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都市言情 > 闲云公子 > 分节阅读_17
《闲云公子》

分节阅读_17

作者:于晴 字数:4030 热度:51
厉忍下去的功力,这里无人,令她很安心,安心到睡着的地步......

  温泉热气窜飞,烟雾让他看不清她的身形,但也不小心瞄到她健康的蜜色肌肤,他赶紧回避,又听见某种窸窣声,定睛一看,瞧见一条毒蛇正朝她亲近。

  他思索片刻,捡了附近一片落叶,轻轻弹出。那落叶似是随风飘动,斜斜轻浮在空中,而后精准地落在她赤裸的肩上。

  她防心极重,惊动地张眸,瞧见肩上有枯黄落叶,她抿着嘴,挑起那落叶,冷冷的目光慢慢扫过四周。

  可惜,她功夫还没那么好,没有注意到纱幔后有人。

  他本来不愿瞧她的容貌,但有蛇在附近,他专注蛇与她之间的距离,被迫瞧了她一眼。

  雾气之后,他只能瞧见她五分脸,年约十三、四岁,眉宇漂亮,只是瞳眸里的思绪不似小孩。

  她确定无人,又抬头看看露天的星空,猜是落叶随风舞落。

  她也听见窸窣声,直觉望去,先是一怔。

  她身子不动,小脸却直觉往后仰去,而后又不满自身胆怯,便往前游动。

  那不是自投罗网吗?公孙云眯眼。

  那蛇猛地扑前,蛇信直逼而来,直到不止一指的距离,她连逃都不逃,正当公孙云要出手时,蛇身顿时摊软在地。

  「唉,说来说去,还是要靠自己才稳当啊。」她摇头道。

  这声音带点轻哑,显然人蛇面对时,她还是会怕,但她硬生生忍了下来。

  她自池里起身,撩过衣物,顺势穿上,慢吞吞地离去。

  他等了一会,确定她不会回头,便现身沿着浴池走。原来浴池的周围,洒了一些毒粉,正是为了防堵这类意外而设计的。

  铃声渐远,他无声无息跟了出去。

  她一身宽袍被风吹得狂,她却不以为意,负手走着,不时停步赏着月。她一头长发垂至腰上,偶尔随袍飞舞时,有几根银丝舞起,在月光下显得十分可爱......可爱?他有点吃惊自己的念头。

  她这是......少年白吧?这小丫头防心很重,又颇懂忍字,但她还懂得发泄,他不认为这是劳心劳力下的结果。

  他见她摇头晃脑,不由得嘴角微有笑意。

  接着,他又皱起眉,摸上自己的嘴角,惊诧自己竟在笑。

  自他十六岁,就有人陆续来说媒,都教他给退掉了。有些江湖姑娘来云家庄做客,他也眼观鼻、鼻观心,彼此保持距离吧。

  公孙家的人,对女子,多半是冷情的,这一点在他身上应证得很彻底。说他眼界高也好,他不想与一个陌路女子结合,也不想与一个不懂自己的女子成亲,对方就算是个绝色美人也是令他难以动心。他要的......他想要的是......

  能让他主动留在心底的人儿。

  「唉,」她止步,低头想了下。「何哉上回教我念的那首诗怎么念去了?正合今日满地月华的美景啊......」

  她不知要上哪儿,他这个迷路人再跟下去,怕是要跟她回家去了,再者她也不会发现他,这对他来说,绝对是个遗憾。

  他寻思片刻,当机立断举剑送出--

  她反应非常之快,完全与他料想无误。

  她不动不反抗,因为她知道他出剑的速度有多快,所以她会忍。他不知该怜惜她的忍功,还是笑她防心过重......怜惜?他会写,却没有想到会发生在他对一个小姑娘身上。

  「失礼了,姑娘。」当他说出这话时,怕剑刀伤到她,于是往外移了点,不料削去她一握长发。

  他眼捷手快,剑刀再轻弹,让那长发顺势落在他的掌心上。

  这撮发还有点微湿,黑滑如丝绸。

  「公子自天璧崖一路跟踪而来?」她叹气。

  「......」手里的断发明明有些湿,却仿佛有一簇火苗自发上窜飞,蔓延至他薄薄的面皮。

  他的脸,竟是窘热,不是因为先前乍见她若隐若现的少女娇躯,而是碰到了她的断发。他前后变得还真快啊......

  指腹轻触他俊美的脸皮,果然是在发热。他暗叹一声,完全没有料到自己竟会被一个小姑娘所迷惑了,不由得失笑,道:

  「失礼了,姑娘。」

  再次见面,却是六年后。

  马车一路驶往云家庄,他下了前头的马车,改上后头的。

  车帘密实地封着,不让任何人窥视。

  「情况如何?」

  「还活着。」公孙纸苦笑。「她偶尔张眼,是清醒了,但神智不清,她连昏迷时也不曾喊痛,如果是我,不知道能不能做到这地步。」

  公孙云来到她身边,哑声道:「你去顾着老七吧。」

  公孙纸点点头,跃下马车,改上前头那辆。随即,拥有云家庄记号的马车继续赶路着。

  三天前,他以送公孙遥求治为名义,连夜赶着路回云家庄,马车里藏着另一个人。这个女人......

