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都市言情 > 向佛爷爷保证 > 分节阅读_59
《向佛爷爷保证》

分节阅读_59

作者:喜了 字数:4410 热度:26
区高级领导有次微调,其中,总政治部副主任一职竞争最激烈,
  军委属意有两个最佳候选人:南京军区副司令员童希滔和北京卫戌区副司令员俞延波。
  两人年纪相当,俞延波比童希滔大四岁;两人都有丰富的基层工作经验;两人都是军内高级干部中少有的博学之人;两人都有不俗的业绩与扎实的领导经历,————
  其实,在宠春诚心目中,他个人更属意童希滔,不带任何个人色彩啊,他觉得,童希滔这个人更磊落大气些,俞延波————你从他在这样个敏感时期来拜访自己————
  当然,客观地说,童希滔如此个性和他的家庭背景也有关,毕竟本身就出生显赫,对权利的欲望没有如此强烈,可能更倾向于个人奋斗;而俞延波不然,他出生于一个旧式官僚家庭,耳濡目染,————
  总的来说,都是优秀人才,谁上位,这确实也不是宠春诚一人恩那个左右的,只是,宠老将军这时万万没想到,风起云涌的 官 场,他们家宠红旗才是最后决定性的“上上人”!



  132

  今儿个一早,红旗醒来后发现自己脸庞枕头上搁着个小盒子,她爬起来打开一看————里面,五光十色的小碎钻!
  这下,这丫头一下跳起来,“小成!小成!”几兴奋地叫哦,
  门推开,保姆忙走进来,好像早知道她会这样似的,“快睡下来,快睡下来,被子盖好,别着凉了,小成真算准了你会这样————”红旗笑嘻嘻地被保姆包进被子里,双手里还抱着那盒子,“他呢,”   
  “他已经上班去了,你不下午的课吗,没叫你,”
  红旗点头,一手又伸出来,拿着盒子几高兴地在保姆面前摇了摇,“他送了我这个,”
  保姆也不知道里面是什么,反正就是怕她着凉,把她伸出来的手又塞进去,“小成说了,喜欢也要暖暖和和喜欢,着凉了才得不偿失,”一边说一边又仔细跟她塞好被子,
  红旗裹在里面象个蚕宝宝,甜甜一笑,突然整个人往被子里一缩,连头都埋进被子里去了,
  保姆无奈地摇摇头,出去了,“千万别着凉了,”
  “恩,”她在被子里答了声,
  被子里,暖暖的,黑黑的,她蜷缩成一团儿,又小心打开了那个盒子————
  想起小时候,再再刚收养她那阵儿,他们租住在利物浦的一个老街区,屋主,是个上海老太太,谜一样的出身。偶尔深夜,她静静地取出一只漆色剥落的555牌香烟罐,满载着失镶嵌的宝石。曾经,它们是精美的首饰,在某个特定的时间特别的场合,博得女主人如花笑颜。一夜她凑近灯光对红旗说,“看你的小手,能装得下多少。”一粒粒钻,红、蓝、翠宝石闪烁着滚入她的掌心,像捧着满天星辰,至今,仍是红旗童年最璀璨的记忆。
  被子里,漆黑,可只一颗小小的钻芒,就能点亮一切,
  红旗捏起一颗在掌心里滚动着,着迷地想:
  钻石之美,其实,和男人之美,是一样个道理啊,
  钻石,先取决于裸钻本质,是否可塑之才,再用眼、脑、心三神合一,去感受它的火花、生命、神采。
