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都市言情 > 闲云公子 > 分节阅读_22
《闲云公子》

分节阅读_22

作者:于晴 字数:3947 热度:48
众人注视的焦点已不在她的身上。

  她反身想回厅内,却见一名女子靠近闲云。

  她不自觉地眯眼。

  她看见那名女子拿出雪白汗巾,要替闲云拭去衣上血迹。

  「唐姑娘真是非常积极呢。」不知何时,公孙纸站在她身边叹道。

  「人要积极,才有未来啊。」她随口道。像她,就是到最后关头也不放弃,所以落崖后犹剩一口气,被教主抓回也不死心,今日才能功德圆满。

  公孙纸投去古怪的一眼。「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嗯。」

  「无波,你是不是忍过头了?还是当过教主的都会昏头?把手伸出来给我把把脉,是不是这半个月的饮食迷惑你的心智,加强你的忍功......」

  她闻言,差点想昏倒在地。

  这个长舌的五公子有没有停止的一天啊?她半个月没听他唠叨,但不表示她想念他吧!

  他从唐家背景细说起,说着说着,说到在很久很久以前,公孙家里曾有一名唐家姑娘入门,算起来两家渊源流长,又说到江湖上的利害关系,最后竟然扯到男人的美貌问题,以及将来她跟闲云的发展有几成可能......

  她面皮抽搐着。她忍,满腔都是血也要忍!

  「约莫是一成吧。」公孙纸叹气。「你的背景被揭破了,闲云毕竟是名门之后--」

  她面皮还在抽动着。难道是她刚才太得意,现在必须承受惩罚?没关系,她再忍!忍字头上一把刀,今天的刀太锋利,不小心割伤她的心口。

  「我也不瞒你说,云家庄的大大小小绝对力挺你,但云家庄确实没有跟白明教结亲的例子,你曾是教主,虽然是历代以来继位最短的教主......」

  她再忍!把公孙纸的话当作异邦语言就好!没听见没听见......

  「叽哩咕噜......叽哩咕噜......」

  她慢慢走到闲云身后,听见那唐姑娘充满歉意地说:

  「闲云,先前你出面阻止两方动手,接了我爹一掌,你只接不打,我心中真是有愧。」

  江无波垂下眼,瞟着他衣袍的血迹。原来如此......她再忍。

  屠三珑没去何哉那儿,反而大步走来,道:

  「闲云!」忽地瞄见公孙云身后的江无波,及时改变主意,道:「你是一代人才,屈就一名妖女,是世人之憾啊!」

  啪的一声,她觉得有根神经好像断了。无妨,她的神经许多条,断了一条也没差,只是有点惊讶她的神经这次断得很快。兵败如山倒,第一根断了,啪啪啪,连着数根都断了。

  难道是她通过一生最大的难关,所以松懈了忍功?还是......她在妒忌?

  她低头把玩着小药盒。

  当她拿出那小药盒时,淡淡的香气扑到号称药理灵鼻的公孙纸面前,他呆了呆。这香味是......

  「闲云。」她开口。

  公孙云早知她来到身后,一回身便见她面色有异。

  他神色冷静,但俊眸微有笑意。他瞧见公孙纸目瞪口呆,不由得顺着目光,落在她手中小盒子。

  「人生难得一次放纵,我不忍了,当作是我憋了二十年的奖赏。你说好不好?」她若有所思的。

  公孙云扬起眉。「凡事都忍是很苦的,我鼓励你放纵点。」

  「闲云,你向来克制能力极好,是不?」

  「......尚可。」他似笑非笑。

  「你心里就只有你的救命恩人是不是?」

  「......是。」他掩不住笑。

  厅内外,众人皆静下来,傻傻地望着那高洁的闲云公子。

  「张嘴!」

  「小心,闲云--」屠三珑话未说完,就见妖女喂了一颗药给闲云,同时点住哑穴,他要阻止已是不及。「你给他服了什么药?」

  「艳情无边合欢散!」车艳艳低喃,瞪着她。「你......」

  本来数字公子们都在另一处记下白明教新任教主大事件,一听这药丸名字很特殊、很有大事件发展的可能性,于是一眨眼闪到附近,埋头继续记事。

  江湖上的事件他们可以偷偷不记,但自家头儿的事非记不可,而且绝对要真实的事实,绝不虚假。

  个个竖起长长的耳朵。

  「艳情无边合、合欢散?」屠三珑为人正派,一生没听过这种药,但光听药名也知道不是好东西。他又听见公孙纸在旁摇头叹息着。

  「好狠......此药过毒,能让一代圣人的克制力化为乌有,媚香与它相比简直小巫见大巫,婴儿跟老人之差啊。」

  屠三珑满面错愕,脱口:「解药呢?」

  「哪来的解药?闲云,跟我走!」她不忍了。不想忍了!

  她拽住他的臂膀,往厅外走去。人潮如水,竟是直觉让开,数字公子们面不改色追寻在后。绝无虚假绝无虚假,一定要记!

