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职场校园 > 神雕外传 > 分节阅读_9
《神雕外传》

分节阅读_9

作者:阿育公子 字数:4797 热度:25
逸便听到兵刃相碰的打斗声。完颜逸由后面一点点挤到前面,却发现与达尔巴打斗的布衣少年,正是与自己酒馆谈心的好兄弟杨过。金轮和霍都一旁观战,一副事不关已的样子。上首是陆冠英夫妇和一对中年夫妇。大厅内一众高矮胖瘦的英雄,最最惹眼的是一个白衣女子,当真是清丽脱俗。她和雪儿倒有几分相像!完颜逸心中暗自叹道:雪儿纯净似雪,眼前的白衣女子则清冷如冰。
  此时,杨过和达尔巴打得热闹,口里还唧唧呱呱地说着和他一样的藏文。完颜逸虽然听不懂,但他看得出,杨过和达尔巴打,功夫并不弱。又加上那一招声东击西地打乱达尔巴的套路,已经让那个藏僧有些头上见汗了。“少侠,打败这几个番僧!”“少侠,武林盟主绝不能让这个金轮法王得到!”一边的武林人士也在给杨过鼓劲。
  完颜逸微微一笑,也乐得在人郡中看热闹。杨过的招术越用越怪,达尔巴渐处下锋。又过了十几个回合,两人转身之际,杨过探左手,重重地拍在达尔巴的肩上。“啊!”地一声,达尔巴倒退了好几步,却见杨过脸上露出一丝诡异的笑。“过儿!”那白衣女子跑过来,眼带柔情。“姑姑!过儿没事儿!”
  一旁观战的金轮法王见徒儿败下阵来,不由得怒火中烧,忽地跳了出来。“好小子!看招!”说话间,手中金轮朝着二人飞去。就听嗤地一声,一颗墨玉飞磺石飞出正打在那金轮之上。“靖哥哥,难道是我爹?”最前面的中年美妇一高兴,竟然拉住了身边那男子的手。完颜逸心中好笑,乖乖,我哪来这么老的女儿?
  “人家已经打了一场了,你还想再打,是不是倚老卖老?要打,我陪陪你!”话到声到人亦到,却见一条黑影已经飞过众人落在当院!“完颜兄,是你?”杨过心中高兴,脱口而出。“杨兄,半月未见,看来你已经找到你姑姑了!可喜可贺啊!”完颜逸寒霜般的脸上露出了一丝丝笑意。“清丽不俗,杨兄,好眼光!”话一出口,杨过和那白衣女子的脸都不由得一红。
  “年轻人,我们这儿是在比武争盟主的,你来此做什么?”一旁的金轮法王见半路杀出个程咬金,不由得没好气地问。“哼哼,金轮师兄,看来你不记得小弟了!既然师兄好兴致来夺这个盟主,那小弟陪你玩玩儿!”金轮法王上一眼下一眼看着完颜逸,一身黑衣,领口和袖口镶着红边,头上带着黑白相间的骷髅带,腰间是白玉罗刹牌。“小子,是你?也好,打败你,得了般若心经也不枉来这儿一回!说吧,你要为谁争盟主?”
  “啊,对了,杨兄, 你为何人争的这盟主?”完颜逸转身朝着杨过微微一笑。“我?为我姑姑啊!”杨过说着,笑了笑。“那好,我也为龙姑娘争这个盟主,反正,这盟主由这如花般的姑娘做总比让给个秃驴好玩!来来来,应该叫你金轮法王了吧?哎呀几年不见,都成仙成佛了!我来向师兄你请教!”