  发自钻石底部的“火花”,是钻石绽放彩虹色泽的特质,犹如自信的男人打从内心散发出来的定力与光环————
  “我是说,你去,我也跟你去,而且,俞竹说的这场,我帮再再上去讲,”     
  “怎么,我不能上去讲吗,”
  “诶,你可以先嚼嚼薄荷口香糖,跟外面的热空气交替一下,再去含它,它勃起更快,”
  “你个子太矮,穿上高跟鞋,他也爽,你也爽,”
  钻石证书等级可能很亮,但是如果晃动它时,光芒毫无“生命”的活力,也是无济于事,正如两性间互动是否有魅力,能不能带给女人焕然亮丽的幸福感觉————
  “放心,都是你会的,”
  “没事儿,让她,”“不是宠,这件事儿,她能处理好,相信她,————”
  “我还知道一边打嗝儿一边含更爽呢,那不逗他们嘛,就哄着你个小傻瓜了,”
  “神采”是钻石在弱光下折射出的静态亮度,也就是男人的底气素质,就算出于逆境中,是否仍让你钦佩心安————
  “以后别这样跟爷爷说话了,你爷爷年纪也大了,再生不得多大的气了,”
  “你觉得应该去做的事情就去做,可是,你也要让我们不为你担心吧,”
  “不会,不会,我永远不会让你等,我永远守着你,”
  “向毛 主 席保证,永远不让我的红旗孤苦无依,让她永远幸福。”
  红旗甜甜的把钻石盒子抱进怀里,
  怀里,颗颗钻石,颗颗,都是珍贵的小成。
  美丽窝心的好心情一直得以延续,红旗捡起一颗小钻放在荷包里一直捂在自己手心里,上课,捏着它,放学路上,捏着它,————   
  这人啊,心情一好,真是,看什么都美好,
  当然,本来,这个男孩儿,也是一种美好,
  当红旗看见站在校门口的淳粹时,以她现在美丽的心情看他,更是一种摄人的美丽!
  淳粹,
  名儿取的真好,
  他确实就是一种纯粹,纯粹的干净!
  是的,这个男孩儿,什么时候看他,给人都是一种不染尘埃的净!   
  即使他傲气地睨着你,
  即使他拼搏地打着球,
  即使他淡然地数着那一打打的钱,————
  就是有种,无尘的净。
  此时,更是一种极致,
  男孩儿双手捧着一颗蛋,鲜红,纯粹的红,
  红,与他气质纯粹的净————
  进进出出,往往来来,有多少人瞩目着这一极致————而,他的眼睛只盯着大门内,另一端的,红旗,
  红旗站住,男孩儿向她走近,
  微笑,
  “总算等到了,这是给你的,”
  双手捧着蛋递过去,
  红旗掌心埋在荷包里,还捏着她的钻石,
  没接,
  也不打算接,
  摇摇头,
  也微笑,
  “谢谢,我不接受无缘无故的礼物,”
  男孩儿的双手捧着蛋还递在她跟前,没收回,
  一直保持微笑,
  “怎可能是无缘无故呢,你和我搭档打了那么长时间的球,也帮我圆了不少场,这是我的一点心意,”
  红旗还是摇头,
  “我已经拿过钱了,”
  说着,就要绕过他继续往前走,
  “红旗,——”
  “嘭!”
  突然清脆的一声!
  鲜红的蛋被一颗飞来的篮球重重撞击到地上,粉碎,里面,红色的糖果滚了一地!
  可以?
  红旗望过去,
  不远处,可以望着这边————