  中途醒来几次,明明痛得要命,却是不喊痛的极力维持清醒。

  她动弹一下,他立即端过药碗,半扶起她,柔声道:

  「先把药喝了,能止痛的。」

  她死盯着那药,嘴里紧紧抿着,不喊痛也不喝。

  她面色苍白,小脸如骨柴,自她受伤后,几乎不曾吞下过任何食物。他知道她根本毫无意识,思索一阵,在她耳边低喊:

  「何哉!」

  她嘴巴动了一下,直觉要张望。他立即饮上一口,趁机灌进苦药......

  何哉何哉,在她心里有多重?他是不是该庆幸,她在看何哉的目光里并没有任何情意?

  灌了又灌,终于让她喝下半碗药。

  她还是痛得睡不着,他掌心轻轻压住她的眼皮,让她适应黑暗,让她早点睡着。睡着了就不会痛得这么厉害。

  他扶她躺下,硬是扣住她的腰身,令她不得动弹,然后,只手小心地撑在她的颊侧,让他身形挡去大部份的明光。

  「......你......是谁......」她呓语着。

  「我是闲云。」他声音低柔发哑。

  「......我不认识......」

  「你不认识我,没关系。以后,你留在云家庄,你就会认识我。」

  他凝视着她,一直看着,未曾合眼过。

  等了六年......他一直在等着,有个姑娘拿玉佩来找他。第一次见到车艳艳,他证实心中所想,当日那小姑娘必是皇甫家护法,但皇甫姓在白明教隐藏得太好,连云家庄也难以掌握,他一直在等......

  「......你是谁?」她又重复问着,似乎处在梦境里,根本不知现实的人如何答她。

  「我......」他俯下头,在她耳边低声说着:「我在等一个我始终不知她相貌的小姑娘。我终于等到了,也忍痛舍弃过她,她心里必是痛苦万分,现在,我只是一个希望她遗忘那痛的男人,我代她记住就够了。」

  淡淡的发香扑鼻,他张开眼,先是微怔,而后瞧见枕在他肩上熟睡的女子。

  纵然他武艺出神入化,也无法同时救起三人。他必须救相处十来年的兄弟,被迫放掉一个记挂六年的姑娘。

  现在,他失而复得。

  「公子,咱们还不能下马车吗?」小江弟很兴奋,毕竟是第一次上邓家堡看婚宴。

  「已经到了吗?你先下车去找五公子吧。」

  小江弟点点头,奉命下车去。

  他半垂着眼,不知心里在想些什么,很有耐心地等着她睡醒。

  过了一会儿,她伸个懒腰,道:

  「江湖人的婚礼,我还是头一遭参与。」她早就醒来,只是懒得坐直而已。

  「这跟一般百姓婚礼没有什么两样,只是多了点随性而已。」他微微笑道,先行下车,而后托着她腰身,让她跟着出来。

  同是坐马车,先前她躺着进出,现在却能自由活动,他的目光略带隐藏地,追寻着她健康的身影。

  她偏头打量车厅外热闹的景象。她长发轻扬,一身雪衣,腰带仅仅及膝,等着他上前,说道:

  「闲云,邓海棠原是喜欢你的,后来却让人夺爱,唉,仙子般的人物呢。」

  他淡淡看她一眼,依旧有笑。「屠三珑是个不错的人才。」

  「嗯......」嘴角整个翘起,明明是俊俏的脸色,如今却显得有点可爱。「你遗憾吗?」她非常感兴趣。毕竟是美人啊!

  「我一点也不遗憾,心爱的人一个就够。」他有意无意加强后面那一句,果不其然,他见她脸微微红了。

  她还不习惯这样的亲匿,他知道,但她必须习惯,才能慢慢淡化她内心的疤痕。

  「那三天来,真是辛苦你了。」他笑道。

  一想起那三天,江无波头就有点痛。公孙纸没说清楚媚香持续三天,害她以为自己兽性大发,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梦见疯狂的事,唉,所幸,她能忍,把持住自己,了不起!

  俊美的面庞俯近,她一跳,杏眸未闭,就这样看着他轻轻吻上自己

  唇瓣有些发热,她双手交于身后,没有回应他。他也没闭眼,黑眸如春潭,以前总觉得他眼中无潭,现在才发现他的眼眸、他的嘴,甚至他浑身的光彩都是给自家人的,世人只会看见他高洁的清冷外貌......她想,太高洁的洛神是不会这样吻人的。

  她慢慢垂下眼,拳头开始紧握。

  他轻浅吻着,又吻,最后终结在她发热的耳垂。他在她耳侧道:

  「这次,没有药味.」他也希望永远不会再喂她药。

  她讶异地看着他,一脸疑惑。他又笑:

  「无波,你的忍功真是举世无双了。」

  「过奖过奖。」她沙哑道。这是习惯使然,不能怪她。

  他直起身子,指腹轻触她的颊面,而后轻舔触摸她的那指头。

  她咳了一声,视而不见,充耳不闻,方为克制之道。

  「走吧,要让主人久等,就是我们的不是了。」他微笑。

  她点头,道:「闲云走前头。」她还是习惯尾随在后,避免过多的注意力。

  他潇洒一笑,转身走出车厅。她这才摸摸嘴......她也不是要忍,就是惯性地控制自己,没有吻回去。

  真麻烦啊......这个不忍、那个要忍,她都快调适不过来了。

  说起来,要比克制,她是万万不及面前这个九重天外春色无边的天仙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都市言情
完本都市言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