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都市言情 > 闲云公子 > 分节阅读_19
《闲云公子》

分节阅读_19

作者:于晴 字数:4019 热度:46

  相处十年,她怎会不知道这人的性子?

  为了要逼她现身,确认她活着,他绝对会回到教主身边,哪怕一年两年他也会耗着。贺月华已经不再是天贺庄的大少爷了,十年会使人改变,再这样过下去,有一天他有心杀了正道人士,他也不会手软,这就是何哉。

  贺容华看不出来,但她看出来了。这样的人,已经不能在天贺庄了。

  她是不是该感激他无论如何都认定她有能力自保,死不了?

  「姑娘,可愿再给我一次机会?我已还清生养之恩,不再有所牵扯。」

  她漠然看着他,道:「我对你,当真如此重要」

  何哉望着她,没有回答,只是沉默着,轻抚着那曾代表两人情谊的玉箫。

  她当没看见,又瞟着铁笼外,想了一阵,道:

  「何哉,你已经不是天奴的料了。我也不再是以往的皇甫沄了。」

  「我知道。」他面色压抑。

  她又看向他,笑着,在他错愕又难掩喜色的目光中接过那玉箫。

  「你跟我曾有十年伙伴情谊,如今你已不是天奴,我也不再是以往的皇甫沄,可是,这并无损我们未来十年的情谊。我到哪儿,这玉箫就是你;你到哪儿,只要这玉箫里有剑,就表示我不曾忘记你。这样可好?」

  「......姑娘难以想象的宽容。」他沙哑道,瞳眸激动着。

  「如果今日我穿的衣物里,腰带依旧及地,我是绝不会来的。」

  他一脸疑惑。

  她又笑:「我只是在弥补。」

  「弥补?」

  「以前你明明是个俊秀少年,赏心悦目,令人看了心花朵朵开,自从练了皇甫家武学后,就变得虎背熊腰。」她摇头叹息:「幸亏我练到十四岁,便不再前进。」

  何哉瞪着她,而后坚持:「虎背熊腰,才是男人。」

  她配合地点点头,反正男人嘛,只会强调自己是男人,别人不是。她又摸着那有些损毁的玉箫,神色不由得柔和。她随口道:

  「有些事我总得要问清楚。」

  「姑娘请问。」

  「我躺在病床上养伤时,公孙纸闲来无事每天在我耳边念念念,念到我心想干脆就死在崖下算了。」

  「姑娘要我杀了他?」

  她瞟他一眼。「凡事忍为先,还不到这地步。我是说,拜他之赐,我听到许多江湖轶事,其中也包括公孙家。公孙家一直以来有个恶习,所娶所嫁必是亲人,好比义兄义妹、表兄表妹诸如此类的,当然,并非刻意如此,但冥冥中还是会兜在一块。」所以很多人,一直想跟公孙云结拜,很不幸地,是她雀屏中选。

  何哉眯起眼。「姑娘的意思是?」

  「你贺家,有什么恶习先说出来,以免我误踏陷阱。」

  「......没有。」完全没有。

  她认真道:

  「这就好。既然我拿了玉箫,你有的,我一定要有;我有的,你也会有,不分彼此。以往我总将你视作亲人却又怀疑你终会背叛,但今天你跟我结拜,从此视为至亲,相依相赖,不分年岁大小,直呼其名就是,它日你若有妻子,我敬她一声嫂子。」语毕,她伸出手。

  他看着她,而后难得柔声说话:

   「相依相赖......姑娘遭我遗弃后,终于愿意开始信赖人,公孙云的功劳不浅。」他的声音有点苦涩,但还是很爽快与她击掌。而后,他再道:「从今以后,若再舍弃姑娘,我便遭天打雷劈。」

  她眨眨眼,又摸上那玉箫,最后,笑道:

  「我很想说我相信,不过你要给我点时间。现在我只能答你,我不怕,就算你再舍弃我,我依旧当你是亲人。家人永不言弃,你,何哉,永远都是我心目中第一个家人。」


   半个月后--

  融于深沉夜色的身影如飞凫,飘忽若神,即使教徒突然正面迎来,他也若疾风掠去,不惊动任何人。

  跃上建筑物,黑色的屋瓦更方便他藏身。六年前他自天璧崖全身而退时,依着脑中记忆绘出一张失了三分真实的地图,如今幸得他迷路的天性没有在今晚搅局,所以他只浪费了一炷香,就寻着了地牢。

  他慢慢伏身,神色冷然,轻轻移去一角瓦片。

  果然是地牢。

  细微的声音自里头传上来。他又起身,估量那声音的位置,往前移了二十步的距离,才又掀去脚下半瓦。

  「何公子,你醒着吗?」

  「嗯。」何哉倚着铁栏闭目养神。

  邓海棠有点焦虑。「皇甫姑娘......不,江姑娘被这样带走了,会有事吗?」

  屋瓦上的男子,黑眸精光毕现。

  「不是教主主动召见,那就是没事。」

  「是不是车艳艳发现江姑娘的身份?」邓海棠咬牙道:「三更半夜差天奴带她走,会有什么好事?」

  「姑娘忍功极好,不会有事。」

  「但......」

  屋瓦上的男子无声无息地起身,盯着脚边下方的地牢一会儿,自腰间掏出小小锦盒,他将一块碎玉放进锦盒中,随即轻轻弹进地牢。

  何哉几乎是在刹那察觉有异,攥住那锦盒。

  「什么......」邓海棠及时掩住惊呼,上前隔着铁栏看着何哉打开那小盒子。

  里头是两颗药丸跟一块碎玉。

  她一头雾水,却见何哉递给她其中一颗药丸。何哉对着她高声道:

