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都市言情 > 向佛爷爷保证 > 分节阅读_55
《向佛爷爷保证》

分节阅读_55

作者:喜了 字数:4293 热度:31
>   所以,最近一段时间,这对美国老夫妻常来找他们打球,出手也蛮阔绰,除了按计时付费,总还会额外给他们些小费,也不菲。
  而,红旗觉得蛮奇怪的是,正常计时算费淳粹还是和她对半撇,小费,他一分不要,全给了她。红旗要塞给他一半,他看都不看一眼,“他们喜欢你看不出来,这些都是给你的。”蛮不屑。
  红旗这东西也不勉强,都收着了。
  今天,医院来了电话,红旗一直心还记挂着这件事情,球一打完,收拾了东西就匆匆往外走,正好,淳粹也有事儿,两个人同时出的门儿。
  都没说话。他们两个打了这长时间球,这一想,还真没说过几句话咧。不熟。
  红旗还是包裹地严严实实,手搂进荷包里,微低着头一劲儿往前走。淳粹去取他的机车。
  这时,红旗听见,
  “诶,你去哪儿,我顺你一程?”
  红旗回头,嘴巴鼻子都捂在围巾里,看着他,想了想,走过去,
  “北京军区总医院,”上了车。
  车一路飙到总医院,红旗子门口下了车。
  “谢谢,”
  淳粹什么没说,“促呜”车开走了。
  红旗扭头走进医院。她还是觉得这段时间淳粹对她态度好了些。
  直上七楼,直接找到主治医生,医生说,“你的配型和他确实符合,各项生理指标也差异不大,可以考虑捐献,不过,一定要和你的家人商量————”
  红旗点头,
  “谢谢您,我已经和我的家人商量好了,既然符合,就用我的吧,”
  谎话,她不需要过滤。犟得很,她决定的事情没有回旋的余地。
  医生还是很慎重,给了她检查结果资料,让她回去再斟酌一天,她也听话,拿着结果出来了,也听话地说会斟酌,其实,她斟酌个鬼!明天来,她照样这样的态度,捐。
  红旗拿着结果出了办公室低着头边看边走,这还是个有主见的,起码要搞清楚细节,
  “红旗?”
  红旗抬起头,迎面看见————小成?
  红旗确实愣了下,他怎么在这儿?
  不过,这东西马上能镇静下来,眉头轻蹙了下就舒展开,脸上淡淡的,也很平常地把手上的结果放下来垂放在身两侧,象不惹人注意的普通文件,看着小成走过来,
  “你在这儿干嘛,”
  小成走到她跟前一步远没有再靠近,望着她,问,
  他看着她的眼睛————红旗这个时候很敏感,她感觉出小成有点————不一样————
  不过,说过,这东西越紧张表现出来的可以越冷淡,
  “你在这儿干嘛,”
  她也问他,
  小成没说话,
  好长时间,
  却是眼睛移向她手里的文件,
  红旗也犟,她这个时候已经有点知道小成可能看出点儿什么了,可,她不怵,也不慌了,心想,他迟早也要知道,瞒不了他的,所幸,捅破了算了。
  这时,小成又看向她,说,
  “我是随同校领导来看望国左儿的,”
  他望着她的眼睛,这是在回答她的问题,
  “哦,”
  她“哦”了声,也看着他,坦坦荡荡,眼睛里淡淡的,却执拗地厉害,
  “你还没告诉我你来这儿干嘛,”
  小成望着她,眼神、语气都很淡,可红旗就是觉得————
  “不想说,”
  这东西这个时候胆子超大,她就不信邪!
  “你手上拿的什么,”
  “不想说,”
  她确实不信邪!
  她能感觉到这个时候的小成其实很危险了,不知怎么的,她就知道小成这个时候很压抑很压抑着他的情绪,就是知道!
  可是,她就不信邪!
  她不信邪,他不会把她怎样,
  她不信邪,他一直很惯着自己,即使现在,他依然会惯下去,
  她不信邪,小成再生气他也不会————
  这次,她错了。
  当小成上去一把扯过她手里的文件,一手好不怜惜地夹抱着她往外走时,————
  红旗初时很愣了下不可置信的!直到切实感觉他狠狠地夹包着自己像件行李,甚至勒得自己生疼————红旗愤怒了!!
  “你放开我!!”她开始大力的挣扎,并且要去抢他手里的文件,这时,就见小成想都不想冷酷地把文件就往旁边的窗户外一丢!————文件象天女散花一样飘飘从7楼窗外杂七杂八转下去,到处都是————所有七楼走廊上的人,楼下的人都吃惊地看着这一幕————
  “你!放开我!!”红旗真的生气了!她恨恨地瞪着他,使劲挣扎,甚至用脚去踢!
  小成坚决不放手!双手紧紧地攥住她,
  “你再动,信不信我现在就进去捅了那个国左儿,”
  声音不大,却————
  小成的“狠”从来就不需要气势,他只要,说到做到!
  红旗不动了,
  恨恨地盯着他,恨恨地!
  他算什么!