  屠三珑回神,上前要抢回公孙云,哪知公孙云袖中乾坤,不动声色地拆了他的招数,任着江无波掳人。

  屠三珑顿时停步,瞪着他的背影。

  「姑娘?」何哉讶道。

  「闲云身中剧毒,我带他去疗伤,治愈之后自然完璧归赵。」她朗声道,万分之理所当然。

  咚的一声,数字公子尽数倒地,

  放纵的感觉真好!她早就想这样做了!中原江湖老是客客气气的,但私下什么谣言毁谤暗招样样来,她是妖女,就做妖女该做的事吧!

  「......姑娘上哪疗伤?」何哉很含蓄地问。

  她扫过四周,目光落在对面高耸的天璧崖。非常爽快地遥指那方--

  「天大地大,唯有天璧崖不受干扰!」难得疯狂,但疯狂得很爽。

  管人家在做什么,管人家想什么,她就任我行,她想要闲云就要,她喜欢闲云就喜欢,哪容得旁人这么多废话,还来跟她抢人咧!

  原来不用忍的感觉竟是这么的愉快,难怪世上只有一个勾践!

  她一运气,托住闲云,施展轻功,白衣飘然若流风回雪,疾掠宽厚的峡谷,众人这才回过神,惊呼妖女抢人!

  何哉立时登高大呼:

  「只要皇甫澐与公孙云亲事未离的一天,白明教永不踏进中原一步!」其声如啸,众人被迫承受这个事实。

  亲事?人都还没成亲呢......但现在也跟成亲没有两样了,万目共睹之下,闲云公子岂能回避这责任?

  本来想要相救的众人顿时停步。这一停下,就已错失搭救最佳良机,天仙已飞人间外,茫茫白雾掩去两人身影的那一刻,何哉看见其中较为娇小的那个脚下虚了点,差点掉进万丈深崖,还是身边的九重天外的天仙托住她的腰身,如轻云般跃上天璧崖。


 

第十章


天璧崖上。

  双脚一落地,她立即抹去满面薄汗。

  吓死人!刚才她差点跌下万丈悬崖,上回的经验余悸犹存,这次一落下,绝对尸骨无存。

  这一吓,把她的什么兴致都吓跑了,再也没有疯狂的念头要品尝洛神了。

  她要替闲云点开哑穴,右指却僵在半空中。她咳了一声,避开他的目波,而后又抬眼,震惊地望着他已有薄红的俊容。

  「......」是谁给他服了艳什么合欢散?是谁?

  现在可好,不就是自找罪受?虽然是这么想,她仍是难以调开视线,就这样与他对望。

  这样的闲云,是她第一次见到,而她并不认为她想让其它女子见到他这样迷人的模样。

  她吞了吞口水,豁出去了!

  不忍了!

  「既然合欢散对你有用,对我也是有用!」被吓到没兴致没关系,她耐力过强也没有关系,她掏出药丸干吞,很公平吧?

  她拉着他掠过温泉,撩开飞舞的薄纱,来到最里头的小寝房。

  她瞟向闲云,他眉头微皱,似乎有些恼怒。

  也对,被她这样子赶鸭子上架,是男人的都会不快。

  她动作非常快速,推他上床,跨坐在他身上,拉开他的衣襟,才拉了一半,她想了想,点开他的哑穴,道:

  「闲云,你有什么话快说!」就算他后悔她也不放人走。他这毒,要找人解,只能找她!

  她眨了眨眼,第一次看见洛神半裸......心跳有些加快,药效这么快?

  「药哪儿来的?」他声音沙哑。

  「昨晚你来前,车艳艳送的。她说,控制男人最好的方法莫过于此。」她随便收下,今天就派上用场。嗯,果然很有用。

  「......药有几颗?」

  她一怔,直觉答道:

  「还剩一颗。」

  「药效多久?」

  「不知道。」她很干脆地说。

  俊目直勾勾地望着她,轻轻撩开她已汗湿的长发至耳后,他拉下她的颈子,在她耳侧亲昵道:

  「原来你冲动时是这样子啊......」

  冲动?也不算是,她想,她只是小小放掉一些忍性而已。她浑身发热,面色通红,但她注意到他似乎还保持理性,除去俊颜薄红外,倒还算镇定。

  这一比,果然她的忍功没有他高深。

  她是不是该跟他再比比忍功?正这么想着的时候,他主动吻上她的嘴,才一沾口,她便无法克制地接过手,深深吻着他。

  原来,摧毁忍字后的亲吻,是这样啊......她还是第一次回吻呢。她深吸口气,揪着他半开的衣襟,咬牙道:

  「这话还是要说清楚的。闲云,我这心中,就这么一个洛神而已!」

  「洛神?」

  她也没理会。她心智有些沉沦,但非常愉快地笑道:

  「今天就让你看看,那天我到底作了什么春梦......」

  「......无波,你何必吃药呢......」

  她听不真切,拉开他的衣衫,随意一抛,雪白的长衫自小寝房外落出,七彩的纱幔随风飘扬,若隐若现。

  一颗药丸自男人的袖口滑出,一路滚进温泉,毫无声息的融于热水之中。

  天璧崖上,春意正浓。


 

 三天后--
<br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都市言情
完本都市言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