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职场校园 > 神雕外传 > 分节阅读_14
《神雕外传》

分节阅读_14

作者:阿育公子 字数:4799 热度:40
了这一天。
  “老人家,能告诉我当年的事情吗?”完颜逸语出镇定,但泪却不由自主地掉了下来。生平第一次流泪,完颜逸觉得眼泪的味道和他现在的心情一样,酸涩难当。店主看着完颜逸,转身从柜里拿出了一件大氅递给完颜逸:“小伙子,先换下衣服,喝杯热茶。”
  “说来,也快二十年了!我姓陈,记得那年的上元节,雪下的好大!我家就在嘉兴城外的一个小村子。那时我老娘还活着,她是个吃斋念佛的好心人……”老人说着,陷入了回忆。
  “开门,有人在吗?开门啊!”一阵阵急促的敲门声,吵醒了刚刚睡下的陈家母子。门外传来一个女子气喘嘘嘘地声音。“儿啊,去看看,这么晚了,是谁啊?”陈老太披衣下床,儿子陈贵打开门,却见一个十*岁的美少女一头跌了进来。“姑娘,你,你怎么了?”别看陈贵二十多岁了,却还没娶媳妇。猛地一个少女跌进来,也不由得下一跳。却看她衣着还算上成,却满脸的泪痕。
  “大哥,我,我用这件披风,还有,还有头上的首饰,换你一张旧草席,和一套旧衣服!求您了,我,我只有这些了!”少女语无伦次地说着。“姑娘,究竟是什么急事啊?先进来暖一暖再说啊!”好心地陈好太边说边让这少女进屋。“老人家!我的亲人,最亲的人马上就要死了,可天太晚,城门关了,我买不到棺材!满天都是乌鸦,我怕,我不想他被吃掉,求您了,只要一张草席和这个大哥的一身旧衣!”
  陈老太回头看了看眼前一脸泪痕的少女,“姑娘,如果不嫌弃,就把我那口棺材用上吧!只是那棺材还没来得及漆,怕委屈了你的亲人!”“老人家,我怎么感谢您呢?这,这披风和首饰,都是您的了!”少女边说边往下摘首饰。“姑娘,我老婆子都这把年纪了,也用不上这个,所谓帮人等于帮自己,银子还是留到该用的时候吧!贵儿,你叫上人和这姑娘去一趟,一个弱女子,也怪可怜的!”
  “是,娘!”陈贵应声出去,不一会儿便叫了三四个壮汉回来。此时,陈老太已经找出了陈贵的一身较新的衣服,递给那少女。“姑娘,我们可以走了!”“多谢这位大哥了!”少女含泪说道。
  走了近一个时辰,来到了一座破庙。陈贵知道,这是铁枪庙。门外阵阵鸦鸣,少女冲进去,一个年轻人正面色铁青地躺在贡桌下。“醒醒啊,你不能死啊!你醒醒!”少女哭着摇动着那个年轻人。年轻人微微睁了一下眼睛,看到了陈贵等四人抬的白茬棺材,自嘲地一笑,微弱地说道:“好妹妹,你终究没让我葬身鸦腹!我,我谢谢,你!”声音越来越弱,最终眼角流下了一滴清泪。
  “姑娘,他已经流下了伤心泪,估计是差不多了,你的亲人叫什么?我们也好为他立块墓碑啊!”陈贵好心地提醒着那个少女,却见少女擦了擦眼泪,拾起地上的树枝,规规整整地写了个完字,猛地一晃头,将地上的字划了个干净。“大哥,他是死在仇家手里的,若立了坟头,我怕有人会让他死后都不能安宁!麻烦大哥帮他换上干净的衣服!我和另外几位大哥就在外面等着。”说完,和另几人抬着棺材出了庙门。
  “我当时还在奇怪,那姑娘和年轻人不是夫妻?要不,怎么可能妻子不去给自己的男人换大殓之服,而要假手于一个外人,直到三个月后,我才知道,原来那人年轻人的妻子真的不是这位姓秦的姑娘!”陈掌柜边说边不由地抬头看了看完颜逸。“三个月后,秦姑娘抱着一个刚满月的婴孩和一个青色的魂瓶来到这里找我,要我帮助那个年轻人,和他的妻子合葬。”此言一出,完颜逸只觉得胸口钝痛,涌到嘴边的一股腥甜,硬是让他压了回去。“老人家,后来呢?”
