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纯爱耽美 > 十年一品温如言(全+番外) > 分节阅读_121
《十年一品温如言(全+番外)》

分节阅读_121

作者:书海沧生 字数:4425 热度:19
晓时分握着她的手,不因世人的毁谤而抛弃她,不因生命的变故而让她悲伤吗。mryan,以尔全名,你愿意发誓吗。
  言希笑了,大眼睛明亮而坚贞,他说,我愿意。
  老人又把手放在阿衡额上。他说,你呢,你愿意永远爱着眼前的这个男人,保护他,陪伴在他身边,在每一次回信中倾诉着你的爱意,在每一次早餐时坐在他的对侧,不因世人的侮辱而放弃他,不因容貌的变迁而让他孤独吗。wenny,以尔全名,你愿意发誓吗。
  她握住言希的手,握到他几乎发痛啊,她说,我愿意。
  老人笑,请为你们的彼此交换戒指。
  言希伸出白皙的手,手心柔软,他说说,阿衡,把手给我。
  阿衡带着白手套,轻轻把手放在他的手心。他从蓝色的盒子中掏出一个戒指,紫色的点点梅钻。
  阿衡愣了,这个是……
  言希轻轻,不费力地把戒指套入她的无名指,他摩挲她颈上的紫梅印,微笑了,唇角的微笑比钻石还要明亮,他说说,一件是生日礼物,一件是婚戒,何能有幸,都由我完成啊言太太。
  项链和戒指本就是一套,当年由他让达夷拍下,项链托思莞转赠,戒指由他留着。
  本来预想,她喜不喜欢这项链无所谓,可是,这婚戒,怕是要由他当做秘密,百年后带入黄土。
  阿衡看看手指,眼中有笑,落下的却是泪。轻轻伸出一直蜷缩着的另一只手,是他曾经送给她的那个简单的戒指,已被改大。
  这是曾经一直被她戴在胸口,不为任何人知道,距离心脏最近的东西。
  言希咳,你不是弄丢了吗。
  她把戒指套入他左手的无名指,叹气,破涕为笑,好好待我吧言希,能娶到我真的是你上辈子修来的福分。
  连续扔了两次,又重新捡回来的戒指,在那双素白的手上闪耀,如斯,珍贵。
  神父说,依耶稣之名,我宣布你们从此结为夫妻。
  她说,言太太,请多指教。
  低头,抱着她,深吻,左手的无名指与她十指相扣。
  从此,走向生命的另一个起点,不再寂寞。
  ****************************和谐的h的分割线***************************
  上床,关灯,咳。
  言少没穿衣服,言太太也没穿衣服。
  他问,我能摸吗。
  言太太紧张咬牙,不知道。
  言希哦,摸,tot,果然是b,你骗我……
  言太太恼怒,都说是c了,什么爪子啊啊啊。
  言希摸自个儿媳妇儿脸,你发烧了,怎么这么烫。
  言太太羞耻心暴增,我是新娘子啊新娘子,初夜男人都这么表脸的吗。
  言希用舌头舔孩子嘴,要脸还是要孩子,说。
  言太太张嘴,温和的性子忍到极限,想要破口大骂,却被言先生舌头一闪,长驱直入,唔唔嗯嗯,说不出话。
  言希说你别紧张,我一会儿轻点进去。
  阿衡被他亲得七荤八素,哦。
  然后,三分钟,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开始尖叫。
  疼死了tot
  言希你个表脸的,滚出来,我不要儿子了,快滚出来。
  言希狰狞,滴汗,不敢乱动,最后,趴言太太身上撒娇,老婆婆婆婆,我动动,你就不疼了。
  言太太怀疑,真的?
