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纯爱耽美 > 十年一品温如言(全+番外) > 分节阅读_105
《十年一品温如言(全+番外)》

分节阅读_105

作者:书海沧生 字数:4375 热度:14
得师徒一场情意,我帮帮你又何妨。
  阿衡说先生我还没想好要不要出国。
  李先生点头,说你想好了找我。
  回去说了这事儿,小五却一巴掌拍在阿衡头上,你猪脑子啊,多好的机会,你还拿乔。
  阿衡喃喃,出国啊,要三年,我谁都不认识。
  小五说,三年怎么了,就是谁都不认识才好,整天呆在你家那个破园子里,动不动就想起乱七八糟的东西,你难不难受,反正,横竖,你妈你爷有温思莞温思尔孝顺,云家那边有云在,你还惦记什么呢。
  大姐无影蹙眉,行了,小五别说了,让阿衡自己想,这事儿,你不能帮她决定,
  然后,阿衡就一直想,想啊想,想到放暑假还没想明白,总之,一想起出国,就心慌,难受。
  云在没心没肺,微笑,依旧逮着机会就窝阿衡怀里睡觉。
  她叹气,云公子,我说我要是出国,你还准备躺哪儿。
  云在把肘放在阿衡腿上,如云般的笑意,却不说话,黑眼仁望着她,温柔清晰。
  半晌,才轻轻开口,温衡,我说我跟你一起去法国,你怎么想呢。
  ************************分割线***************
  放暑假时,阿衡在家,看了一个夏天的法国电影。
  思尔直摇头,你这一段倒了八百回,怎么你还准备学法语上法国不成。
  阿衡拿着遥控器,说我说不定还就真去了。
  思尔哦,你去之前能不能先把房间的窗帘拉开,看电影又不是扮自闭,你整啥玩意儿呢。
  话毕,拉开了窗帘。
  阿衡捂脸,说刺眼,哎哎,关上。
  思尔却拉着她,走,逛街去。怎么这个夏天回来,这么没精神,跟失恋了似的,和那谁分开,也没见你这模样。
  阿衡笑,无奈,你慢点儿,我还没换睡衣。
  走大街上,商场换了夏季的新海报,老的海报,文明点的,扔垃圾箱,不文明的,直接扔地上,踩了踏了,走了过了,无论以前多喜欢多有好感的,反正现在眼里就看不见了。
  思尔在商场一楼试用化妆品,阿衡无聊,站在商场外等。
  想起刚从电影中学到的法语长句,在口中低声琢磨着。
  下午四点,天色却骤暗,八月,雨没有定性,雷声轰隆,少时,倾盆而下。
  她跑进商场,思尔脸上还在贴面膜,最后一步,没空跟她说话,阿衡就蹲在那里看雨。
  离她不远处的雨中,恰巧就有那么一张海报,在暴雨中,安静地躺在地上。
  泥污了的彩画,曾经干净的面容,上挑的眉,柔润的嘴唇,明亮的眼睛,黑色的燕尾服。
  这是曾经的一个封面广告,曾经轰动一时。
  曾经,因为这幅海报,海报上人的fanclub整整增加了三倍的人数。
  曾经。
  然后,雨溅下,泥水浸湿,面目全非。
  她静静看着那副海报,眼睛黑白分明。
  有那样妙龄的上班女郎匆匆用包挡着发在雨中走过,尖细的鞋跟,狠狠踩进那张海报,海报上人的面孔,狠狠被践踏。
  她静静看着。
  有那样匆忙放学的高中生大踏步从雨中跑过,粗糙的鞋底,完全覆在那张面孔,面孔上的高傲,一寸寸分崩离析。
  雨下得越来越大。
  一,二,三,四……
  她伸指,每一个行人,来来往往,那么多双脚,渐渐,数不清晰。
  思尔做完面膜,匆匆来寻阿衡,却看到她,向雨中跑去。
  阿衡,你要去哪里。
  她问她。
  她却好像没有听到,走到路中间,弯腰,捡起一张脏得看不出本来面目的海报,贴在脸颊,红着眼睛,在大雨中,像个迷路的孩子,对着远方,放声哭泣。
