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纯爱耽美 > 十年一品温如言(全+番外) > 分节阅读_117
《十年一品温如言(全+番外)》

分节阅读_117

作者:书海沧生 字数:4420 热度:21
以,要我继续亲你么。
  ————题记
  曾经的曾经呢,有很大的一块岁月,阿衡是没有把言希归为一类人的。
  他那么远。
  不是距离的遥远,而是,好像面对着的是电脑屏幕里的真人视频,你看得到他的一举一动,很清晰很清晰,想要触碰他的脸颊的时候,他在另一端,却永远感受不到你的温柔怜爱。
  她常常沮丧,这么失之控制,多……让人困扰。
  她对每一个人说得很骄傲,我在djyan的fanclub注册的有十个号,怎么样,很了不起吧。
  于是,除了说明你很闲,闲到对他投诸别人十倍的爱,还有什么了不起。
  在别人夸着温衡很乖很懂事的时候,她从爱情的追寻中获取的除了失败,就是肤浅,幼稚。
  一如她时常说着言希的话。烦死了,真烦。
  这么喜欢一个人,连作者都想说,真烦,烦死了。
  言希却忍了,在他说出你还要怎么比现在更喜欢你之前,在他还没有对阿衡生出什么情绪之前。如果不是那么一堆缠麻花报恩歉疚的意思,咱们言少,对着不喜欢的人,大概只会问一句——对不起,你是哪位。或者,偶尔心情好,善良一下,说一句,嗯,谢谢。
  谢谢你的喜欢。
  然后,阿衡了不起偶尔偷看言希一眼,长大了,坚强了,也就看开了,嫁人了。
  至于言希,也许如果没有那么多伤痛,他和同样耀眼的楚云再合适不过。
  什么锅配什么盖。
  如果十年不是小说,如果十年只是一个人的十年,温的十年,言的十年,温不如言,温走不到言的道儿上,言瞧不上温的路,莫说十年,便是生死薄上划去百年,也是眨眨眼,就过去了。
  他说,阿衡,我背你回家。我们回家。
  阿衡觉得,自己似乎就这么把自己和言希硬生生拐到了,不是既定的她的路,也不是高傲的他的路,而是另一条陌生的路——他和她一起走的路。
  是和我一起吃饭还是和我一起聊天,是和我一起聊天还是和我一起一起睡觉,是和我一起睡觉还是和我一起吃饭。
  重点是,和我一起。
  她把言希折腾惨了。言希没耳朵了,没腿了,也没了……逃跑的能力。
  她趴在言希的背上,说,言希,你当年看出我喜欢你的时候,到底是怎么想的。
  言希笑,低头,舔舔唇皮,额上汗珠一滴滴顺着白皙的面孔滴下,他说,我一直在想,怎么帮你把这种想法扼杀在摇篮中。
  他说,你完全不是我会喜欢的类型。
  懦弱,古板,傻气,口吃。
  我喜欢的女人,要像天上的太阳,一样耀眼。值得我回头凝视。
  阿衡想了想,吸鼻子说,我喜欢你,言希。你一直没有听到我说这句话。
  言希笑了,放下她,细白的手指滑入她的发际线,认真看着她的面孔,不亲吻不拥抱,只是一直看着。
  他看着她,眼睛干净无暇,然后,我发现我错了。阿衡,我和你,我们之间,陆流从来不是障碍,真正算得上背叛的因素的,只有楚云。在你离去的时候,我曾经考虑好好谈恋爱,去爱一个我看得上的女人。
  阿衡点头,说我知道,我清楚。你对她的感情,我一直很混沌,看不清。
  言希说,她是我,见过的最纯净的女人。而你,让我惧怕。太执着太聪明太隐忍脸皮太薄,哪一样,都和我当年的预期完全相反,除了对普通话的迟钝。
  阿衡说,所以呢。所以为什么和她分手。
  言希微笑,我做不到,和她约会时,还一直心神恍惚着,顾飞白有没有好好照顾你,有没有给你买糖吃。