  124
  这下,真是要人老命了,这两个人扛上了————
  门口的警卫员都看呆了!
  小成那样夹抱着把红旗从车里抱出来,脸沉得厉害。红旗呢,一脸犟犟的,抿着嘴,也不说话。
  小成的大名,警卫员们早就如雷贯耳,现在成了他们首长家的女婿,可确实接触这长时间还没发现他咋样,反而觉得还蛮温和。红旗呢,这小祖宗能每每把首长气得恨不得直上九重天,可,也从没见她这样的样子,恨犟恨犟的。完了!这是出大事儿了!
  果然,
  “去把工人房打开,”
  保姆愣地不知所措,可,还是赶紧去开了门,这时,都怕小成啊,
  他把红旗抱进去放在工人房的床上坐着,就出来,红旗坐着,一直盯着他,他也不看她,出来,
  “钥匙拿来,反锁,”
  “这,————”保姆惊得没动,小成微皱起眉头看向她,保姆连忙去拿钥匙。说实话,别说警卫员们,连保姆都没见过这样的小成!
  这下,有人觉得事情严重了!值班警卫长冯明川赶紧打电话给鲁水良告知了情况!
  鲁水良赶过来时,就见小成一个人坐在工人房门口的椅子上,弯着身子,在抽烟,————鲁水良这就是一惊!小成很少抽烟的!
  “小成,————”
  等再看到抬起头来的小成,鲁水良更是惊得心一跳!
  小成眼通红!
  这样的小成,————这是怎么了?!
  小成站起身,烟,还捏在手上,
  “你来了也好,她在里面,给她弄点吃的,被子褥子都要加厚点儿,暂时别让她出来,她房间有窗子,我怕她————”说着,眼见着他的眼睛又红一圈儿,“最迟后天吧,再放她出来,跟宠叔说,————”他看向门,“红旗犟,可这次别怪她,我也是——”鲁水良已经完全震惊了!小成的心疼心伤毫无掩饰地袒露在那双眼睛里,好像,有多红,心上的疼就有多深,————“让宠叔别担心,事情我会处理好,就把红旗好好看着吧,”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鲁水良急死了!
  小成看向他,
  “她要去捐肾给一个叫国左儿的,这个国左儿,长得很像再再,”
  小成走了。鲁水良彻彻底底愣在那里!
  走出门的小成,走上车的小成,烟,还一直捏在手里,直到,烟烧到烟蒂,烫进手心————
  拉档,开车,握住方向盘的手心,被烫得生疼,可,谁也不知道,谁也不知道,比不上心疼,心,疼得厉害,象硬生生抠出了一个洞!
  红旗,
  现在嚼着这两个字,小成都觉得在绞着他的心!
  “你还记得再再也挨过一刀吗,也是这个位置,”她捂着自己身侧,
  “这是脾吧,医生说,不危及性命就不要摘除,可是,危及性命了呀,还是拿了,拿了后,再再就一直都好瘦,他还说蛮好,吃什么都不长胖,————好什么好,我查过,没有了脾,抵抗力就下降了,————咳——”她在叹气,
  “要是脾还是好的,那场车祸,也救得回来吧,咳————他挨一刀的时候,我不在他身边,他出车祸,我又不在他身边,咳————他把我留下来干嘛————”他知道,她在哭,
  “别哭,再再不喜欢人哭,他说,人本来水分就少,留点儿身上储着,水灵儿点,多好,”这就是她从来不流泪的原因,因为,再再不喜欢人哭,
  可是,她没有哭吗,她每天都在哭,
  她戴在脖子上的十字架,
  她时时抱在怀里的红色五角星,
  她很少看电视,因为,没有人跟她端眼镜,
  她每天要听着唱盘里的《牡丹亭》,跟着哼哼几句,才能入睡,
  她睡梦中喃喃着的,————“再再——”
  再再,
  再再,
  小成猛地踩向刹车!口里一股血腥直往上涌!
  “小成!别下车!他妈他们陷你呢!”
  “再再!”
  “快去叫人————”
  刀,已经深深捅进他身体的左侧,————正是红旗捂着的地方————
  生死一线,
  再再就回来了,却,摘掉了脾脏,
  就因为此,再再被送进了军营当兵,他也跟着去当了兵,
  摘掉了脾脏,再再身体一直都不好,
  那天,
  再再坚持过来帮自己,路上,出了车祸,
  医生说,“如果脾脏没有损伤过,也许,能救得过来,”
  他远远的站在角落里,谁也不知道,谁也不知道,他远远站在那里————他看见————
  红旗死死咬着再再的手,多少人去拉,拉不动,————最后,红旗生生咬下了他手背上的一块肉!
  血淋淋,血淋淋,
  再再一动不动躺在那里,红旗满嘴鲜血被人抱走,旁边哭声一片,她没有哭,一滴泪都没有,只有,唇边,那触目惊心的血————滴落在她的胸前,一滴,两滴,
  他那时蹲在角落里,生生呕出了两大口血,
  再再,
  红旗,
  红旗,————
  向毛 主 席保证,永远不让我的红旗孤苦无依,让她永远幸福。
  再再这么对她说过,再再在她的五角星下这么对她说过,再再把这一切记在了自己的笔记本上,
  事实上,再再把所有的“红旗”都记在了笔记本上,厚厚一本,全是他的红旗,他赤诚无尘的心————
  “向毛 主 席保证,我有幸写完红旗一生最好,如果不行————带进坟墓,我的红旗在外漂泊一生。如果,谁看到我这个笔记本,就请好好照顾她,让我的红旗平安一生。”
  再再笔记本上的每个字,都刻进了小成心里最深处,特别是,这最后一页最后一行小字————


  125
  “她还不吃,”
  宠春诚抬起头望向从工人房里走出来的鲁水良,问。鲁水良摇摇头。
  鲁水良把热烫烫的水饺递给保姆,走向首长,
  首长多久不抽烟的,现在也是一根接着一根,眼睛里热乎乎的,好像随时就会老泪纵横,
  “首长,您也要注意身体,红旗,这是一槛,”
  鲁水良给他递上一杯热茶,他摆摆手,叹了口气,摇摇头,一瞬,真的苍老了许多,
  “怪不得她,怪不得她,太像了,真的太像了,”
  鲁水良在心里也在叹气,
  首长,何尝没被伤着?
  他们先看过那个国左儿,像,实在太像了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都市言情
完本都市言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