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都市言情 > 闲云公子 > 分节阅读_18
《闲云公子》

分节阅读_18

作者:于晴 字数:4009 热度:51
。她中媚香的那三天,只有闲云接近她,但他竟然毫无反应,她不知该说,是媚香无效,还是他有问题?

  这样相比,她真是逊色多多。方才他吻她时,她差点把持不住,就地扑倒他......这男人,是头狼,自从有了义兄妹的承诺后,他的尺度放宽了,亲匿的举动如天罗地网罩住她。她知道他想什么,他想腐蚀她过去的观念。

  他回身,瞧着她,目光冷中带着暖意。

  在他眼里,她也归类在自家人里,才能享有这样的特殊待遇。可是,为什么他始终不问她那三天春梦到底梦到谁呢?

  他是太有自信了呢,还是男人的矜持让他拒绝追究?

  可是,她好想发问哪!那三天一直有他相伴,他身上多少沾了点媚香,难道他连个小小春梦都不曾发过?

  她咬咬牙,咕哝一句。

  「无波?」

  她叹口气,跟上他的步伐。

  「忍来忍去,到底是为了什么?」她又不学勾践尝粪便,没必要忍到底吧?


   一进喜厅,她就注意到一件十分不对劲的事,江湖儿女穿着随意本是常事,但她发现有些女侠穿着跟她很雷同,除了颜色不同,那短短的上衣,长长的裙子,腰间长长的锦带,连衣料出处似乎都来自同一处。

  仿佛,多了很多的江无波。

  公孙纸察觉她的目光,咳了声,委婉道:「当个仙子是很辛苦的。」

  「......云家庄因此赚了多少?」她平静问道。

  她终于明白,云家庄的金矿在哪里了。难怪会这么热中替她封起仙子名号,还让她有空没空都得上女眷处走走。

  要养一家子人真不容易,此刻,在她眼里,本来高风亮节的云家庄忽然镀上很俗气的金光。

  有钱,才有她的全油小烤鸡......她叹气。她不得不说,云家庄,会在江湖上延续很久很久。

  为了保有她的独特性,避免到处都是江无波,所以她脱离屠三珑的喜宴。她随性闲逛着,路过一处时,停下脚步,缓缓往声音来源处望去。

  那声音,是轻微的铃声。她跟何哉离开白明教时,就是以布包住铃铛,才会有这么不惊动人的声音。

  她寻思一阵,步出院子,果然看见黑暗中有白明教的人。

  凌厉的长鞭破空击中男人,男人跌飞到她的身边,她动也不动,只是默不作声地看着黑暗中的车艳艳。

  五个天奴,一个车艳艳,阵仗算是不小。她看见其中一名高大的天奴扛着布袋,那布袋里的喜衣正是新娘子所有。

  「你......」车艳艳眯眼,望着她的衣衫。「你......是无波仙子?」

  「是。」她承认。

  「正巧,我正想看看公孙云唯一允下的义妹,你倒是自投罗网了。」

  「......」

  「江姑娘,你快走!」那男人正是贺容华。他挣扎地爬起来。「你快去通知闲云,邓海棠被劫走了,你弟弟在喜房也被打伤了。」

  弟弟?她想了想,而后想起那个很有本钱胖下去的小江弟,她终于皱起眉头,忍住心头不悦。怪了,为什么她会不高兴?

  车艳艳看不清她的长相,上前一步,一见她俊俏的脸庞,不由得发怔。

  「你......」

  她叹气,正要答「你中奖了,是我皇甫沄没错」,忽地听见车艳艳再道:

  「你生得还不错,如果是男子更好。」

  她闻言,差点扑地。这车艳艳是不是太花心了点?连她都看中了?

  「可惜,今天你们一个都走不出这里。」

  「车护法抢新娘子走,不就是为了要逼出某人来吗?」

  「你怎么知道......你这声音我在哪听过?」

  「咳,在哪听过不重要。」江无波压低声音。「重要的是,你曾亲眼目睹皇甫沄的尸身,但贵教教主就是不信你,要你掳走银手三郎的妻子,重击贺容华,逼皇甫沄出现吧?」

  车艳艳疑惑道:「是闲云推测的?」

  她随口应了声,负在身后的手动了动,示意贺容华先走。

  贺容华迟疑着,要他放下一个弱女子先逃,太丢脸了!

  江无波叹道:

  「咱们打个商量,你们要逼出皇甫沄,不如就掳我吧,掳了我,好过一个武状元的新娘子。至少,白明教不会被朝廷跟中原武林围剿,你掳了我,闲云自然会出面周旋,想法子交出皇甫沄。」

  车艳艳沉思片刻,最后艳容漾着笑。

  「这样做,太麻烦了。我谁都不放过,把她一块都给抓了,带回去!」

  江无波闻言,喝道:

  「贺容华,还不快走!」同时踢向扑来的天奴


  皇甫家的绝学,她只学了三成,不如何哉青出于蓝胜于蓝,但她想,她还能撑一段时间。

  撑到贺容华逃命后,她就自动投降去。

 

 

第八章

 叮叮当当,叮叮当当,熟悉的天奴铃在地牢里响个不停。至少有半年的时间,她没有听到这样的铃声,现在一听好刺耳啊。

  白明教的地牢干净不虐人,这一直是她非常欣慰的地方。她慢腾腾地走在邓海棠之后,邓海棠一身喜衣,而她一身白衣,不知算不算红白对照?

