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职场校园 > 神雕外传 > 分节阅读_2
《神雕外传》

分节阅读_2

作者:阿育公子 字数:4824 热度:22
>   东邪黄药师的名讳,金轮还是听说过的,以他现在的实力,他是没有十足的把握打败眼前这个人并夺走般般若心经的。正当他低头沉吟之时,霍都已经抢先出手,宝剑直指黄药师面门而来。就听黄药师一阵阵刺耳的冷笑,只将手中玉箫轻轻一摆,硬生生磕飞了霍都手里的剑。“啊!”霍都大叫一声,低头看了看几乎被震裂的虎口,惊讶不已。
  “我想黄岛主一定是误会了!我们这就走!”金轮说完,示意达尔巴和霍都。“站住,交出解药!”一个不大的声音,但却很坚定。正是完颜逸,此时正冷冷地在看着他们。“不错,人都这样了,你们怎么也要交出解药才能走!”黄药师一把抓过霍都,两眼如电,不做退让。
  “黄岛主,这解药,现在是没有,他所中的是七盅断魂丹,解药可以说有,也可以说没有。只能用三十年一开花天山七彩雪莲和无忧草。别无他法。不过黄岛主你精通医理,或许还有其它的解毒方法。老纳言尽于此,就是你们再留也别无他用。今天我师徒技不如人,也没什么好说的了。”金轮说完带着徒弟头也不回地朝门外走。
  不愧是一代武学奇人,听了金轮的一番话,黄药师竟然没有再去追他师徒的意思。一场危机就这样化解开来,众人也都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见父亲的挚友出面化解困境,莫雨轩过来欲向黄药师施礼,却只觉得眼前一黑,竟昏倒在黄药师的脚下。
  入夜,莫雨轩昏昏沉沉地醒过来,听到窗前完颜逸与黄药师的对话。“黄伯伯,真的没有别的办法了吗?二师兄和雪儿都不能有事的!要不,师父会受不了的。”“哼!这也都是你那个笨蛋二师兄自已找的!”虽然嘴上这么说,但还是能看出他眼中的惋惜之色。“想运功逼出那小姑娘体内的剧毒,结果怎么样?害人害已!他太小看那毒的厉害了!可巧我的九花玉露丸只剩下一颗了!现在的结果,小子,你说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黄前辈,您一定要尽力救我女儿啊!至于我,早在五年前黛丽病逝的一刻就已经随她去了!您就别再犹豫了!”说此话时,莫雨轩眼中闪过一丝莫名的伤感。黄药师心头一凛,自已何偿不是在阿衡死去的那一刻也随之而去了呢!“哇”地一声,里间传来莫雪儿的哭声。“爹,逸哥哥!你们在哪儿?怎么这么黑?雪儿什么都看不到了!雪儿胸口好痛啊!”txt电子书分享平台 书包网

第四章
屋外三人对视一下,知道事情已经严重了!虽然是黑天,但屋外的烛火却是通亮的。“黄前辈,您还犹豫什么?我和黛丽只有雪儿这一个女儿啊!”黄药师叹息着点了点头,是啊,天下所有的父母都会为了子女舍去性命,又何止莫雨轩一个呢?
  雪儿的眼睛还是没有保住,由于毒素已经漫延到眼部,她已经看不见了。窗子开着,莫雨轩似乎看到了爱妻黛丽那美丽的身影。凝脂般的皮肤,酒红色微卷的长发,和那双湖蓝色的眸子。含笑闭上了双眼,没有一丝痛苦地离开了这个世界。
  听了完颜逸讲起这些,公孙启心里懊悔不已。身为鬼教首席大弟子,却为了自己的儿女私情,没为鬼教做出一分贡献,还连累师父的独子惨死。“师弟,为兄回来晚了!师弟啊!”公孙启扶棺痛哭,却听身后一个冷冷的声音道:“人都已经死了,不商议后面的事情,还在这里哭天抹泪,还不如你那个十岁的娃娃师弟。”
  公孙启回头看去,见一个手持玉箫五十左右岁的汉子正立于门口。“黄伯伯!”完颜逸朝门口抱拳道。“东邪黄药师?”公孙启心中暗道,其实从他的衣着打扮和逸儿的叙述,公孙启已经猜出了八分。“黄前辈!”公孙启毕恭毕敬。“你就是老莫引以为豪的大弟子公孙启?原本以为是如何了,却没想到是个婆婆妈妈的人。既然你是大徒弟,那好,你师父五天后出关,这出殡的大事是三天后还是七天后呢?”