 
  133

  可以走过来,一手牵过红旗让她站在自己身后,一手放在军大衣的荷包里,冷冷地望着对面的淳粹,也不说话,
  淳粹依然淡淡的笑,看了眼可以,又稍加歪头看向他身后的红旗,
  “红旗,你和我一块儿陪球,可以知道吗?”
  红旗想摇头,这时,她感觉可以握着她的手捏了下,就像上次他在她手心里写字,这是一种很莫名的默契。所以,没动,也没说话。     
  淳粹对红旗的无动于衷好像也不甚在意,他看向可以,却语气还是对红旗说,
  “红旗,你和我陪球也有段儿时间了吧,你告诉可以,我是不是一直很乖,很听话了?”
  红旗微微蹙了下眉,
  他什么意思?
  可,淳粹一直再没看向她,而是一直,注视着可以,
  “你真不用对我这样防备,那次,是我错怪了你,还连累了你,”
  淳粹一直在淡笑,红旗感觉,他的笑容虽然一直淡淡的,可,自从可以出现,啧,怎么说,他眼睛里,他唇边,那笑容,————都有一种极致的艳丽感,非常浓艳的情绪————红旗同志真的很仔细地在观察咧,————难道,是愤怒?恨?!————
  淳粹叹了口气,轻轻摇摇头,又看了眼那满地撒着的红色糖果,再看向可以时,稍稍往前走了一步,好像凑到他耳边,
  “你以为我送她那东西?”就见他下了下,这笑容——无邪干净到仿佛能洗涤世上最污秽的尘垢,却,————他咬了下唇,好像这是他下意识思考的行为,点点头,“这到提醒我了,她身上还真有种和‘禁忌’惺惺相惜的感觉,不过,话说回来,她似乎更喜欢年纪大的人,这一点,又和‘疯狂’’放肆‘蛮接近,确实适合我那东西,我其实蛮好奇的,更是她————”这时,淳粹又往可以耳朵边凑了点儿,笑着,更浓,声音,却更小,————红旗后面的没听见,反正,就感觉可以捏着自己的手越来越紧,这————好像也是一种愤怒?!     
  淳粹在他耳边说完,后退一步,象个孩子,看着可以————红旗觉得,他这个表情到蛮像有时候的自己,等着看他人的脸色,从而,取得某种欢愉,
  可以呢,
  始终没说话,
  红旗觉得,如果自己此时和淳粹一个战线看可以,真的会很失望很失望,完全不能“从他人的痛苦中获得欢愉感”嘛,可以,真的很会气人!他坚决不让你得逞!
  红旗是很失望的,至于淳粹,好像并不失望,不过,眼底的“浓艳”更甚!当然,别人或许看不出来的,红旗个敏感东西又着意着意兴趣观察加猜测,所以,瞧的“兴味怡然”。
  “再见。”
  这句是对红旗说的,人走了。而我们可以同志始终象注视着个陌生人,一言不发,直到他的车走远了,才牵着红旗继续走,
  “蠢,”   
  他哼了声,
  红旗还觉得奇怪,看向他,可他也不理她,而是从荷包里拿出一支很小巧的手机瓣弄着,接着,就听见————
  “你以为我送她那东西?————这到提醒我了,她身上还真有种和‘禁忌’惺惺相惜的感觉,不过,话说回来,她似乎更喜欢年纪大的人,这一点,又和‘疯狂’‘放肆’蛮接近,确实适合我那东西,我其实蛮好奇的,要是她————”后面声音小了些,可是还是能隐隐约约听见,“也吃了麻果,会不会更美?你知道,我见到她的感觉是什么吗,生命是一场狂欢!可是,后面还有一句,这狂欢却是无望的、易忘的、虚妄的。尤其,是她和童希滔在一起时————真的很美————”
  了眉头,这时,可以看向了她,
  “看吧,我说那照片是祸害吧,”
  “他怎么看到的,”
  就见可以不慌不忙收好手机放进荷包里,
  “宠红旗,你要时时刻刻记住,你很能惹事儿,而且,你不会每次都这么好运,以后想玩儿,要动动脑筋,”
  嘿,红旗同志此时蛮“受教”咧,她还真憨憨地点点头,“记住了,”这下,到把可以搞笑了,
  “记住就好。忘了你为什么要嫁给小成?不就是内参网上那几张照片,他老头儿是北京卫戌副司令员,点到那几张照片了也不是不可能,就是,这事儿,看来是影响不了你多少了,童伤心他爸————”     
  怎么看怎么觉得可以这表情到有点点————幸灾乐祸看好戏的样子?
  “童叔叔怎么了?”红旗真的紧张了!
  可以睨着她,“你还真是对年纪大的有感情咧,”
  红旗就望着他,也不脸红,也不否认,就望着他,
  可以松开她,嘟囔了句,“人总是要老的,”
  红旗也不知道什么意思,却见他掏出手机接着说,
  “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都市言情
完本都市言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