  两侧的铁笼关着天奴,当她经过某个铁笼时,淡然地投去一眼。

  那里头,关着一名高大的天奴,他正闭目养神,没有看来人。

  一名天奴打开隔壁的铁笼,让她俩进去。邓海棠踉跄了一下,她及时扶持。

  当的一声,铁笼锁炼拉上。

  邓海棠恨声道:「这简直是跟中原对立了,白明教教主是疯了吗?」

  江无波颇有同感地点头,盘腿坐在与隔壁相连的铁笼栏边。

  「江姑娘,连累你了。」邓海棠低声道。

   「也还好。」她道.

  隔壁的天奴听见这声音,猛地张眼,瞪着铁栏后的白色背影。

  「现在咱们得想办法出去!」邓海棠撕去过长的喜衣,摸索着可能的逃生之处。

  江无波眨眨眼,很感兴趣地望着这个新娘子。原来这就是江湖女侠,明明当日她看见海棠仙子对闲云细声细语的,现在独自一人就靠自己,强啊!

  只是--

  「邓姑娘,你找不出路的,不如等人来救吧。」她是寄生虫,让人来救,方便些。

  那高大天奴脸色更是变化莫测。

  「让人来救?得等到什么时候?他们到底有什么目的?」

  「哎呀,教主要的,也不过是死而复生的皇甫沄。」江无波叹道。

  「皇甫沄?」邓海棠讶道:「就是半年前被炸死的白明教护法?」

  「唉,是啊。」她垂下眼,把玩着腰带。「许多人都不相信她死了,白明教教主不信,贺容华的兄长也不信。教主一直在等时机,可惜,他走火入魔,性命垂危,快等不了了。而贺月华呢,认定皇甫沄还活着,所以他回到白明教,甘愿囚于这间地牢里,他认定,只要她还活着,她迟早会来救他。即使天贺庄放出贺月华已回到庄内的消息,皇甫沄还是会看穿这一切。」

  邓海棠愣了愣,目光从江无波身上移到她铁栏后的高大男人。

  「姑娘。」那男人,沙哑着,语气隐着激动。

  江无波仍然垂着眼,道:

  「何哉,你跟我玩计玩得过我吗?」

  「玩不过。」他喜色溢满面:「姑娘心软,迟早会回来。」

  「我哪儿心软了?」她淡声道。

  他沉默着。过了一会儿,他才哑声道:

  「姑娘,我并非不救你......他是我父亲最后一个儿子,也将是唯一的儿子,他性偏软,意志没有姑娘强悍。我想着,姑娘绝不会放弃任何一个生机,哪怕是坠了崖、哪怕是被人乱刀砍着,只要有一口气在,就不会放弃。所以,我......一救了他,便下悬崖找姑娘......只剩尸首、天奴铃跟玉箫。」说到最后那句话时,语气已带痛意。

  邓海棠瞪大眼。「你是皇甫沄?不对,明明皇甫沄不是长这样,她的脸也有刺青啊。」

  「我怕痛,不想刺。那是用画的。」江无波坦承道。

  「可是,可是天奴环永生不得解......」

  「我十四岁就解开了,怕人发现,就一直戴着。」

  邓海棠哑口无言,最后,她只能问道:

  「你......真的坠崖了?」

  她笑道:

  「当然是坠崖了。我骨头断了,五脏移位,头破血流。」她起身,面对何哉,撩过刘海,露出上头疤痕。「你说得对。当日,我自认毫无生机,明明等着上西方极乐世界,但最后一刻,身体又起本能自救,落得躺在床上四个月。这四个月还是我忍力好,才能这么快的好转。」

  「姑娘......」他瞳眸骤缩。

  她负手轻快笑着:

  「何哉,你也用不着内疚。这世上,不就是这样吗?你救得了我,我感谢你;你救不了我,那就各自发展吧。当年,你身为天奴被迫驯于我的手下,我日夜怕你谋杀我这十岁小孩,于是一切讲究公平,你有天奴环,我也有;你脸上被迫刺青,从此我脸上跟你有着同样的刺青:我教你武功,不是要你发扬光大,而是要你保护我,这就是你跟我十年的情谊,各取所需罢了。今天我来,是要告诉你,你我两不相欠。我替你解了天奴环,从此阳关独木各走自道。」

   何哉注视她的表情,慢慢开口:

  「当日在悬崖下,我看见天奴铃与玉箫,便知姑娘心意了。」

  她不吭声。

  「姑娘这半年来,过得可快乐?」

  「还不错。江无波是我现在的名字,有的吃、有的睡,挺逍遥的。」

  「江无波?」他沉思,而后涩声笑了:「江上无波,我早该发现。原来果真是公孙云救人,当日我抱着几许希望,想他出招救人,不料林中暗器逼他收手。他终究是救了姑娘......姑娘喜欢人了?」

  她扬眉,又笑:「我这么容易被看穿吗?」

  何哉疼惜地抚着玉箫,道:

  「如果是以往的姑娘,活了下来,就是一走了之了,永不相见。」

  「那你还存心留在这种地方,等我回来?」说起来就有点气。从她听见何哉在天贺庄从不见人时,她就知道这家伙根本没有留在天贺庄。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都市言情
完本都市言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