  他看着自己的手,忽然握紧,无奈而自嘲,他说,我……不甘心。为什么,为什么不是我。不是我好好照顾你,不是我给你买糖吃。甚至,我会做得更好。为什么只是因为我的皮相,温家就否定了我对你所有的努力。我可以不要太阳,不做向日葵,只想要回我的江南小水龟,为什么,不可以,为什么,要征得全世界的同意。
  阿衡扑哧,笑了,言希,我吃过三块钱一碗的面,还吃过五块钱一碗的面,三块钱的真的不如五块钱的好吃。
  她老实承认,阿衡不如楚云。
  言希也笑,我还吃过十元,百元的面,那又怎么样,只有两块的里面扣着我喜欢的红烧排骨。
  忽然,魏医生家的门打开了,老爷子扯着嗓子骂——要吃面回家吃去,在我家门口又哭又笑是怎么回事儿。
  俩孩子蹲地上,一齐扭头,呆呆看着他。
  阿衡一看老头,残存的哭腔又回来了——魏医生,我下次保证捂好他的脸,不让你看见,还不成吗……
  言希把脸埋阿衡怀里,泪汪汪——我也不想长这样的呀的呀的呀……
  老爷子虎着脸,半晌,才转身,算了,你们进来吧。
  阿衡不知道魏医生为什么重新接受了他们,只是,老人的脸色依旧阴沉。
  阿衡在言希针灸的时候,坐在隔壁房间等候。大块的玻璃压在桌上,隔着透明的玻璃,里面有许多照片。
  还不算很老的魏医生和一个笑容憨厚的小姑娘,长得和他很像。
  给言希施完针后,魏医生洗了手,到这个房间取毛巾。看到阿衡一直盯着照片看,走了上前,凝视着照片,很久,笑了,说这是我女儿,笨得很,连我一半的医术都没学会。
  阿衡说我从没见过她。
  魏医生隔着玻璃,摸了摸女儿的相片,说她走了。
  阿衡直咽唾沫,去哪了?
  魏医生满头白发,淡淡开口,说三十年前,她求我救了一个男人,后来,嫁给了那个男人。是个远近闻名的有身份有钱的人。我女婿嫌我开小诊所不体面,让我关了这里,我没同意。后来,我女儿怀孕了,生孩子的时候难产,没治好,就去了。那个男人在我女儿尸骨未寒的时候,又娶了一个,我的外孙被他爸爸挑唆,从没有来见我一面。我女儿忌日的时候,我强带他去看他母亲,他问我,这里面躺的女人是谁。
  阿衡沉默。许久,才说,您的女婿长得很好么。
  魏医生冷笑,不过是个衣冠禽兽。蓝眼睛,高鼻子,亚麻色的黄发,多俊美多真诚。可是,这一切,是他这种畜生用来迷惑别人的先觉条件,趁你麻痹,再狠狠咬你一口。当年,如果我没有救他,他早已经是森森白骨,是我心软,害了我的孩子。
  阿衡摸鼻子,讪讪,怪不得讨厌长得好看的有钱人。
  不过,蓝眼睛,高鼻子,亚麻色黄发,==,怎么这么熟……
  门外有人敲门,高声喊着grandpa,魏医生拍桌子,脸色发青,朝着门口吼,小畜生,给我滚!
  言希刚穿好衣服,被吓了一大跳,说哟呵,老爷子,您干嘛,吓死人不偿命啊。
  阿衡捂言希嘴,个缺心眼,长成这样,还敢多话。
  言希呜呜,瞪着漂亮的大眼睛,看看门,再看看魏医生。
  外面的人继续高呼grandpa,魏医生咬牙切齿,吼了一声,说人话!
  门外人蔫了,老老实实用中文喊了一声外公。
  阿衡讪讪,瞄老爷子脸色稍缓,挪去开了门,眼珠子差点吓掉——怎么是你?edward???
  门外站的可不是身材挺拔,蓝眼黄毛的洋帅哥edward。
  edward眯了湛蓝的眼,wenny?你怎么在这儿,哦,是lee和你说的。
  lee就是介绍阿衡来这里看病的中国同事。
  这么说……
  阿衡抽搐,你是魏医生的外孙,并且是个混血儿……
  苍天大地,这人哪里像混血儿。
  edward耸肩,wenny,小心,下巴掉了。
  然后,笑了,挑起阿衡下巴,语气暧昧,你给谁看病?
  言希脸绿了,拍掉他的手,用法语大声吼,死你,打!!!
  死你,打!!!!!!!
