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纯爱耽美 > 十年一品温如言(全+番外) > 分节阅读_119
《十年一品温如言(全+番外)》

分节阅读_119

作者:书海沧生 字数:4424 热度:17
,融洽的气氛,大家双手交握,微微闭上了眼睛,神情祥和虔诚。
  holyinfant,sotenderandmild,
  sleepinheavenlypeace,
  sleepinheavenlypeace
  唱完的时候,音效却突然戛然而止。舞台的灯全部灭了,只剩下一盏盏烛光。
  想来是,线路出现了问题。
  言格慌了,唱转了嗓子,观众开始窃窃私语,有的甚至笑了起来。
  这个孩子,张望着台下,惶恐不安,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到。
  他从没有受过任何挫折,他是天之骄子,他是优秀的言格,连自己的亲哥哥都嫉妒不已的言格,父母口中溺爱不已的格格。
  他有一次看着四周,依旧一片黑暗,只剩下嘲笑和斥责。
  他握紧了拳,小家伙像个小动物,看着四周在烛光下陌生的伙伴的面孔,无助地颤抖着。
  他又一次望向台下,却没有自己的亲人。
  世界几乎都停止了声音。
  忽然,却响起温柔悠扬的钢琴声,有些低沉的男人的声音,silentnight!holynight!
  言格愣愣望着钢琴的方向,许久,才回过神,跟着钢琴声唱第二节的第二句shepherdsquakeatthesight,gloriesstreamfromheavenafar。
  其他的孩子也如梦初醒,跟着唱了起来。
  那个男人的歌声消失了,惊鸿一瞥,只剩下言格和唱诗班完美的合作和空灵的钢琴声。
  终至,巅峰。
  演出结束。
  又过了一会儿,线路修好,教堂又明亮起来。
  言格飞快从后台跑到钢琴前,却早已空无一人。
  他跑了出去,教堂外,又下起了雪。
  细碎的雪花,悠悠扬扬。
  前方,有两个依偎的身影,一个有些跛,另一个隐约温柔。
  他大声喊着哥,破了嗓子,却在叫出的一瞬间眼中有了泪。
  哥。多温暖的声音。
  那个容貌秀丽的男子转身,看着他,离得很远,却大骂了——嚎什么,臭东西,赶快滚回美国,让老头别cao闲心了,有空,我会带着你大嫂去看他还有李妈!!
  走了两步,又滞了,转身——还有,告诉你爸妈,我永远不会原谅他们。
  ********************分割线*****************
  言希把围巾绕在阿衡颈上,说,宝宝,法国的新年了,许个愿吧。
  阿衡眼睛亮了,是不是什么愿都可以。
  言希点头,他的指抚着她的发,宠溺,说,是的。
  咳,那好吧,我要你说我爱你……啊不,不对,你还是跟我求婚吧言希,然后从明天开始学着做阿衡喜欢吃的红烧肉哈哈。
  一切都突然安静。
  他笑了,单膝跪地,握住她的指,宝宝,嫁给我吧。
  他说,我爱你
  []
chapter109
  109
  言希是三月去中国驻巴黎领事馆的,国内的出生证明,各项亲属关系,未婚证明是托达夷和思莞寄来的,而魏医生作为担保人,一切办理得还算顺利。
  达夷打电话,语气很是纠结,言希,你是我们兄弟里面结婚最早的。