  陈掌柜有些讶异地看着眼前的年轻人,有些怀疑他到底是不是在听自己父母的事情。完颜逸已看出他的心思,只是不做答,两眼看着他。“年轻人,如果你再往旁边挖上三尺,就会找到你娘的魂瓶。时间太久了,当年我钉的一口小木箱,估计也已经朽了。”
  “老人家,请受晚辈一拜!”原本还以为完颜逸无动于衷的陈掌柜着时被他突如其来的一跪吓了一跳。“你,你这是为何啊?”完颜逸道:“老人家葬我父母,此礼受得!”“若,若为此事,少侠,我更受不起了!要知道,对于令尊,我,我是有罪之人!”陈掌柜面露愧色。“当年在帮令尊换殓服时,我,我私藏了一百两的银票,所以,对于我后来为你父母合葬之事,我都,我都!”“老人家,区区银两算得了什么?想我父母九泉之下定也不会计较这些!你让他们黄泉路上团圆,这是何等的大恩德?我更不会去想那些银子的事情!”完颜逸苦笑着,胸口的闷痛越来越强。
  “对了,有一样东西,我一直没动过,真没想到有一天会物归本主!你,你等我!等我一下,我这就取来!”陈掌柜听得完颜逸此言,如释重负,忽然间像是想起了什么,边回头示意完颜逸,边进了内堂。不一会猁工夫,取出一个紫檀木的小盒子,打开锁后,里面竟是一个小巧的金锁。朝上的一面,一个颇具风骨的‘逸’字。
  “这是当年我替令尊穿殓服时,在他贴身内袋找到的。我一时间起了贪念,本想占为已有的,可良心难安,所以,就这样留了下来。没想到会有这么一天。少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呢?”陈掌柜边说,边将一身麻衣递了上去。完颜逸接过穿上,从怀里摸出一张油布包着的银票。“掌柜的,我要您帮我做两件事!”说着递了过去。
  “少侠这说的是哪的话?什么事请讲,现在老头我不缺这个,帮得上的,你就说吧。”陈掌柜一把把银子塞了回去。“掌柜的,您和我父母颇有缘份,这第一件事,请您帮我找到我娘的魂瓶,第二,我要买您的紫檀棺,为我父母重新发丧!嘉兴城我不是很熟,希望您能帮着联系一下!要找僧,道,各二十一人,七日内念经超度!准备好魂瓶两只,要青瓷垒丝的。发丧当日,棺下鲜花铺底,火化要用青柏!祭奠用檀香!”
  “这些都不是问题,紫檀棺我送你!只是这僧道都要到哪呢?”陈掌柜说道。一句话难住了完颜逸,灵堂设在哪里呢?烟雨楼是不可能的,人家要做生意!铁枪庙?那里本就是荒野坟山,自己要父母风光大葬的想法也不可能实现。陈掌柜像是看出了他的心事,说道:“不行这灵堂就设在我这个长生棺材铺!”“掌柜的,这,这合适吗?”完颜逸心头一动,却见陈掌柜道:“棺材铺里设灵堂,有什么可避讳的?再说,当年若没有令尊身上的银票,也不会有这小店。你就别讲别的了!”
  “如此,就这么定了,完颜逸不懂中原的礼数,但大恩不言谢!如果掌柜的方便,我们现在就动身吧!家父的遗骨还放在铁枪庙内。”“好,我这就叫上伙计和你一道去。”陈掌柜说着,起身去叫伙计,抬着紫檀棺和完颜逸一道冒雨出城而去。

第十七章
城外 铁枪庙
  陆菲嫣坐在地上看着那堆黑色的人骨,不由得一阵阵打着寒颤,加上庙门被风吹得一阵开,一阵关,更是显得这里让人后背发凉。现在她最想的就是完颜逸能早些从城里回来。可是一晃已是掌灯时分,却不见他的人影。陆菲嫣点起烛台上的蜡烛,对着骸骨道:“前辈,你若是有灵,若是有灵的话就保佑完颜哥哥早点回来。”
  又过了好久,陆菲嫣听得门外人声响动,连忙起身开门,却见完颜逸双眼血红,面无表情地捧着一支青瓷魂瓶。后面是棺材铺的陈掌柜和伙计抬着那副紫檀棺。“完颜哥哥,这,这魂瓶?”“是我娘!她死了快二十年了!”完颜逸语气异常冷静,却透出了阵阵杀机。“那,那个前辈?”陆菲嫣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地上的骸骨。不用问,谁会为不认不识的人买一口上好的紫檀棺呢!
  “完颜少侠,接下来怎么办?已近定更天了!今天看来回城是回不去了!”陈掌柜让伙计放下棺材,去问完颜逸下一步的打算。“老人家,您不是说在城外的老房子还空着吗?麻烦您带着陆姑娘和伙计们先回去,我要和我爹娘说说话!把棺材留下就行了!明天一早,我们就回城里!”完颜逸说着,从怀里摸出一块白绸,默默地擦起骸骨上的泥水。
  陆菲嫣虽不情,但她了解完颜逸的脾气,不情愿地关上庙门退了出去。贡桌上的烛火突突地跳着,见众人都已经出去了,完颜逸不由得心口一痛,一口血喷了出来,落在地上黑色的骸骨上,极是怕人。却见他自嘲地一阵苦笑:“爹,原来您和娘已经团聚了二十年!孩儿还傻傻地盼着和娘亲相聚的一刻!不过也好,只要爹爹您开心,又有何妨?”
