧,还没到你家呢,你一个女孩子大晚上的……
  她说,拜托。
  陈倦沉默了,拉着达夷就往回走。
  阿衡走近那座白楼,抬起眼,一切都死气沉沉的,在月光下,除了影,就是厚厚的遮盖的窗帘。
  她拉开白色的栅栏,弯腰,伸手,花圃的泥有些硬,想必,许久没松过了。她种下的种子,破土,长出了径杆,孤立单薄,奄奄一息。
  老园丁,大概也把它们给忘了。
  她从花圃的角落拿起铲子,蹲在了地上。
  周围的杂草,春日,总是长得意外的茂盛,拔掉,要花费不少功夫。
  她低着头,很耐心,手上沾了泥污,月光下,背躬了许多,从远处看,好像年迈的老人,卑微温和的姿态。
  径杆上,毛绒绒的,长了一层软刺,不小心碰到,扎在手背上,一下一下,有些无法防备的疼。
  她拿着小铲子,蹲着,松土,思绪却一下飘得很远。
  温衡,我不喜欢你。从来。
  那个人的样子,真认真。
  比她对待这泥土认真。
  如此而已。
  那一天,年未过完,他站在她的面前,身后是一幅白纸上的素描。
  从暑假着墨,烦恼了半年,才画出的证据。
  他取名幸福的形状,然后,他的幸福的形状是一个叫陆流的男人的轮廓。
  于是……
  于是,阿衡算什么。
  他说,你都看到了,温衡,我们分手吧,我不喜欢你,
  嗯,从来。
  阿衡站了起来,时间长了,头有些晕,把小铲子放在了原处,拿起了塑胶的水管,对着高高的径杆,隐约长出的花冠,细心浇灌。
  整理花圃是一件麻烦的事,做完时,天已经蒙蒙有了亮光。
  转身,身后站着思莞,手中拿着关掉的手电,想是专程接她回家的。
  他给了她完全自主的时间。
  想哭吗。
  他打开栅栏,走到她的身边,看到她手上的泥土,轻轻开口。
  阿衡摇头,说妈做早饭了吗,我饿了,今天还要坐火车。
  思莞静静看着她,很久很久,把阿衡抱进怀里,说你哭吧,不哭难受。
  阿衡却把手上的泥全部蹭到思莞的白衬衣上,然后,推开他,笑了。
  她说,思尔说你最近的衣服都是她洗的,你敢弄脏回去她会打死你的哈哈。
  思莞==,就是因为这样,我才不疼你的。啥孩子,扔狼窝里都能喝狼奶长大,生命力太旺盛了那家伙。
  阿衡仰着小脸,望天,你呀温思莞,我跟你说,我早看穿你了,别找理由了,真的,你呀,唉。
  思莞微赧,伸出手,干净修长的指,你走不走,赖人家里种两根草,还指望人出现跟你说声谢谢前女友吗。
  阿衡tot,为什么我总觉得你们每一个都爱朝我伤口上戳还不觉着错。
  思莞鄙视,你伤心,你表现个伤心欲绝的表情先。
  阿衡==。
  于是,温先生,谁跟你说伤心就非得有伤心欲绝的表情的,就算温姑娘面无表情慢悠悠吃着包子喝豆浆忽然捂心口喊疼了,那也叫伤心。
  真的。
  **********************分割线*****************
  六月的时候,z大医学院传出与法国著名医学科研院交换留学生的消息,似幻似真,版本有好几个,重点是名额,五个。
  反正,依着中国目前爱海龟的形势,出去三年镀层金,绝对不算坏事。
  高年级低年级的,连工作了的师哥师姐都回来打探怎么回事儿。
  最后,院里被问烦了,只说确有此事,但是不只按成绩抽人,法语必须要学,而且,到时必须通过科研院的考试才算数。
  大家一窝蜂地学法语,阿衡也跟着凑热闹,买了本法语入门,看了几天,鸡皮疙瘩噌噌往外冒。
  英语四六级的折磨刚过去几天啊,这就给自己找罪受。
  扔了书,到实验室做实验,刚巧李先生也在实验室,未说几句话,李先生便问,温衡你想过出国吗。
  阿衡摸摸头,说前两天想了,看了两天法语,又不想了。那个,太难了,音标发音很怪。
  李先生却笑了,说法语是除了汉语以外最醇厚的语言,我年轻的时候在法国勤工俭学,底子不错,如果你想学,可以去找我。
  阿衡愣了,先生,您不是不喜欢我吗。
  李先生眼中净是笑意,却叹气,迂腐,迂腐,十足迂腐。看来,不是当年飞白看走眼,是他从来没有看明白过你。**时你跟在我身边近半年,人非草木,难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纯爱耽美
完本纯爱耽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