  公孙启略一沉吟,道:“黄前辈,师父只师弟一个儿子,虽然伤心,但见得最后一面总比见不到好。还是等师父出关后再做定论为好。”“嗯!”黄药师赞许地点了下头,转向完颜逸道:“你说呢?”完颜逸道:“大师兄说的不错,这件事是瞒不了的。就依大师兄的意思。”
  七天后,一轮淡金色的满月挂在当空。雪儿哭了一整天,已经睡了。后花园的梅树下,莫问途与黄药师正对饮相谈。“哎!”只听得一声长叹,莫问途放下酒杯,仰起了头。只几天工夫,他便白了不少的头发。“莫兄,节哀!希望你别怪我放走了金轮那个番僧!”“哪里的话,其实,若没有药师兄出手,我这西域鬼教怕从此绝迹于江湖了。我只是叹我,想我老莫,幼年父母双亡,中年丧妻,老来痛失爱子,怎么这天下最悲的三件事都落在我的头上了呢?”黄药师劝道:“莫兄,其实,你也不必太难过,其实,你还有自己的骄傲。”
  “你是说启儿和逸儿?”莫问途眼前一亮,“是啊。我真是有点嫉妒你怎么有这么两个出众的弟子。公孙启沉着干练,那个小逸儿,真是个练武的奇才,一点就透,真是太对我的脾气了!”“逸儿?药师兄,如果你知道逸儿的父亲是谁,可能你就不会说出这话了。”莫问途似笑非笑。“谁?这和我喜欢逸儿有什么关系呢?”“完颜康,那个你们中原武林都公认的肖小之人。”说着话,莫问途斜眼漂了黄药师一下。
  “我当是什么!这个完颜康,在我看了除了要害我的宝贝蓉儿之外,也没什么!各为其主罢了!什么肖小之人,全是那些正派人士的狗屁理论!莫兄,你不也不这么认为吗?我说这个小逸儿怎么这么沉着机灵,原来如此啊。不说这个了,来来来,我大老远跑到你的老窝可不是听你这些的,我要见识一下你的鬼影神功究竟到了何种地步了。”说着,黄药师放下酒杯,玉箫横于手中。“哈哈哈哈!药师兄,当心了!”长夜当空,一阵阵电光火石,继而便是那阵阵爽快的大笑。
  春去秋回,时光飞逝。转眼又是八年,花园的梅树长粗了许多,绣楼里传来阵阵古琴声,梅树下,一个一身黑衣的少年几乎和一团剑光搅在一起。一套剑法下来,气不长出,只是额头渗出的一丝细汗,更显得他的面如冠玉。收住剑式,他朝着绣楼上微微一笑。
  莫雪儿已经十七了,继承了她娘亲的容貌,白细的皮肤,酒红色微卷的长发被白发带轻轻系在脑后。一双湖色的眼睛虽然看不见东西,但却清澈如水。五年前,莫问途便不许完颜逸再上绣楼了,虽然每天吃饭的时候两个人都还能相见,但当着老莫的面,说话的机会少之又少。逸儿只得借口每天在梅树下练剑,才能透过二楼开着的窗子看看雪儿。而雪儿也会在完颜逸练剑时弹上一曲,借琴声轻述着心事。
  “完颜右使,小姐送碗冰糖雪梨,你润一下嗓子吧!”从楼上跑下一个十五六岁的小丫环,递过一只青瓷盖碗。“啊,谢谢你!”完颜逸接过一饮而尽。小丫头抿嘴笑了笑,接过盖碗不说话了。正这时,有个教众跑来道:“右使,教主有请!”“噢!知道了,我马上就到。”说远,转身朝着小丫头道:“告诉雪儿,这几天风大,别开窗子了,她身子弱,别着凉了。”
  “师父,您在吗?”完颜逸礼貌地敲了敲门。“是逸儿吧?进来!为师有要事找你。”莫问途一脸惊喜地打开门,把完颜逸迎了进来。“师父,看您的表情,应该是有什么喜事吧?”“不错,逸儿,我叫你来就是为了这事儿。你知道吗?雪儿的眼睛有救了!”莫问途捋着一把花白的胡子含笑说道:“为师这次去天山,发现原本三十年才开一次花的七彩雪莲在今年冬月会开花。这可是千年难得的罕事。想来也是雪儿这孩子的造化。只要再到绝情谷取来与情花伴生的无忧草,雪儿就有救了。”
  “这是真的?实在是太好了!”完颜逸沉着的脸上也出现一丝丝喜气。“不错!这七彩雪莲可是疗毒的圣药,但也金贵的很,要吃刚摘下来的才有效果。当年,你的爹娘就曾经去找过它,可惜,机缘巧合没有得到。”“师父,您知道我爹娘的事情?”完颜逸大惊,这十八年来,从来没人提过自己父母有事情,他只当自己是师父收养的弃儿,却不曾想师父认得自己的爹娘。莫问途一怔,见话已经说出来了,便叹道:“既然话已出口,我也就不再隐瞒什么了,我和你的父母只一面之缘,却印像颇深。你娘是一个清丽脱俗的痴情女子,就像天山的雪莲一样,而你爹,”莫问途怔了一下,陷入了回忆之中……
