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都市言情 > 特战之王 > 章节目录 第二章:复活
《特战之王》

章节目录 第二章:复活

作者:小舞 字数:5098 热度:33

九月份,天都的气温虽然依旧不低,可伴着海风,入夜之后已经变得凉爽起来。

天都就是长岛。

长岛决战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似乎所有人都忘记了长岛的名字。

这里成了天都,神的天都。

东岛最新印刷的地图上,天都二字取代了长岛。

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天都炼狱也开始逐渐掌控东岛的特战系统,所有的手续都在交接。

宫本真一死后,流火宫少宫主不知火舞投靠天都炼狱,如今已经成了流火宫的宫主,而他们的加入,让神掌控神风部队变得更加的得心应手。

在货币战争中一败涂地后,东岛死寂的犹如一潭死水,可在有心人眼中,东岛却几乎每时每刻都在变化。

神秘至极的天都炼狱,千疮百孔的东岛,灾难之下,两者正以不可思议的速度融合在一起,最终变的不分彼此。

军师觉得自己就像是所有事情的见证者。

他现在就住在天都炼狱临时的总部内,守护着李天澜。

这里距离那位神秘的神太近,近到了他甚至可以听到神的每一个决策,感受到那一个个决定为东岛带来的颠覆性的变化。

军师没有离开天都。

他暂时也没有得到想要的休息。

反而是圣徒做完了自己的事情之后,先一步回到了中洲。

圣徒已经从最巅峰的半步无敌境高手退到了惊雷境巅峰,根基愈发稳固的同时也意味着他战斗力的下降,如此以来,守护李天澜的任务就落在了军师的身上。

军师这些天看到了很多。

如果没有意外的话,轮回宫即便和天都炼狱继续合作,这恐怕也是他唯一一次近距离观察这个势力的机会。

这也让军师越看内心就越是凝重。

神这些日子以来做了很多事情。

其中军师能够隐约感觉到,有些事情就是针对东岛的。

天都炼狱如今虽然掌控了东岛的特战系统,但也不可能利用东岛的人去做针对东岛的事情。

这才是最让军师觉得战栗的地方。

因为自始至终,无论是破晓,还是黎明,亦或是凤凰,三个人一直都呆在这里。

神本人基本上也没有离开过。

那做那些事情的人,到底在哪?

如今看来,随着时间的推移,神手上的可用之人似乎越来越多,做事情也越来越轻松,无声无息中,军师可以轻松的感受到那股庞大的隐藏在黑暗中的力量。

不为人知,却无往不利。

以整个东岛的特战系统为筹码。

轮回宫成全了神,但一个看上去似乎过于强大的天都炼狱,真的符合轮回宫的利益吗?

看着窗外静谧的夜色,军师一动不动,内心几乎压抑的无法呼吸。

“在想什么?”

一道声音突然在军师身边响起,听上去柔和而温润。

军师早已习惯毫无征兆出现在自己身边的神,他平静的摇了摇头:“没什么。”

神哦了一声,他没穿着那一身黑色的斗篷,也没拿着那把狰狞的死神镰刀,一身休闲装的他站在那,给人唯一的感觉便是平和与真实。

“今天是最后一天了。”

神突然说道。

军师神情顿时一凛。

最后一天!

此时距离长岛决战已经过了大半个月的时间。

军师却一直没见过李天澜,也不知道他的具体情况。

李天澜就停在军师所在的别墅,但神却下了严令,任何人不得打扰。

军师只能在外面守着,什么都做不了。

神基本每天都会来一次,停留的时间逐渐从最开始的三五个小时变成一两个小时,在变成几十分钟。

到如今。

这是最后一天了。

“天澜会醒?”

军师内心激动,眼神也有些敬畏。

神可以救李天澜,这他很早之前就知道。

可李天澜当初是真的已经没有了生命迹象,如果今日李天澜能够醒过来的话,那就等同于复活。

这是和等手段?

“你想他醒过来?”

神的表情有些古怪的问了一句。

军师内心激动,却仍然不是冷静,认真道:“我只是想让他恢复。”

“想要彻底恢复,那现在便不能醒,还差一样东西。”

神似乎想到了什么,眼神中也多了一丝冷意。

“什么东西?”

军师深呼吸一口问道。

“一朵花。”

神淡淡说道:“所以今日之后,你要带着他离开这里。那朵花已经开了,就在中洲临安,青云寺。”

“青云寺...”

军师默念了一遍,表情有些惊异:“无为大师那?”

神转头,深深的看了一眼军师,他的目光仿似可以穿透一切,最终,他轻轻笑了起来:“你知道那个地方?听你的语气,你似乎还去过那里?军师...军师...”

他摇了摇头:“轮回十二天王大多有迹可循,就算是圣徒,如今的身份在我眼里也不是秘密,倒是你,我从来没听说过你,你到底是谁?”

“你呢?”

