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职场校园 > 神雕外传 > 分节阅读_5
《神雕外传》

分节阅读_5

作者:阿育公子 字数:4801 热度:28
  “为江湖除害,我们也别讲什么规矩道义了!大家一起上!”却见后进酒楼那美貌女子边说着边拉剑上前。好个李莫悉,眼见七八个人把她团团围住,手中拂尘却没乱一点章法。倒是一边的年轻道姑头上已经见汗。这一细节在完颜逸看来,绝对是个突破点。想到此,却听得一声金属裂帛之声传来,一块手指大小的墨玉飞磺石直奔年轻道姑的面门打来。果不其然,那李莫愁见状,想出暗器阻止已经来不及了。说时迟那时快,电光火石的一瞬间,李莫愁的拂尘已经徒弟卷起,二人一同飞出圈外。
  眼见双雕不断在半空低桓,道姑略一沉吟,冷笑道:“真是大江后浪推前浪!今天贪道还有事,就此告辞了!”说罢,带上徒弟蹿上房坡,转眼就只剩下一个黑点。“喂,李莫愁,你别走,留下命来!”后来的两个少年拉剑欲追,却听完颜逸冷笑道:“你们还想追?我看还是替你们的父亲留下一脉香火吧!”“你!”其中一人剑指完颜逸,却见他眉头都不皱一下。“行了行了,小武哥!你快回来了!”那红衣少女不耐烦地说。
  “啊!不知道今天这大魔头为什么离开!反正能结识众位英雄,也是一件高兴的事!我叫郭芙,我爹就是鼎鼎大名的大侠郭靖,我娘是丐帮前帮主黄蓉!那大魔头一定是让他们的大名吓跑的!”说着,得意地昂了一下头。“是啊!我叫武修文,他是我哥武敦儒!我们是郭大侠的弟子!”两少年也是一副洋洋得意的样子。完颜逸不由得一皱眉,低头不语。
  “咦?杨大哥呢?”青衣女子四下张望,同行的黑衣少女和其她几人也同时找去,不知道何时,那个扮作蒙古军官的英俊少年不见了。“你们在找谁啊?我还不知道你们是谁呢。”红衣少女又开了口。“在下耶律齐,这是我妹妹耶律燕!那黑衣服的姑娘叫完颜萍!我们在找杨过!”却见那后进酒楼的少年说道。
  “杨过?”红衣少女面露愠色,不由得说话口气也变了。“那你呢?”她用手一指完颜逸,“你又是谁?怎么会我外公的弹指神通?”“我是谁?”完颜逸冷笑一声,抬头道:“原来是黄伯伯的外孙,黄姐姐的爱女!我这无名小卒,不过是有幸得到黄伯伯的指点。你可以叫我小叔叔啊!”“你!”
  “兄台可并非一般人物,如果我没猜错,你是,”青衣女子一报拳,话说到一半,却被完颜逸打住。“贤妹莫讲,你我心知肚明,这里有我不想见的人,不说也罢!告辞了!”说罢,转身离去。“真是和杨过一样讨厌!”郭芙恨恨地说道。青衣女子上前拉住那个微跛的白衣少女道:“无双,我们也该走了!”“你一定是表姐,是程英表姐!”她脸上露出一阵阵欢喜。青衣女子着点点头。朝余下几位施礼后转身和表妹离去。
  两人渐行渐远,却听无双好奇道:“表姐,那黑衣的年轻人是谁?听他话的意思你应该知道他是谁。”“表妹你也久闯江湖,难道没注意到他腰间的白玉罗刹牌?他一定是西域鬼教的右使完颜逸!”