  小屋里烧着暖暖的篝火,穆念慈裹着一件白色的狐裘披风不安地朝着不远处的山坡望去。“念慈,这兔肉烤好了!过来吃点啊!”一旁的公孙启拿着刚扯下的一块兔肉递了过去,看到她的表情,便已经猜到了八分,不由得悻悻道:“放心吧,完颜康不会有事的!”“公孙大哥,我……”穆念慈局促地想要解释什么,脸上却挂着一丝丝陀红。
  青色的月光映着雪光,显得格外的亮。山坡上立着两个同样高大的身影,一个魁梧,另一个略显修长。“六王爷世子,小王爷,知道我这个老头找你为了什么吗?”说话的人声音宏亮,“知道,莫老前辈是为了你师弟扎合尔的事来的。不错,扎合尔是我杀的,如果你想为他这个判教的逆徒报仇的话,我无话可说!”那个身材修长的年轻人说话不紧不慢,声音透着一丝丝寒气。
  “完颜康,看来你对我的底也查个清楚了!虽然我这个师弟和他的弟子金轮判教而出,但总是我鬼教内部的事情。如果你不给一个合理的解释,做了剑下鬼可别怪我!”说话间,一柄软剑已经挡在了年轻人的脖子上。完颜康冷笑:“当日我以为我妻子惨死打算给她下葬,扎合尔为报丧女之仇,劫走我妻的棺木,推下山崖。对我完颜康来说,两种人必须要死,一个是阻挡我成就千秋大业的,别外,就是对我深爱的念慈不利的人。如果有人伤害到念慈的一丝头发,我都会让他不得善终。而扎合尔这样做,无疑是自讨死路!就是事情重来,我也不会改变初衷,一样将他千刀万剐。”
  “嗯!”莫问途长吸了一口凉气,“好小子,你够狠!千刀万剐都做的出!而且为了一个情字,算得上是情种了!你这么和我说,真的不怕我也把你剐了?”“怕死,我就不是完颜康了!而且,莫前辈,如果你这位师弟还活着,估计你也不会放过他吧!西域鬼教莫问途,武功不在中原五绝之下,行事诡异。就算是死到你手,我也无憾了!”
  莫问途看着完颜康,突然仰天大笑,收回软剑,郞声道:“还算你小子的理由我这老头听着顺耳!从今往后,这件事到此为止!小子,你虽然够狠,但老头喜欢你这个性。好了,看来野兔已经烤得差不多了,我带了两坛上好的女儿红,回去和启儿,我们喝个一醉方休!”说完,朝着小屋的方向而来。“就依莫前辈!”完颜康紧跟其后,脸上露出了一丝狡黠的笑。
  “逸儿,你爹是我佩服过的少有的几个人之一,他机警,对你娘一腔的柔情却决不妇人之仁,若非造化弄人,想来这中原的天下会是另一番情形了。启儿这些年来一直郁郁寡欢,和你爹的死不无关系,而十几年前他每年去一回中原,都是想找到你娘和你的孪生兄弟,向他们解释清楚一切事情。”“大师兄知道我爹的死?”原本沉着的完颜逸忽地站了起来,“我爹是怎么死的?师父,大师兄有没有告诉你谁害死了我爹?他这些年来见到我时的种种,是不是也和我爹的死有关?”
  “逸儿,你在想什么?师父只能告诉你,你爹的死,是中了白驼山的蛇毒,至于他是怎么中的毒,你大师兄也不知道!而且,我今天叫你来,也不是为了这事。”莫问途有些恼意。其实,在心里,这件事上他是偏袒公孙启的,为了穆念慈,公孙启这样一个文武双全的人终身未娶,他替自己的爱徒可惜。
  “师父,逸儿失态了!逸儿想,逸儿想去一趟中原!”完颜逸回过神来,向师父施礼。“哎!”莫问途一声长叹,“我也正有让你去绝情谷的意思,原本启儿去绝情谷是最合适的,可是启儿现在闭关练功,自从你二师兄死后,他便不出鬼谷一步了。再者,如果可能,你娘和你的孪生兄弟也许还在人世。找到他们,你也就不用孤独了。我的‘黑风’给你,记得一定要在冬月前赶回谷里。知道吗?明天启程,还有什么事?”“逸儿想,逸儿想去绣楼看看雪儿。”说到此时,完颜逸不由得脸红了一下。书包 网 bookbao8.com 想看书来书包网

第五章
其实莫问途是明白完颜逸和莫雪儿间的微妙关系的,他本人也不是拘泥于俗礼的人,也认为他俩原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可是现在,雪儿的眼睛看不见,他又有些担心完颜逸日后后悔,害苦了雪儿一辈子。“好吧!我送你去绣楼!”莫问途说完,便朝门外走去。完颜逸也紧紧地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职场校园
完本职场校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