  言希在房东太太家里,耳朵和肩夹着话筒,细白的指却一直填着结婚申请书,照着阿衡的笔迹抄法文,挑眉,怎么,吃醋了,兄弟们什么时候挡着你结婚了不成。
  达夷说,行了,滚边儿,你是到阿衡边上了,有人疼有人爱,得瑟了,也不看看我,见天儿的水深火热,我靠,不是温思莞拉着我喝白的,就是孙鹏拉着我喝红的,妈的,老子快喝成阴阳脸了。
  言希笑了,低声说,达夷,看来你已经恢复了,不用我这做哥哥的cao心了。
  达夷说别啊,听你这语气,想在法国扎根似的,让人心慌。
  言希转着圆珠笔,没有,我和阿衡以后回去看你,嗯,跟他的。你们俩……
  电话另一边儿也不吭声了,半天才勉强笑了,都散了,也没什么说的了。回头,你和阿衡婚礼的时候,你看,要不我把借你的钱都还了,你打小没过过什么苦日子,缺钱了,少爷脾气上来了,也是我们阿衡受苦……
  言希==,不用,我有钱。辛达夷我跟你说,这就是个死孩子啊死孩子,整天逼着老子学做红烧肉,以前也没见她对肉这么执着,都哪来的牛脾气,越大越闹心。
  辛达夷哈哈,那你学会了么。
  言希郁卒,点头嗯,拉长腔。
  达夷无奈,你不那么惯着内小姑奶奶不行吗。
  言希说我靠,老子统共就这么一个媳妇儿,不惯着她还惯着你啊⊙﹏⊙
  辛达夷也郁卒,算了,甭说了,今儿晚上我还得继续跟你大舅子吹白的,你说你丫到底造的什么孽……
  达夷絮絮叨叨,无限怨念,言希揉揉眉头,含着笑,挂断了电话。
  言希画壁画,挣了将近一千五百欧,办个婚礼,大抵是不够的,可是,借钱,又有些不甘心,而让达夷还钱,他刚从重创中恢复也不容易,因此,有些心烦。
  家里有一个储蓄罐,是阿衡从国内带来的,白瓷做的小猪。
  言希每天帮社区做一些杂工,可是,因为他的法语不太娴熟的缘故,总是做不来需要交流的工作,因此,接的工作,挣的钱很有限制。
  但是,每天拿到工钱,都会往储蓄罐中存上几个硬币。
  连伊苏都知道,大盗除了wenny,最爱的就是储蓄罐。
  四月的时候,阿衡言希带着各种证件去区政府注册结婚,阿衡一路上只是抿着唇笑,看着言希,脸红了又红。
  言希捏孩子小脸,哟,宝宝,知道害羞了……
  阿衡==,再看言希手里的证件,却继续低着头呵呵傻笑。
  似乎是失去了长大了的坚强平稳,又变成了当年那个傻气无害的小少女。
  言希牵着她的手,望着巴黎刚冲破晨雾的日光,不知不觉也笑了。
  到了地儿,工作人员看了言希的居留证,却点了点时间,摇头说不行,已经快过期,必须续时之后,才能办理。
  他们赶到警察局续办居留证的时候,已经到了午休时间,阿衡和言希买了两块面包坐在门口等。
  言希看着大马路时髦穿梭行走的巴黎女郎,瞪大眼睛,喂,阿衡,她们眼睫毛真长。
  阿衡解释,她们都用睫毛增长液我一般不用那玩意儿……
  言希哇,个子真高。
  阿衡咳,她们一般垫增高鞋垫我基本不用那种东西……
  言希靠,胸真大。
  阿衡咬牙,她们基本上都注硅胶我是全天然的!!!!
  言希一遍往嘴里塞面包一遍摊手╮(╯_╰)╭,现在的小孩子,脾气都不怎么好。
  阿衡怒,你到底要纠结胸的问题纠结多久,我是c啊c,哪里小了!!!
  言希目测,咳,顶多b36.
  阿衡捏他脸,你吐出来我给你做的排骨,我不跟你结婚了o.