  晕暗的烛光,一个布衣少年正对着一碗阳春面发呆,“姑姑,你在哪里?过儿想你了!”说罢,揣起碗狠命朝嘴里塞面。“有心事的话,吃面是不痛快的,来,我们一起喝酒,说出心里话怎么样?”抬起头,却见白天和自己一道打架的黑衣少年不知何时出现在眼前。
  “原来是你啊!今天多谢兄台出手相助!”布衣少年脸上带着一丝丝牵强的笑意。“杨兄何必客气呢!相见既是有缘,我对杨兄似乎有种很特别的感觉。”说着,完颜逸放下手中的酒坛,坐在了粗布少年的对面。“如果有心事的话,不妨一吐为快。”话语间,面前的两个酒碗已经被完颜逸倒满。
  “先自我介绍一下吧!在下完颜逸,来自西域!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应该在想人!”完颜逸边说边径自把碗里的酒朝着嘴里倒。“不错!完颜兄果然是个爽快的人!杨过能认识你这种朋友,真是三生有幸!”粗布少年也拿起酒碗喝了一大口,却呛得直咳。“真不好意思,从前没喝过这东西,让完颜兄见笑了!”杨过有些脸红,一股火灼般的感觉让嗓子很不舒服。“西域风沙大,气候又偏冷!那儿的人很小就都喝酒了!杨兄自便,不必陪我的。”说完,完颜逸又喝了一大口,静静的看着杨过。
  杨过聪明过人,他知道这个完颜逸是想给自己解心结,不由得长叹一声:“完颜兄说的没错,我是在想人,在想我姑姑!她被我气跑了!她是世上最疼我的人。”说着,一阵怅然。这时,小二端了一盘熏肉和一碟尖椒鸭肠上桌。完颜逸伸手夹了一片熏肉放在嘴里,接着说:“我师父有时候也会生我的气,老人家嘛!哄哄也就是了。”
  杨过一脸错愕地看了看完颜逸,“完颜兄误会了!我姑姑很年轻的,她还是我的师父。她一身白衣,貌若天人,原本我一直敬奉她,不敢有丝毫非份之想,可就在半月前,姑姑突然说不做我的师父了,要做我的妻子,我吓了一跳,于是她很生气地走了!”“嗯?”完颜逸放在嘴里的筷子停了一下,继而很平静接着说:“那你为什么不同意呢?”倒是一边的店小二愣了一下,连手中的菜也抖了一下。
  “你很意外吗?还是我们的话有问题?”完颜逸阴着脸回头看看。“客官,没没有。”小二的脸上渗出了汗。“也难怪他!有谁不觉得和师父做夫妻有背天理呢。完颜兄没被我的话吓到吧?”杨过说道。
  “这很正常啊。你情我愿围什么天理!杨兄,不瞒你说,我也在想一个人!这次来中原就是为了给她找治眼伤的药。他是我二师哥的女儿!师父也没看反对。什么有背天理,全是些庸人的想法!杨兄你很在意?”完颜逸的表情平淡无常。
  “不想完颜兄会是这种看法!好!和我杨过太投脾气了!虽然我不会喝酒,但还是要和你一醉方休!”杨过听言,心花怒放,端起了酒碗。“好,想我完颜逸,虽有师父疼惜和雪儿的柔情,却始终是孤儿。今天得一良朋,幸甚!先干为净!”说完,将碗中剩下的酒一饮而尽。“完颜兄也是孤儿?那我们更多了些共同点。”杨过叹道:“我还没出生,我爹就死了,是娘把我养大,十一岁时娘也死了!我甚至不知道我爹是怎么死的。”
  “看来我俩又一样了!来,再喝!杨兄,我有句话想问你。”完颜逸又给自已倒满酒,抬头看着杨过。“完颜兄有话请讲!”“如果你知道谁是你的杀父仇人,你会怎么样?”
  杨过放下手中的酒碗,仰天叹道:“我娘说过,我爹是个大英雄,如果让我知道是谁害死了他,我定会亲手杀了他!”完颜逸嘿嘿一笑,喝了口酒并不说话。“完颜兄,你觉得我的话很好笑?”杨过不解。“杨兄,在这点上我想我们的想法可能有所不同!杨兄很在意父亲是个大英雄吗?在下认为,不管他是英雄还是恶人,他始终是我们的至亲!也不管我们的仇人是好人还是坏人,他使终是我的至仇!我若知道谁是我的杀父仇人,我是不会轻易放过他们的!”说着,手指看似漫不经心地一下,底下的酒碗却已经少了一个缺口,桌上留下的是一小堆白色的细微粉沫。
  “哈哈哈哈!杨某惭愧!这点上我不及完颜兄洒脱!”杨过的脸色微微一变,旋而是一阵爽郎的笑声。“不说这些了!可能我这个西域来的粗人某些想*吓到杨兄!我们还是喝酒。”完颜逸差开话题,因为毕竟这是两个人共同的心病,喝酒的时候说起的确是大煞风景。杨过也顺着他的话题转到了别的上。
  后院便是客房,两个人喝到最后是把酒搬进客房里的。到底喝了多少不知道,最后两个人都是醉倒在地上到是真的。天快亮时,完颜逸内急醒来,揉着一跳一跳生疼的脑袋朝门外走去。“师父,收到了师弟的飞鸽传书。”隔壁房间的这个声音让完颜逸的醉意一下子飞到了天外。
  是那个和金轮一起的大个子和尚!他肯定了自己的想法,因为从小到大,莫问途在听力方面给他的训练让他超越普通人数十倍。虽然事隔八年,他依旧能够听出当初的声音。所谓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在这里遇到金轮,完颜逸下意识地扶了一下腰间的软剑。一个转身,来到隔壁房的窗下。西域鬼教最为得意的一是轻功一是龟息*。完颜逸的轻功,屋里人没有发现,同样,几乎没有的呼吸,连金轮这样的高手都没有察觉。
  “达尔巴,霍都都说了什么?”坐在床上打座的金轮闭着眼睛问道。“师弟说,在临潼关看到了,”达尔巴顿了一下。“看到了谁?”金轮的眼睛依旧是闭着的。“师父,霍都看到了玉面通判公孙启。”“公孙启?”金轮忽地站了起来,“不能啊!他才出关半个月。不可能走这么快的。”“没错,师父,师弟说公孙启是带着莫教主那个失明的孙女一起,昼夜兼程地往中原赶!还问您下一步怎么办呢。”
  “雪儿来了?”完颜逸心头一阵开心。“你告诉霍都,让他尽快赶往大胜关的陆家庄!现在最要紧的不是鬼教的人,而是中原这个武林大会!”