  一块块擦净骸骨上的泥水,从下至上一点点按住置摆好,紫檀棺底是陈掌柜铺的软缎棉被。完颜逸不再说话,沾到骸骨上的血迹也被擦到了白绸上。此时虽是盛夏,但坟山上依旧阴风阵阵,完颜逸不由得打了个寒颤,身体向后退了两步,只觉得什么东西硌了脚一下,低头一看,一块指骨不知道何时落了出来。完颜逸连忙拾起,轻轻吹了一下上面的浮灰,打算放入棺中,犹豫了一下,又收了回来,从颈上摘下雪儿送他的那块水晶,解开丝线轻轻绕了几扣,又认真地戴到了脖子上。
  庙门吱呀呀做响,完颜逸忽地站了起,“爹,是你吗?您来看逸儿了?”“完颜哥哥,你怎么样了?”是棺材铺的陈掌柜和陆菲嫣。陆菲嫣见他唇角带血,不由得紧张起来。“我没什么!对了,你和掌柜的怎么来了?”“陆姑娘放心不下你!我老头儿也不放心,完颜少侠,今天我们就陪你在这儿吧!反正那多年未住的老屋,也未必比这里强多少!”
  “多谢掌柜的!既然这样,你和陆姑娘就在这儿的干草铺将就一下吧!”完颜逸脸上勉强挤出一点笑意来,陆菲嫣多少舒了一口气。见完颜逸又低头擦拭整理遗骨,二人也伸不上手,便都默不作声了。一天的劳累和经历让陆菲嫣真的有些倦了,不一会儿的工夫,她便在草堆上沉沉睡去。
  完颜逸生了一堆火,和陈掌柜围在火堆旁,听着柴草噼叭做响,好半天,才开口道:“老人家,您还能找到那个秦姨了吗?”“你找她?难道你不是?”陈掌柜有些吃惊。“实不相瞒,掌柜的,我并不是那个秦姑娘怀里的婴孩,我还有个孪生兄弟!”“如此,那便难了!老夫也有十几年没见到她俩了,最后一次见到她,应该是在你母亲的三年祭时,秦姑娘抱着你那个兄弟来上坟,再往后,便没了音讯!”陈掌柜若有所悟。
  完颜逸苦笑:“算了,不提这些了!能找到我父母的遗骨比什么都好!”心头却不由得一沉,这兵荒马乱的,说不定,她二人早就不在人世了!想我完颜逸满怀希望来到中原,却要带着一只又一只的魂瓶回去!陈掌柜似乎看出他的心 事,打差道:“完颜少侠,别多想了,说不定,过一阵子,秦姑娘会带着你的兄弟回来!到时候不是更好了!”
  “不说这些了,明天,我要让所有嘉兴的人都看看,我完颜逸不会让我爹就这样死个不明不白。”
  翌日清晨,几名伙计前来抬棺回城,完颜逸朝着陈掌柜一抱拳:“掌柜的,烦请您先行回去,我送陆姑娘回烟雨楼,收拾一下就回去!这个,您带回去,就挂到门外最显眼的地方!”说着,将腰间的那块白玉罗刹牌递了过去。“完颜少侠,您这是何意?”陈掌柜不解。“我自有我的想法!您就照办便是!”陈掌柜点头,和伙计先行离去。
  “完颜哥哥,我不想自己回烟雨楼!”陆菲嫣心中悻悻。“难道我还不是你的朋友?”完颜逸停了一下,回答道:“是朋友,但我生平从不连累朋友!我送你回去!”“一定要回去,我也可以自己回去!不敢劳烦完颜少侠!”陆菲嫣眼圈一红,颇为委屈。头也不回地朝着城里的方向而去。
  完颜逸本想叫她,手提到一半又放了下来,何苦呢。他知道她心中对自己的感受,而自己只想着雪儿那个傻丫头。但做为朋友,完颜逸依旧不放心陆菲嫣自己前行,在不远处悄悄地跟回了烟雨楼。
  见陆菲嫣回到了烟雨楼,完颜逸也回到自己的房间。不一会儿工夫,换好衣服走了出来。在外几乎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却见那少年一身黑色红边的百鬼服,头上骷髅带束发额前一条麻布孝带。“完颜公子,难道你已经找到了你爹的遗骨?”店伙计跑上来问道。刚刚见完颜逸一身孝服走进房,他便猜出事情的大概了。
  “不错!七日后,我会为我的父母重新殓骨!我要所有人都看着他们风光大葬!”完颜逸语气淡定,透着丝丝冷酷。“那您现在,”原本店伙计还想问些什么,可一个溜号,已然不见了人影。只有暗自慨叹一番。楼上房间内,陆菲嫣独坐垂泪:“他还是没有追上来。看来纵是我拿出百分的好对他,也比不得莫雪儿的巧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职场校园
完本职场校园