  「姑娘被车护法带走,问了许多闲云公子的事。依车护法个性,带走姑娘,绝对是为了这男人。」嘴角扬笑,盯着那块碎玉。「这碎玉,我见过。好好一块玉,被姑娘分成四块,没想到终究是物归原主了。」

  屋上的人并不吭声。

  何哉接着再道:

  「车护法要私审,自然是在她的住所了。从地牢往东边走,见了红色的楼阁便是了。」

  屋上的男人听至此处,也不管他们有没有服下药丸,选定东边而去。

  飞掠一阵,终于发现红瓦铺顶,内外灯火阴暗不明,十来名天奴一一顺序排列进厅。他寻思片刻,一时猜不透车艳艳的心思,遂撩开红瓦。

  厅内,烛火摇曳。

  「连他你也不喜欢?」车艳艳抿了抿嘴。「江无波,我这是给你机会,这些天奴都是一时之选,虽然脸上有刺青,但也绝不输闲云。」

  「唉,车护法,你都说不输闲云了,不如他们陪你吧。」

  他眯起俊眸,注意到厅上有两名女子坐着,其中一名正是他今晚的目标。

  江无波隐着呵欠,见她脸色沉下,笑道:

  「闲云究竟有什么好?你这么执着于他?」

  「哼,我要的男人总是要诚服我脚下的。」

  「那简单。」江无波又掩去呵欠。「你尽管去吧,我绝不阻止。」

  「跟人抢男人,一向不是我车艳艳的作法。以往本护法要男人,这男人若是没有心仪的人,那抢来了就是我的了:如果他有心仪的女人,能让他成为我裙下之臣就是我本事,但我从不亏欠那些女子,都是要弥补的。这些天奴,你就瞧瞧,有哪个你喜欢的,今晚你就好事玉成吧。」

  江无波闻言,差点倒地。

  「这叫不亏欠?你根本是先让那些姑娘背叛,你再乘虚而入吧!」

  车艳艳恼怒起身。「你这耳熟语气,我怎么听怎么讨厌。今天你要是不挑个天奴,我就亲自替你挑!」

  江无波暗叹口气。前两年她是有听说过车艳艳的行事作法,既要面子,也要男子,表面上是很有品地凭自家魅力勾引男人,即使对方有意中人,也以真本事去得到这男人,绝不会干那种杀人抢男色的事......

  当日她随便听听,现在她是身受其害。

  所幸,她忍功了得,忍。

  车艳艳身边这些天奴,平日戴着面具,今日一一卸下,还真是个个不赖,难怪都被这右护法收为裙下之臣。

  她摸摸鼻子,又偷偷掩去呵欠。都怪那半年在云家庄养成恶习,为了养生,初更熄灯,害得她现在非常之困,让她一沾枕就完了。

  现在,她必须发挥她的忍功了。

  车艳艳冷笑:「其实,闲云怎会适合你呢?当日我掳你们来时,他正在喜厅与唐家堡的千金相见欢呢。」

  江无波睇向她,有礼地问道:「车护法,你这用词是不是用错了?」

  「呿,我用错了?我也不瞒江姑娘,来救你们的人已在山下,其中自然包括闲云,但唐家堡的千金这半个月来与他形影不离......你了解我的意思吧?」

  在烛影下,江无波神色不定,她半垂着眼,忽然说道:

  「我记得在喜宴上,确实有姓唐的女子,年约十八,娇美动人,我一直觉得奇怪,为何唯独她的穿着与我不同,原来是好胜心所致。她跟闲云,倒也是合配。」

  屋上的男子直盯着她看。

  江无波叹了口气,起身道:

  「他不仁我也不义,来来,一个个排,我来看看哪个比较好?」识时务者为俊杰,现在不乖乖从她,只怕待会被人强押上阵,还不如自己挑个顺眼的。

  她慢慢绕着他们走,习惯性地要把玩她的玉箫,但在被押出地牢前,玉箫是交给何哉的,唉。

  每一个男人,都各有特色,但她春心难动啊......反正她想办法耗到天亮,到那时,山脚下的武林各派也上了山,她就逃过一劫了。

  「快挑啊!」

  她站在其中一名处处有鞭痕的青年前,正要挑他,忽地烛火遽灭,厅内外顿时陷进黑暗之中。

  「怎么回事?」车艳艳喝道:「快将烛火点起!」

  有天奴奔到烛台,要点上蜡烛,却发现烛芯被人抽去,再一回头,人就僵住再也动不了。

  江无波还没来得及反应,纤腰被人搂住,整个身子枕进某人的怀里,如神人御风,眨眼间出了厅,掠过个个僵住不动的天奴,来到远处某个隐蔽点。

  接着,她下巴被人抬起,硬是撬开她的唇瓣,然后强吻她。

  她愣了愣,这气息......

  这吻,真是热情缠绵。他是笃定她看不见他此刻的表情,于是就尽情的吻?

  她眨了眨眼,再眨了眨眼。心跳有些快,但她想她能控制,这样的热情,她生平仅见......好吧,她必须说,她的人生历练只有二十年,见识过许多事,但这种事呢,只在春梦里遇过。

  她还是能忍。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都市言情
完本都市言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