  啊啊啊啊啊言希你个骗人精疼死了啊啊啊啊啊啊。
  言先生不厚道,装作没听见,封住她的唇,眼睛在黑暗中却满是笑意温存。
  一夜,香汗。
  chapter111
  儿子,虽然你在法国只呆了一个月,也叫海龟^_^
  ……哇哇。
  ————————————题记
  温母接到女儿怀孕的消息,是八月份。之前几个月,思莞一直忙不迭地相亲,一天安排八场,长得不好的当贤惠,长得泼辣的当个性,长得好点儿的当仙女,总之,和众家姑娘保持亲切会见,萨科奇抽空见喇嘛都没他大少忙。
  云在在温家过夏天,见温家哥哥忙得没天理,乐得占他的房间做程序。
  张嫂年纪大了,温妈妈心疼老人家,做饭自己揽下来,洗衣服的活儿却基本是思尔包了。
  某一日,思尔洗衣服,思莞好不容易得闲,跟云在打游戏,俩大小伙儿正盯着屏幕,轰隆一声巨响,震人心魂。
  两人吓了一大跳,跑到洗手间,就见温小姐铁青着脸,洗衣机已经被踢翻,随着水,满桶的衣服流了出来,全是思莞的。
  温思莞臭美,相亲时一天换八套,最上面的白衬衫上,还有桃红色的唇膏。
  思尔冷哼一声,看也不看二人,往外走,顺脚踩了那件白衬衫,漂亮的小脸有点狰狞。
  思莞讪讪,云在不知死活,温和露着细白的牙齿开口,尔尔,今天晚上吃什么,我很久没吃阿衡做的狮子头了,你会做吗。
  思尔转身,踩着白衬衫,走过来,捏着云在的下巴冷笑,哟,想吃我大嫂做的狮子头啦,成啊,姑娘今天心情好,给你做!
  云在抑郁……
  当年,想跟去法国没跟成,阿衡就说了一句话,你要是敢跟着去,这辈子就别见面了。
  他想了想往事,微笑,对思尔慢条斯理地说,没关系,我会努力让他们离婚的。
  思尔继续冷笑,瞟了一眼思莞,可别,我求你了,让我们老温家留个后吧!
  思莞尴尬,走到思尔面前,拿纸巾给她擦汗,责备——多大的孩子了,闹起脾气,没完没了的。
  思尔摔了他的手,你不是躲我躲得恨不得不回家吗,滚你房间去,姑娘我还不想看见你呢!
  电话铃响了,思尔眼里有泪,怕被看见,转身,跑到客厅接电话。
  岳母,妈,妈,我跟你说,哈哈哈^_^
  思尔黑线,对着电话吼,言希,谁是你妈==。
  言希继续傻笑,是尔尔呀,哎,我跟你说个大喜事。
  思尔听到电话另一端,有一个温柔的女声正在一旁骂烦死了,言希,你真是烦死了。
  思尔心头一暖,不自觉翘了嘴角,问,怎么了,有什么喜事。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说。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别笑了,说。
  娃哈哈娃哈哈娃哈哈娃哈哈娃哈哈娃哈哈。
  ……言希你个疯子。说话==。
  窸窣的声音,阿衡抢了电话,温声无奈——尔尔吗,别理他,言希现在智商三岁==。随即,有些不好意思地开口,其实也没什么事儿,就是我怀孕了。
  思尔呆了,半天,才反应过来,惊喜非常——我要当姨妈了,不对,是姑姑,也不对,到底是姨妈还是姑姑……
  阿衡呵呵笑了——什么都一样,爱是什么就什么,反正咱们一家人,不讲究这么多。
  温母正在厨房剁肉,听见思尔的话,扔了菜刀,就往电话前跑——什么,尔尔,你说你要当什么了?
  思尔笑了,这老太太,耳朵真尖,我要当姨妈,你要当姥姥了!
  说完,把话筒递给温母。
  温母抱着话筒,连珠炮一般地问,什么时候的事儿?几个月了?胃里难受吗?能吃下饭吗?言希能伺候好你吗?他又不会做饭,哎哟,两个小不省心的,要不妈妈现在办签证去照顾你吧啊?