  达尔巴领命正要朝外面走,忽听金轮道:“等等!”“师父,还有什么事?”“我越想越不对,公孙启十年没来中原了,此次重回中原,难道有什么事吗?现在离大胜关的武林大会还有半个月的时间,我们还来得急,你通知霍都,让他继续跟踪公孙启,随时与我们联络。我倒要看看他来中原的目的。收拾东西,我们天亮就走!”门外的完颜逸心里冷笑,“老狐狸,你在想什么我会不清楚?一定以为我大师哥把般若心经带在身上了!看来他这一去,大师兄和雪儿是凶多吉少啊”
  想到雪儿,完颜逸不由得担心,她不会武功,又看不见,以大师兄如今的武功,自保绝对不是问题,但有雪儿在,就很难说了!想到此处,完颜逸下定决心跟踪金轮一道直至找到公孙启和雪儿。轻身闪过门口,完颜逸也很快回到了自已的房间。杨过依旧睡在地上,只是身上多了一条完颜逸醒时给他盖的棉被。
  “杨兄,在下有要事先行一步,虽未与你深交,却如同相识甚久!无论如何,半月后,大胜关陆家庄再聚!弟,完颜逸拜上!”提笔写下这张便条,完颜逸拿着包袱退出了房间。想到很快见面的雪儿,不由得嘴角露出一抹笑意。“杨兄,希望你早日见到你的姑姑!”
  天蒙蒙亮时,金轮师徒真的起身朝着临潼关方向赶去。完颜逸悄悄跟随,不觉间自已的轻功竟长进到连金轮都没有觉察的地步。这日,完颜逸跟着金轮师徒来到了一个不大小镇的小客栈里。“师父,师弟和我们约的是这里吗?”“不错,霍都说公孙启和那个丫头就在这小镇上,好像那小丫头还病了!”
  “雪儿病了?”完颜逸心头一凛,再无心等霍都的到来,放下饭钱就朝门口而去。镇上只有几条街,药铺更是屈指可数!就听一个熟悉的声音从前面一家药铺的门口传来。“老板,我要的红参到了吗?”随声而去,那个一身白衣的四十多岁男子不是公孙启是谁?“大师兄!”完颜逸压低了声音靠了过去。“逸儿?你怎么在这儿?”公孙启也没想到会在这儿看到完颜逸。“大师兄,雪儿病了?”完颜逸心焦地问。
  “先不说这个,要是雪儿知道你来了,病定会好了一半。”公孙启轻叹,轻摇了一下头。拉着完颜逸的袖子朝前走去。就这时,一个头贴膏药的青年男子一脸病容地从两个身边而过。完颜逸不由得回头看了看,难道会是他?“逸儿,你在看什么?和我回去见雪儿吧!”“好的!”心里虽然满是疑惑,但什么事在完颜逸心中都没有雪儿重要。
  不大的房间里散着淡淡的药味,莫雪儿坐在床边愣愣地盯着前面。若不是知道她已经盲掉了,人们只会以为这个雪样的少女只是陷入了沉思。“雪儿!”门开了,莫雪儿忽地站了起来。“大师伯,我们快走吧!只是偶感风寒,真的已经好多了!我要找逸哥哥,不要呆在这里。”“不准去,病好之前,你哪儿也不能去。”公孙启没说话,一个再熟不过的声音却传入了莫雪儿的耳朵。
  雪儿瘦了,苍白的小脸儿只剩下一点点。在路上,公孙启对他说的话更坚定了他要找到无忧草的决心。虽然莫问途用各种奇珍的药材,但如果这次雪莲和无忧草还是找不到的话,她体内的毒决不会让她活过三个春天。
  “逸哥哥,真的是你吗?我和大师伯没日没夜从西域赶来找你,我好想你!”几乎是跌跌撞撞跑过去的,没几步,便被拥入一个结实的胸膛。她对自己的病不很清楚,但那份憔悴带给完颜逸的却是彻骨的痛楚。
  看到雪儿嘴角溢出陶醉的笑,公孙启知趣地关上了房门退了出去。屋子里满是温馨的气息,莫雪儿身上温热的淡淡清香让完颜逸都不想放手了,真的希望就这样一直下去。
  “雪儿,我来喂你吃药!”不知道过了多久,完颜逸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职场校园
完本职场校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