第九章
几句话下来,惹得在场百十号人哄笑一团,金轮法王的脸更是红一阵白一阵。“好小子,那莫老鬼想必不能你教你耍嘴皮子的功夫,我今天倒要看看你这个小鬼有什么高招。”说话间,手举金轮与完颜逸战在一处。杨过护着小龙女往后退了好几步,大声关切道:“完颜兄小心!”而此时,完颜逸已经来不及和杨过说话了。一个转身,已经闪到了金轮法王的身后。
  高手过招,瞬间便知对手虚实,只几个回合,二人均是吃惊非小。金轮法王没想到,八年前那个乳臭未干的小娃娃,如今的功夫已经达到了这个境界,恐怕连达尔巴和霍都都不是他的对手了。而完颜逸也加了十分的小心,无怪当初东邪黄岛主曾说过金轮是个武学奇才,就算没有般若心经,过个十几二十年,他也可以同样悟出西域鬼教的镇教奇功,龙象般若功。看来今天这声恶战在所难免了。
  对于今天这场恶战,完颜逸心中的胜算把握并非十成,八年前,金轮法王的武功就已经到了很高的境地,这销声匿迹这么久,一定也没闲着。但一想到雪儿那双湖样清澈却什么都看不到的大眼睛,不由得他不去恶战金轮。但完颜逸有一点是吃亏,古来就有兵器一寸长,一寸强之说,完颜逸的软剑虽然使得密不透风,但金轮法王的*可谓独道非常,收发自如。 好几次轮尖都是贴着耳边飞过。看得杨过及在场英雄无不为他捏把冷汗。
  但金轮要在短时间内打败完颜逸也绝非可能。鬼教的无影神功转换身型于瞬间,让金轮防不胜防。“蓉儿,你能看出那个黑衣服的年轻人是哪个门派的吗?”上首那个三绺墨须的中年汉子对着他身边的中年美妇道。“应该是西域鬼教的,靖哥哥你注意到没有,那少年腰间的白玉罗刹牌,那是西域鬼教右使的信物!他叫这个大和尚做师兄,看来他们应该是同门。只是不知道这个少年为何辈份如此之高。靖哥哥,你要做什么?”见那汉子把手握在了剑柄之上,中年美妇的玉手轻握了一下丈夫的手。
  “蓉儿,这个小兄弟是为了我们出手的,看金轮法王武功不弱,那年轻人虽然实力不俗,但久了会处在下峰的!我想,”中年美妇微微一笑,“我的郭大爷,什么时候你开始不讲江湖规矩了?再说,你觉得他在帮我们,我倒觉得他们更像是窝里反,先看看再说。”“噢!”中年男子听话的放开了握剑的手。
  声音虽然小,但一旁的杨过却听得真而切真!不由得冷哼了一下。小声对小龙女道:“姑姑,你还有多少玉蜂针?”“我只带了五枚,过儿,怎么了?”小龙女不解。“完颜兄是我的朋友,看这情势,对他不利。一会儿趁那老和尚不备,我助完颜兄一臂之力。”杨过压低了声音和小龙女耳语着。小龙女点头,悄悄递过去五玫玉蜂针。
  此时,完颜逸粉白的俊脸上已见一层细汗。金轮法王面露得意之色,手下未免有些松散。借此机会,完颜逸手腕一抖,只是哧地一声,在金轮的袖口划出了半尺长的口子。“哎哓,小娃娃,老纳轻看你了!”此时金轮法王羞愧多于惊讶,在这么多武林人士面前,被一个毛头小子划破了僧袍,颜面扫地自是当然。
  “不管他们是不是窝里反,蓉儿,那少年至少现在帮我们,我不能不帮他!”郭靖说话间就要拉剑助阵,黄蓉见拦不住丈夫,不由得眼珠一转,轻轻呻吟道:“哎呀!”“蓉儿,你怎么了?”郭靖急道。“有些不舒服,靖哥哥,你陪陪我好吗?”“蓉儿,我扶你回房吧!”郭靖关切道。“不用了,靖哥哥,我们就在这里好了。”
  杨过在一旁目不转睛地盯着战局看,借着二人转换身位之时,高喝一声,“金轮法王,注意了 !”刹时间,五道寒光直奔金轮法王面门而来。杨过借势飞身加入战圈,又一柄寒光逼人的宝剑对向了金轮法王。金轮法王闪身躲过玉蜂针,冷冷一笑:“大江后浪推前浪,看来今天这些小娃娃老纳要好好教训一下了!”
  “金轮,今天你是逃不掉的!新仇旧恨我们一起清算清楚!”正此时,听门外有人说话,声音宏亮,中气十足。一个白衣服的中年男子已经立于门外,双眼布满血丝,手中银色宝剑上刻着‘寒光剑’三个字。正是玉面通判公孙启。此人的出现,让金轮法王不由得背生寒意。
  时光又回到了十八年前。绝龙岭上。
  “金轮,有本事冲我来,拿一个婴儿算什么!不怕被人耻笑?”绝龙岭下,公孙启由于着急,一张俊脸已经有些发青了,而岭上断情石处的金轮则一脸狞笑,他怀中的婴儿啼哭声时断时续。“哈哈,公孙启,你和莫老鬼害得我好苦!怎么?令郎在我手里,滋味不好受吧?把儿子还给你?行!拿般若心经换啊!”
  “金轮,你们师徒欺师灭补祖,盗走般若龙象功,还想要般若心经?别痴心妄想了,孩子如果有什么闪失,金轮,追到天涯海角我都不会放过你!”公孙启紧咬着嘴唇,面孔有些扭曲。“公孙启,爱子心切,任何人都可以理解,好啊,既然你这么说,那我金轮也不是不讲情面的人,只要你自断手筋,废了这一身武功,那我一样可以把令郎还给你!”