  阿衡咳,言希,人说的是英语,不是法语。
  言希撇红红的嘴唇,很傲慢,这说明我的外语水平很高,用法语回答英语。
  edward莫名其妙,用中文说,你是说打死我吗。
  言希一听见对方说中文,口呸了,搓手,活动手关节,丫会说中文啊,老子揍死你,连我媳妇都敢摸,手不是一般的欠。
  edward笑了,哎哟,大美人儿,从哪儿来的,这么可爱。
  魏医生听了,却铁青了脸,拿着扫帚往edward身上招呼,小畜生,不学好,长相没仿到你妈一分就算了,连玩儿女人的毛病都跟你老子一摸一样。
  edwrd怪叫,外公,够了,我是来看望你的,不是来挨打的。
  魏医生吐痰,我打你,你敢还嘴?!
  edward哀嚎,不敢,我不敢,哎哟,外公,我错了,哎哟,疼!
  言希蹲花丛外,吹口哨欢呼,打,继续,继续,好!!
  阿衡==。
  她走到了言希身旁,眉眼含笑,看着那对祖孙,轻轻拉起言希,说走吧,我们不便参与到别人的家务事中。
  回去的时候,又下起了急雪,言希在阿衡背上打了个喷嚏。他带着帽子,搓热了双手,放在阿衡耳畔,给她取暖。
  阿衡耳朵有些痒,呵呵笑了起来。
  言希歪头,你有什么想吃的吗,我们省了公车钱,可以买些别的。
  阿衡说,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我今天很想吃香蕉^_^。
  言希哦。他们路过超市,水果很少,香蕉很贵,买了俩,五欧元,纯属抢钱==。
  他在阿衡背上抹泪,老子从没有这么穷困潦倒过,香蕉都论根算着买。
  阿衡翻白眼,吭吭哧哧往前走,不说话。
  穷吗穷吗穷吗,我们很穷吗。
  窝在名贵的沙发上喝着路易时代的红酒就是很富有吗。
  言希在阿衡背上揣着两只香蕉看着雪花,想起什么,放在阿衡头上,一边一个,弯了大眼睛,哈哈笑——兔女郎。
  阿衡怒,言希你他妈再给我去那些乱七八糟的地方,我捏死你。
  言希==。
  这么凶的丫头,我是要娶你还是要娶你还是要娶你呢。
  回到家的时候,伊苏正在院子里帮房东太太择菜,看到言希手里的香蕉,眼睛亮了——大盗,给我的吗^_^
  伊苏很爱吃香蕉,言希以前承诺过小家伙,只要挣了工钱,就给他买香蕉。
  想起自己说过的话,言希泪了,看着阿衡,孩子这么多年,好不容易要求吃个香蕉,怎么半路还来个小强盗。
  阿衡看着伊苏,摸摸小家伙的脑袋,笑得牙齿洁白,说,是,给你的。
  言希很无奈地看了阿衡一眼,笑着递给了伊苏。
  伊苏脸红扑扑的,很高兴。
  他一直是个懂事的孩子,从没有向大人提过任何要求。
  言希蹲下身,搂着他,笑了,逗他,尝尝,帮你,甜不甜,看。
  帮你尝尝,看甜不甜。
  伊苏是个大方的小家伙,咯咯笑了,剥开huanghuang的外衣,递给言希。
  言希作势,哈了哈气,笑着递给了他。
  然后,上楼,很沉默地上楼。
  阿衡在他身后,说我其实没有很想吃香蕉,再说,我这么大了,和孩子抢什么。
  言希闷着头,大步向前走,不理她。
  阿衡摸鼻子,有些忐忑。该不会是少爷范儿上来了,触景伤情,觉得自己现在很悲惨很难堪,连老婆都养不起吧==。
  看不出来,还有些自尊心……
  阿衡清清嗓子,打开门,正想说些什么,言希却锁上了门,把她按在了门上,低头,伸出了舌头,探入阿衡口中。
  滑溜溜的舌头,还有浓重的香蕉味。
  他把含着的香蕉全部用舌推入阿衡的口中,眸子黑黝黝,如水一般,笑着含了她的唇,说,好吃么。
  大盗是跟小福尔摩斯抢的口粮,然后送回华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纯爱耽美
完本纯爱耽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