  言希同情,没关系的宝宝^_^,就算你是a,我爱的也只有你。
  阿衡tot,都说是c了,c啊c……
  午休结束的时候,阿衡和言希排了很久的队。工作人员检验的过程很严格,四个主审官轮番问问题,如果回答不符合规定,大多被遣返回国,或者意图不明,涉嫌违法的,则会被第二天再审,在此期间,可以请律师辩护。
  言希之前一直逗阿衡,是因为担心她心中不安。
  言希总觉得,有些事是女人过不去的,因为涉及到她们的男人,而对于男人,有些事又是必定过得去的,因为涉及到他们的责任,他们的女人。
  所以,这个事儿,这个事儿也一样。
  他说不定平安获得居住证,和阿衡结婚生子了,说不定,一倒霉,就被遣返回国了。然后,锲而不舍,继续换签证,继续回到他女人身边,继续结婚生子,只是过程麻烦一些,结果还是一样一样的,媳妇儿跑不了,大胖儿子也跑不了==。
  当然,言少没约莫到这么个结果,在他前面那个小鬼子哭天抢地地被几个警察从玻璃门中押走后,四个主审官,穿着没有摺的制服,齐刷刷拿灰眼珠瞅着他。
  言希抽搐,你们好。
  这是他说得最囫囵的法语==。
  其中一个问他,在法国以什么谋生。
  言希挠挠头,说,壁画画,社区海报画。信送,牛奶送,
  另一个问,你有吸食大麻和摇*头*丸等的不良嗜好吗。
  言希摇头。
  一个长着络腮胡子的男人看了看他,问,那么,你有从事seqing服务的经历吗。
  言希狂摇头。
  又一个女的问,你听说过霍斯安顿,理查德,克洛维这几个人吗。
  言希隐约似乎听过克洛维,是法国墨洛温王朝的末代君主,所以,这道题,他推测,应该是考察对法国的适应程度的,立刻点头,很熟,我,了不起的人,他们。
  几个主考官一起瞪大了眼睛,你确定,你对他们很熟?
  言希点头,熟。
  其中一个男人挥挥手,出来几个狱警,立刻把言希的头压在桌上,扭住他的手,往外走。
  言希挣扎,干什么,你们!!!
  阿衡站在玻璃窗外,腾一下,站了起来,匆忙跑了进去,拦住那些狱警,她说,你们,要对我的未婚夫做什么?
  言希的头被一个狱警死死摁着,根本抬不起来,他不断挣扎,另外一个警察,却拿警棍打在言希脊背上。
  言希几乎是下一秒,疼得弯下了腰。
  阿衡吼了起来,住手,法国是一个讲一个人权的国家,我简直不敢相信,你们会用这样粗暴的方式对待一个外国的合法居留者。
  主审官走了出来,制止了狱警,他说,小姐,冷静。你的未婚夫不是一个合法的居留者,他竟然认识法国最臭名昭著的涉黑集团,霍斯安顿,理查德,克洛维。我们必须对他采取强制,他将被拘留。
  阿衡深吸一口气,言希,你听过这几个人的名字吗。
  言希脸上苍白,他说,不是历史人物吗。
  阿衡对着主审官说,您都听见了,他只是一个生活单纯来法不久的中国人,他只是把这些人当成了法国历史上的人物,他只是误解了,请您立刻马上放了他。
  那个主审官很严肃地看了言希和阿衡很久,才说,小姐,我无法保证您说的话是正确的,所以,在我们得到确凿的证据之前,他必须被拘留。
  言希疼痛已极,额上冒着冷汗,说,同样,真假不知道,证据没有,监狱不住。
  狱警押着言希的头,腿狠狠顶着他的肚子,让他闭嘴,他低着头,只看到阿衡穿着的布鞋。
  他的声音又变大了一些,证据没有,监狱不住!
  阿衡左手手指掐进右手,她一字一句说,如果没有确凿的证据,我的未婚夫,绝对不能,进监狱。我是n.t.s研究所的医生温衡,住在十二区第三巷1098号,我的同事和邻居都可以为我的未婚夫作证。况且,他一直有腿疾,从来没有离开过居住的社区,每次送报送牛奶都是勉强而行,这是社区所有的人都知道的事,你们如果愿意给我们公正,调查时只要提及粉衬衫,他们就会告诉你,我的未婚夫是一个怎样的人,而如果你们不愿意的话,我将在二十四小时后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主审官耸耸肩,说好吧,今天晚上只能麻烦mryan在警局一晚了。
  他做了个手势,狱警大步拖着言希朝审讯犯人的房间走去。
  言希扭曲着颈子说,阿衡,你先回去。
  阿衡滞了脚步,看了他一眼,转身,和主审官用法语交流着什么。
  言希被关到了一隅封闭的房间,除了一扇金属玻璃门能看到外面的空间,除此之外,密不透气。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纯爱耽美
完本纯爱耽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