  断情石上的金轮不愧是武林中的老手,他明白公孙启是莫问途的得意弟子,若能借此先废掉他,对以后也是大有好处的。“好!你若真能放下孩子,我公孙启自当断去手筋,可我如何能相信你所说的话,你先放下孩子!”公孙启伸出双手,义正言辞。“哈哈哈哈,公孙启,你当我是小孩子呢?现在的情形由不得你选择,你若不先断手筋,我就把孩子扔下去!”金轮得意洋洋,把孩子高高举过头顶。
  “哇哇哇!”婴儿的哭声更凄厉了,公孙启好像看到了穆念慈绝望的脸和那满脸的泪痕和无助,心头如万剑穿过般疼。“好!我这就断掉手筋!”说话间,抽出腰间的寒光剑朝手腕砍去。说时迟,那时快,就在金轮万分得意之机,两只骷髅镖飞向他的手腕。“啊!”金轮下意识地身子朝后退去,手中的婴儿也应声飞出。公孙启剑交左手,一个飞身跃起牢牢抱住了婴儿。转头怒视金轮。
  金轮也是大惊,他并未注意到公孙启是何时手握两枚骷髅镖的。那看似文雅的外表下,功夫之高,着实出乎他所想像。不过此时公孙启身抱婴孩,就算功夫再高,也会有所顾忌。索性和他大打一场。想到此,金轮手舞*,跃下断情石。
  正如金轮所想,公孙启确有很大顾忌。左手抱着的婴孩用披风轻轻一裹,右手的寒光剑抵挡金轮的*。那*招招狠毒,公孙启的手臂和肩头都受了伤。打是耗不起的,公孙启突然想起这寒光剑是中空的,曾用来装断魂烟对付对手。一直以来,公孙启都不屑用此,但今天也顾不得许多了。但二人过招错身之时,按动剑柄处的机关,却见一股紫烟直奔金轮而来。刺鼻的辛辣之气夹着阵阵恶臭,金轮差不多背过气去。等再反映过来时,哪里还见公孙启的影子!
  越过一座小山坡,看着微落的红日,公孙启长长舒了一口。现在当务之急是早点回到念慈那儿,金轮是很快会找到那儿的。怀里的婴儿已经没了声响,公孙启忙打开披风,原来小家伙儿已经睡了,红扑扑的小脸儿没有一丝丝愁意。公孙启苦笑,他哪里知道刚刚经过的是一场生死之劫。
  如今二十年后又重新看到寒光剑和公孙启,不由得金轮背后一凉,当年他用了整整一年的时间,才把断魂烟的余毒清除干净。所谓仇人见面,分外眼红。金轮环视了一下四周,当前局势对自己来说已经没有任何有利之势。完颜逸,公孙启和杨过,即使自己打得过他们,所耗的体力也非比寻常,更何况还有郭靖夫妇。想到此,不由得冷笑道:“我当中原的武林大会都是何等的英雄,却原来是想以多压少,这样的英雄会不参加也罢!达尔巴,霍都,我们走!”说罢,师徒三人朝门外走去。
  “金轮,我们的帐还没算清楚,你就想走?”公孙启冷笑。“公孙师弟,我师徒三人今日都是苦战,你若此时取胜,胜之不武!若你真想清算老帐,十天后,十里外的乱石坡见!”“公孙先生,和这种人不必讲江湖规矩的,杀了他为武林除害!”一边的黄蓉用手一指金轮师徒,声音虽娇,却让人透着丝丝寒意。书包 网 bookbao8.com 想看书来书包网

第十章
“公孙伯伯,真的是你?我是过儿啊!”一边的杨过也认出了公孙启,声音略颤地说道。“金轮,相信你也不是违信之人,好,十天后,我在乱石坡等你。”公孙启说着,闪出门口,放走金轮师徒三人。众人唏嘘不已。“过儿?真的是你?这十年来,你过得可好?”
  故人见面,让公孙启不由得感怀在心想要上去多聊几句,这时,却见郭靖走上前来:“过儿,今天若没有你和这两位朋友,真不知道如何收场!郭伯伯这里谢谢你了!”杨过微微一笑:“哪儿的话,郭伯伯!其实今天若没有公孙伯伯和完颜兄,什么结果过儿也不好说!啊,对了,这次杨过又欠了完颜兄一个人情!”
  “西域鬼教的左右使!双绝的威名在中原如雷贯耳!今日承蒙出手,中原武林都要对二位说声谢谢了!”这里一个银铃般的声音从郭靖身后传来,却见黄蓉一脸笑意地走了过来。“想必这位就是黄姐姐吧?虽然我和黄伯伯只一面之缘,但他来西域的几天总是提到你!小弟向姐姐请安了!”
  黄蓉俏脸微红,这个年轻人的弹指神通一定是父亲当年在西域所授,想到刚刚自已一时兴奋脱口说出的话,多少有些懊丧。“先别说这些了,来,过儿,和龙姑娘还有这两位朋友一道坐上首的桌子,你就挨着我坐,这些年郭伯伯有好些话要对你说!”郭靖一直拉着杨过的手,亲热之情溢天言表,这惹得隔桌的大小武兄弟和郭芙老大的不高兴。
  几人落座后,群雄又议论开来,听一个高瘦之人道:“黄帮主,当前大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职场校园
完本职场校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