军师的眼神有些意味深长:“你又是谁?”

“我自然是神。”

神的语气淡漠。

“我自然是军师。”

军师一样的淡漠。

神不再多说,转身上楼,走进了李天澜的房间。

军师在外面默默等着,计算着时间。

时间很快。

这一次不到二十分钟,神已经重新走了出来。

“去找那朵花。”

神看了看军师,眼神有些复杂。

那朵花。

那朵无法形容的花...

当年他如果也能有那朵花的话,今生又怎么会无望真正的无敌境?

可惜他当年没有。

于是今生再不能前行。

神的身影逐渐消失,毫不留恋。

他当年虽然没有得到那朵花,但却得到了多年的时间。

事实就是如此。

他就算得到的不够,那也够了。

......

军师的身影冲进了李天澜的房间。

房间里的摆设极为空旷,完全没有任何的家具,最中间的位置上,摆放着一个极高的冰棺。

冰棺看上去并没有什么不同的地方,可周身却散发着一种与众不同的异香。

李天澜就躺在冰棺之中,被棺里一些若隐若现的白雾笼罩着。

他一身白衣,脸色红润。

胸前那道穿透心口的剑伤已经消失。

猩红的天罚。

银色的秦时明月。

断成了两截的人皇跟着他一起放在冰棺中。

李天澜双手交叉,手里握着一片古老的铜镜。

那是东岛的镇国神器之一八咫镜。

可此时八咫镜镜面上已经出现了一片又一片的裂缝,仿若有形之质的气运化成了一缕又一缕白色的雾气将李天澜包裹起来。

军师有些迟疑,犹豫了很久,终于伸手触动了前方的冰棺。

冰棺顿时开裂,棺材内所有的雾气刹那消失。

棺材变成了一块又一块的碎冰落在地上,瞬息消散无踪。

李天澜的身体下坠,被军师一把抱住。

军师有些迷茫的看着李天澜,心想这他妈算怎么回事?

李天澜面色红润而健康,他依旧没有呼吸,但心脏却开始不停的跳动。

“门外有车送你们去机场,专机已经安排好了,带上他的东西,走吧。”

神的声音似乎从很远的地方传到了军师的耳边。

“谢谢。”

军师恍然回神致谢。

无论如何,李天澜真的能活的话,整个轮回,整个李氏,都欠神一声感谢。

神沉默了一会,淡然道:“替我转告你们秦总,如果东岛一战只是开端,只是她所说的小场面的话,那么我很期待接下来的合作。”

军师收拾好了李天澜的东西,带着李天澜离开。

他没有回应,也无法回应。

按照计划,东岛之谋确实只是开端。

但问题是,长岛决战已经过去大半个月。

李天澜至今未醒。

秦微白同样是至今未醒!

......

天都炼狱提前安排好的房车在视线中越来越远。

神站在自己别墅的阳台上,看着车辆消失,最终变成一个小黑点。

一身紫色宫装的东岛内亲王紫夜乖巧温柔的依偎在他怀中,跟他一样看着远方的那个小黑点。

“他们走了。”

视线中的黑点彻底消失。

紫夜动了动身子,吐气如兰的小声道。

神嗯了一声。

“我们睡吧...”

紫夜的声音愈发娇弱,身体似乎也有些发软,她是皇室的最美的美人,如今从女孩变成了女人后,浑身上下更是散发着一种很矜持柔弱的魅力。

“我今天可以的,也许...”

她红着小脸:“今天也许可以成功...”

神笑了笑,一把抱起了紫夜,大步走向卧室。

紫夜乖巧的搂着他的脖子,侧头咬着神的耳朵:“你喜欢男孩还是女孩?”

“当然是男孩。”

“他...今后真的会成为东岛的皇太子吗?未来会是...”

“嗯。”

“我...我连宝宝的名字都想好了。”

“就叫华武。我早就想好了。”

华武。

神的第一个儿子是华武。

但华武死了。

他的第二个儿子,也要叫华武。

他当年没有得到那朵花,但却得到了很多年的时间。

无论那位老和尚是不是有过偏袒。

神终有所获。

......

天地间黑白即将交替。

军师带着李天澜走过最深沉的夜色,走上了青云山。

无为大师就坐在青云寺门前。

大师在看花。

曾经在网上闹的沸沸扬扬的仙境已然不复存在。

白雾已经完全消失,山上所有的花草树木彻底枯萎。

扩散的气运带着满山的生机在极度的压缩,凝结了无为大师的血液,最终开出了花。

只有一朵。

一朵闪烁着各种光彩的花。

军师在很远的地方就看到了那道娇弱却生机勃勃的鲜花,但直到走进,他才看到了无为大师。

无为大师一身鲜亮的袈裟已经变成了挂在身上的布条,鲜血侵透了袈裟,他的发丝苍白,脸上全部都是皱纹。

在黑夜里,大师一动不动的坐在那,就像是一尊没有任何生命迹象的雕像。

军师被吓了一跳,迟疑了下,才语气尊敬的问道:“无为大师?”