  远处,某两枚俊俏男人,头顶轰隆隆劈着雷,八月飞霜,表情呆滞,看着温母,啊不,是温母手里的话筒……
  一个脑中回荡着相亲相亲赶紧相亲……外甥他爸……这辈子没指望了……唉……外甥……
  另一个怨念着离婚离婚快点离婚……不对,离婚了我外甥就没爸了……外甥……我外甥……唉……
  阿衡远在法国,怀着一个月的身孕,还要安慰激凸的言先生和温家老少,连爷爷都跟打了鸡血似地,闹着要来法国,这叫什么事儿==。
  最后,终于,安抚完毕,挂断电话,扭头,就见一个笑得大眼睛都挤到一块儿的,他说,媳妇儿,你挪挪,电话给我。
  阿衡黑线,这人从昨天拿到化验单,就没消停过……
  言希用屁股把凳子上的阿衡挤到一边,说凳子硬,你乖,带咱儿子坐床哈。
  然后,抱着电话,开始摁摁摁,唉,老子就要当爸爸了你知道吗……喂,xx吗,老子要当爸爸了呀,我媳妇儿可争气了,哈哈你媳妇儿还没怀呀哈哈……喂喂,xxx吗,我媳妇儿怀孕俩月了,嘿嘿,唉我跟你说,真不是特别厉害就是一般厉害真的你不用夸嘿嘿……喂喂喂,我媳妇儿怀孕了balabalabala……xx吗,我跟你说,我有了……
  阿衡拿医书砸言希。
  言希停顿,抱着脑袋哎哟,对方惊悚,言少,你什么时候突破医学障碍有了……
  呸,你才有了,我是说,我有了儿子,我媳妇儿怀孕了哈哈。
  阿衡上手,拔电话线,把鼻孔朝天笑得嚣张的言先生拉回现实。
  言希委屈,媳妇儿,你干什么,我还没通知完……
  阿衡闭眼,我不生了。
  言希抱孩子坐腿上,为什么呀,你想吃什么,我给你买,你可不能不生,那是咱儿子,嘿嘿,儿子,娃哈哈……宝宝,不是我吹,我兄弟里面,哪个媳妇儿有你这么争气的,刚结婚俩月就怀了……
  阿衡掐言希腮帮,还不如不结婚呢,结了婚,脸皮怎么这么厚……你都不嫌害臊……
  言希脸皮厚,理直气壮,他们生不出来还有理了,咱们有娃哈哈是天下最好的事,害什么臊!
  阿衡懒得理他,低头,拉着他的手指把玩。
  言希反手握住她的手,看看电子钟,说到散步的时间了。
  言希昨晚连夜,奋笔疾书赶出一份怀孕时间表,规定了阿衡吃饭的时间,睡觉的时间,散步的时间,养神的时间,喝汤的时间,以前高考作文都没见他这么有逻辑==。
  阿衡说我困了,明天要上班呢。
  言希皱眉,细白的手指轻轻按摩她的额头,他说不去不行吗。
  言希担心科研所大量的药物环境给阿衡和孩子造成坏影响。
  阿衡摇头,请产假也不是这会儿呀,还得好几个月呢。
  阿衡其实,还有别的考量,假不是不能请,可是如果现在就请假,工资肯定没戏,言希虽然腿脚好了,但是找工作依旧困难。
  言希想了想,把怀里的阿衡又紧了紧,笑了,眼睛很温柔,轻轻拍着她,说睡吧。
  阿衡哦,闭上了眼睛,眉眼有些疲惫。
  她从小到大,似乎都是个安分的人,就连怀孕,也不用别人过多担心。
  可言希不是别人,言希不行啊,平常就宠得含嘴里怕化了,这会儿怀孕了,你让他不担心,可能吗。
  把阿衡哄睡后,打开抽屉,拿出一张广告函,是他送报纸时留下的,法国油画展的作品征集,一等奖税后大概能得五万欧。可是,结果出来,也是明年的事儿了,阿衡等不了,孩子也等不了。
  团了团,扔进了垃圾篓。又扒了扒,把画素描的一盒铅笔找了出来,画夹一直在角落,差不多蒙了尘。
  视线定格,笑了笑,也只好这么办了。
  阿衡起床时,言希已经去送牛奶了,留下一瓶,在小锅里煨着,另外煮了一个白水蛋,都是给阿衡的,言少的怀孕时间计划表里写得清清楚楚==。
  天蒙蒙亮着,一片寂静。她趴在栏杆旁,看着远处的那个粉衬衫,穿着布鞋在弄堂里穿梭,似乎还是很多年前的那个少年,修长漂亮的样子,抱着牛奶瓶忙碌时依旧像个孩子,可是,确凿已经是个男人,有着强大的维护自己妻儿的力量。
  阿衡吃了白水蛋,留下了牛奶。
  她穿着白大褂,从弄堂走过,拐角处,言希远远地招手,扯着嗓子嚎,阿衡,脏活累活留给别人,照顾自己,照顾咱儿子,知道吗知道吗\(^o^)/~
  阿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纯爱耽美
完本纯爱耽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