  她说,如果能回到1998年,温衡你一定不要对一个窗子内的人影一见钟情。
  即使一见钟情,也一定不要知道他叫言希。
  知道他叫言希,也一定不要和他一起去乌镇。
  和他一起回乌镇,也一定不要爱上他。
  爱上他,也一定不要呆在他的身边。
  呆在他的身边,也一定不要掏出整颗心对他好。
  他对你好,都是报恩呢,知道吗。
  他对你好,都是因为你曾经被抛弃,知道吗。
  他喊你女儿,也不要觉得他对你多与众不同,
  他喊你宝宝,也不要自我催眠他有多爱你。
  即使一切都发生,他说我们在一起的时候,你也一定要说,谢谢,我不爱你。
  因为,分手的时候,他会对你说,温衡,我不喜欢你,从来。
  []
chapter95
  当一切开始的时候,将来的我们,把它冠作,过去。
  她说,我的过去,与你们相同。从一个人,再回归到一个人的宿命。
  只是,留下一个无法消除的牙印,噬在喉头,再深一寸,致命。
  ————题记
  思莞说陆流想跟你一起吃顿便饭的时候,阿衡正在喝思尔捣鼓了一下午做好的卡布奇诺,然后泡沫差点从鼻孔中喷出来。
  思尔嫌弃,这点儿出息,恶心不死人。
  把手帕砸到她脸上。
  阿衡tot,看思莞,我不跟他吃便饭,还便饭呢,便饭,便……多缺德多阴险一人啊,我去了,他把我给卖了怎么办。
  思莞说哥就是个传话的,爱去不去==。
  思尔拍桌子,有白饭干嘛不吃,再说,陆流请吃饭,一般五星靠上,他说什么你甭怕,堵耳朵吃就成,再说,你跟他能有什么共同语言。
  思莞==,共同语言,他俩还真有……
  咳,一个共同拥有过的男人。
  区别在于,陆流有分无名,阿衡有名无分。
  然后,再本质区别一下,这个男人的前十五年也许再加上无限远的将来是一个男人的,中间的五年零一百八十三天是一个女人的。
  阿衡拿着盛卡布奇诺的白瓷杯无限眺望远方,忧郁无比,思尔拧孩子脸兼威胁,说赶紧喝完,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琢磨什么,我跟你说,我煮一下午的。
  阿衡泪,心想,你煮一下午就煮出来这么个玩意儿,我随手泡泡都比你煮的好喝tot
  结果,最后,阿衡还是去赴了陆流的约,吃便饭……
  阿衡记得很清楚,那天,陆流穿了一件墨绿色的t恤和有些发白的蓝色牛仔裤,头发没定型,软软的,会笑,笑起来能让人想起眉心一点朱砂的菩萨。
  然后,思尔猜错了,他带她去的地方不是五星级或是(n5)星级,就是一个普通的饭馆,私厨,一天只做十桌菜,茶水免费。
  味道,味道有些熟悉。
  陆流给她布菜,说,陆氏旗下model陈晚就是在这里学的厨艺。
  阿衡夹了块肉丝,哦,是苏菜,我们那儿的。
  又吃了别的,笑了,跟我做得差不多,家常口味^_^
  可心里却骂自己,还能笑出来,嘛孩子==。
  放了筷子,正襟危坐,诚恳,陆少,您有什么事,您直说了吧,这么亲切我不习惯。
  陆流微笑,没什么,我说过,要请你吃一顿饭的。我说过的话,一般都算话。
  阿衡哦,也就默默不作声了,开始吃东西,从松鼠桂鱼,顺时针,绕到排骨,咬两口;从鸡汁扒翅,逆时针,绕到排骨,再咬两口。
  陆流殷勤,把排骨转到她跟前,他说,这里排骨是特色。
  阿衡笑不出来,说吃出来了,真好吃。
  想想自己之前,做的那叫什么啊,整天红烧清蒸水煮的,就算一天换一样,五年就算扣除一年半每一样也能吃个三百来遍了,何况,一不高兴,加辣椒加花椒抱着醋倒使小性子的时候海了去,怪不得人跑了呢。
  陆流看她,莞尔,说好吃就多吃些。夹了菜,倒了饮料,无微不至,真像一个温柔的大哥哥。