大师抬起了头,双眼暗淡无光,嘴角却挂上了一丝笑意。

从长岛决战到今夜。

这是他第一次有动作。

“摘。”

他语气轻缓,看着面前的花。

军师看着大师身前的花朵。

这就是神所说的那朵花,没有叶子,没有花蕊,只有闪烁着虚幻色彩的花瓣。

“这花...”

军师小心翼翼的摘下来,有些疑惑。

“这不是花。”

无为大师疲惫的摇了摇头:“这是龙脉。”

军师手掌一抖,差点将手里的花扔在了地上。

中洲真正顶级的大人物都隐约知道,中洲龙脉在将近二十年前就已经完全消失了,军师也知道。

他从来没想过,这多看起来不凡的花竟然就是所谓的龙脉!

这一朵花,代表着多少的气运和生机?

军师完全无法想象。

“龙脉不全。但救这个年轻人足够了。”

无为大师咳嗽了一声,声音沙哑道:“你们老板还好?”

军师犹豫了下,他知道眼前的大师可以算是老板的义父,而且对方的状态确实不太好,因此他实话实说道:“老板在长岛决战当夜昏迷,至今未醒。”

无为大师沉默下来。

就在军师认为大师已经睡着甚至是死去的时候,苍老的叹息声才轻轻响起:“痴儿...”

最是痴情人,最绝情。

最是绝情。

隔着夜色,无为大师看向远方,似乎一眼万里。

“替我转告她一句话。”

无为大师轻声道。

军师心想这一天怎么都让自己传话?不过他还是认真的点点头:“大师请讲。”

“你不是你,他不是他。何必执着?”

无为大师淡然道。

军师没有听懂,但却认真的记了下来。

他看着手上这多龙脉,似乎有些为难。

“给他吃下去。”

无为大师轻声道:“然后把他放进大殿就好。”

军师嗯了一声,有些颤抖的手掌将难以想象的气运一瓣一瓣的扯下来,喂给李天澜。

花瓣共有九片。

都放进李天澜嘴里后,军师看着面前的无为大师。

“大师请。”

他伸手,伸向无为大师背后的寺门。

无为大师却摇了摇头,他笑得愈发安详。

“我不能动。”

他说道:“你去。”

军师有些错愕,欲言又止,最终还是问了出来:“为何不能动?”

“因为我还要等一会。”

无为大师咳嗽一声:“快去,抓紧时间。”

军师再不敢耽搁,抱着李天澜,快速走进了大殿。

大殿里同样放着一个冰棺。

军师将李天澜放在冰棺里,想了想,又走出了寺门。

无为大师咳嗽的更厉害了。

看到军师走出来,他只是摆了摆手,连话都说不出来。

“大师...要不要去医院?”

军师有些担心的看着面前的老和尚。

当年他第一次以私人身份走进青云寺的时候,运气很好的见到了无为大师。

那个时候他还不是轮回的军师。

但无为大师却给予了他很多的指点。

这份情谊,他一直都不曾忘记。

“不必了。”

无为大师咳嗽了一阵,再次平静下来。

“接下来,就是等。”

等?

军师有些疑惑,但他还没来得及去问什么,浓重的夜色瞬间充斥了无尽的明亮。

那不是光。

而是雾气。

茫茫白雾无声无息的在寺门中的大殿里面涌动起来。

白雾越来越浓,顷刻间笼罩了一切。

军师的眼中,无为大师在消失,身影完全被雾气笼罩,两人相隔不到两米,此时竟然却什么都看不到。

白色的雾气逐渐的变浓。

无为大师身前已经没有了花。

但花的根茎却还有着残留。

在两人看不到的时候,花朵的根茎开始点点消失,最终归于大地。

整个青云寺似乎一下子有了活力,缤纷的色彩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整个山头扩散。

代表了茫茫气运的白色雾气在空中翻滚旋转,以近乎疯狂的姿态冲上高空,再次涌入寺门内的大殿。

大殿之中到处都是白雾,遮盖了佛像,熄灭了青灯。

有破碎的声音响起。

古老的冰棺在一点一点的破碎消散。

当所有冰棺彻底消失。

当李天澜的身体浮空即将下坠的刹那。

浓浓的雾气中。

万里之外,秦微白和李天澜同一时间睁开了眼睛。

寺门外。

漫山花开。

...

(提前汇报下...我要请两三天假,最近几天真的遇到了一些问题。事情很多,解决不了,更新就一直不稳定。特战我写的很认真,所以每一章时间都很长,又不想水,所以...最近几天是真的有些混乱,请两三天假吧,事情解决了之后在更新,希望兄弟们理解下。这几天要是有时间,我尽量写,估计够呛...请假就在这里吧。不发作品相关了...)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都市言情
完本都市言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