  阿衡搁筷子,不吃了,有些无奈,呵呵笑,陆少,我承认,我是个失败者,在你面前。如果你想确认的是这个,我承认。
  陆流目光深邃,却淡淡一笑,我要是你,我会花另一个五年,把人抢回来。
  阿衡郁闷,可我不是你。所以,人没了,家……也没了。
  她认死理,那谁教过她,08-69,那里,是他的家,也是,她的家。
  陆流却扑哧一笑,这么说,天对你,好像挺不厚道。
  阿衡敛着睫毛,眼睛的温柔也遮了个彻底,她说,你不可否认,有时,它就是这么不公平。
  陆流说,你恨我,或者言希吗。
  阿衡笑,我想起你的时候,整晚睡不着;想起言……言希得时候,是睡得最香的时候,因为,只有在梦里的时候才会看到他。
  陆流嘴角带点子笑意,你梦里的他是什么样子呢。
  阿衡吸鼻子,我梦见他小时候了,扎着小辫子,穿女孩子的衣服,眼大得占半张脸,抢我手里的白糖糕。
  陆流哈哈大笑,是,他小时候就是个吃货。上小学时,演话剧的时候,也确实扮过小姑娘路人甲。不过,他没抢白糖糕,抢的是扮公主的思莞手里的糖堆儿,把思莞还给弄哭了。
  阿衡也笑,你呢,你当时在哪儿。
  陆流说我当时扮王子,帮路人甲抢公主的糖堆儿。
  阿衡笑得死去活来。
  她说,我上小学的时候,正垂涎我弟碗里的五花肉,不过没人帮我抢==。
  他笑,是啊是啊,那时候我们身边没你,你身边也没他。
  阿衡说,你知道吗,我是言希饭,他的club我注册的有十个号,一个因为潜水被封了就换另一个,可我和其他的粉丝一样,喜欢他的心只有多,没有少。
  她鼓足勇气,微笑着大声说,我爱他,就算你是陆流或是赵流孙流钱流李流都一样,当着你的面,我也敢说我爱他。
  他身边有我没我,我身边有他没他,都一样。我嫁我的,他过他的,可谁还能阻拦谁那点爱好。
  她说,我爱他。
  你明白也好,不明白也罢,就算我出局,在我的心中,盖着一座铜雀楼,里面锁着我的言小乔,那也是我的美人儿,我的未亡人,不是你的。
  虽然,日出之时,梦散,我渐渐将他忘去。
  **************分割线*************************
  回家时,阿衡从背后抱住温妈,妈,我想出国了。
  温妈正在愁云家送来的那个笋干到底是煎啊炸啊还是凉拌啊,手伸后面,拍拍女儿的脑袋,说乖,一边儿去,妈正忙着呢,你爱去哪就去哪儿,啊。
  阿衡黑线,哦。
  然后温妈继续思考,到底是煎啊炸啊还是凉拌啊。半响,反应过来,扭脸,温衡,你说你想去哪儿?!!!
  阿衡低头笑,揉揉鼻子,没什么,我就是说,我想出国转转,回来,在b城医院找个工作,到时候,再结婚。
  温妈滞了滞,这孩子,怎么突然想出国了呢,你在妈妈身边才呆几天……出国,受苦呢……有谁照顾你吃穿住行……你让我怎么放心。
  她走过去,轻轻拥抱母亲,笑,妈妈,我可不可以理解成,你越来越爱阿衡了呢。
  温妈瞪她,净说傻话,你是我生的,我不爱你还爱谁。
  阿衡撅小嘴,你爱的人可多了,什么思莞女朋友啦,孙鹏啦,达夷啦,言希啦,你对他们比对我还好。
  温妈大笑,我的儿,你知不知道这个世界,有一个词叫人情世故。他们,跟你不一样。
  想起言希,顿了顿,再说,有些人,不是想疼想照顾就有机会的。
  阿衡说,那你,以前为什么不能像现在这样爱我呢。
  她半开玩笑地这样问着,手心却微微发热。
  温妈妈不说话,她在思考,怎样组织语言。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纯爱耽美
完本纯爱耽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